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子母阴棺

      地井中,阮容眼睛一亮,叫道,“啊!我明白了,念诵经文时,先感到心思宁静守定,犹如自成天地,内外无侵,原来是为了防范心敌么,我原本还以为,心定了才能自生清凉,唉,原来不知底细,全想错了。”

      小小年纪,灵慧至此,柳仙师爱才之念又起,不住摇头叹惋,见周岙自惭形秽,便道,“岙儿不必如此,你是身修的底子,和她真修路数不同,嘿嘿,就是在凌霄门首峰,无师自通可悟到这一层的也不多见。不错,宋国人人持符,持的便是心符,纵然不解其意,但有木符护身,又没有更多媒介,那人的神通也就不得其门而入了。”

      他又和声问,“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阮容思忖片刻,不顾身边兄弟姐妹打来的眼色,问道,“厚坤佩在我们阮家已有七百年了,从未有人谋夺过什么,今日突然遭此横祸,是因为它早该无用,却一直有用——因为它也许和那位有关联,是么?”

      “不错,不错。”柳仙师嘉许之色更浓,笑道,“七百年前,宋国刚刚封境绝灵,厚坤佩这样的宝物虽然不多,但却也并非绝无仅有,七百年来,这些宝物渐渐都沦为凡器,唯独厚坤佩始终传说不绝,阮家玉矿已经接连开采了七百年,依旧产玉,便是厚坤佩的庇佑。二十六年前,萧家供奉的墨玉笛也不成了——你知道萧家么?那都是你出生以前的事了,自那以后,厚坤佩便是宋国唯一的法器,墨玉笛比厚坤佩品级更高,厚坤佩还能比它多支持二十六年,这其中自然有异。”

      阮容面色发白,咬着下唇道,“你的意思是,那人就藏在我们阮家吗?”

      柳仙师笑道,“怕是你们阮家还没这么大的造化。”

      说话间,那道灵光从孔洞中飞了回来,柳仙师伸手收了,神色一动,转头对周岙道,“还有一人未死,也是极好的修道种子,你把他带过来。”

      阮容本来将生死置之度外,反而洒脱,此时听说家里还有人存活,不禁神色激动,但转瞬间又阴沉下来,柳仙师看在眼中,不动声色,道,“若是那厚坤佩无人祭炼也能维持神效,也许便是因为它不知什么时候,曾和那人有一丝勾连,那人身周哪怕只是泄漏一丝灵气,都足以令厚坤佩受用无穷,便是维持七百年又算什么?此佩也许已经提升品阶,从法器蜕变成灵宝,便是两千年、三千年没有滋养,也能维持得住。”

      周岙还不知道法器和灵宝的区别,但仍应景地发出惊呼声,阮容讥讽地瞥了他一眼,咬唇道,“那么,若寻到了这厚坤佩,也就意味着,那一丝勾连,纵是有,也已成过去,又或者是些别的什么缘由,只要拿到了厚坤佩,总是能琢磨出来的。”

      神仙中人,说话做事都大有深意,周岙唯恐自己说多错多,不知什么时候就触犯了忌讳,是以才让阮容说话,但几人说到此处,他还是不禁听得入港,不知不觉地道,“若是……若是寻不到的话……”

      这厚土润泽神光将洞窟上下照的纤毫毕现,在场众人都是看得到的,厚坤佩本身被阮家供奉,不论阮家藏在哪里,都是凡人手段,怎逃得过仙人神光?柳仙师已搜了一遍,一无所获,阮容想到他刚才说的神通,又思及这只是那人神通之一,不禁大感畏惧,颤声道,“若是寻不到,岂不就是说,阮家玉矿的种种玄异,并非由于厚坤佩,那只是幌子,真正是因为,那、那人就、就在——”

      周岙也喊道,“岂不就是说,那魔头就在阮家密地里!”

      柳仙师不禁失笑,“想得多了,灵宝自有趋吉避凶之能,它知道我们来者不善,若不躲藏才是怪事,一时寻不到,也未必就是与那谢燕——咦!”

