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魔无相

      “又是一处了!”

      虽身处地底,但众修士对天地气机的变化感应自然远比凡人强烈,地井之中,随着三股灵气逐一爆发,三宗修士不由一阵骚动,绿衫女子皱眉道,“糟糕,地脉之力被完全引动,只怕大阵崩坏已不可逆转。”

      柳寄子闷哼了一声,仰首望着鼎中的子母阴棺,法力灼烧熔炼之下,土石均被化去,只见两架棺材在鼎中翻滚不休,石色早被烧没了,露出下头的晶莹美玉,此时鼎下火力旺盛,甚至连玉色都渐渐被烧得透明,隐约可见棺中一大一小两个黑影。刚才谢燕还时不时还出言讥笑撩拨一番,但声量越来越小,似乎承受不住三才鼎的火力。

      柳寄子却并不欣悦,反而皱眉道,“师兄,这魔头的本事绝不止此,刚才,在大阵破碎之前,京城地脉节点传来震动,火灵、风灵、金灵三力冲天而起,和我们这里的土灵之力互相呼应,五行缺一,四灵汲取水灵的势头更加凶猛,我等又被牵绊在这三才鼎下,无人主持阵法变化,大阵因此才被轻易破去……哼,说来倒也简单,可这大阵乃是洞天真人所布,纵然因其逆转天地道法,不够稳固,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修士就能破去的。要在地脉节点同时点化三灵之力,非元婴修为不可掌控,甚至,甚至寻常元婴修士也很难在仓促间办到。”

      那长髯修士也不禁赞同道,“不错,大阵破绽就摆在这里,要悟出破阵之理实则不难,但此阵闭锁天地,又可监控灵力,任何一个修士运转灵力都会立刻被我等查知。若说有人潜入此地,和谢燕还遥相呼应,那我是不信的,他是天下公敌,也没有几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出手帮他。依我看……”

      他望向绿衫女子,沉吟着道,“也许刚才金师姐并非多心,谢燕还只是分神在此拖延时间,真身早已脱困离去了。”

      “此獠一向诡计多端,不过纵是如此,我等也不算是中了他的诡计,这子母阴棺对谢燕还来说极为重要。七百年前,他在南海小竹岛散尽随身法宝,唯独只留下子母阴棺,只要他还想做那件事,就一定会来取这套棺材的。”

      陈余子手中指指点点,顷刻间一根玉简从无到有,向空中激射而去,“大阵已坏,对我们还是好事,三才鼎正是借助大阵之力设立,如今大阵坏去,我们正好放开了吸纳阵力,将子母阴棺炼化,看他真身回不回来!”

      宋国一向是凌霄门下辖,陈余子自然对此地更是上心,七百年间,绝灵法阵压制此地水灵,笼罩方圆数万里,阵力何等雄浑?如今阵法被破,他们联手将阵力宣泄至此,也可避免阵力失散,更加扰乱灵气,令宋国天候更乱。

      金师姐心下了然,也正好卖凌霄门一个人情,冲陈余子微微一笑,未曾点破,说道,“不错,我们也正可省力些。”

      众修士朗声应是,各自掐诀运法,鼎下光华流转,无形火焰更盛,但众修面色反倒轻松了许多,那子母阴棺被烧得透亮,不住有丝丝黑气渗出,但都被鼎中灵气化去,众人都是精神一振,只有柳寄子眉头紧锁,神色忽地一动,扭头望向西方,“李师叔已到了。”

      “来得正好!若得他老人家幽玄神光之助,这子母阴棺撑不过一天。”

      陈余子喜色才露,柳寄子摇头道,“我感应到他老人家往京外去了,应当是发现了那魔头真身所在——”

      刚说到这里,众人都转头望去,凡俗泥沙土石在他们眼中犹如无物,修士望见的并非是‘实’,而是‘势’,虽然望不见李师叔与谢燕还,但那金黄大手向下镇压,却被一支玉簪破去的画面,却在感应之中无比清晰。

      金师姐忍不住问道,“不是说他在小竹岛散尽法宝么?这玉簪,怕不就是——”

      “不是,”陈余子脸色极是难看,摇头道,“只是凡器而已,并无灵力在内,真就只是谢燕还随手取下的玉簪。”

      洞中顿时沉寂了下来,众修士都是默不作声,唯独柳寄子早想到了此着,叹道,“果然,他分做二身,假身在此,驾驭子母阴棺和三才鼎抗衡,真身还能一簪破去李师叔的幽玄印法,要知道李师叔可是元婴大圆满的人物,距离洞天也不过就是临门一脚而已。难道……这七百年间,他不但伤势尽复,还当真踏出了那一步?”

