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三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末填了一千字,需要重新看一下,麻烦各位啦~
      时限里言简意赅地表达出了足够多的内容,来龙去脉都已清晰,星微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感到了放松,躺在床上之后,心里一直积压着的愧疚感也卸去了些许。
      
      旋即他开始思考更多的东西,邵黎对录音回复说,她将种质库的种子提出来种了。
      这几天拼命汲取这个世界的知识,想要努力符合邵黎成绩的星微,大概也知道了种植是怎么一回事,也查询了种质库的概念。
      
      他感到了神奇。
      因为营养液之外的食物,是那么得美味适口,嗅觉、味觉、触觉甚至视觉听觉都能带来享受,没有食物,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回想过去,与没有群聚并列第一的失落。
      以至于他脆弱的胃不能承受,弄得肚子难受。却并不后悔吃太多。
      
      然而,他其实可以拥有这些食物,他甚至分薄出了能量块,去供应种质库,但一直没有钻研出来那东西该怎么用。
      而邵黎一过去就知道了,并飞快付诸于行动。
      
      她真的好厉害啊,会做很多食物的邵阿姨也很厉害啊,星微一边想着技术层面上的事,一边分出思维赞叹着。
      
      *
      
      邵黎下去穿了防护服,又回到天幕上,走到石灰岩山岭的深处。
      她并未将这一带探索完全,因而竟不知道,那低矮的群山之间,也藏着一个巨大的工事。
      
      是星微认识她之后,一点点设计,搭建,企图去她言语中描绘出的时代,与她相见。
      后来,当她透露出学校里遭受的忽视和冷暴力,与邵女士缺乏沟通而想要逃离,他又想把她从那个时代带过来。
      
      他做了很多很多努力,可是在他和她交流,学会“人”究竟还有着什么含义的时候,还有一个东西也在学习。
      是陪伴着他的人工智能,名字叫“啊呀”。
      
      它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智能,更准确地说,是一个有着“学习”能力的资料库和操作系统,一直以来,是它机械性地照顾着星微,陪着他长大。
      
      邵黎没有理会一直遥遥跟随在她身旁,在远处的山坳上窜来窜去的白影。
      尽管她很好奇那些生物是什么模样,但她现在更好奇她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的。
      
      翻过最高的一座山岭,邵黎看到了山那边隐藏的事物,仿佛是一个机械与金属构成的地方。
      地下城同样有一处连通此处,许多大型的设备和材料,都是在这里生产。
      啊呀曾经是这里的掌控者。
      
      邵黎下意识觉得,这才是这颗星球上,人类真正的核心。
      星微根据前人遗留的信息和学术,在这里搭建了交换器,测算调试的时候,被啊呀启动程序,与既定坐标另一端的她交换。
      
      他猝不及防,即将被扔到另一个只在脑内描绘过的世界,只能强制下了三个命令。
      一是把她运到天幕。
      二是修改了她的手机,置入半成品的生存程序。
      三是,让啊呀自我封闭。
      
      “我不知道啊呀怎么了,它甚至还毁掉了赖以生存的仪器,我只能这样做。”星微说。
      就是营养液提取机和水净化机,食物与水,人的生存必需品,啊呀毁去了它们的内置芯片。
      而它的关闭,让天幕及内部设备的整体系统都都陷入瘫痪,生存程序能做的,都很有限。
      
      “我还能回去么?”邵黎听了他简短叙述的故事,联想了很多,却未置可否,只是这样问道。
      “除非重启啊呀,让它启动程序,再来一次置换,我在这边…没有办法。”一切没有他向邵早说的那样乐观,“你没有掌控它的权限,我怀疑它醒来,就要杀你。”
      
      “再说吧,时间要到了。”邵黎垂眸,看脚下的天幕,没有反射光去倒映星星,所以是沉黑沉黑的一片。
      她想起看过的关于人工智能反叛的小说,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毛,而她也不知道啊呀怎么了,而她该怎么办。
      
