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九

      瞅把孩子逼的。
      
      邵黎只庆幸,她知道自己脑子笨,所以功夫没少下,翻出手机里的材料,暂时做星微的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
      
      “作文要写议论文,比记叙文容易速成,而我以前喜欢写记叙文,换成议论文换个风格也可以理解,不会有问题。一个论点,分别用几个论据从不同当面印证,这么讲可能不太明白,我书架有作文范文集,你读几篇就知道了。另外举例的素材和引用的素材,我都有整理,就在桌子的文件夹里,对绿色白花的那个。”
      
      邵黎讲得嗓子发干,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进行速成指导。
      从前下的笨功夫也不是没用处。
      
      “反正议论文举例就‘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奋之所为作也。’这些里面的罗列几条展开了讲讲,总没有错的。对了这是司马迁写的,司马迁本人也能拿来举举例子,学贯中西就免了,你捋一遍历史,略记几件事就成。”
      邵黎这些东西背的格外纯熟,一大串都是一口气就顺下来的,还顺手把培养皿们拿回了培育间,一个个摆在架子上放好。
      
      “嗯。”
      “嗯嗯。”
      星微好似应声虫。
      
      “生物化学我也没什么办法,你腾出两个小时给它,背背重点知识点和公式就好,在那个蓝天白云的文件夹里,有我装订的两册笔记,都背前到四页就好。理解性的东西就算了,反正我一般也做不太好。”
      邵黎有点自嘲,看菌丝体长势不错,又覆了层土上去,还浇了点水。
      
      “好的我看到了,我能背下来。”
      星微说能背,就是真的能背,邵黎有感觉他的记忆力比她强悍不止一层,她挺放心的。
      
      “至于物理,请你暂时忘记你所懂得的定律,同样,数学也请你忘记那些简单的算法,填空选择无所谓,大题一定要用书上的知识点写过程。请你原谅我们的渺小与无知。”
      
      “不。”星微反驳她,“是我要感谢你们曾打下的基石。”
      
      邵黎笑一下,说:“好的,我知道了。”
      她想她是有点无知到魔怔了,她凭什么代表整体。
      
      就听星微说:“包括你。”
      “呐?”邵黎微张着嘴,有些愣怔。
      星微接着说:“我之所以在星星上,是因为你们在仰望星星,也脚踏实地。”
      
      “是很浪漫的说法,谢谢你。”邵黎依然没有勇气,把自己当成星微所言“你们”的一份子。
      
      星微不说话了,大概是在摸索知识点,片刻回来,讲道:“语文这个,对联怎么办?”
      “放弃,这个题型的分暂时不必要了。”邵黎十分冷酷,因为她没有把握教会一个未来人平仄。
      
      “好。”星微挺无奈。
      
      “诶?”邵黎忽然翻到相册的单词,问道,“你怎么不问英语?”
      “这个我会了。”星微信心回笼,十分淡定,“周日我把英语的单词都背下来了。”
      
      过于强大。
      “……”邵黎确信,一定是人类在大脑方面发生了进化。
      “那拜托你,这科不要考得太高,我英语做题速度上不去,还是有点短板的。”
      
      星微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似乎有点得意忘形,打补丁道:“只是这个比较好背啦,物理的公式我就背不下来。”
      邵黎麻木了。
      还不是因为你已经站在了我仰望不能的维度?
      
      看星微好像没那么艰难了,邵黎果断搬出了自己的艰难:“我的粮食作物离收割还远,营养液提取机有维修的办法么?”
      
      “啊!营养液已经全用完了?你消耗得好快啊。”星微有些惊讶,终于想起来啊呀还在这里埋了个坑。
      “你是在说我食量大么?”邵黎语气隐带威胁。
      
      “不是!你辛苦了!我这就想办法!”星微飞快承诺,并指挥,“你拆一下提取机的外盖。”
      
      “拆了。”邵黎把又拿去装了回东西的原料盒塞回提取机里。
      “好,实验室三十二号有一支石墨笔,你去取一下。”
      
      “哦。”邵黎找地图看了眼实验室三十二号在什么方位,下到地下城,看着各处堆放的东西,说道,“你这里东西好多,我都不知道怎么用,生存程序也不知道。”
      
      “都不能用?”星微有些惊讶。
      
      生存程序这时候往外冒字。
      「它们拒绝了我的探索式链接」
      这是它第一次用“我”这个字眼。
      
      邵黎转述给星微。
      
      星微想了片刻,说道:“啊呀为了精准破坏生存必须的机器,让整个地下城的设备全瘫痪了,关闭了启动权限。”
      “它为什么?”邵黎怎么也想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另外,生存程序的话,它也是一个学习型智能,只是准备不充分,很多内容我都没来得及传输给它,对不起。”
      
      “又不是你主导的,不必对不起。”邵黎走到实验室三十二号,这一间还没有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填满,她按着星微的指示,很快找到那根石墨笔。
      
      “你放心,生存程序自主性有限,与APP外界对接一定需要你的同意。”星微还是很歉疚的。
      “嗯,没关系,要是没有它,我根本没有联系上你的机会。”邵黎相信星微最要紧关头把“生存”留给她,一定是信任她的。
      
      这时星微忽然轻笑一下,道:“它居然给自己命名为生存,我还挺意外的。”
      “诶?”居然是它自己命的名么?
      “这是它自己对你处境的理解啦,还是——”星微话说一半,咽了回去,“我们还是先去修提取机吧。”
      
      邵黎猜到他想说“该是怪我”,他实在太好猜透了,而他也学会掩饰一下心思了。
      挺好的,她想。
      
      有那么一刻,她想若是邵女士没有发现就好了,就这么一直交换着也不错。
      旋即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困在她的壳子里,不是星微应有的人生。
      