      “嘻嘻,柳寄子,你虽然修为低微,但却很有眼光。”

      原本已沉寂许久的母棺内,那黑影突然笑了起来,只听‘砰’地一声,棺盖冲天弹起,一道黑影轻飘飘地从棺中人立而起,面目模糊,长袖飘飞,将两架棺材收入袖中,众修齐声呵斥,“魔头休走!”

      三才鼎被法力催发,通体透亮,那黑影厉啸一声,向着鼎外一步跨去,身形波动,却是毫无阻碍地透壁而出,仿若和鼎壁压根就没有接触,只是两道虚影彼此碰了那么一下而已。

      “不好!快追!”

      众修遁光各起,追在黑影之后,此时就看出修为深浅了,柳寄子仅次于陈余子,金仙子和那长髯修士紧随其后,余下众人有些法力不继,渐渐就落到了后面。但他们几人离谢燕还也还是越来越远,谢燕还一步跨出,便是数里,身形若隐若现,若不是子母阴棺刚刚受过三才鼎的祭炼,和众人有气机牵连,根本无从感应方位。

      “他的小无相天魔遁法竟神妙如此……”陈余子亦不禁感慨。

      “师兄,他是在借三才鼎之力炼宝!”柳寄子却是又惊又怒,在陈余子身后喊道,“这三才鼎根本就困不住他,谢燕还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祭炼子母阴棺,炼去阴气杂质,免得他破去天外时引来阳雷!”

      陈余子没有说话,反倒是远处那黑影遥遥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似是对他笑了一笑,柳寄子耳边响起细语,谢燕还就像是贴着耳朵对他说话一般,“柳寄子,你虽然聪明,也知道要慢你师兄一步,但还是太多嘴了一点。”

      柳寄子不由得悚然而惊,顾盼之间,见金仙子和盘仙门王师兄都不似有异,便知道大约这句话只说给他听,他望着陈余子的遁光,心下五味杂陈,终究是幽幽叹了口气,暗道,“果然是谢燕还……唉,就算是七百年前的他,我等也是阻拦不住,更何况如今他的修为似乎更上一层楼,只看我们南株洲那些个老妖怪能否及时赶到吧。”

      思量间,那黑影已是赶到真身所在,一步迈到崖前,众修士不敢近前,纷纷在黄衫老者身侧落下,叫道,“李师叔,你无恙吧?”

      黄衫老者一顿拐杖,闷哼了一声,颓然坐倒,他刚才和谢燕还隔空对峙,身上气息极盛,待到众人来了才敢盘坐疗伤。陈余子等人自然布出阵型为他护法,柳寄子心中暗想:李师叔已是元婴大圆满,却依旧受不住谢燕还一簪,看来他是真踏出那一步了……

      掌道炼法,洞天法相真人在琅嬛周天也极是罕见,和这修道炼神的元婴真人相比,虽然只是一层境界,但却仿佛隔了千山万水。柳寄子笃定谢燕还已迈入洞天,反而不再担忧,迈入道门,早已勘破生死,此前忧急不过犹存希望,如今自知谢燕还的去留已和他们无关,反而镇定下来,见谢燕还身边带了一个少女,心中倒是一动,想道,“这个小女孩毫无资质,谢燕还把她带在身边,想做什么?咦?她身上佩的青符……她是阮家人?”

      宋国各地,木符样式都有差异,世家大族更有自己的符徽,修道人过目不忘、明察秋毫,柳寄子今晚刚血洗了阮家,自然认得出来,他细望阮慈骨相,眉头越皱越紧,心中暗道,“谢燕还难道是想……了不得、了不得,他也太异想天开了。”

      刚想到这里,谢燕还遥遥看来一眼,唇畔含笑,柳寄子心中一紧,低下头去,不敢再想。他才是金丹修为,能仗着大阵之力压制元婴,已是取巧,在洞天真人眼中,和蝼蚁也没甚么分别。谢燕还要杀他们,不过也是一簪的事。

      不过,琅嬛周天一向忌讳以大欺小,谢燕还并没有动手杀人,众人也就没有退却,遥遥与他对峙,那黄衫老者调息了一会儿,气息已匀,又开声道,“谢上师,你天纵英才,修行不过万年,便踏入洞天境界,乃是我琅嬛周天这一元会最出众的几人之一,如今你神功大成,天下大可去得,又何须一意孤行?李某人微言轻,这些话也未必能入谢上师法耳,但请上师想想南株洲百姓,南株洲虽然荒僻,但也有几名洞天坐镇,洞天一怒生灵涂炭,您已晋入洞天,自然也该有洞天的担当,还请上师三思啊。”

      他刚刚还连名带姓,此时却叫上了‘上师’,可以说是前倨后恭,但众人均不露异色,洞天真人,不论正邪,自然都当得起一声上师。

      谢燕还一声长笑,傲然道,“我谢燕还一生行事,只得快意二字,你不用说了——不是我一合之将,怎配与我攀谈?你们南株洲有资格和我说话的那几个人正在路上,叫他们快些,时辰有数,莫让我等得久了。”

