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后宫求生记②

      江晚儿焦虑得坐立难安,拇指抵着粉唇来回走动。
      
      连戚看她一时没有主意,便径自出门通传:“诸位大人请到偏殿稍候,太后娘娘更衣后便会来接见诸位。”
      回到正殿,站在江晚儿身边低声道:“太后娘娘,内阁的大人们不比他人,您总是要见上一见的,臣传人来给您更衣可好?”
      
      江晚儿停下脚步,扭头看他,“你等会儿跟我……跟哀家一起去么?”
      连戚劲腰下折,“臣是太后娘娘的侍人,自然要随侍左右的。”
      
      江晚儿心下稍安。
      躲又躲不掉,那就兵来连戚挡,水来,连戚掩。
      
      新来的梳头宫女小心地给她盘起了繁冗贵气的妇人髻,江晚儿嘴角抽了抽。
      这都什么事儿!
      她还是完璧之身,却已经贵为太后,成了妇人。
      
      走出去的时候,连戚看了她头顶的发髻一眼,眯了下眼睛。
      江晚儿不自在地伸手摸了摸头,“是不是很丑?”
      
      连戚没回答,只是胳膊抬起,小臂与大臂成直角架放到江晚儿跟前供她搀扶,好看的手虚握成拳。
      
      前来觐见的大臣中,为首之人发须皆白,身体倒是健朗,说起话来更是中气十足。
      五人你说我补,侃侃而谈半天,江晚儿总结了一下:需要她代替乳母,抱着小皇帝做俩朝堂傀儡。
      江晚儿:我能拒绝么? 
      
      先皇一生两子四女,长子夭折,仅剩下荣太妃所生之幼子齐暄,十日后将在诸位朝臣的辅佐下登基为帝。
      但齐暄是先皇的老来子,至今尚不足周岁,因此登基大典及之后上朝听政皆需人照顾,若说让他们满朝文武大臣跪拜新帝那是无可厚非,但若是跪拜由乳母抱着的皇帝,那就有辱大齐国威。
      而皇帝亲母之上,太后仍在,所以他们斟酌过后,来恭请江晚儿照顾新帝,在齐暄能自理前垂帘听政。
      
      从古至今,有几个皇帝生母在世的太后能落个全尸?更何况还要垂帘听政!
      她如今有单独的宫院,有伺候的下人,还有个手和脸都长得那么好看又贴心的连戚,只想在此平安终老,不想图惹是非。
      江晚儿咽了下口水:“诸位大人的意思哀家听明白了,只是后宫不得干政,哀家到前朝去,岂不是藐视祖宗规矩?还请诸位大臣慎言三思。”
      
      几人诧异:原还担心这江焕之之女年幼性急,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下来,以期为江家谋福祉,他们可是想尽了法子阻拦江焕之一家人和太后联系。
      没想到竟是个懂事的。
      互相使了个眼色,整齐划一地跪下,“请太后怜悯我朝百姓,扶持新帝承我大齐百年基业。”
      
      江晚儿缩了缩脚,趁着他们都趴在地上看不到她动作的间隙,抬头看连戚。
      原本眼观鼻鼻观心的连戚似有所感,侧首看她,微微点头。
      江晚儿泄气。
      
      怎么连戚也赞成这帮人的提议啊?那岂不是以后都要五更起?
      让她在这永慈宫安稳地当个咸鱼不好么?为什么非要把她拱出去!
      
      待到几人得了江晚儿的答复,心满意足地离开后,江晚儿便垂下了眉眼。
      她没照顾过小孩子,更不知道怎么照顾小皇帝。
      这件事儿说起来荣耀,可是在满朝文武面前,风险也不是一般的大呀,说不定连打个哈欠都会被言官一顿臭骂,着实是个刀尖儿上的任务。
      
      “太后娘娘,”连戚弯下腰,视线与江晚儿持平,“您如今虽贵为太后,可是荣太妃尚在,待陛下长大,您可有考虑过自己的处境?但若是您今日应下此事,四位阁老和礼部尚书都会承您的情只是其一,其二,您精心照料的陛下将来亲政,想必也会念及您几年的照拂,亦会反哺于您。”
      
      连戚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脚面,江晚儿只能看到他鸦羽缎般的睫毛轻眨,猜不到他眼底的情绪。但是他说话一贯是慢条斯理,影响人也跟着慢慢平静下来。
      
      其实还有些话连戚没提,但是江晚儿也猜想到几分。
      朝廷有六位内阁大臣,今日只到了四位,另外两位肯定是意见相左不愿来。
      
      脚丫子都能猜到那两位的心思。
      要么就是嫌弃她这个太后有名无实不堪重任,要么即将登基的皇帝亲母荣太妃许给了他们更大的利益,要么和江焕之那老匹夫朝堂有隙。
      
      至于今日来的这几位:把皇家比作世家大族,有她这个好拿捏,没本钱作妖的正房在,唯一能继承家业的孩子怎么会交给权势滔天的姨娘带?万一姨娘联合母家教唆孩子侵吞家产,李代桃僵呢?
      放在皇家,那就是谋朝篡位!
      
