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后宫求生记①

      霜雪微停,晨光微熹。
      江晚儿早早醒过来,不是睡饱了,是太冷了!
      裹着还带着丝温热气儿的被子就往正殿跑,明黄寿纹挡帘一撩开,暖气熏得她微微闭眼。将自己团巴团巴猫在黄花梨木罗汉榻上,坐着打瞌睡。
      
      连戚从屋外进来加碳的时候看见她的姿势,轻轻拧了拧眉。
      放缓脚步,修长白净的手握着一把铁镊在炭盆里加了几块新碳,走到江晚儿身边不远处,“太后娘娘?”
      江晚儿睡眼朦胧地哼唧了一声。
      连戚:“……”
      顿了顿,还是开口,“您回寝殿休息吧。”
      江晚儿还没睡醒,顺口嘟囔,“太冷了呀。”
      软糯的调调带着鼻音,像抱怨,又像撒娇。
      
      原地站了几息,连戚重新走到炭盆旁边,拨弄了下里面的碳火,看见星火跳跃才轻步退出正殿。
      屋外,积雪铺满整个宫院,脚踩上去发出咯吱的声音。
      两个哈欠连天,嘴冒白雾的太监刚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他,恭谨地行礼,“见过连掌监。”
      连戚:“往日在此服侍的宫人都有哪些?”
      
      其中个子高一点儿的太监有些忐忑地开口,“这永慈宫一直以来也没人住,所以只有我和木子以及厨房的一个婆子仨人,太后娘娘搬进来之后,上面还没顾上拨人过来,所以便只有她身边的那位姐姐在跟前伺候。”
      稍胖的木子在旁边附和点头。
      
      连戚半垂的眸子眨了眨,问:“无人安排过问?”
      俩人头摇得像拨浪鼓,心说这比冷宫还荒凉的地儿哪儿会有人来过问。
      
      等到连戚离开,木子顶了一下身旁的人,“他就是连总管极看重的干儿子?怎么被发配到这里来了?东子,你说,他会不会是得罪了连总管或者连总管已经失势啦?”
      东子瞟他一眼,“人家再怎么落魄依旧是七品掌事,一朝天子一朝臣,谁知道以后什么光景。”
      木子自嘲地讥笑:“谁说不是?像咱们这种无门无路的……哎,走吧。”
      
      江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她跑回寝殿换了缎面厚夹袄又迅速回到正殿,搬了个小杌子坐在火炉边儿上烤着。
      要说江焕之那老匹夫面子功夫做的是真好!就说她身上这套白色斩服,好看还是挺好看的——就是不保暖。
      
      这种斩布搁到市面儿上,少说也得百八十两银子一匹,比缂丝都贵,都够一个普通人家吃上好几个月了。
      她可是记得,当初过年送回到江宁府那两匹缂丝都是被祖母稀罕地珍藏在库房里不舍得用呢。
      
      其实她嫁妆里也有几匹缂丝,大概是江焕之那老匹夫打算让她打扮的好看些魅惑君上?
      可惜,算盘打歪了,先皇无福消受。
      
      柳絮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端了盆清水进来,铜盆落到盆架上的时候,发出砰的一声响。
      江晚儿习以为常,自己起身洗漱,柳絮心安理得地坐到那小杌子上。
      
      还没等她洗漱完,正殿的大门被人推开,连戚长身玉立,垂手站在门边,“太后娘娘,上面按例将永慈宫的宫人拨过来了,管事的嬷嬷一个,宫女十二,杂役二十,您要训话么?”
      江晚儿一愣,瞄了眼连戚放在身侧的手,小声问,“我……哀家能不能先不训话?”
      她尚未梳洗挽发,怎好见人?
      本以为还要想个合适的理由解释一番,没想到连戚却道,“既如此,臣便先去安顿了他们,等您想见了,再召来训话便是。”
      
      神仙哥哥!
      太体贴了!
      
      江晚儿重重点头,圆圆的杏眼晶亮,假模假式地端着太后的老成架势道:“如此甚好。”
      看他要走,江晚儿又问:“柳絮是我陪嫁的侍女,进了宫,便也是宫女了,只是如今她的品阶未定,不知按照宫规该是几等?”
      
      柳絮这颗钉子也不知道是江焕之那老匹夫的,还是那位贾氏的。江晚儿之前忍着她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先前这永慈宫除了她,连一个说话伺候的都没有。
      现在不同,外头那有几十号人呢!她可不再是个光杆司令。
      
      连戚:“按例,皇后娘娘或者太后娘娘的贴身侍女初进宫,通过掌礼教的嬷嬷考教,可升二等。若是您有特殊吩咐,也可酌情安排。”
      江晚儿一本正经的反驳:“那怎使得!哀家身为大齐太后,自当以祖宗规矩为重,以身作则,不能偏私。你便将她带下去按规矩安置吧。”
      
      转过身用皂角仔细地擦洗每一根手指,假装感觉不到芒刺在背,江晚儿撇嘴。
      忍耐是为了更好的爆发,但凡这柳絮姑娘先前对她尊敬客气点儿,她都不止于如此对她。
      睚眦必报么?嗯,是的。
      
      连戚低头半垂着眸子,嗓音温和清冷又恭敬,“是。”
      
      啧,耳朵要怀孕。
      江晚儿刚擦干的手抓了抓耳朵,放到眼前看了下,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重新拿起皂角。
      