      他虽然是敌非友,但谈笑间气势过人,众人竟不自觉为他所摄,陈余子垂下头去,从袖中打出一道灵光,在峰顶化作了一片光云,柳寄子看他一眼:厚土神光妙用无穷,其中一种,便是可以充作接引遁光的契机,凡是修行有土属功法的修士,只要得凌霄门传授,均可借力加快遁速。

      这三才阵也是陈余子主持,适才他张口叫谢燕还师叔,固然辈分如此,但也过于亲昵了一些,如今他又这么听谢燕还的话,柳寄子只觉得七百年来,有许多事都一下变得很耐人寻味,他自然不会问出口,一抖袖子,也射出一道灵光,谢燕还顺着他们打出的光轨往远处看去,笑道,“来得好慢啊,七百年了,齐瑶仙的修为难道一丝长进都没有么?”

      “谁说的!”

      话音未落,一道剑光自极远处亮起,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众人眼前,柳寄子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陷入凝滞,似乎在望见剑光的第一眼,时间便陷入静止,只有那一道浩浩荡荡的剑光,由静及动,由远及近,占据整片视野,甚至连识海之中都倒映出了这片剑光——

      “哈哈!好剑!”谢燕还一声朗笑,柳寄子猛地回过神来,那剑光带来的幻象似被笑声打破,潮水般退了回去,一个清丽少女落在黄衫老者身前,手持长剑,气鼓鼓地道,“谢燕还,你怎么又装女人,好恶心!”

      谢燕还虽然身着男服,但双眉弯弯,面若芙蓉,却是再明艳不过的女子长相,她侧身举起左手,修长的双指间夹着一片剑光,正是这少女方才刺出的那一剑,随着齐瑶仙一句话,她面孔忽然波动了起来,肩膀也变得更加宽阔,有一张剑眉星目,和之前颇为相似,却又英气豪迈的长相浮现,他身边女童抬头问道,“谢姐姐,你……你是男人么?”

      ‘谢姐姐’三字一出,谢燕还的面孔又开始闪烁,似乎随着旁人心思的变化,他可以长成千百种模样,他笑着说道,“你看我像什么呢?”

      “这是无相天魔功……”李师叔在那少女身后低声道,“齐道友小心,莫要为他所惑,你越是想要看清他的面孔,越是坠入他的术法之中,无形间若被他种下魔种,那便糟了。”

      “哼,魔种又能奈我何?”齐瑶仙却不领情,提剑遥遥指着谢燕还,叫道,“喂,你别装神弄鬼了,骗不过我的法眼的,你这个人真的一句实话没有,你分明还在元婴大圆满,什么踏入洞天,骗人的!”

      “我又何曾说过我已是洞天真人呢?”谢燕还含笑反问,齐瑶仙回头一扫,哼了一声,对李师叔道,“这眼力,丢了我们南株洲的脸。”

      三人虽同在元婴巅峰,但实力、眼界无不有天渊之别,李师叔面露惭色,柳寄子也垂头作揖,心中想道,“果然,盛宗这些天才弟子纵横风云,绝非常人能比,境界和实力还是两回事。”

      “七百年不见,谢师妹风采依旧,好事,好事。”

      正说话间,一片白云悠然飘过,似缓实急,一个白衣青年落在齐瑶仙身边,拱手行礼,“七百年前那一战,令寅受益匪浅,今日重逢,不知能否再领教谢师妹一剑。”

      “哦,刘寅你也来了。”谢燕还直到此时依旧双手空空,她仰首上望,笑道,“云中子、曹天女还在路上,还有这么多大能远远窥视,不错,不错,我谢燕还的面子还是这样足。”

      她垂手挽起袖子,露出白玉一般的手腕,“一直谈谈说说也不是办法,这样罢,你们四个一起上,若能吃住我空手一招,南株洲之事就此作罢,若是吃不住么……”

      她侧身提起手掌,面上笑意消去,满是煞气,令人不敢迎视,环顾左右,森然道,“那么你们也就身死道消,再也不能阻我了。”

      李师叔手中掐诀,闷哼一声,“躲在我身后!”领着众弟子撤得远了。

      他是走得快,但齐瑶仙、刘寅此来就是为了阻挡谢燕还,她愿以一敌四,两人本该求之不得,但此时被谢燕还气机锁定,竟是灵台警兆频现,齐瑶仙闷哼一声,倒飞一小段路,靠到刘寅怀里,两人合力才堪堪抵挡住这股气势,她俏脸发白,急道,“这怎么可能,你……你当真没有突破洞天么?”

