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六

      星微本以为除了震惊他的考试消息,这也是如前一天的一天,容他海绵般汲取全新的知识,容他小心翼翼地模仿观察,并保持邵黎的姿态,如他一般融入身边的人。
      
      邵黎是那么同他说的:“每一天都是重复前一天,学校、家,两点一线,没人会约我一个木头出去玩,便是周末,也不会有第三个点。”
      他很少说话,更鲜少去形容什么,那天却通过啊呀的语音系统对她说:“你不是木头。”
      他反驳,他觉得她是星星。
      
      可他同样也记住了那一句,每天都是重复前一天。对邵黎来说是寂寞,是挣扎不出的困顿,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一点心安。
      
      可就在他彻底对神奇的人际安下心的时候,超出意料的事却发生了。
      
      “来来上周的作文任老师判出来了,大家帮我发一下!”语文课代表是个活泼的女生,振臂舞着作文纸一挥,立刻有许多同学积极地凑上去。
      
      “靠……老师就不能细品,品久一点么?”
      “呀!这么快就出来了!我看看,多少分?”
      有人脸色一垮仿佛面对审判,也有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的成绩。
      
      一沓作文纸分成五六七八沓,雪片一般传向班级的各个角落,也落到星微面前。
      
      邵黎的字是秀气的,和她的人一样温润,每个字都写得规程,排在格子里整整齐齐。
      星微模仿了四天,只学会了规整,却学不来那种圆融。他竭尽全力去接近那种写法,笔画也是硬的,不确定的。
      
      而他更学不来的,是邵黎的作文。
      他看过邵黎的作文本,看不懂,虽然每个字都已经认识了,但他并不知道邵黎那些读起来挺顺畅的语句想要表达的意义,理顺词义就很艰难。
      
      作文题目是半命题的,“笃信的____”。
      空格自拟,八百字,要求书写工整,中心思想明确,体裁不限,诗歌与话剧除外。
      满分六十。
      
      笃信,是笃定、确信的意思吧?
      可看着这个题目,星微满脑都是空白。
      他去看邵黎写的内容。
      
      她写,“笃信的梦”。
      “梦里,我有一个朋友……”
      
      星微掌心渗出汗,意识到,邵黎是在写他,用描绘幻梦的、飘忽的语气,修饰他们在茫茫宇宙、茫茫电波中的相遇。
      他们是梦里的朋友。
      
      他看得懂这篇,唯独这篇,因为描写的是他参与过的真实。
      她讲述他们的倾诉,讲述那点不确定中的确定,末了,又说那是一个梦。
      
      “……我知道那是幻梦,可我笃信梦的真实,我希望着,Ta与我同样笃信。”
      
      星微按上了心口,感知那肌肤血肉骨骼之下的悸动,而他握着作文纸的手心微微渗着汗。
      他连忙松开汗湿的手,生怕给纸张添上褶皱。
      
      他看着邵黎的梦,心说,我是真实的啊。
      可旋即,他又想起了那些文章,里面讨论的,大多是克隆人这种人造物,是否拥有人权。
      克隆生物起码有两个细胞源于母体,而他很可能是,完全的人造物。
      
      不知道邵黎进了温室,发现没有。
      若她发现了,又会怎么看待他呢?
      
      还会是一个那么美好的,“笃信的梦”么?
      
      星微接着往下看,看到了分数,鲜红的四十四,划掉,五十四,划掉,最后停留在了四十九,是两个划去分数的折中。
      语文任老师的评语是:“中午放学来找一下我。”
      
      看到这行字,星微懵了一下,意识到,有些东西仿佛脱轨了。
      
      找老师?
      
      他脑子里比看到“笃信的____”这个题目还要空白。
      
      *
      
      在这片全新的区域,邵黎找到了封存的所有“幻想诗”,最后站到了“幻想诗000”前面,仰望着眼前略显臃肿的人形设备。
      也挺简陋的,风格像超大号的模型玩具。
      
      「初号,失败得无法评价」
      
      邵黎小心地踮起脚,抬起手臂,屏住呼吸,去触碰初号的脸颊。
      金属的,冰冷的。
      
      她推测着星微制造这些的时间,想象里,有个又奶又酷的半大少年,构筑了初号。
      “失败了。”他难过地扁起嘴,颓丧了一会儿,也许去看星星,也许有了别的想法一试,再也许去沙漠里迷了个路,艰难地走回来,然后重新振奋精神,开启了幻想诗001的制作。
      
      邵黎笑一下,轻手轻脚地,退出了这一间,让门关上,少年的幻想诗便又完好藏了起来。
      
      地下城的规模比天幕要小一些,能打开房间之后,结构实在是错综复杂,要不是有清晰的地图,会让人全然找不到方向。
      
      邵黎一开始走得漫无目的,后来就专注于那些灰色的地方,带着游走灯过去,让地图填充上光亮。
      然后她发现,像疑似温室那样无门可入,留下灰色空缺的位置,加起来有五个,均匀分散在地下城偏向中心的位置。
      
      会是什么?
      邵黎疑惑地划着地图,蓦地,脑海中有了联想。
      
      她记得学校教学楼里,贴在墙上醒目位置的剖面图,标注教室,逃生通道方向,与楼梯。
      这会不会是楼梯间?
      或者说,上下通道?
      
