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八

      “都高三了,从零开始建立人际关系,是很难的事,但也不是不可以尝试。怪我,去年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还以为你可以调整。”任老师有些自责。
      
      星微知道,是那篇充斥着仿佛想象一般内容的作文,让任老师察觉到了不对。
      而邵黎坐在教室里,是基本上没有存在感的,不管是在老师眼里,还是在同学眼里。
      
      她感到难受,可她也已习惯。
      “至少,比初中他们看得到我的时候好很多了。”邵黎说,情绪是掩饰不住的压抑。
      只有对着他,她才会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你可以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做不到的话,主动向别人提问也可以。提问,是交流的开始。”任老师思考了一阵,给出一个建议。
      星微点点头,他确实有太多的问题,他可以试试。
      
      “高三啦,要注意心态,有问题一定要主动来找老师沟通,不敢直接问的话,写纸条课间给我也可以……”任老师絮絮地说着,一件一件,条例清晰。
      
      星微不再紧张,结束了谈话,仍让他放松很多,轻出一口气。
      这是任老师看了眼手机,叹息一声:“呀!”
      然后她无辜地看着“邵黎”,摆了一下手:“真没办法这个点叫你过来,因为只有这时候办公室人少。”
      
      星微也反应过来,是已经下课二十分钟了,食堂这个点过去,很难打到像样的菜。
      高三生吃饭都飞快,导致供餐时间也格外短,不过除了耽误事的,都能吃到。
      
      “算啦,是老师耽误了你时间,我请你吃个中午饭吧。”
      
      她所谓的请,是把“邵黎”带到了教师区域,是因为屡屡有教师速度太慢打不到饭,无奈开辟出的区域。
      虽然一样位置紧张,但她刷教师卡,能打到牛肉面,还给“邵黎”加了个蛋。
      
      教师区鲜少有学生,他一身校服杵着,格外显眼,就有学生不时望过来。
      “谢、谢谢老师。”星微紧张得整个人都僵掉了,吃饭飞快。
      “胃口不错嘛。”任老师笑眯眯地。
      
      而直到吃完饭回到教室,星微才明白这顿饭的用意。
      “诶?邵黎,任老师怎么请你吃饭了?”前桌的同学问道。
      星微脊背渗出汗,说道:“因、因为谈话太久,耽误了时间,所以……”
      
      他表达逐渐顺畅,想起任老师说的,提问是交流的开始,所以她安排了那一幕,诱导别的同学产生好奇,主动向他提问。
      同样的,邵黎表达出内心想法的一篇与以往不同的作文,让任老师产生好奇,追根溯源。
      
      他也想起了电波连上的那一刻。
      啊呀听出了邵黎用的语言,翻译给他,他便让啊呀帮着提问:“你是……人,人类?
      
      他感谢那个问题。
      
      *
      
      邵黎凌晨时分才睡,作息周期在渐渐缩短之后,又因为一件热忱的事拖长,等她醒来,天色已昏。
      打着光照,调了合适温湿度的培育间里,愈伤组织已经泛了零星的绿色,像是希望,鲜活可爱。
      
      照例调整天幕浇了水,邵黎巡视着自己的苗圃,觉得大豆仿佛蹿了好大一截。
      效果那么好?还是心理作用?
      反正就是很快乐的。
      
      而那格外脆弱的苹果树和橙子树,也长了起来,原点周围,一派欣欣向荣。
      唯一的问题,就是土壤仿佛硬了些,毕竟总是浇水,又只种了植物。
      可能需要动手松松土了。
      
      邵黎轻啧一声,略微蹙起了眉,她想,是时候添一些昆虫和其它菌类,构建一个简单的食物链了。
      她固然无法做成一个完整的生物圈,可该有的构成部分还是要具备的。更何况,还要蜜蜂给植物们授粉呢。
      
      就在她思考的当口,耳机里忽然传出了声音,那么熟悉的,仿佛耳朵里落了片温暖的羽。
      她却手指一僵,蜷缩起来,轻轻地喊了一声:“妈。”
      算算时间,这个点,邵女士是提前下班了的。
      
      “诶!黎黎,我在。”邵女士语气温柔。
      短短几个字,让邵黎一下子鼻头泛酸眼眶一热,埋在心底的情绪悉数涌上心头,被思念烧成沸腾,打着滚,小锤子一般敲击她的心口。
      随着心跳,一声一声。
      
      她压抑太久,寂寞太久。
      她只对星微表达过。
      
      “妈妈!妈妈!”邵黎声声唤着,一声高过一声,不在乎邵女士那边听得是什么效果,她只是肆意地将思念和依恋,将许多许多复杂情绪揉了进去,让邵女士听见。
      
      她想起了那山坡之中的奔跑,脚下那么空,心脏那么跳,可一切都没有脱轨,不是么?
      这世界比她想象的要好,母女之间的羁绊,也比她以为的要牢靠。
      表达什么,更是没有她想的那么难,面对一个能包容她的人,就是把想说的话都说出口罢了。
      
      “妈妈!我——想你了。”邵黎还是吐不出那个更加亲密的字眼,用了格外含蓄的表达。
      于她而言,已是露骨。
      “嗳!”邵女士热情而欣喜地应着,隔着那么那么远,声音被拖得那么那么长,邵黎都听得出来她的惊喜热切。
      