      “废话已说得够多了。”谢燕还身周气势还在往上攀升,她自崖上缓缓升起,长发无风自舞,紫袍飞扬,玉手提到胸前,缓缓向前捺出。“该杀几个人了。”

      这一掌还未击出,齐瑶仙已喷出一口鲜血,她抹了抹嘴,大叫一声,“好哥哥饶命,我走了!”

      说着将身一翻,化作一道遁光,只是一眨眼便到了数百里外,柳寄子几乎感应不到,刘寅却是闪躲不及,被谢燕还一手印实在胸口,双目圆睁,不可置信地道,“你——没——受——伤——”

      话音未落,刘寅七窍渗出鲜血,身周毫光大放,从空中直直坠下,双手结印,盘膝低头,竟是就此兵解转生而去。

      这刘寅乃是盘仙门供奉,也是南株洲顶尖修士,竟被谢燕还一掌击毙,众人不由大骇,那空中本正在极速接近的两道遁光纷纷掉转云头,逃窜而去,谢燕还提掌不收,瞟了李师叔众人一眼,冷冷道,“滚。”

      李师叔更不出声,起身行了一礼,遁光展开,将众人一裹,转头就走。众人虽然是谢燕还之敌,心下却也不禁生出感激后怕之意,更是暗自庆幸,以谢燕还的本领,将他们一一击杀,不过一簪的事,好在她傲气非凡,不屑和小辈计较,留了他们一命。

      谢燕还立在崖前望着他们远去,回身笑道,“好啦,现在烦人的家伙都走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对阮慈来说,今日的一切早就超出了她的见识,再者一介凡人,所知有限,她最开始就吃惊到了极处,此时反而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甚至比不上初见雨滴时的震撼,只是探出头去,好奇地望着崖底,问道,“那个人从这么高摔下去,会摔成肉泥么?”

      “元婴修士肉身坚硬,也算是法宝了,不会烂的。”谢燕还也随她一起探出头看了一眼,“七百年前,这刘寅在小竹岛和其余十几个人一道截击我,趁我不留心,在我左肩打了一掌,让我痛了三天,这一掌之仇,今日算是报了。”

      只一掌之仇,便是以命相偿,阮慈心中也不禁觉得谢燕还是有几分狠辣的,不愧是令人谈之色变的大魔头,她有几分天真地道,“谢姐姐,你这么厉害,这些人为什么还敢和你作对?”

      谢燕还微微一笑,“天下所有人都和我作对,他们自然也是一样。”

      阮慈有些不明白了,按她所想,谢燕还这么厉害,就算不和她一道,也该设法不和她为敌。她望向谢燕还,谢燕还道,“你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和我作对么?”

      她反手过肩,阮慈忽然注意到她身后竟有一柄长剑,谢燕还身无长物,刚才对敌也是赤手空拳,不知为何没有动用这柄剑。

      谢燕还慢慢地将剑解了下来,横在身前,她身量极高,行动间潇洒妩媚,说不出的好看,“因为我有这柄剑,我是琅嬛周天万年来第一流的人物——可就便是我,和这柄青剑比起来,也犹如萤火见日,这柄剑是极贵重的宝物,你再也想不到,琅嬛周天为了它死了多少人。”

      她握住剑身,将剑柄递给阮慈,笑道,“我想把这柄剑借给你,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一会给大家送前一章的红包
    答疑时间:1 宋国人是否排泄、哭泣等?都做的,也产生水,但会马上干涸。宋人煮玉为饮,是知道水的,但是阮慈没见过雨,仔细看上一章的描述,她知道什么是水,只是不知道这么多水从天上掉下来是在做什么
    2 谢燕还能否利用宋国人产生的水来疗伤?不可以,按照大阵原理,宋人身上带符,有符力接触到灵力会有反应
    3 谢燕还是男是女?这个牵扯到剧情,之后会说明的,现在就不解释了~
    大家能喜欢这篇文很开心的!才连载到第六章,可以说是开头中的开头,就有这么多评论了,说明我写得的确不错,撒花花~我啊,我觉得作为作者来说,最开心的点就是,能戳到我自己的点,也能戳到大家,审美共鸣的感觉真的很棒!
    感谢在2020-06-27 12:05:31~2020-06-28 12:05: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锅锅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得体不dirty 4个;小桃bilibeng、李和平、韩平、我与狸奴不出门、一条口渴的鱼、试眉、冥姬、七染、嫦曦、被盗过号的荔枝、微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彗星 24瓶;浪里个浪、天之苍苍、fengyuanwe 20瓶;夜筱虞 15瓶;Super浓茶、高数课最无聊了、匕匕·、鱼、酸奶、言西早、尤思卡、囧囧、Z、Baiaiiii、西瓜霜 10瓶;UMASOU 8瓶;嫦曦 6瓶;狂笑而亡、RSW 5瓶;夹心饼干 4瓶;18205385、爱喝山参水的琼哥、拉普拉斯变换、splendo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