      江晚儿自己把自己吓得一个激灵,伸手攥住连戚放在身侧的小拇指,委屈巴巴地抬头,“哥哥,我要是做不好怎么办?万一做不好,会被砍头,或者被逼着自缢么?”
      连戚身体一僵,指尖动了动。
      
      江晚儿自觉失态,忙收回手叠放在腿上,清了下嗓子,道:“兹事体大,哀家一时失态了。”
      连戚嗓音微哑,“是。事发突然,太后娘娘受惊了。”
      江晚儿别扭的掖了掖头发:是呀,我也才知道我是个这么容易受惊的体质。
      
      良久之后,连戚低声轻哑道:“太后娘娘,您不会被砍头的,也没人能逼您自缢。”
      
      也不知道是内阁的大臣们办事效率高,还是宫里的眼线耳朵灵,没过两个时辰,江晚儿即将照顾齐暄登基并垂帘听政的消息不胫而走,向来冷清的永慈宫门庭若市。
      
      最先过来的是钱太妃,先帝的从三品淑仪。
      长得方艳夺目,身材更是曼妙,然而最先引起江晚儿关注的,还是她那双葱白圆润的手。
      虽然没有连戚的修长好看,但也算的上养眼,因此,初照面江晚儿便对她印象不错,只是这钱太妃一开口,就是来者不善。
      
      钱太妃:“……果然还是太后娘娘大度,没有怪罪臣妾前些日子病的起不了床,不能来您跟前请安侍奉。”
      江晚儿:“……”
      
      这人说话绵里藏针,一不留神插个钉儿可还行!
      她若是怪罪就不大度了?
      
      纵然她也并不想这群人过来打扰她,但是被人噎着说话也是挺难受的。
      “钱妹妹想多了!今年冬天冷,之前又没有生碳火,确实容易感染风寒。好在妹妹身体健硕,扛过来了。”
      
      江晚儿今年方十七,却一口一个妹妹地称呼钱太妃,再听到“健硕”俩字的时候,钱太妃脸色直接黑如锅底,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两声敷衍。
      
      连戚站在不远处半垂着眸子,不甚明显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回,才平静地抬眼。
      钱太妃到底是二十多岁的妇人了,身材高挑,体态匀称,是男人喜欢的类型。
      但跟江晚儿这种纤瘦的小姑娘坐在一起……是挺健硕的。  
      
      见江晚儿不是什么软面饼,钱太妃便悄咪咪地收起了爪子,客气地聊天,“听闻太后不日要跟皇帝一起垂帘听政,臣妾那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只是偶然得了套成色不错的茶盏,想着或许你能用得上,便带了过来,还请太后娘娘笑纳。”
      嘶!
      这人是天生不会说话吧?明眼儿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永慈宫多年失修,摆件老旧,这人是故意给她添堵?
      
      可是!
      这套茶盏真漂亮,尤其是端在连戚手上的时候!
      颜色旖旎绚烂,半透光,远远看去,像斑斓的云彩,绝非凡品。
      钱太妃可真阔绰,对得起她的姓氏。
      
      江晚儿把茶盏收了,钱太妃走后,还兴致勃勃地把玩了好一阵子,“连戚,你去把这套茶盏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啊,喝茶的时候不要用它们。”
      万一被动了手脚呢?
      连戚:“太后娘娘,如此,怕是不妥。”
      
      江晚儿托着下巴,兴致盎然地问:“有何不妥?”
      连戚了然地没有出声。
      
      江晚儿自顾自地说:“你是怕哀家收了她的东西让别人误会?可是哀家总觉得,这位钱太妃肯定不是今日最后一个来永慈宫送礼的,既然她们要送,哀家就用钱太妃的东西先给她们打个样儿!”
      连戚:“……”
      所以把东西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是为了提醒别人送更贵重的礼?
      
      江晚儿一语中的,钱太妃之后,晚膳之前,永慈宫又来了两拨人。
      第一波是先帝的两位贵嫔,听说尚在闺阁的时候便是至交好友,其中一位还诞下了四公主,如今两人在后宫更是如胶似漆,呸,相依为命。
      
      许是为了给四公主博她好感,两人分别送来了几匹上等的锦缎,还有一尊羊脂白玉雕琢的小狮子,极尽所能地在她面前赞扬四公主听话懂事。
      
      第二波来人是许太妃,先帝的昭仪,也算是今日见到的几人中位份最高的一位。
      她倒是没送什么珍奇的物件,只是带了几本有趣的话本子过来给江晚儿解闷,说话谈吐风雅有趣,一看就是名门世族专门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端的会揣度人心。
      这些话本虽不贵重,却最得江晚儿欢喜。
      
      可江晚儿的好心情却在晚膳之后被连戚亲手打碎。
      今天来的四人分别与两位阁老和那位礼部尚书有关系,也就是说,人家随便用些死物就还了江晚儿答应照顾小皇帝齐暄临朝的情。
      
      这波,血亏!
      可奇怪的是,最该着急的荣太妃却没有动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江晚儿:容易受惊的体质啊……有人想要同款么?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