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坐收渔翁利②

      荣太妃身量很高,五官长得端方秀丽,未着珠钗却艳压群芳。
      哪怕身上的穿的那间白绸夹袄厚了些,也挡不住她的柳腰长腿,甚至还因着这一身孝,人显得更加弱柳扶风,娇艳欲滴。
      丁点儿看不出已经是个孩子的母亲。
      
      对比她这身缟素,屋里其他花足了心思在衣服首饰上做手脚的太妃们纷纷尴尬地起身向她行礼。
      原本坐在江晚儿右手第一个的许太妃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给她,其他人依次后挪。
      
      “本宫听闻因为碧桃那丫头,险些牵连了太后娘娘,庆祥宫里的人还误抓了您的宫女。本宫深感惶恐,特意来跟太后娘娘赔罪。”
      听听这吴侬软语的调调和处处机锋的用词,难怪当初圣宠不衰,真是妥妥一朵高山雪莲啊。
      
      江晚儿心中腹诽,眼角又瞄到她细尖的十指,抿了下嘴唇。
      有些人,果然从初见面就喜欢不起来!
      
      江晚儿:“荣太妃请起!大人们已经把事情都处理清楚了,哀家也未曾受委屈,你看起来气色欠佳,快入座吧。”
      
      荣太妃摸了下脸,虚弱一笑:“让太后娘娘见笑了,永慈宫的那几个宫女本宫已经命人送回,咳咳,本宫相信太后娘娘。至于碧桃那丫头,通过她同房的宫女已查明,是她为了贪图小利,私自抓药,这才害了自己的性命,咳咳咳……”
      
      她身边的宫女碧云忙扶着她坐下,抢白道:“我们娘娘一直在帮先皇抄写血经,说是要替先皇多积福报,身子这才有些不好的。”
      
      外间立即有人附和:“太妃娘娘对先皇情意深重,实乃我朝之幸。”
      钱太妃外祖程阁老立即喝道:“现在说的是凤印之事,荣大人莫要扯远了!”
      
      原来说话的竟是荣太妃的祖父荣淮么?
      江晚儿对荣太妃点头示意,好以整暇地重新拿起茶盏,继续听着外面的争论。
      
      秋桑她们被送回她并不意外,但凡今天这事儿她没有翻身余地,她们几个便是荣太妃落井下石的利器。
      此时她占了上风,荣太妃便借由秋桑等人做了个人情,亲自来一趟,碧桃那条人命也被她轻轻揭过。
      宫里的女人果然厉害,走一步看三步,算盘打得叮当响。
      
      外间。
      能当上阁老的人果然都博学之士,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字字珠玑,只怕是历代皇帝都不曾见过如此精彩的场面。
      但双拳都难敌四手,两张半嘴自然也敌不过四条利舌,凤印终是重新回到永慈宫。
      美中不足的是,荣太妃要共同协理。
      
      之所以说“两张半嘴”,是因为除了两位亲荣太妃的两位阁老外,还有位刑部尚书,口舌比不上几位大学士,但是人家有案情为例呀。
      
      荣太妃自始至终表情淡淡,表现的像个局外人。
      嘉宁看江晚儿气定神闲的模样来气:“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投了好胎嫁于帝家不说,竟还能如此明目张胆摘取别人的果实。”
      江晚儿笑:“哀家也在想,上辈子是有什么大造化,这辈子才能给嘉宁长公主做母亲?”
      嘉宁:“……”矮了一辈儿,太亏了!
      
      事情告一段落,景阳王和朝臣不便在后宫久留,早早离去。
      前来看热闹的几位太妃也灰溜溜地提出告辞,永慈宫才恢复了宁静。
      
      晚膳前,江晚儿眼巴巴地问连戚:“你今天好厉害!以前也一直这样么?”
      连戚调整了一下桌子上的汤和点心的位置,回道:“臣只是做分内之事。”
      “这样么……好吧!你说我,不,哀家该赏赐那名杂役还有秋桑她们些什么呢?这次是哀家大意了,险些害了她们性命。”江晚儿反思。
      
      连戚的拿着汤匙的手顿了一下,眼睫轻颤,“那名杂役的事情,是臣善做主张,非太后娘娘的过错。至于秋桑几人,是她们办事不利才会被抓住,累的娘娘遭人责难,当罚。”
      江晚儿凝眉:“话不能这么说的!你自作主张也是为我出气。他们在皇宫当差也不容易,更没理由对我这个初来乍到的主子忠心,我知道他们是因为你,但,哀家还是想赏赐点什么才能安心。”
      
      连戚给江晚儿盛了汤,淡声道:“是太后娘娘待他们和气,他们才如此忠心,并非因为臣。您若是想赏赐,就赏些银钱或是小东西就好。”
      江晚儿深以为然,还有什么比傍身的银钱更让人安心呢!
      
      不过,神仙哥哥这样……也太淡泊清贵了吧?
      怎么会有对自己这么好的人呢?
      