      早膳一看就不是原来的嬷嬷做的,不仅样子精致,味道也好的没话说。
      桂花糖蒸栗粉糕甜而不腻,入口即化。春盘更是各个焦红,虽都是些素馅儿,但配着切得粗细均匀的青瓜丝,再蘸上一口调好的五腊醋汁儿……
      
      吃的不亦乐乎的江晚儿后知后觉地发现,无论她吃多快,面前的碟子却一直都没空过。
      就在她停下的空档,一双修长净白的手捏着褐色的木箸进入眼帘,上面还夹着一块鲜嫩肥美的冬笋。
      
      “柳姑娘在外面跟着其他宫人一起在打扫宫院积雪,新的使唤宫女您尚未指定,今日便先由臣给娘娘布菜。”
      不急不缓地声音从侧面头顶传来,江晚儿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以前在江宁老家,一般都是老太太用膳,她站着布菜,等伺候完,再凑合吃些已经凉掉的剩菜剩饭,如今这么坐着被人伺候吃饭,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
      尤其连戚这双手,古人言秀色可餐,诚不欺我。
      啊……有点儿要命。
      
      她半晌没动,连戚问:“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江晚儿回神,抿着嘴唇摇头,悄悄往椅子边沿挪了挪,挺直脊背,重新细嚼慢咽地继续用膳。
      摆着太后的端庄,好好的一顿饭,吃的像用刑。
      
      等连戚伺候她漱了口,江晚儿起身就想往院子里走,她想亲眼看看柳絮那丫头寒风扫雪的惨模样。
      
      连戚唤住她:“太后娘娘稍待片刻。”
      
      神仙哥哥的话要听。
      江晚儿乖乖站在原地,脚尖小幅度在地上踢呀踢。
      
      忽然,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紧接着身上就被罩了件白色的织锦大氅,宽大的帷帽挡住她披散的发丝。
      “外头风大,太后娘娘当心着凉。”
      
      江晚儿觉得掌心的小手炉有点烫人,要不她怎么眼眶都被熏红了呢?
      
      自打出生到现在,这还是第一个如此照顾她的人……
      江晚儿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又不是她自己要出生来到这世上,凭什么江家人都不喜欢她呢?
      
      想想,又作罢。
      算了,反正她也不喜欢他们。
      
      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明明大家分开干活,柳絮碰巧就分到了正殿前的一处,江晚儿一出门就看见了她。
      应该是扫了有一会儿,手指冻的通红,握扫把的姿势都僵硬了。看见江晚儿出来,张了张口想说话,又畏惧旁边抄着袖子监工的嬷嬷,怨毒地扭头继续干活。
      
      嬷嬷三十来岁的年纪,看见她出来,笑吟吟地上前请安,“老奴见过太后娘娘。”
      天儿冷,江晚儿忙让她起身,“嬷嬷快起来,地上凉。”  
      “谢太后娘娘!老奴姓孙,得连掌事器重,调过来给娘娘帮把手,还请太后娘娘莫要嫌弃老奴粗手笨脚。”
      
      欸?连戚这么受人尊敬?
      既然以后是永慈宫的管事嬷嬷,江晚儿也不敢怠慢,客气地说了几句场面话,便准备掏出荷包打赏一下。
      尴尬地是,她身上空空如也。
      
      进宫以来她就没用过荷包,一时间把这茬给忘了。
      就在她摸到发间,准备把挽发的那只点翠簪抽出来打赏时,连戚已经从旁递了个荷包过去,“太后娘娘进宫时日尚短,以后永慈宫大小事宜,劳孙嬷嬷多上心。”
      
      孙嬷嬷态度惶恐地推拒,“连掌事这是折煞老奴了!若不是您……我哪还能有今日,能得这么好的差事,有福分来伺候太后娘娘。”
      连戚依旧是那副清隽的模样,“太后娘娘赏赐的,拿着吧。”
      
      江晚儿在旁边看的有趣,看来神仙哥哥和这个嬷嬷有故事啊!
      孙嬷嬷看连戚的眼神,又感激又敬畏,倘若她再年轻些,怕不是要以身相许?
      啊……难道俩人……
      
      连戚掀起眼皮看了江晚儿一眼,又垂下长长的睫毛,道:“孙嬷嬷是宫里的老人,后来出了点儿事儿被罚到浣衣局当差。太后娘娘这里要用人,臣便把她要了过来。您对宫里不熟悉,有孙嬷嬷在,她能辅佐您。”
      江晚儿有点心虚,“啊…嗯,甚好,甚好。”
      连戚:“……”
      
      寒风吹的江晚儿脸疼,欣赏完柳絮受罚,便回了正殿,栖在火盆旁边不肯挪窝。为了应景,还从陪嫁里翻出一盘白玉棋,自己左手右手慢动作,自己个儿下的不亦乐乎。
      连戚从旁走过的时候扫了一眼,眉头微皱——日后要寻个人过来正经教教太后棋艺。
      
      除了晚上睡觉,江晚儿的咸鱼小日子过得可谓甚是舒心,吃饭的时候偶尔走神会想:要是这么过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可惜天不遂人愿,连戚到永慈宫当差的第九日,便有人敲响了永慈宫的大门。
      
      “臣等内阁大学士及礼部尚书,请见太后!”
      
      江晚儿惊慌地看向连戚,差点把披散的长发甩进火盆里。
      前朝重臣来拜见她?
      先皇新丧都除服了突然组团杀过来,总不会是来给她送礼的,难不成要给她出什么难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连公公:太后就是个臭棋篓子!
    江晚儿:说什么呢!哀家五子棋可是王者段位!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