      她抹了抹眼睑,揩掉了眼泪。
      话已出口,似乎一切都变得容易了,从前怯懦的、不敢表达的,无非是组织语言,然后张开嘴,说出来罢了。
      
      “对不起妈妈,我这么……不坦率,我还想逃开你。”邵黎鼻翼一颤,有些抽噎。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是我该多关心一下你的。”邵女士包容她的一切怯弱,“现在肯说出来就好了嘛。”
      
      邵黎觉得轻松不少,反应过来自己冲动之下说了什么,脸上一烫,左右看看,很低声地问:“邵女士,你就吃晚饭了么?”
      “嗯,刚到家,正准备去做饭,你呢?”邵女士顺着话题说下去,谅解她的再次不坦率。
      
      “我手里是一把红薯叶啦,特别绿色健康,刚好搭配营养液。我想吃肉,可惜没有。”邵黎委屈地皱了皱鼻子。
      “呀,你是不是瘦了?”邵女士格外担心。
      “没有!”邵黎更委屈了,“不仅没瘦,我脸还圆了!我都快有马甲线了!”
      
      “噗嗤。”邵女士没忍住笑,然后替邵黎挽尊,“挺好的挺好的,你原来过分瘦了,我怎么养都养不出二两肉,挺好的,脸圆一点好看。”
      “……”邵黎没想到话说开是这个后果,忧伤地看一眼黑屏的手机倒映的自己,戳一戳有了肉感的脸颊,悲愤。
      
      邵女士也在找话题,最后找到了过去,说:“小时候呀,红薯叶过水加辣子凉拌,豌豆尖下面,加一勺有油渣的猪油化开,汤那个鲜哟,过年一样的。”
      
      “哇!”邵黎赞叹,然后难过,比脸圆了还要忧伤地说,“我没有辣子、没有猪油、也没有面条、更没有豌豆尖。”
      净说吃的,过分!
      
      不过也是,她可以弄点豌豆种种,另外,有些蔬菜也可以发酵出酸味,填充她贫瘠的菜单。
      
      “正好我去下碗面条。”邵女士应该是有动作了。
      “什么面?”邵黎偏要问。
      “吃西红柿煎蛋面啦,嗯,加上海青吧。”
      
      西红柿,酸甜;鸡蛋,浓香:上海青,质厚而脆爽。
      “……”邵黎感觉到了口水的丰沛,想自己是傻了么,为什么要问?
      
      感伤的表达,最后以邵女士报菜单惹得邵黎单方面断了通讯为结束。
      她嘴角却有褪不去的笑意。
      原来是这么轻易,又这么快乐的一件事呀。
      
      邵黎照旧吃了凉拌红薯叶,就手泡了点豆芽,叹息一声,对她来讲,青黄不接的一段日子要开始了,再或者,被迫学习机械的日子开始了。
      可捏捏小肚子上的马甲线,似乎又没那么悲伤了。
      
      *
      
      “我是不是过分了?”邵早看着碗里的打卤面,想起她和同事讨教的与女儿的相处之道。
      
      听完她的讲述,和她关系亲近的女同事大摇其头:“不行啊你这样,你和她这种相处模式,太礼貌了,就显得有距离感。”
      
      她建议生活中应该有不同寻常的惊喜,有无伤大雅的玩笑。
      “总得让死水先冒个泡。”
      
      效果,应该还可以吧?
      
      她其实能感觉到,抱怨的时候,邵黎并不是难过的,反而语气中带上了笑意。
      就是吃不到肉实在是难过了点,央星微想一想办法吧。
      唉,要是她能起到些作用就好了。
      
      *
      
      邵黎挂断了不久就重连,一直在听着手机里的动静,邵女士大概没关门,她听到了厨房里的响,放下心。
      
      今日份愈伤组织,是蓝莓、醋栗、葡萄以及覆盆子,还有邵女士提及的上海青和豌豆。
      能吃的豆科植物那么多,邵黎顺手也弄了一波绿豆红豆豇豆扁豆,还有花生和葛,各色各类,凑了个齐全。
      
      让她意外的是刺槐和槐也属于豆科。
      要不要种些花呢,虽然要长很久……这样思考着,邵黎的手已经伸了出去,将芯片握在手中。
      
      和上海青同属十字花科的蔬菜就更多了,邵黎看都看不过来,低头注目手里的一大堆,决定暂时放下。
      人呐,要知足。
      就算掉进了糖果堆和蜜罐里,也不能一下子吃太多,见好就收,见好就收。
      
      她愉悦地将时间浪费在了认识物种和找朋友上,在陌生的星球上看见熟知的物种,真的有一种找到他乡遇故知的快乐感觉。
      
      就在她快乐的时候,不那么快乐的星微联系上了她。
      “邵黎,救我!要考试了!”
      听语气,星微真的活泼不少,而邵黎抱着培养皿抬头望天,不用考试的她格外轻松。
      
      嗐,各有各的无奈。
      
      “语文作文怎么办,生物大题好难啊,物理为什么和我知道的不一样……”星微那边“哗啦啦”翻着书卷,问题一套一套,是有些急得要跳脚。
      
      邵黎听得一阵头皮发麻,觉得营养液提取机今天是修不了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错字见谅,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