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垂帘听政记①

      因着明日的登基大典,江晚儿已经被一群人推来揉去地折腾了大半日,无聊无趣又无可奈何。
      朝服、朝冠、金约,领约……
      等所有东西全部佩戴好之后,江晚儿觉得脖子都快被压断了!
      想到以后每天都要穿得差不多早起,只想就地找口枯井跳下去。
      
      连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巧就看见她生无可恋的侧脸,眼低闪过一抹笑意。
      将手中的食盒放到桌子上上前行礼:“见过太后娘娘。”
      
      江晚儿眼睛一亮,转头的动作太大,朝冠两侧的金穗啪地呼了自己一脸,疼的她倒抽口凉气。
      连戚:“……太后可有受伤?”
      
      江晚儿闷闷地揉了下脸:“哀家无事!抚恤可送到了?宫外,好玩么?”
      她也好像出宫去看看啊。
      昼夜赶路被人从江宁府带到京城,除了路边吃过一次早点,她可丁点儿京城的样子都没见过呢!
      首府之地最能彰显一国实力,也不知京城是个什么光景。
      
      连戚道:“已经送过去了!臣回来的路上途径百膳坊,给太后娘娘带了些点心,您待会儿尝尝?”
      江晚儿眼睛更亮了,刚想点头,又顿住——不能低头,朝冠会掉!
      只好用力眨巴了两下眼睛,“哀家在江宁府就听闻百膳坊点心做的极精致!”
      
      尽管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沉稳,但是眼中的雀跃还是出卖了她。
      连戚低头,眼底的笑意被浓密的睫毛遮得严实。
      
      ……
      
      正下午的时候,太阳照得外面暖和了不少。
      江晚儿坐在銮轿上莅临庆祥宫接齐暄。
      
      明日齐暄便要登基为帝,自今日起,就得抱到永慈宫抚养。
      这样的话,她和荣太妃之间算不算是夺子之恨?
      
      尚在襁褓的齐暄安静地被乳娘抱在怀里,乌溜溜的黑眼珠活泛地乱转,粉红的小嘴里还吐着泡泡。
      荣太妃在旁哭的肝肠寸断,怆然道:“这孩子能得太后娘娘亲自抚养,是他的福气。”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江晚儿多想抢她的骨肉!
      江晚儿委屈: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以为她愿意?
      
      到了夜里,许是新换了环境,小齐暄不适应,即便是几个乳娘围着团团哄,也没让他止住啼哭。
      江晚儿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他是不是不舒服啊?是屋子里太冷了?哀家要不要再让人添几个火盆?”
      
      乳娘们面面相觑。
      她们也不敢瞎提意见啊!荣太妃可是专程敲打过他们,若是齐暄少个一根头发丝儿都要让她们阖族陪葬的!
      
      江晚儿想靠近去看看,连戚拦住了她的脚步,道:“太后娘娘,夜已经深了,明日还有大典,不如您先回寝宫休息?”
      领头的乳娘们也出声劝阻:“太后娘娘回去且先去歇着吧,奴婢们会好好照顾太子殿下的。”
      
      江晚儿愕然,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么?
      不过她也不笨,脑子一转就明白了。
      
      连戚拦她,是怕齐暄有个万一,她惹得一身腥。
      乳娘们拦她,恐是怕她趁机谋害齐暄?
      
      这群人是不是疯了?且不说如今大齐就这么一个金疙瘩,她怎么看也不像个心狠手辣的人……吧?
      悻悻地闭上嘴,半夏伺候着她回了寝宫,连戚则留在了齐暄身边照看。
      别人不放心永慈宫,永慈宫还不放心她们呢!
      就是辛苦神仙哥哥了。
      
      翌日。
      齐暄穿着一身超小号的龙袍,头上带着同款小号冕冠被抱出来,眯缝着眼睛,长着小嘴打哈欠。
      江晚儿刚把他接过来抱在怀里,奶香奶香地小手抓住她凤冠上的金珠往嘴里送。
      
      “这个可不行!咱们今天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回来吃饭可好?”
      轻轻拉下齐暄作乱的小手,江晚儿跟齐暄打商量。
      
      半夏在旁看的一乐,噗的就笑出声来。
      其他人也忍俊不禁。
      领头的乳娘笑道:“太子殿下还小,哪听的懂太后娘娘的话啊。老奴范氏,待会儿会跟着太后娘娘和殿下的,若是殿下有不适的地方,太后娘娘使个眼色就成。”
      
      要指望一个还没断奶的孩子遵照鸿胪寺和礼部的要求完成整个大典,那简直是做梦。
      所以他们绞尽脑汁做了几乎完全的准备。
      
      令人惊讶的是,齐暄在大典上竟然出奇地配合,不哭不闹,只是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跪拜的文武百官,还挥舞着拳头呀呀了几句,到后半场,直接甜甜地睡了过去。
      只是可怜了江晚儿,整场下来,胳膊都快废了。
      