      ‘谢燕’那两个字才出口,周岙反应极快,已是捂住耳朵不敢再听下去,阮容双手被缚,无法效仿,只得惊呼了一声不要,她不怕死,但却不想这般死去,柳仙师却浑不在意,他一挥袖子,在场众人都空自张口,却不能做声,柳仙师自椅中腾空而起,衣袂飘扬,他手中掐诀,洞中光芒大盛,往洞顶逼去。

      阮容、周岙等人翘首看去,均是惊骇欲绝——那厚土神光将洞中上下都照得一片纯白,但众人不知为何,直到此时才发觉,洞顶有两块地方,始终是原石本色,不论光芒如何相逼,依旧不为所动,在白光中就犹如两团阴霾盘踞,形状也越来越明显,就像是、就像是……

      “子母阴棺。”柳仙师喝道,“谢燕还,你果然在此!”

      他本来意态悠闲,此时却如临大敌,手中法诀连变,并指如剑,遥指四方,连声喝道,“封、禁、绝、幽、闭、断、停!”

      众人未入道途,不知底里,只觉得浑身发紧,随着一声停字,原本呼呼吹过的风声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四周静得可怕。自身犹如千钧之重,连站着都很是艰难,柳仙师怀中飞出一道宝光,挟光带电往上飞去,破石而出,留下一个直通地面的大洞,不片刻,只听得极高远处传来黄钟大吕之声,犹如雷霆般滚滚而出,便是雷霆,怕也传不得这般远,这般的宏大。

      如此神仙手段,已令人瞠目结舌,如此威能,什么事做不得?但如此无所不能的柳仙师,做完这些布置犹自裹足不前,只对那棺影做防御之态,阮容在心底念诵着谢燕还这三个字,先想,原来这就是那大魔头的名字,旋又警醒过来,惊出了一身冷汗,心中赶忙持念清净经。又想,不知柳仙师要等多久才有勇气上去看一看,他本事显然不如大魔头高,为什么还来追查这人的下落。

      正这样想着,天边钟声逐渐消止,但更远处隐约有声音连环相和,只是阮容等人听不仔细罢了。洞中本已没有风,忽然间一阵清风拂面,一位华服少年落在柳仙师身侧,不言不语,举起手中玉笛,对洞顶做催逼之势。

      又是一道白光,阮容等人眼前一花,洞中不知什么时候已多了一名长髯老人。如此异光连闪,十多位仙师在洞中各处现身,那子母阴棺的影子依旧一动不动,柳仙师神色一宽,扭头对阮容眨了眨眼睛,笑道,“你说的不错,我本事不大,不过,我本事虽然小,但我有师兄弟呀。”

      阮容没料到自己的心声柳仙师也能听见,不禁大惊,那华服少年道,“师弟,休要多言,大事为重,把这些凡人都料理了。”

      周岙大惊失色,几个兵士更是早吓倒了,唯独阮容先是一惊,随即便是恍然:是了,我们已经听了谢燕还的名字,清净经就不够用了,谢燕还可以轻易在我们心里种下种子,这几个仙人一定要防患于未然了。

      在她心中,自己早活不成了,阮容倒不怎么惊惶,只扭头看了周岙一眼,唇边浮起讽笑,心道:你杀了我们全家,还喊什么柳师、柳师,没想到吧,你不过也是一条狗罢了。

      柳仙师面色微苦,叹道,“可惜了。”

      话虽如此,但他丝毫没有犹豫,衣袖一拂,灵光飞出,众人都被收了进去。柳仙师神色一肃,并指成剑,催动护身灵宝遥指洞顶,喝道,“凌霄门在此,为天!”

      天外极深远处传来一声闷响,似是对他的话做出回应。

      那长髯老人一甩拂尘,“盘仙门在此,为地。”

      地面逐渐摇动起来,一名绿衫女子身后彩绦飞舞,柔声道,“玉溪派在此,为人。”

      众人异口同声,“三宗在此,为天、地、人,天地人为三才,日月星为三辰,卦三画而成,鼎三足而立!三才鼎,立!”

