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七

      
      紧张的等候那么漫长,中午下课时,饶是已经确定了应对方针,星微还是出了一手汗。
      
      别的同学走向食堂,他逆着人流走向了办公楼,敲开了高三年级语文组的门。
      “报、”声音虚得发抖,他定了定神,拔高了嗓音,“报告!”
      
      “小姑娘怂什么?老师又不会吃人。”门拉来,是别的班的语文教师准备去食堂吃饭,爽朗地笑着,给她一指办公室深处。
      星微走进去,任老师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埋头写卷子,一道小题做完,她放下红笔抬起了头。
      
      “邵黎。”三十来岁的女老师声音温柔,不免有些职业带来的沙哑,她面容打扮看上去挺年轻,只有那包容的眼神让人觉得她是个长辈。
      
      从前坐在教室里,看她站在讲台上,显得权威严肃。如今近了,他站着,她坐着,视角的转换让星微放松下来。
      没有邵黎所讲述的那么可怕,他可以。
      于是他点点头,认了邵黎这个名字。
      
      “我看了你的作文,老实说,有点担心你的状态。”任老师双手交叉着,轻声说道,“我问一下,你对融入班级这件事是怎么想的?”
      
      星微有些手足无措,他完全没有想到老师关怀的是邵黎的心理状态,而且这么一针见血的直白。
      邵黎是怎么想的呢?
      她定然是想和同学打成一片的,她那么羡慕那个和谁都说得上话,每天嘻嘻哈哈乐观灿烂的语文课代表。
      
      “我不知道,我没有办法。”星微放弃了一开始的想法,硬着头皮,低声地、简短地在任老师引导下讲出邵黎所面对的窘境。
      不敢与人交流,无法插入任何话题,大部分同学有事没事,都想不起这一号人。
      
      老师,会有办法么?
      如果没有,讲出来也没关系,他在这里顶着呢。
      
      *
      
      温室的中央,是许多圆柱状的透明器皿,浓蓝或深绿的液体中漂浮着许多细细的软管,零星鼓着泡。
      若是这里面泡着人,那气氛真的又科幻又恐怖。
      
      还有一些零散丢在地上的小衣服,看上去像三四岁孩子的。
      也有些机械零件……不会是玩具吧?
      
      邵黎绕着外围转了一圈,注意了一下五根柱子的方位,走到温室中央,看那像操纵台之类的事物。
      她碰了最像开关的一个按钮,上方立刻有光屏弹了出来,十分有幻想风格。
      光屏是半透明的,看不清上面的内容,邵黎走了两步视线垂直对着屏幕,它便不透明了,便好似在看电视一般。
      
      上面依然是那种符号一般的字符,邵黎打开生存程序。
      「原来还有一个后门」
      它说,然后帮她翻译了漆黑光屏上的文字。
      「欢迎来到方舟」
      
      方舟?诺亚方舟?
      
      邵黎眨一下眼,那一行字符却消失了,屏幕恢复了黑暗,没有任何字符出来。
      她懵懂地看着,绕着设备转了一圈,看上面的按键和接口,忽然觉得有一道黑色很眼熟。
      
      她摊开手掌,一片黑色芯片躺在她掌心,与设备上插着的那个,规格是一样的。
      
      他来自温室。
      邵黎忽然意识到什么,倒吸一口气,然后很轻、很小心地,将那一枚芯片抽了出来,看上面的文字。
      
      「智人Homo sapiens」
      
      这里的确可以合成生命,人类的科技已经进步到了这个程度,藏在遥远的、找不到的外太空,于荒芜星球的一隅。
      星微,就是一个合成的人。
      
      她望向那些圆柱,又看着地面上散落的衣物,就想象出来一个场景。
      
      读取基因信息,编码遗传物质,合成蛋白质,一个、也许是多个胚胎细胞,在粘稠的液体之中诞生,在冰冷设备的呵护之下分裂、发育、生长。
      直到某个年龄,他的肌体骨骼能支撑他的行走,他的大脑可以接受知识时,他被放了出来。
      
      从一开始,他的玩具就只有冰冷的机械零件,照顾他的,是同样在学习和认知世界的人工智能。
      
      邵黎茫然一瞬,倒也不是很意外,也是,这颗星球上她找到的别的人,只有那个沙漠之中的“尘”罢了。
      也许,她同样不是正常的,由一对异性人类繁育出来的人。
      
      这颗名为PH15627的星球上,往前追溯几代,才能有真正的人类呢?
      邵黎想象不能,而比想象不能这个结论更快的,是否定“真正的人类”这个说法。
      是错误的。
      
      她“呸”一下自己,想,星微就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一个人。
      想着,她尝试着把装载有薄荷基因信息的芯片,插进了接口中。
      
      光屏上默默跳出字来。
      生存程序自动翻译,翻译不了的就空着,一大串的省略号——大概是物种信息之后,跟着一个问句。
      「……请问你确定生成……么?」
      
      邵黎选择了确定。
      而她在想,星微的出生是谁点的确定,啊呀么?
      而她又想起了那个门上的手掌印。
      
      “咕噜!”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圆柱体中,一个大气泡冒了出来,缓缓上升,而那些细管细丝,在液体中伸展,交缠,裹成一个球。
      
      须臾球散开了,液体中仿佛无事发生,可邵黎有感觉的,那里面有事物出现了。
      她盯了许久,扭头看到屏幕上有进度条在滚,不过走了短短的2%,叹息一声,转而去观察别的什么。
      
      她仰头,望着穹顶,和那五根缠着管线的柱子,猜测它们是穿过了地下一层,所以那五个区域才无法进入,因为不是房间,而是柱体往地下一层之上的通道。
      
      那之上——
      是土壤。
      
      邵黎瞪大了眼,终于知道那富集营养的土壤是如何生成的了,也知道她浇的水究竟渗漏去哪里了。
      那,又是谁设置了那样的土壤呢?
      啊呀?方舟?还是别的,只是她没有遇到的人?
      
