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公公,你放肆!

作者:拟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众太妃迁宫④

      秋桑病了?昨日还好好的。
      “请医官来看了么?”
      
      半夏搀着她往寝殿走:“宫里的奴婢,哪能请得起医官啊。奴婢已经帮秋桑姐看过,列了张方子托人去买药了。”
      江晚儿停住脚:“带哀家去看看。”
      
      秋桑的病来的气势汹汹,远比半夏说的要严重,整个人烫得能烙饼,一直昏沉着。
      “病的这么重不请医官怎么行?半夏,你拿着哀家的玉牌去太医院请人!”
      
      秋桑是自她住进永慈宫就伺候着的,怎么也不能让她因为请不起医官出事。
      拿她的牌子,太医来的很快,不过因为听说是给宫女看,只派了个年轻的医官来。
      医官诊断过后疑惑地皱眉。
      
      江晚儿问:“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妥?”
      太医回禀:“回太后娘娘,这姑娘……似不是着凉起热,像……像是中了毒。”
      
      中毒?在永慈宫内?
      年轻的太医耿直,再加上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一层,才直言不讳,毕竟如今江晚儿的身份贵重,容不得差池。
      
      江晚儿脚底发凉,命太医好生诊断,又命半夏在旁照应之后,自己脚步沉重地往正殿走。
      是谁对秋桑下毒?这可是她的宫殿,到底是冲谁来的?
      
      抱膝坐在床上,江晚儿把脸搁在上面,陷入沉思。
      轰隆!
      江晚儿身体瞬间僵住。
      
      到春天了?这么快!
      要说江晚儿最讨厌的季节,非春夏莫属。不为别的,实在是打雷太频繁了!
      
      她把枕头抱在怀里,躲到床脚。
      “来、来人!”
      
      又是数下轰隆声,闪电照的整个房间惨亮,暴雨砸的门窗哗哗作响。江晚儿吓得嘴唇都白了,哆嗦着唤人。
      可是秋桑病了,半夏被她留下照顾,正殿里根本没人近身伺候。雷声太大,外间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反而衬得寝殿里更加的空寂。
      
      江晚儿把手里的枕头越揉越紧,又一道闪电劈下,雷声接踵而至,江晚儿吓得尖叫出声。
      “来人!来人啊……”
      
      也许有人觉得她矫情,可没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她对雷声的恐惧。
      五岁那年,因为太饿,她去龚老夫人房间里找吃的,不小心打碎了龚氏最爱的花瓶,被罚到江氏祠堂罚跪。
      
      祠堂在江家老宅最北侧的院子,阴暗的房间里面是江氏一族数百个牌位。
      外满起风的时候,看守的老奴为了回去收衣服,便直接把她锁在了祠堂。
      
      大雨如瓢泼,雷声阵阵,闪电齐鸣,门被吹得吱呀作响,灌进的冷风将牌位都吹倒,发出撞击或者倒落的声音,祠堂里帆影晃动,呼号满耳。
      江晚儿怕的哭出声来,可任她怎么嘶喊哀求,都没有一个人过来给她开门。
      
      自那之后,这就成了她心里的病根。
      在江宁的时候,有小舅父给她的乐盒伴着,丫鬟陪着,她才能熬过那些惶恐的雷雨夜。可她被江焕之那老匹夫的人带出来得仓促,什么都没能带在身边……
      
      闪电划过,雷声又起,无边的恐惧袭来,江晚儿身体一抖。
      骤然,耳朵忽然被一双温热的手捂住,她慢慢从膝盖里抬头,撞进连戚盛满了担忧的深色瞳眸。
      
      雷声和连戚的声音都被那双手挡在外面,薄唇掀动,江晚儿看到他说:“别怕,臣在。”
      连戚的唇色很淡,唇形偏薄,说话的时候开合幅度很小。深邃的眉眼,鼻梁高挺,江晚儿想,若是在宫外,他定是个受人追捧的翩翩公子。
      
      江晚儿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才发现此时她和连戚的姿势有多暧昧。
      她躲得太里面,连戚是单膝跪在床上俯身过来的,手臂和身体拉伸成一道好看的曲线,隐隐能看见漂亮的锁骨。
      
      四目相对,一臂之遥,只要稍稍靠近就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银烛灯芯爆裂,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吵碎了一床旖旎。
      
      江晚儿有些害羞地拉了拉连戚的袖子,把他的手拽下来,江晚儿有些不好意思:“连戚,你陪哀家说会儿话吧?”
      连戚眸色黯沉地收回手臂,退身下床,在床边叠手站好,低哑惑人道:“好。”
      
      江晚儿爬回床榻中央,抱膝坐好,身体不受控制地微颤,声音都打着摆子:“你、你随便说点什么都行。”
      连戚显然不是个多话的人,他拇指动了动,索性开口问:“太后娘娘想听什么?”
      
      江晚儿偷瞄到他动拇指的小动作,觉得可爱到不行。
      藏在褥子下面的脚趾蜷缩,心中暗笑,原来他也有不擅长的事啊……
      
      “太后娘娘不如躺下吧,臣在这守着。”
      江晚儿听了,一口气没提上来,把自己呛得直咳嗽。
      
      不是,神仙哥哥这也太……不忌讳了吧?
      她可是个女子,被他看着,怎么好意思躺下?
      