      随着众人念诵,洞顶摇动幅度更大,像是身处鼎中,鼎足摇晃,众人在鼎下为薪火,洞顶的子母阴棺则为鼎中的丹药,被炼得翻滚不停,那华服少年沉声道,“凌霄门陈余子,请谢师叔现身!”

      洞顶终于传来一声长笑,这笑声高阔嘹亮,犹如鹤音传远,直刺天际,洞顶那棺状阴霾动弹了一下,支出一块新的阴影,似是有人揭棺坐了起来,柔声道,“陈余子,柳寄子,这七百年来为我护法,辛苦你们了。

      他话音未落,陈余子大喝一声,“动手!”

      众人手中掐诀,喝道,“三辰三画,三才鼎,镇!”

      轰隆巨响中,一股巨力从天而降,犹如巨鼎下落,其势磅礴,仿佛这世上任何东西,都将被其镇压其下。洞顶阴棺在这股巨力镇压之下,也开始簌簌发抖,但众人面上丝毫不露得意之色,与之相反,个个面色凝重,持决运起法力,柳寄子额前见汗,显然吃力之极,勉力道,“诸位,谢燕还重伤未愈,不能动用青剑,三才鼎借用大阵之力,他破不开的,务必撑过这几个时辰,老祖随时会到,他跑不了!”

      众修士齐声应是,催动法力与阴棺相抗,过了不知多久,那绿衣女子身后有人道,“师姐,我法力跟不上了。”

      三宗在此,却是玉溪派先有人支持不住,绿衫女子不由皱了皱眉,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丢了过去,责道,“怎地修为如此不济?——咦!”

      她猛地回过头,惊疑不定地望了望身后的师弟妹们,只见众人都愕然回望,不由暗叫不好,问道,“刚才谁问我要了丹药?”

      柳寄子脸色丕变,“不好,难道被他逃了?”

      众人心神已乱,陈余子一拍腰间葫芦,一道宝光飞出,在地井中大肆喷吐,众真运足目力四处寻找谢燕还的踪迹时,头顶一声长笑,那子母阴棺猛地跳动起来,大有挣脱三才鼎的态势,陈余子喝道,“诸位不可松懈,此子诡计多端,真身看来还在棺中,我们稳住法力!”

      “你瞧。”

      地井中扰乱的众修士,在阮慈看来只是一层灰色的虚影,她不断回头顾盼,谢燕还将手中的玉瓶上下抛动,笑着说道,“我的法术好玩不好玩?”

      她牵着阮慈悠然向外走去,笑道,“我带你去看看一些更好玩的事儿——还借给你一样东西,你说好不好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本章给大家送红包吧,24小时内留言有效
    顺便人家叫【谢燕还】啦,不是谢燕
    还有,解释一下阮慈上一章的姿势,她是在两重棺之间的空隙里藏身,棺椁中这个椁字,就棺外套的东西,有些帝王是有九重椁的,我以为这个是常识就没说,估计读者中不是每个都看过鬼吹灯之类的盗墓小说的,哈哈哈,有啥不懂的都可以提出来问!
    今天中午吃瓠瓜肉片汤,我在想福建之外的读者是不是都不吃瓠瓜的
    感谢在2020-06-25 12:05:48~2020-06-26 12:02: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锅锅子 3个;一条大棒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余莞遥 2个;啦啦啦、七染、虎斑猫狸子、co-annie、Polly、eureka、荼时、小桃bilibeng、被盗过号的荔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yllable 40瓶;王翠子 39瓶;大大今天更新了吗? 30瓶;yofun 25瓶;可以呵、我爱王尔德 20瓶;俐泱、天之苍苍、周周、M 10瓶;庄生晓梦、清明的叶子 7瓶;每天早起吃枣药丸、冥姬、yuzuru的枝枝、平如美棠 5瓶;怨春、18205385 3瓶;夹心饼干、追毛线团的猫 2瓶;二哈的吃货、清瑶家的大团子、神仙或妖怪、sidewalke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