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一

      每日记录里,探索地下城,研究那些仪器设备也提上了日程。
      
      邵黎开始做每天的计划,敲定第二天想做什么,要做什么。当然,每天忙碌结束回顾前一日制定的计划时,往往会发生很多意外和偏移。
      她聪明地,把计划要做的事少定一点,这样,超额完成计划的惊喜感就多一点。
      
      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观察蔬果庄稼长势,以此调控温度和土壤酸碱度,弄得原点周边移步换季节,还有做一个农夫山泉工厂的员工。
      可天天搬水太累了!
      而她还没来及挖水田呢,那不是更耗水?
      
      邵黎本来想挖一道窄渠,把外面的水引到天幕上,需要就打开不需要就堵上。
      可是她用“铲子”在石灰岩山的山坳里试了试,发现自己连敲下一片石头都做不到,更不要说挖出一道可以引水的沟渠,顿时傻眼。
      
      不过这也令她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湖泊的水位普遍比天幕要高,也就是说,利用大气压强,她只要连通天幕和湖面,就可以把水引过来。
      
      诶?可以么?
      
      邵黎一手拎着铲子,另一只手攥拳捶一下自己的头,决定等会儿回去看看物理。
      那个水平面一样的图,管子是下面的。
      从山上面搭一根管,水当然是没法自动过来的,想什么呢。
      
      然后她回去背物理知识点的时候,刚刚好就看到了虹吸原理。
      “……”反复得她脸疼,果然成绩不好的原因,还是学的不够透,不够扎实啊。
      
      但她存储的知识点中,没有说虹吸需要达成什么条件才能实现,大抵是随手一记,没头没尾的。
      首先,肯定要一根管,足够长的,能连通湖水与天幕的管。
      
      邵黎努力回忆了一下,想起她好像没有见过什么合适的管材,或者可以把别的仪器上的管子拆下来看能不能连接到一起?
      别把,人家的发明创造呢,不太好。
      
      她又想起那沙漠之中的天幕,那下面的沙土里,掩埋着无数努力汲水的管道。
      太远了。
      邵黎深吸一口气,想,太远了。
      
      不过她确实需要再去一趟那边,该搬运能源块了,还有就是,营养液要彻底耗尽了。
      她可以吃种子,但那无异于杀鸡取卵,她也可以吃红薯叶,吃一切长出来、但凡能下咽的叶子,可她看了看满地葱茏的小苗,舍不得。
      
      邵黎叹息一声,回到原点,清洗了装种子的盒子,装回营养液提取机里,上下打量着那半人高的机器,思索到底是哪里坏了呢。
      看壳子到底什么都看不出来,于是邵黎暴力拆卸了外壳,然后被里面的芯片板和线路迷花了眼。
      
      “程序程序。”她拿起手机,“你能告诉我这仪器怎么修理么?修、理。”
      「工作间」
      
      邵黎顿时苦笑不得,说道:“我当然知道工作间,但是工作间里的物件我都不会用啊……”
      她看着手机屏幕弹出来的东西,顿时哑然失声。
      
      星微,一个很趁各种仪器,和各种工作间的少年,原点里收放自如的一个活动单间就算了,地下城里还塞着好多。
      怪不得各种走廊大厅里都是胡乱摆着的各种仪器,她还寻思怎么跟逃难似的遗落得到处都是,原来,墙壁里还藏着许多房间,只是她从来没发现,未得门而入罢了。
      
      「又给你放水了」
      再次主动暴露了地图的生存程序略有些郁闷。
      「为什么我一直在给你放水?」
      
      “咳。”邵黎脸上微烫。
      没办法,谁让她把一个生存探索游戏完成了种植养成游戏呢?
      来吧来吧,这就接着探索发现去。
      
      总之,她在地下城银灰和银白金属衔接的地方,找到了门缝。
      「给出你的暗号」
      
      “啊?”邵黎看着手机一愣,眨巴了一下眼,试探着说,“星、微?”
      墙壁纹丝不动。
      
      “邵黎?”
      墙壁怎么可能动。
      
      “给个提示呗?”邵黎戳戳手机,也会逗弄愈发活泼的生存程序了,“我真的猜不到。”
      「…」
      生存程序再次装死。
      
      “嗐。”邵黎叹息一声,嘴里存了一口气,鼓起了脸颊。
      「你在卖萌?」
      「卖萌也不告诉你。」
      
      “……”
      个星际半废物程序怎么也知道卖萌了,邵黎吐槽着,想起她好像是和星微提过,而星微并不知道卖萌什么含义,像个老古董。
      那只是他无数个破绽之一,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概挑明了他并非地球人之后,邵黎给他讲过许多睡前故事。
      
      也许是倾诉欲吧,也许是因为邵女士没给她讲过睡前故事,外婆不会讲童话。
      她讲:“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把小和尚吃掉了,从前有座山……诶,黎黎你怎么还没睡着?”
      邵黎被一个激灵吓醒了,“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邵黎抱着莫名其妙的补偿心态,给星微讲的那些故事里,有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星微那时还能对她说话,一向寡言的他频频赞叹道:“哇,神奇,我也想要!”
      