      眼下的问题,是活着。
      
      “我能吃什么,你想一下,明天我再联系你。”邵黎用常用的问好方式,作为了告别。
      然后她来到了这里。
      
      机械的冷感其实挺让人恐惧的,尤其她面前几乎是一座金属的城市,而还有啊呀的故事阴魂不散般时时恐吓着她。
      所有意思啊,她未见过面的朋友的设备——应该能用设备来形容吧——想要杀了她,星微是这样笃定的。
      
      她现在连生存程序都不是很敢相信了,感觉求生游戏即将变成逃生游戏。
      刺激得过了头。
      
      可她这时候只想念自己还在天幕之下生长的小苗,比较啊呀如果醒了,它们就会被它当成她的口粮处理掉。
      
      邵黎在山巅踌躇片刻,到底没有抬起脚翻过去,而是转身往回走。
      啊呀是那座城市赖以运转的轴心系统,它关闭了,那座城市也就关闭了,除了收获无知感,没什么看的意思。
      
      她现在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
      
      邵黎回到天幕之上,冒险脱了防护服,扔到一边,举起手机问道:“星微,你是从哪里来的?请你回想一下,在你能走动之前,是待在哪里?”
      是不是一个,人工创造的生命。
      
      星微大概是睡了,邵黎掰着手指算了一下,按六点起床计,她可能要明天落日才能等到回答。
      于是她不再等待,也回原点睡了,第二天起床,依然和水稻田做奋斗,一遍又一遍,将底部和四周的田埂压实。
      真的挺累,这一天得多少步?
      
      可惜不能联网,支付宝不能登录,要不然,她每天都是296g能量,用不了多久就能攒起一棵红柳了,小树里她就差红柳和花棒两个稍微多耗一点的了。
      
      红柳?
      邵黎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沙地。
      她拥有了一片土地,就差拥有种子,那样就能不为树苗开放时间结束而能量不够感到遗憾了,想种随时能种,种满这一片都行!
      
      好期待星微的答复呀。
      
      因为期待,她干活也格外有动力了一些,彻底踩实四周之后,搬运了一些沃土过来,一层层松散地铺在底部。
      一块稻田,大概是这个样子吧,还缺什么,只能边种边想了,大不了再弄个对照组,实验着来。
      或者也可以让星微帮她百度一下?是个办法。
      
      手里搬土用的大轮子小推车,是她有记忆以来,手工做得最好的一次。
      确实是工具解放双手,前人说得对,虽然她不知道是哪个前人。
      
      然后是定向降雨,将稻田灌满,只待插秧。
      就是水量太大,以后的水量需求更大,手动已经不成了,要不要也利用什么工具?
      犯懒推动技术发展,她现想的,不知道有没有前人说过。
      
      邵黎决定还是实验一下虹吸到底是怎样的原理,她推着倒完了土的小推车,走出天幕,艰难地翻山越岭,往昨夜去过的金属城市而去,那里比沙漠中的另一片天幕要近很多。
      小推车挺沉,上山的时候,是她磕磕绊绊推着车,下山的时候,是车叮铃咣当带着她跑,要不是她脚动刹车及时,有几次险些栽进了水里。
      她心跳都吓得要停掉。
      
      昨天颠儿颠儿跑过去,思考那么多,怎么没寻思着下去捡根管子,邵黎懊恼着,有些担忧自己的小推车。
      她就是用金属丝拧上的,推着还有点要活动的意思,不会被颠坏了吧。
      算不管了,能用先用着。
      
      邵黎颇为艰难地翻山越岭,站到了昨天停驻的位置,看着身前的陡坡叹息一声,是不敢往下推着车跑了,于是侧着身子,一点一点挪下去。
      以前她还挺怕陡坡的来着,走个海边堤坝的窄道,看落差都怂,来到这个世界,天天这些高高低低的荒山翻来翻去,那点仿佛本能的惧怕都消失了。
      
      走到一半,坡缓了些,但还是陡,邵黎却已经有勇气看向前方,然后脑海中念头一转,深吸一口气,撒丫子跑下去!
      