      好在丧期不必大肆举行庆祝和酒宴,大典结束之后,她便带着齐暄回了后宫。
      连戚在路上就让乳娘上了銮轿,将齐暄接过去抱着。
      
      江晚儿泡在浴桶里由着半夏给她捏胳膊的时候,舒服地直哼哼,半夏笑道:“还是连掌事心细,早早地便命我们准备好了热水给您解乏,不然明儿您这胳膊肯定抬不起来了。”
      江晚儿感慨:神仙哥哥果然是冬天里的小火炉,暖人肺腑。
      
      一觉睡得昏天黑地,江晚儿感觉有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絮语。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道颀长的身影半弯着腰站在她床前,江晚儿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双臂抱胸,结巴道:“你、你做什么?”
      连戚慢条斯理地眨了下眼睛,直身温声道:“太后娘娘,该起了!半夏方才叫不醒您,臣便斗胆进来了。”
      
      意识回笼,江晚儿有些不好意思。
      她方才竟然以为有陌生男人闯进了她的卧房,欲行不轨?
      这里可是大齐后宫!
      都这么多年了,她脑子里果然还有黄色废料残余。
      
      江晚儿别扭的红了耳根,小声商量:“你,能不能转过去啊,哀家要穿衣。”
      连戚指尖一动,低声道:“是。”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尤为明显,当着一个男人的面穿衣,这可真是太羞耻了!
      连戚……就算做了太监,心理也还是个男人吧。
      
      “臣去唤半夏进来伺候,娘娘早膳可有什么想用的吃食?”连戚背着身子问。
      江晚儿望了一眼窗外,黑咕隆咚。
      
      “现在什么时辰了?”
      连戚:“刚至五更。”
      江晚儿:“……”
      半夜三点?龚氏再刁钻也不曾让她这么早起!
      垂帘听政这种事儿,果然一般人干不了。
      
      这么早哪能吃得下东西,江晚儿哀怨:“现在没什么胃口,先不准备早膳了吧。”
      连戚没再劝,躬身听令:“是。”
      
      半夏进来伺候她洗漱,然后一群早已等候在侧的宫人们对她又是一阵蹂躏。小齐暄被抱过来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泪珠,鼻子也红红的,显然是睡觉被吵醒不高兴了刚哭过。
      江晚儿心下叹息,在其位,担其责,谋其政。
      这孩子才丁点儿大就已经和童年无缘了。心里想着,手上的动作更轻了些——这也是个小可怜啊。
      
      五更三点,勤政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晚儿:“……”这群大臣是不是有病?
      这么大阵仗,吓得她一个手抖险些把小皇帝给扔了出去。小齐暄睡得正酣被他们的声音吵得一个激灵,眼看着就要哭出来,江晚儿连忙摇着胳膊轻哄。
      
      原以为昨天登基的场面已经够大,今天绝不会怯场。
      可昨天那些人可都站的远远的,现在,就差几个台阶和一道珠帘,她就要和他们脸对脸了呀。
      能站这里的,都是官场积威多年的老狐狸和饿狼,这谁顶得住!
      
      江晚儿心惊胆战,说话都不利索了:“众、众卿平身。”
      连戚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她身侧,俯身在她耳边轻道:“太后娘娘,莫怕。”
      
      呼吸温热,吹得江晚儿耳朵痒痒的,江晚儿吞了下口水,心一横:就是!怕什么!下面就是坑萝卜白菜!
      反正也不需要她处理政务,好好地做个花瓶就成。
      
      可是,
      好饿呀!
      
      下面那一坑的炖菜喋喋不休,需要禀呈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偏偏照本宣科的禀奏完,自己又在下面辩得不亦乐乎,然后太阳出来了,然后……她万分后悔早晨没听连戚的劝用了早膳再来。
      江晚儿悄悄动了下小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心里祈祷下面的炖菜们赶快结束早朝。
      
      连戚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旁边,跟站在旁边的曹波耳语了几句。
      曹波扫了眼江晚儿,又观察了一下她怀里的小皇帝,几步走到外间,趁着大臣们说话的间隙,道:“太后口谕:皇上年幼,心智未开,现需更衣用膳。大臣们可到外间歇息两刻,一应事宜,稍后再议。”
      
      江晚儿傻了!
      她什么时候传的口谕?公然打断下面朝堂议事,她可没这个胆!
      连戚在旁道:“娘娘无需担心,诸位大臣不会有异议的。”
      
      果然,朝堂先是静了片刻,而后居然恭敬地回复:“臣等谨遵太后口谕。”
      
      范氏接过小齐暄去了偏殿喂奶,连戚不知道从哪又变出来一个食盒,里面的早点竟然还热着。
      “太后娘娘也抓紧时间用些吧,停朝多日,今日怕是不能早早散了的。”
      
      江晚儿感动的直接都要给他现场表演哭一个。
      这是什么神仙贴心侍人!再给她来十个!
      
      江晚儿:“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同意暂歇早朝啊?”
      连戚:“因为他们也饿了。”
      江晚儿:“……”我差点儿就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参加高考的小天使们,明天继续加油,冲鸭!!!!
    古代皇帝好辛苦啊,我还是做个咸鱼吧!
    不过,
    小古每天准时更新是不是超级乖!求收藏和评论呀!
    有足够动力说不定会加更,万一呢……
    感谢在2020-06-28 20:19:01~2020-07-01 00:0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思慕天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