      “芝麻开门?”邵黎询问般说着,几乎笃定,声音落下,像一句叹息。
      
      果然是这个,原本微不可查的门缝一下子清晰起来,墙上裂开了一道笔直的缝隙,游走灯的光透进去,渐渐要让邵黎看到里面的全貌。
      
      她还在想旧事。
      因为邵女士的忙碌,她的童年那么贫瘠,可比起星微,她拥有的一切多么富饶。
      对比一下而已。
      
      走出了原来那个环境回头看,邵黎一下子就释然了,心头压着的东西,就卸了些许下去。
      
      她抬起头,就要看这个房间里藏着的是什么,然后差点被逼近的阴影吓跳魂,疯狂后跳,这才没有被门开以后坍塌下来的许多东西砸到。
      
      “哗啦!”
      然后是一片“叮咣叮咣”,许多仪器摔落一地,像打开了闸,水就疯狂向外涌流出来那样。
      
      邵黎恍惚明白了,原点那套灵巧的活动平板的意义,和星微为什么拥有这么多工作间。
      随时能让凌乱空间瞬间变整洁的系统真好用,以及,房间那么多,堆满了就换一个吧。
      
      哇,有地,够阔。
      但如果代价是永远的孤独,邵黎还是更想要她那小小的房间,最想要少时住的那带院子的平房。
      前者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后者已经是永远地失去了,天幕下渐渐被碧意覆盖的土地,也就是聊作安慰吧。
      
      正巧这时候手机里传来了声音,是提前录的,电子合成音。
      “恭喜你发现了地下城3.0,这是,我的世界。”
      
      他一个人,很寂寞,毕竟群聚是人的本能,但这句宣告,邵黎还是听出了快乐。
      像小孩子捧着自己的玩具一样,可这个小孩是大方的,努力地将自己的玩具一点点展示给小伙伴看。
      
      旋即邵黎又有了疑惑。
      星微是会说话的,那为什么,他曾经向她展示的,和生存程序预存的,都是电子音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思了,眼看一天又要结束,连忙回到原点,拎起了铲子。
      
      稻种的发芽率简直夸张,她看了看原点周边三十米余下的许多土壤,极其大胆地,将目光投到了三十米到一百米之间的板结土壤。
      
      那片土地是坚实的,表面泛着灰白,裂开细细的,龟背的细缝般蔓延的痕迹,露出下面藏着的浓黑褐色。
      也许曾经也丰沃过。
      
      邵黎估量着插秧所需的面积,贴着三十米分界划出一块长十米宽五米的空地,控制着这里下了场雨,将坚硬的土壤浇到软透,又放置着,让水下渗。
      然后她休息足了,提着铲子过来,用脚踩着,一点一点地,将表层的土壤翻下去,下层的土壤掀出来。
      
      连续数日的劳作让她力气大了不少,虽然食物滋味寡淡,但是营养足够且均衡,补足了消耗,甚至还让她手臂用力时,肌肤上鼓起了肌肉的轮廓。
      
      邵黎将翻出的土壤堆在地块四周,堆出田埂的形状,一脚一脚踩实,地块里也踩实,确保水不会灌进来就飞快渗漏下去。
      可是她体重不太够,效果不佳。
      
      忙到这里,天色已黑,作息周期渐渐向十六小时靠拢的邵黎决定就休息了,明日再继续。
      然后她看着只剩寥寥几袋的营养液犯愁,是揉着饥饿的肚子,不得不拿起一袋,思考着是不是要一顿拆成两顿吃了。
      
      就在这时,始终塞在耳朵里的耳机忽然传出了别的声音,邵黎一怔,营养液掉在了地上。
      
      她听到邵女士的声音,不是循环的录音,而是真的在说话。
      邵女士难得活泼又激动:“这道题我知道怎么写啦!星微!星微!诶你怎么了?”
      
      另一道声音无可奈何,有力无气:“阿姨,我肚子好难受……”
      邵女士也很无奈:“诶呀你这孩子,都告诉你了,胃口不习惯就少吃一点,不要贪多,对身体不好的。”
      这是她鲜少在邵黎面前展示的啰嗦,温和又令人安心着:“我去给你倒点热水。”
      星微有些不好意思:“麻烦阿姨了,对不起。”
      
      邵黎:???
      她失踪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
      
      可接下来邵女士说:“用不着对不起,其实你这样坦白挺好的。黎黎呀,她病了不舒服了也不肯告诉我,能扛,就硬扛着,就不肯让我担心……她太懂事,就是我这个当妈的不称职。”
      “没有。”星微反驳。
      还有点虚弱。
      
      “妈!”邵黎怔怔地喊出了声,心中积压的情绪一下子决了堤,鼻尖酸涩,眼眶发烫。
      “您不要怪自己,我只是在,逞能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邵黎:喂,妖妖灵么,有人把我妈妈拐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