      每一步踏空的时候,身躯都像被狠狠地掼下去,心脏仿佛从胸膛中跳出来悬浮。
      可她知道自己的心还在胸腔之中,只是在悸动,至躁动,烫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仿佛沸腾。
      刺激。
      
      “啊啊啊啊——”她大喊出了声,一路冲下去,到谷底的平面,仍因惯性冲出很远才刹住了步子,肋骨安稳护着的心脏跳如擂鼓,鼓槌都要从手中飞出去那种。
      
      “呼——”她深呼吸着,尝到了咽喉中一股子腥气,知道是刺激得过了头,不由得大笑出声,险些被呛到。
      这是她从前决不敢做的事,如今试试,感觉是爽快得简直过了头。
      
      昨晚俯视时有些恐惧的金属城市,如今站在这里仰望,倒也没那么怕了。
      也许光亮之中,它就不像会藏着獠牙的模样吧。
      
      邵黎顺着道路走进去,注意到入口处有个碑,上面镌刻着名。
      「望城」
      
      她拿出手机,生存程序却没有响应,甚至点进去就强退了出来,她就知道,孱弱的程序在回避被那个“啊呀”发现。
      
      邵黎于是收起手机,又看了一眼那冰冷的石碑,忍不住仰起了头。
      望,望的是什么?
      
      是这座城市的未来,还是星海中散落的过去的光?
      
      望城里没什么能称得上建筑的东西,都是大大小小的设备杵着,邵黎基本上看不懂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用的,只是往里面走。
      虽然好奇心随时在眼睛里脑子里挂着,但她也没忘这次来的正事是寻找一根合适的虹吸管。
      
      这是一座停摆的城,她想。
      
      按星微的说法,这里自他有记忆起,就只有他在这里面活动,他也不大来,只是有材料需求和地下层空间不够他发挥的时候才会过来。
      
      可能是因为风的吹蚀吧,望城里大多数东西看起来比地下城最老旧的东西还要老旧,当然,那壁灯除外。
      设备上的符号和地下城一致,都是邵黎看不懂的,而生存程序死得彻底,她也失去了可能的翻译器,都是匆匆扫过,径直往深处去。
      
      合理思考,按时间来讲,地下城可能是这里的替代品。
      某一瞬间,这个念头从邵黎的脑海中掠过,旋即她被这个想法吓到了。
      
      那么,尘的那边呢?
      实验品?
      还是被放弃的失败品?
      
      不过也有可能是她想多了,毕竟这边有风吹日晒,原点藏在天幕下,没有风,地下城也没有日晒。
      
      可她又想到那沙漠里庞大的抽水系统,和离沙漠其实并不遥远的水源,还有奇怪的,原点周围很丰沃的土壤。
      因为那周围都是石灰岩山,土壤必然和这个城市一样,是人类的造物。
      百思不得其解。
      
      转眼已经走到了望城深处,凭着直来直去的道路,邵黎很轻易判断出自己在什么方位,为了省省步数,她决定先绕着外围转转。
      不会是这边的工业完全不需要水吧。
      
      好在没有。
      在靠近边缘的地方,她看到了露天的水,是澄澈的颜色,映着纯净的紫色天空,波光粼粼,是因为有风。
      连通着石灰岩群山中的水系,而许多管子从金属设备延伸到水里。
      
      邵黎掂了一下那软管,觉得质量挺轻,她便从水里捞出来,卷起。
      可能一根不够长,得想想几根连起来的办法,但有就不错了,她要求不多。
      
      然后她抬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对比水域周围的设备和远处的设备,果然不对。
      都是同样的金属结构,与水域相连通的,看起来就格外地新一些,几乎与原点的外壳老化程度相同。而远处的,就会看起来老很多。
      
      用物质探测仪试一下,果然所有的设备外壳都是一样的金属。
      但就望城内部对比,这片与水有关的设备,是新建的。
      就有点意思。
      
      合理推测,水系是人工或机械工弄起来的,尘的天幕在水系之前,星微的天幕在水系之后。
      
      她决定有机会问一问星微,啊,排队要问的东西太多了,信号什么时候能丝滑一点?
      她记得以前她随时联系他都挺顺滑的啊,果然还是人的问题吧,她技术不行,他远在地球,帮不上忙。
      
      “……”
      想到这里,邵黎无奈地叹息一声,觉得管子已经够长了,卷起来晾干了水,背在了身后。
      总长上百米的水管,就算材质再轻,背起来也是很有份量的,她艰难地背到了望城外,抬头一看山那么高,顿时丧气,索性扔在了地上,就拖着一头往上爬。
      磨坏了就算了!哼!
      
