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四

      
      回到天幕,邵黎就不想动了,扔下拖了一路好不容易搬回来的软管,直接往冰冷坚硬的天幕上一倒。
      透过防护服特殊材料的面罩,她数着星星,试图判别自己所处的这个Time404星系在银河系的什么方位。
      
      Time404,配合下面的时间NOT FOUND,如果这些词汇数字没有衍生出新的含义,那就是表达时间找不到了。
      
      邵黎看了许久星空,未果。
      她只觉得头顶的星空陌生,找不到标志性的启明星和北斗星,可只是这么望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更不知道时间。
      
      还有蜉蝣旋臂,蜉蝣,是形容借宿在这颗星球上的人类旅客么?
      
      邵黎一直戴着耳机,一边等待调频32.4MHz的回响,一边听着生存程序里的白噪音。
      这次她随机到的,是她睡梦中的呼吸,清浅,平稳,应该是聊完天之后,有了一夜好眠,说不定还做了一个好梦。
      
      听得她现在就有些困。
      
      这时候星微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说道:“喂,邵黎?”
      
      邵黎一下子清醒了,退出生存程序就要坐起,这时星微说:“不用解除防护,我这里加固了这边信号接收与发射的稳定性,以后,在干扰少的时段,你可以自由联系我了。PH15627的磁场较弱,会受到比较强的辐射,主要来自它所围绕的恒星,所以夜晚的时候,信号干扰少,会稳定一些。”
      
      “你好厉害。”一起身就是四肢背脊皆酸痛的邵黎干脆又躺了回去,得知时间充裕,她就起了闲聊的心思。
      毕竟这里,太寂寞了。
      
      “我只会这些,也只能会这些,你更厉害,会那么多复杂的东西。你真的一点都不笨。”星微说道,特别真情实感。
      他本就不会虚伪。
      
      这是被夸了么?
      邵黎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
      感谢全方位多层次的义务教育。
      
      “对了你问我的。”星微没忘正事,“我在地下城的温室出生,能自理之前,一直是啊呀调动机械照顾着我。”
      
      “温室?”
      “我曾经好奇过,然而啊呀直接封闭了它,久了我也就忘了。你问我才想起来,坐标在37号实验室附近……”
      
      *
      
      结束通讯时,星微看了眼时间,将伪装盒别在了领子上,从镜子里看,他完全成了邵黎的样子。
      
      桌子上还有一本摊开的生物书,电脑同样也开着,浏览器页面排开许多篇论文和文章:
      《克隆带来的伦理问题》
      《基因工程与人类的道德观》
      《为什么我们无法接受克隆内脏移植》[1]
      ……
      
      星微挨个点叉关上,却无法掩饰神色中的一点惶恐不安——邵黎真的全然没有意识到,还是意识到了照顾他的心态没有说出口呢?
      
      这时邵女士叩了叩门:“小微!起了没?”
      
      “诶!”星微回神,应答一声,“起了呢!”
      他将生物书装进书包,拎着书包推开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香气,小麦和植物油激发出强烈的香味。
      
      煎饺,蔬果沙拉与一杯牛奶,格外中西混搭的早餐,邵女士对他,与对邵黎别无二致,早餐是一样的用心。
      
      星微捏了捏伪装盒,不知道是因为他现在是邵黎的模样,还是因为他的状态绑架着邵黎的生存与归来。
      比起课本上的那些知识,来到这个世界,他汲取到的更多的内容,是人心复杂与叵测。
      
      他的存在的行为无疑是伤害到了邵黎和邵女士的,那她们为什么还对他那么好,那么真诚呢?
      他实质上,只是一个危险的、未知的人造产物罢了。
      
      “发什么呆呐?”邵女士从厨房出来,解掉围裙,自然而然地坐在桌边,抬头微笑着,“不喜欢么?”
      
      “不是。”星微摇摇头,将愧疚与不安藏了起来,愈发明白邵黎的不敢言。
      他想,能维持现状,还是维持现状好了,有些问题不必深究,有些界限不可逾越。
      
      如果不是邵女士发现了异常,就算他再难安属于邵黎的待遇,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按照定义,他大概不是个“三观正”的“好人”。
      
      “对了,我早起加固了通讯信号。”星微把对邵黎说的话,又和邵早交待了一遍,“今晚六点到八点的时段里,信号是稳定的。”
      
      “哇!那我晚上回来联系黎黎”邵早眼前一亮,又打量星微,可是伪装盒功能太强大,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那你中午困了,记得午休,嗷。”
      “嗯。”星微感受着关切,无畏杂陈地点点头。
      
      吃完了饭,他与邵早道别,出门上学。
      
      邵黎和他讲过自己的校园生活,而照着她的照片伪装成她的模样的星微,同样意识到其它举止也需要模仿。
      他当时仿照同小区同校学生,坐公交刷卡,到校找到高三年级十四班,找到邵黎的座位坐下。
      
      他参照其他同学,交作业,听课,课间做操,午休吃饭,然后趴桌子上睡觉。
      
      他什么都不会,看到同学间拉着讨论问题和老师上课提问还紧张过,一天下来才意识到,邵黎确如她自己所说,是被忽略的。
      也是,他破绽那么多那么多,意识到这副模样下换了个人的,也只有邵早一个。
      
      穿回来第五天上学,星微已经能轻车熟路地进行高三生日常,提交在邵女士帮助下写完的作业,然后早读,就是背单词背课文。
      
      这时候老师站在了讲台上,说:“第一轮复习已经过半,这周周五周六月考,模仿高考的形式,也就是后天,大家记得查缺补漏……”
      
      月考?考试?
      星微一懵,低头看到了满本书的单词,霎时满脑子一片空白。
      
      他还什么都不会呢!
      