      “连戚,你为什么对哀家这么好啊?”
      连戚手上的木箸微颤,指节收紧,片刻后轻声道:“太后娘娘是个好人。”
      
      是个好人?他从哪发现的?
      想不到她也有天被人发了好人卡!江晚儿闷笑,最后肩膀都抖动了起来。
      行吧,好人,有好报就成。
      
      依照连戚的建议,江晚儿唤来了孙嬷嬷,开了银钱箱笼,准备每人发十两银子的赏钱。
      孙嬷嬷劝她:“太后娘娘,这太多了!斗米恩,升米仇,第一次就给这么多,怕是以后胃口更刁。咱们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江晚儿觉得自己学到了,反正她也穷,最后决定每人发二两,出去打探消息的几个发了双倍。
      
      “那个被罚了半年俸禄的李合,孙嬷嬷帮我把俸禄给他补贴上吧,然后再贴五两银子做赏钱。”
      孙嬷嬷赞道:“太后娘娘仁厚。老奴还有一事要向您禀告。今日外面来人,柳絮那丫头探头探脑的,老奴怕她坏事儿,就做主给关到小厨房了,要传她过来问话吗?”
      
      她不提,江晚儿几乎都要记不得自己还有个陪嫁丫鬟了。
      江晚儿一点儿也不想见她,全权交给了孙嬷嬷处置。
      
      连戚得了江晚儿的令牌,出宫给碧桃的家人送抚恤。
      本来这件事儿随便打发个人就能办,毕竟是当着六阁老的面儿过了明路的。
      可连戚没有命令,其他人就歇了趁机出宫的心思。
      
      马车先去了碧桃家,绕了两条街到百膳坊,亲自下车去选了五六种点心,才让马车继续启程。
      正在行驶的马车一个急刹,连戚在车内晃了一下。
      “怎么回事?”
      “大人,有人拦了咱们的马车。”
      
      修长的手指撩开深色的轿帘,衬得那骨骼修长的手指更是净白。
      看清马车前的人,连戚的的眉峰动了一下,“跟他走。”
      
      穿过几条繁闹的主街,马车停在一处两进院子前。
      整条街上,路面干净,环境清幽,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权势居住之处。
      
      连戚扣了扣门上的铜环,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小姑娘从门缝里往外看,见到是他,连忙开了门,“爹爹,小连大人来了!”
      正房内,一道上了年纪的声音传来:“进来。”
      
      连戚垂手进去,向坐在首位,面白无须的清矍男人行礼,“干爹。”
      连永挥手让他坐下:“多年前,你进宫第一天我就教导你,谨言慎行!我原想着你能独当一面了,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连戚垂目不语,安静地听老人训斥。
      连永:“让我把你调入永慈宫,又亲点了那些伺候的宫女和杂役,你以为他们有心能查不到?如今我已经不是先帝的秉笔,新帝登基,荣太妃宠信的曹波前日领了这差事,你以为出了事儿谁还能护得了你?你竟敢和刑部尚书顶嘴!”
      
      连戚这才睁开眼睛看他,语气坚定:“儿子以后会注意的。”
      连永气急:“你注意个……”想到外面还有小孩,连永把即将出口的脏话憋了回去。
      “那位现在自身难保,你就算豁出性命也未必能护她周全,值得吗?”
      
      连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朝院子里看了过去。
      疏影横斜,穿着厚棉袄的小姑娘在院子里踢毽子,垂在两边肩膀上的辫子上下晃动,嘴角还带着天真的笑。
      
      一名头发半白的妇人过来拉她,拍了拍小姑娘裤腿上蹭到的泥点,虎着脸训斥两句把人往厨房里带。  
      连永也随他的目光看向院中,平日充满算计的目光里都是满足和宠溺。
      
      “您这么多年值得么?”  
      连永睨他一眼,闷闷地闭上了嘴。
      
      连戚温和一笑,低缓的嗓音带着些许暖意,“福婶儿很好,阿玲也很可爱,恭喜干爹守得云开。”
      连永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行了,别贫了!你福婶儿今日做了你爱吃的菜,吃完午饭再回去吧。”
      
      连戚摇头:“今日恐是不行了,明日太后娘娘要照顾太子参加登基大典,还有好些事情要安排。”
      连永嫌弃地赶人:“滚滚滚!我这小庙容不下你。”
      
      连戚低声问:“阿玲的病寻到根治的药了么?”
      连永的眼角耷拉下来,摇头:“那孩子娘胎里带来的喘疾,若不是这样,谁舍得把这么个刚满月的孩子给扔到大街上。也是她命好,遇见你福婶儿……”
      连戚纠正:“是她命好,遇见了福婶儿和你。”
      
      嘿!连永乐了!
      比当初得了皇上赏赐还高兴!
      也不怪自己喜欢眼前这孩子,瞧瞧,马匹拍的都比别人舒服。
      
      阿玲那喘疾费钱,要没他不计代价地支应,能不能长这么大还真不好说!
      也多亏了这孩子,不然他哪能和福娘同住一个屋檐下。
      
      连戚淡淡地勾了下唇角,起身告辞。
      坐在回宫的马车上,连戚从车窗里仰脸对着冬日灿烂的暖阳。
      
      值得么?
      没有值不值啊……
      从那日先帝大婚,他弯腰捡东西时,无意间看到盖头下那张和曾经有几分相似却无助的脸开始——他的所有,都只为护她安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就要高考啦,预祝参加考试的小天使们得偿所愿,金榜题名!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