      天呐,她什么时候才能点亮手工技能?这要是有个轮滑呀轨道呀直升机呀,多大点事。
      
      可她只有不那么灵巧的双手,和松动得愈发厉害的小推车。
      将管子卷起来堆在车上,邵黎疲惫地踏上了回城的路。
      
      是真的很累。
      但快乐都无比真实,活着的每一秒都是充实的。
      每天晚上躺着记录的时候,每一块骨头,每一根肌纤维都是酸痛的,累得彻底。而看着完成项,又不自觉勾起了唇角,觉得每一秒都没有浪费。
      哪怕是休息的时候,或放缓了防护服躺在天幕上空想的时候,都很愉快,虚度时光了也没有罪恶感。
      
      只要还能回去,或者在这里活下去了,而知道邵女士始终好好的,她就不会怨这次意外的交换。
      一开始的惊惶不再,后来的寂寞也有得排解,整体来讲,这次未来一游,对她来说还是惊喜多一些。
      同时代还有那个人能经历一次呢?没有。
      
      所以她很想快点回去躺着虚度光阴,去等待那仿佛惊喜一样的联络啊!
      
      邵黎深吸一口气,努力推着自己的小推车,决定翻过眼前这座山,就停下来休息一下。
      
      然后攀到山顶的时候,她和一坨雪白的东西对上了。
      
      邵黎惊呆了,握着小推车的手一下子失了力气,还有些腿软,很是反应了一下,才在眼前这玩意儿像巨型蜗牛还是巨型蛞蝓还是巨型兔子的内心斗争中得出了答案。
      
      它整体像蛞蝓,但是有蜗牛一样的触角,和兔子一样的毛,很长,很厚实,看上去手感非常好。
      算上触角,和她一般高。
      
      “啊——!!!”邵黎非常后知后觉地惊叫出声,又随着身后传来的“叮咣”声,确定那上山下山都没颠腾烂的小破推车,彻底栽了。
      
      旋即仿佛身前一道风——按道理讲她穿着防护服,感知不到风的存在。
      但是那白色生物真得蹿得太快了,像离弦的箭,体积来讲更像出膛的炮/弹,忽然就没了影,只有地上的碎石片噼啪地响,浅浅一个椭长足印里积着点水迹。
      
      邵黎扭过头,看着山脚下那一坨白,梦幻一般地确定了,这种生物是滚着走的。
      然后它又滚上来,柔软白皙的躯体从球展成长条,噼啪扔下她的水管、小推车板和小推车轮,连金属丝都没放过。
      有个轮要跑,它还塌下来仿佛是脖子的部位,用仿佛是脑袋的部位拱了一下,把轮子放平。
      
      然后出膛的白毛炮/弹一样,飞快地滚远了,邵黎环顾四周,极目远眺,都没有它的踪迹。
      
      她深吸一口气。
      
      “啊啊啊啊太可爱了!”邵黎捧着胸口,仿佛捧着一颗少女心,“怎么能这么可爱!想撸!”
      巨型的毛绒绒,是巨型的快乐。
      还会帮忙捡东西!
      
      虽然它停留的时候,脚下的腐蚀性真的挺可怕的,但是,它毛绒绒啊!超级毛绒绒啊!
      
      可这么可爱的生物,为什么会得出“对借宿者有恶意”的评价呢?
      邵黎反应过来,下意识摘下了腰间的电棍握紧,一瞬间紧张到了极点,就怕那东西在滚过来。
      
      那个速度和体型的物体拥有的动能,大概能轻易将她撞飞至粉身碎骨。
      不过,它本来就是在滚动,然后因为遭遇她而急刹的吧?
      恶意,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邵黎低下头,看那生物帮她捡的东西,也看它留下的两个分明腐蚀出来的脚印,有些不敢动。
      她用物质探测仪反复确认过上面没有沾染任何可以物质,方才用手碰了碰,然后一样样捡了起来。
      
      又可爱又可怕这种超级反差,是什么星际萌物啊喂!
      
      不过,她好像要手动将这些东西搬运回去了。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