      她猛地回头,什么都没看到,方舟系统的进度条滚到了5%,而液体里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应该还要等很久。
      
      邵黎遂转身去种质库,去那浩如烟海的基因信息中,寻找自己需要的。
      
      不同于种子区有机械代工,生存程序不懂生物学,她没法通过它指挥机械,只能在架子间转着,在数百万,也有可能上千万规模的基因信息中找寻。
      那随手摸到的一个薄荷,真的是她的运气好。
      
      仿佛进了宝库,就是她不会用,有些浪费。
      
      好在漫无目的地摸了许久之后,邵黎还是发现了一些规律,那就是这些东西是严格地按照界门纲目科属种排列的,分类刻在架子的最顶端,她一开始没有注意到。
      感谢人类在宇宙的迁徙路途中虽然使用了新的语言,却没有抛弃汉语。
      
      否则她这时候只能抓瞎,而最初的时候,也很可能没法与星微对接上,就那么错过了。
      
      邵黎有点后怕,也有点小小的庆幸。
      
      她首先在细菌界找到了大豆根瘤菌——湖泊中的矿物质可以补充土壤中的被吸收的磷、钾,却罕有氮相关的盐类。
      
      然后是真菌界。
      食用菌类的生长足够快速,她也不担心长不出来,有些食用菌是可以在富营养化的土壤中种植的,那些土壤都能养的活人,她不信养不活蘑菇。
      最重要的是,蘑菇是口感上,最能与肉类媲美的食物,而她喜欢。
      
      她选择了白蘑菇。
      
      她当然也找到了酵母菌,可麦子和稻子都还只是小苗,离制造那些面食之类的,还很遥远。
      于是她又放下了。
      
      植物界的丰饶则让邵黎觉得自己像掉进了糖果堆的孩子,当然这孩子得尝过糖果的甜。
      她想,下次与星微连线,得教他学会吃糖,这孩子太可怜,连童年都没有。
      
      她对着种属连蒙带猜,找到了葱、韭菜、菠菜、空心菜、生菜和萝卜,也找到了草莓、西瓜和菊芋。
      太久没尝到水果的滋味,让她看着草莓两个字,就觉得舌根泛酸,看见西瓜两个字就想起了刚走没多久的夏天,都是草本的一年生植物,可种。
      
      至于菊芋,这种俗名洋姜的植物,在邵黎印象里,是生命力极为顽强,可以在贫瘠的土壤上种植的。
      而且可以吃。
      
      沙棘呀、柠条呀那些,她试图找了,可是对种属名称过于陌生,她找不到,决定找星微问问,让他查一下百科。
      
      总之,她又有新的作物可以种啦!
      就很快乐。
      
      邵黎捧着那些芯片,回到温室,进度条已经爬到了90%,在圆柱体的容器中央,她看见了微小的一点固体。
      是植物的愈伤组织。
      
      当进度条滚到100%,机械的触手,将那小小的一片捧出来,和一点溶液一起,装到了一个培养皿中。
      
      邵黎看着那指甲盖大的一点,觉得世界真神奇。
      她学过植物的组织培养,知道这小小的奇形怪状的一片,是植物的薄壁细胞,在合适的条件下,很快就可以发芽,抽叶,生根,成长。
      
      到时候,她就可以收获一株薄荷啦!
      
      以同样的手法,她炮制出其它植物的愈伤组织,含有大豆根瘤菌的混悬液,和白蘑菇的菌丝体。
      
      回到原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邵黎小心翼翼地安置好培养皿中的愈伤组织,铲了土壤进来,用来安置娇嫩的菌丝体,最后,那点大豆根瘤菌的悬浊液稀释,播撒在了土壤中。
      
      忙完了,邵黎蹲在了田埂上,思虑良多。
      方舟那么强大,种质库的资源那么全面,她无疑是可以打造出一个生态圈的。
      
      可天幕之下又太小,天幕之外还有这个星球的原生物种,那白色的奇妙生灵。
      建立地球那样的生态圈,无疑是会伤害到它的栖息地的。还有生物圈二号,那么大一个失败案例摆着,要什么野心?
      
      算啦,她就一个人,天幕之下的这七平方公里,种植、平衡,这些东西足够她忙活了。
      冲头的热血退散,理智回归,邵黎愉悦地盘算起这些地块如何分配,种些什么,以及要不要引入一些动物。
      有了期待,有了要忙的事,与人际之类琐事那么遥远,就很快乐,相当快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