      她想起地下城地图的两次扩展,一次是“未竣工的地下城”扩展成“伪地下城”,虽然没注明“伪”的含义,第二次,是展开了房间的存在。
      
      那,好歹是座城,好歹那么大的面积,会只有一层么?
      
      “喂,地下城不止一层,对么?”邵黎询问生存程序。
      「有可能」
      生存程序却未置可否,转而问她。
      「你有什么发现?」
      
      邵黎知道是星微并未彻底探索过地下城,这一层里的设备和那么大一个望城,已经足够他研究了。
      但于她而言,不够。
      她究竟不懂机械,她要找到“温室”。
      
      她仔细看着方位坐标,忽然意识到,有一个房间,虽然她点亮过,但没有走进去。
      那也是星微不会走进去的地方,也离实验室37号不远。
      
      种质库!
      邵黎飞奔而去。
      
      然后她在那一扇打开了许多次的门前停驻。
      她需要走进去,可她没有办法走进去,每一次,都是机械臂将存放种子的凝胶解冻了递出来扔给她。
      
      邵黎撸起了袖子。
      她没法暴力拆除一堵墙,她暴力进一扇门还不可以么?
      她不管生存程序能听懂多少,先讲了自己的想法。
      
      「你可以试试,不会有危险的」
      生存程序的智能比一开始要优秀上不少,不再那么机械了。
      
      邵黎鸡血上头,起了点从前决不敢有的莽劲儿,选择提取一个立方分米的大豆种子,等那方形的门开了,不等机械臂探出来,就掰着门冲进去!
      门在她身后关上,果然没对她的闯入有什么表示。
      
      “嘶——好冷!”
      邵黎抱着手臂,哆哆嗦嗦地抬起头,发现那傻乎乎跟着她的游走灯也进来了,照得寒冷空间一片亮堂。
      甬道很冷,大概在零度以下。
      
      这里面的结构像图书馆,靠门的架子上冰封着种子的凝胶,一层隔热的透明材料阻拦着邵黎的触碰,里面大概是液氮温度。
      
      再往里走,架子上存放着仿佛什么盘一般的东西,邵黎踮起脚拿了一块下来,半个巴掌大的轻薄一片,表面刻着拉丁文和中文物种名称,看来里边储存的是物种的全部基因序列。
      不是她通过生存程序查看时,那种晦涩难懂的、符号般的语言。
      
      星微没有在生存程序中置入生物名词的翻译,她当时看不懂,就全然错过了。
      
      「薄荷Mentha haplocalyx Briq.」
      
      “呀!”邵黎轻诧,很意外着囊括几百万个物种的种质库里,她随手摸到了认识的一个。
      住在平房的时候,她窗下的那点土壤,种了一排薄荷。
      而薄荷的花语是,愿与你再次相逢。
      
      邵黎小心拿着这一片,走到了层层书架的尽头,看到了一道楼梯。
      顺着旋梯下去,仍旧是堆放着物种信息的书架
      门上有一个凹下去的掌印,比她的手要大两圈。
      
      她大胆将手放上去。
      掌印亮起,而门打开了,温暖的风灌进来,邵黎看见了一个明亮的地方,五根柱子拔地而起,顶着穹顶,而穹顶之下,遍布着管路与设备。
      看来偷天幕能量的,不止是种质库。
      
      这就是,温室。
      
      *
      
      看完作文纸的那一刻,星微就开始坐立不安,满脑子都是老师找他做什么。
      邵黎的故事里,没有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一环。
      
      而语文任老师,是14班的班主任。
      会有什么事?
      
      星微只觉得头疼,每一个课间,他都要反复翻看那份作文纸,看老师的评语,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他并不知道时间慢一点了,他能趁机做什么准备。
      
      上课铃一打,他还是认真听课去了,老师开始讲那些他会的东西时,他便开始走神。
      他想如果邵黎面对这个情景,会怎么样。
      
      她疏懒、也不擅长人际,老师这个身份又代表着权威,她必然是紧张的。
      她曾说过她对着别的人总是讷于言语。
      
      好了,星微决定什么都不说,以不变应万变——这个词,正是那位任老师将阅读理解时说的。
      “看不懂、理解不出来没关系,只要套好了句式,总能变出点分。”
      只要不说话,他相信并不熟悉邵黎的老师绝对看不出问题。
      
      她又不是邵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