      而邵女士,她以为她们之间有代沟和疏离的妈妈,那么快就认出星微不是她来。
      是有多熟悉,又是有多爱她,才敢鼓起勇气面对未知——话都已经说开了,她不能因为想逃避而辜负这份感情。
      
      “对了,”邵黎往回走,“啊呀,为什么叫啊呀呢?”
      这是个有那么点幼稚或者做作的语气词,用来做名字,就是过于奇怪了点。
      
      “我问过它,它说,‘啊呀’比‘妈妈’好听,我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邵黎却明白了。
      “它是以你最初的发声,给自己命的名。”那个选择了背叛命令的智能,与星微有着很深的羁绊。
      “有个词,叫牙牙学语。”
      
      星微恍然,然后是长久地沉默。
      邵黎问他的时候,他才说道:“你用石墨笔点它的线路板,红灯亮的时候,就说明那里被烧断路了,转过笔添一道就可以。”
      
      “别的仪器也可以这么来么?”邵黎一边测试着,一边问道。
      “不,只有这两个是旧的石墨线路板,其它的大都被我改装了。我需要编辑一个新的命令,逃过啊呀的权限,给生存程序偷到链接权。”
      
      他尽力说得浅显,邵黎还是听得头大,正巧笔头红灯亮了,她说:“好了你去复习吧,等考完试再说。”
      
      总之,罢工至今的营养液提取机,终于能用了。
      虽然极其讨厌营养液的味道口感,邵黎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
      
      四个昼夜之后,邵黎小心翼翼地将愈伤组织发出的幼苗移栽到地里,不多,十来平的地块里,青菜是一个物种占一两平。
      而她在一些地块之间拉了类似黄瓜地里的网,爬藤的豆科安置在这里,至于西瓜,随地一种就好了。
      
      醋栗、覆盆子、蓝莓这些灌木的幼苗栽到了原点周围,槐和刺槐则栽在了仍空着的地块上。
      至于薄荷,她贴着原点种下,就像以前贴着窗下的墙根,可惜了,原点不开窗。
      
      洋姜则栽在了稻田附近的荒地里,比起块茎,邵黎更期待它们开花。
      是小小太阳一般的,金黄灿烂的一轮,连成片。
      
      起风了。
      是天幕的气候功能,有那么点风,利于植物的蒸腾作用。邵黎不知道对不对,总之能模拟的自然环境她都模拟上了。
      不过好像大棚里就没风?
      算了算了,她喜欢刮风的感觉。
      
      邵黎长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然后快活地在田埂上蹦哒着,回到原点。
      
      她看她的小蘑菇。
      怎么还没有长出子实体?甚至菌丝体都没什么动静了。
      可能、大概,是这个土真的不行吧。
      
      邵黎丧了一下,不看白蘑菇了,而是披了件厚衣服,进了种质库。
      她这几日的空闲,全部都耗在这里面了。
      
      下雨浇水、温度设置、酸碱可控、没有害虫病菌,使她的种田生涯只有种植和收获可以忙碌,这不又忙完了一波。
      她闲下来,就想给自己找个事情做。
      
      「中华蜜蜂Apis cerana cerana Fabricius」
      就是它了!
      
      邵黎愉悦地压榨方舟系统去了,而方舟系统弹出的选项,与菌和植物们不一样了。
      她目前选的都是被子植物,在绿色溶液中生长,拿到手的是愈伤组织。菌则是菌丝体或干脆混有菌的悬浊液,容器内溶液的色泽比植物的略浓一些。
      
      中华蜜蜂是东方蜜蜂的一个亚种,属于动物界。
      方舟居然转了一会圈,给了她十一个选项,生存程序的学习能力终于展现,邵黎在种质库转了那么多圈,它链接着种质库,也会了这一方面的翻译。
      
      「雌卵/雄卵/工蜂幼虫/雄蜂幼虫/蜂王幼虫/工蜂蛹/雄蜂蛹/蜂王蛹/工蜂成虫/雄蜂成虫/蜂王成虫」
      
      邵黎忽然意识到,没有花开,她现在是没有能力饲养幼虫的,所以她先了工蜂成虫,决定先看看效果如何。
      很意外地,方舟给了她所需时间,960h,甚至比正常工蜂的发育时间要长。
      动物到底是复杂的生命,不像植物只要有合适的激素和足够的营养,就能由愈伤组织自主发育,需要更多调控。
      
      那个时候,花该开起来了。
      邵黎思量片刻,确认,并选填了数量,100。
      一个装有蓝色溶液的圆柱体中,细管和细线徐徐舒展、犹疑,缠成一个更大的球形,咕嘟咕嘟地冒起泡泡。
      好了,她该多种种花去了。
      
      可看着数量确认,她却感觉了一阵恶寒。
      人,在这里也是可以如这般,进行批量生产的么?
      
      她格外想掰断那块名为“智人”的芯片,很艰难才忍住,转身离开了这块让她一瞬间感到窒息的空间。原本很想看的昆虫发育过程,她也失去了兴致。
      
      她想她之所以难受,一部分是因为人类的身份带来的,关于智慧、道德、工业和凌驾自然的优越感。
      可当新道德取代旧道德之时,一个傲然存活与自然的生物,可以被机械创造的时候呢?
      
      更多的是,因为星微对她来说是特别的,那么特别。
      
      不巧,这个时候正赶上星微联系她,问道:“邵黎,我还是想知道遗传题该怎么做,我看了你的卷子,你这道题基本没有失过分。”
      
      正在思考这方面内容的邵黎一时失语,星微却并不知道,而是读着题:“已知这个家族有遗传红绿色盲和白化病……”
      
      邵黎没有听。
      她在想,星微自己,知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呢?知道了,面对世界观和价值观的碰撞,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只是,有点难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