      连戚端了旁边的一小碗羊奶过来,送到她唇边。江晚儿哪好意思,怯怯地抬手接过要自己饮。
      连戚从袖中抽出一方天青色的帕子,轻轻擦拭掉她唇边的奶渍,嗓音略黯哑:“太后娘娘,臣本就是个侍人,您不必有所顾虑。”
      
      江晚儿不安分的小脚丫一顿,扯过他手心的帕子攥在手里:“你是哀家的人,虽然,哀家没什么权势,但你也不可如此自贱!今日情况特殊,你……你不如在那边小塌上歇息也行,看书也行,只要别离开就好。”
      
      说完,江晚儿就自顾自背对着他躺下,把被子拉倒鼻子下面,闭上眼睛装睡。
      可一道雷声就把她吓得身体不受控的一缩。
      
      我……真是太打了脸了!
      江晚儿掩耳盗铃地悄摸儿把被子拉过头顶,整个人埋在被褥里,把自己蜷成一只虾子。
      
      连戚低头抿唇,眼角斜飞:“那太后娘娘安心歇息,臣就在旁边。”
      江晚儿在被子底下闷闷地嗯了一声。
      
      也不知是连戚翻书的声音让她安了心,还是外面的雷声真的小了,亦或者是手中帕子的皂荚清香舒缓了情绪,虽然身体还是会在听到雷声的时候不受控制的瑟缩,但却不再那么怕了。
      甚至不知什么时候还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连戚翻书的手慢慢停下。
      靠近床榻,看到被子下面鼓起的小小一团,眼含无奈,轻轻地将被褥给她往下拉了一些,将口鼻露出来。
      
      眉头皱这么紧,这是梦里都不安生?
      她这怕打雷的性子,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第二日休沐,江晚儿起的比平日迟了些,看到手中的帕子,小脸微红。
      又到了众位太妃前来请安的日子,江晚儿的恶名在后宫口耳相传,现如今哪还有人还托大,早早地就等在了偏殿。
      
      家常她们也没什么能聊的,江晚儿体恤她们,主动开口:“还有六日就要竟比,不知各位太妃准备的如何?”
      众太妃:伤口撒盐?您可真行!
      
      钱太妃给面儿:“本宫觉着,凭借着这张脸,也是有几分把握的,太后娘娘觉得呢?”
      江晚儿:“……”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今日还有外人,收敛点!
      
      钱太妃接到江晚儿的秋波,撇嘴喝茶,不再起哄。
      倒是荣太妃搭了话:“钱妹妹姿容冠绝后宫,本不用担忧的,只是这次竟比可不是诗词乐律,是女诫女训,钱妹妹还是谦虚些的好。那些大臣们可不会像花儿一样见到你就羞了,给你开后门。”
      
      钱太妃轻佻地勾了一下媚眼:“荣姐姐不必担心,妹妹我上阵能杀敌,下床能提笔,歌舞乐律这都是凑趣的东西,谁还真当回事儿了不成?闭月羞花这种事我能做,羞了监考也未必不可。”
      其他人的表情都像吃了只苍蝇。
      
      江晚儿笑出内伤。
      只要她不闹自己,看她怼人还是——好爽呀。
      
      既然说的都是没什么内容的东西,江晚儿怕其他人真被钱太妃气出个好歹来,早早地就让她们散了去。
      她可还有要事等着办,没空跟她们瞎贫。
      
      “太后娘娘,秋桑姐方才醒了一回,要我把这个交给您!”半夏匆匆走来,隔着老远对江晚儿喊。
      孙嬷嬷板着脸冷喝:“皇宫内禁止疾行。”
      
      半夏忙赔罪:“是,奴婢知错!不过太后娘娘,秋桑姐方才一醒,就让我把这个交给您,说是很重要。”
      江晚儿为难:“哀家正要去看皇上,你先把东西送到正殿,哀家等会儿回去自会看。”
      
      半夏领命走了,江晚儿带着下人去了齐暄的屋子。
      逗了小皇帝没一会儿,孙嬷嬷和连戚就在外面请见。
      
      江晚儿把齐暄交给乳娘,缓步朝外走。
      雨过天晴,太阳晃得人眼花,她抬手在额头上遮了一下,才看清两人。
      
      “抓到了?”
      孙嬷嬷点头:“是!这小蹄子在半夏姑娘出来后,贼头贼脑地进去,被咱们提前安排在里面的人抓个正着,正准备去偷半夏姑娘放置的东西呢。”
      连戚也拱手:“这是准备对秋桑下手的人。”
      
      江晚儿缓步走进,看到绑在地上的两名宫女,一个随时准备赴死,一个挣扎的厉害。
      走到挣扎的最凶的宫女跟前,江晚儿挑眉:“柳絮啊,哀家记得你是我江家的奴婢吧?或者是贾府的?但是不管哪个,你怎么能背主呢?”
      
      柳絮被缚主手脚,口中呜呜直叫。
      江晚儿给孙嬷嬷使了个颜色,将两人口中塞着的布条都取了下来。
      
      “大小姐……不,太后娘娘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是被逼的!是……唔……”柳絮的话戛然而止,脖颈被人咬破的伤口处喷出的鲜血溅花了江晚儿的裙摆。
      “太后娘娘!”连戚一个箭步过来,揽着江晚儿的腰将她拉退,同时一脚踹飞那忽然暴起伤人的另一名宫女。
      
      经历昨夜,江晚儿关注的重点有点歪。
      那个,我是被神仙哥哥搂腰了,对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这俩人……gkd



    夺妻(软骨香)
    做你身上的一处软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