      这时候所有纠结思量不安都被抛在脑后,转成了让人手心冒汗的慌张。
      他要是考砸了,怎么和邵黎交待?
      他有不考砸的可能么?
      
      *
      
      “应该是这里了。”邵黎在一面墙前站定,手机上显示着地下城的地图,已经把这一区域标记完全。
      实验室37号附近,通道、大厅和房间都亮着,唯独这一堵墙之后,是一小片昏暗,要不是确定了墙没有那么厚,她几乎要被骗过去。
      
      可是,这墙上没有门,她进不去。
      
      “芝麻开门?”
      没有动静。
      “花生?土豆?萝卜?玉米你开开门?”
      不可能有动静。
      
      也是,在她和星微讲芝麻开门的故事之前,这里已经被啊呀藏起来了。
      
      邵黎不甘心地在走廊里徘徊,最终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转身离去。
      且睡,不急。
      
      其实有点急的,营养液只剩最后六支了,每天早起生存程序都要叫一波告急。
      “急?你倒是给个解决方案啊。”邵黎挑眉,而生存程序陷入死寂。
      她便不指望那东西了。
      
      睡一觉起来,邵黎活动活动筋骨,觉得自己可算活过来了,挖一亩田也不带怕的。
      她的体能改善不少,因为长期坐姿带来的脊背酸痛也败退给了每天放肆而大量的活动,而作息逐渐向十六小时靠拢。
      
      今天的任务是,虹吸取水!
      大自然的搬运工累了,她要寻找偷懒的途径——就算运动对身体好,她也更喜欢躺着,要是有代替人工的机器,挖一亩地,人干事?
      
      邵黎果断推翻积极劳动的想法,更积极地研究如何偷懒去了。
      
      翻上天幕,她先将几根管子连接到一起,接口封严实,并做好防渗漏。
      这几天探索星微的实验室,她还是有些意外收获的,比如现在手头的胶带与类似凡士林的膏状物。
      
      有害也不怕,天幕的提纯功能一样强大,以至于她开始实时监测不同作物的地块里各类元素的减少,又从天幕边缘的系统中,移出自水中分离的各类物质,先存放着,等待后续的追肥。
      
      浇下去的水一部分随着汽化和植物呼吸作用,蒸腾起来,被天幕回收,更多的是渗漏了下去。
      这片区域,暂时还是吃水的无底洞。
      
      几根短管链接成长管,邵黎自然知道这样是不可能将水引过来的,还要在管中填充满水。
      
      于是她带着长管,翻过天幕周围一圈最矮的山,走到一片浅蓝色的湖泊边,将水管卷起来,压到了水里。
      
      “咕噜咕噜咕噜——”
      水泡不断地冒出来,挣扎着破开水面,发出声声舒展了身躯,又炸开来的叹息。
      
      邵黎静静地等待着,忽然感觉视界里多了什么,往右一扭头,就看到那个纯白的巨兽低下头,把脑袋埋进水里,只触角在水面上。
      同样是气泡成串,咕嘟咕嘟地冒出来。
      
      忽略它的体型,和滚动时的速度,是真的可爱,巨型的毛绒绒,是巨型的快乐。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碰到的那只。
      邵黎欣赏着,却无法忽略要忽略的,默默往左挪了一挪。
      有点点怂。
      
      片刻不再有气泡冒出了,巨兽伸直了和脑袋粗度没区别的脖子,仰起了头,晶莹的液体在光下闪亮,顺着白毛滚落。
      
      居然不沾水?
      真的慕了。
      
      然而白毛巨物不动了。
      邵黎默默地望着它,它默默地扭头也望着她。
      虽然它脸上并没有眼睛,触角看起来也不像一双眼睛,但邵黎莫名有一种,它在望着她的感觉。
      
      僵持许久,邵黎怂怂地站起来,用塞子封住水管一端,并拖着它爬上了山坡。
      管子太沉。
      虽然它材质很轻,但灌满了高浓度的盐溶液,拖出一段之后,就重得远超她的力量上限。
      
      邵黎有些无助地停下,反应过来,她应该把水管一端放在山脚,另一端放在山顶,一点点把水运上去灌。
      
      “……”
      思量着要不要放掉水返工的时候,邵黎看到了水边那白毛巨物,正歪着头看她。
      她据说有敌意,但吓到过她一次,也帮过她一次的,邻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1]:编的名字。
    未来情况特殊,不必拿现代价值观代入,要不然就和星微同学一样纠结了。
    拖更未必爽赶榜火葬场呜呜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