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密窟藏身


      “狸奴,狸奴。”

      阮慈跟在狸猫身后细声问,“我们要去哪里?——我是不是活不成了?”

      她摘下木符看了一眼,见上头青光已逐渐黯淡,心下也是叹息,“狸奴,别走了,没有用的。”

      如阮慈所料,狸奴破开的那扇门并不简单,屋内有扇密门,狸奴又刮擦地面,叫阮慈打开,一人一猫下到地底,便是四通八达的密道。阮慈跟在狸奴身后,已经走了几个时辰,心也渐渐地灰了。

      除非她一辈子不出眼下这密道,否则符力耗尽,出去也是被火瘴之气汲取生机,干渴至死,留在密道里则会饿死,宋国门阀倾轧之争,从来都不怕有漏网之鱼,一般人就算逃了出去,没有路引牌子,符师也不会给生人灌注符力,阮慈甚至觉得狸奴其实带错人了,阮容和阮谦若是能从密道出城,倒是能活下去的,他们可以御使符力,活下来的希望就大了几分。

      但,猫哪能听得懂人话?狸奴依旧在前方不疾不徐地走着,它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阮慈朦胧中可见许多岔道,但狸奴丝毫也没有犹豫,一个转弯接着另一个转弯,阮慈走得累了,它便伏在地上等她一会,过了一会儿,又站起来带着她往前走。

      阮慈虽不怕黑,但在这样黑暗幽闭的环境里也觉得不适,她现在倒也不怕死了,只不愿死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更不想一人面对死前那段难熬的时光,纵然已不存生望,还是咬牙跟着狸奴往前走去。

      这间屋子连接的密道开始还有一人来高,现在渐渐低矮起来,头顶也由砖面变作土面,阮慈逐渐不能直立,弯着腰走了一段,狸奴又转了个弯,钻进一个小洞里,阮慈差点儿挤不过去,好在她年幼身窄,强忍着恐惧,不顾一切往前硬挤,心中只想着,“若是洞口太小,该不会能进不能出吧?那样若是狸奴不管我,我就要卡死在这里了。”

      还好,洞口初入极窄,但爬了几步,阮慈眼前隐约便见到光亮,更隐隐有人说话,她又惊又喜,也颇是小心,走了这么久,方位已无从辨别,是否已出了阮府,很不好说,且阮慈也知道自己大概走的不是正道,她爬的这段路很像是狸奴刨出来的猫洞。

      果然,又爬一会,她手上一空,身上一轻,差些坠到地上,还好阮慈手脚灵便,撑住地面狼狈爬出,没弄出什么动静,只是双手已被擦得血肉模糊,甚至感觉不到痛楚。这里已深入地下不知多远,空间又颇开阔,风声呼呼,远处的人并未察觉到她的到来,仍在厉声喊叫着什么。

      阮慈将木符藏入衣襟,左右顾盼,此处似乎是个天然石窟,四通八达,光她所见之处就有七八个洞口,不时有暗风吹过,带来‘呜、呜’的声响,如泣如诉,令人毛骨悚然,远处石壁林立,围出一圈空地,里头隐隐闪着火光。靠近那空地之处,地上青光闪闪,像是有灵玉矿生在此处,发出的荧光。

      阮慈寻不见狸奴,又不敢叫,蹑手蹑脚靠了过去,走到青光所在之处,蹲身一看,心下大骇:这哪里是甚么矿石,这是有人死在这里,身上青符未灭,所发的符光!

      这一地的青光,也就意味着……

      阮慈不敢细想,甚至不敢细看死人的长相,其实心底已有了猜测,这里当是阮氏为自己营造的秘密藏身之地,又或者兼有仓储的功效,阮慈等人年纪尚小,家里人不敢告诉他们倒也正常,她在密道中走了好几个时辰,阮氏族人大概有许多都逃了进来,但还是未能阻挡敌人的脚步,堂堂大族如今尸横遍野,纵不说从此灰飞烟灭,怕也是再不能重回以往的荣光了。

      她蹑手蹑脚往空地靠了过去,越走近心中越沉:一路上她瞧见好些人伏在地上,脚踩之处湿湿粘粘,有一股新鲜的血腥味道,甚而还有人没有完全断气,那‘呜呜’的,不止是风声,还有地上人断气之前发出的‘嗬、嗬’声。狸奴把她带来了自己心中的藏身之地,却没想到动物到底只是动物,它心中最安全的地方,原来却是阮家人的刑场。

      “大老爷,当真不把坤佩交出来么?”

      阮慈靠得近了,也渐渐能听到人声,她心里越来越沉,在石壁后头窥探着不敢靠近,也未看全,只见空地中央人影憧憧,有个武将站在当中大声说话,左右皆是羽翼拥趸,还有人弯腰在一角磨着刀锋,发出刺耳的刮擦声,甚是吵闹,身后一排兵士等候,都是全甲。阮慈曾听大伯父说过,战场上杀人多了,枪刀遇血会卷刃残损,所以要临阵磨枪,没想到第一次亲眼得见,居然是在自己家人的尸山血海之上。

      “明人不说暗话,今日阮家人自然是一个都跑不脱的,你若老老实实地交出来,还能给家人留个全尸,有甚么余孽逃脱出去——只要不姓阮,那末是不是阮家人,不过也就一句话的事,你若是还不愿行个方便——”

      他嘿嘿笑道,“你瞧见了么,这是你的爱妻,你的爱子——”

      阮慈是瞧不见的,她也不想瞧见,她矮着身子,藏在阴影中往外逃去,身后突然有光照来,她心中一惊,猛地扑到地上,装作尸体,那兵士举着灯走了出来,懒洋洋地照了一圈,又回了空地里,隐约可听见他的声音,“没什么,外头还有人没死,也无妨的,再过几个时辰,渐渐就都死得透了。”

      嬉笑声、磨刀声、逼供声、惨叫声,在这石窟上空回荡不休,阮慈像是坠入了一个极清醒的噩梦中,茫然不知该逃往何处,狸奴蹿进石窟后就不知去了哪里,这里有光,它的眼珠不再发亮,倒比在黑暗中更难寻找。

      有了那兵士的惊吓,她不敢再起身走路,只好手脚并用,顺着来路往回爬去,青光莹莹,触目都是熟悉的面孔,二夫人的婢女小吉、小祥,十三堂兄……

      二夫人院中的家人都在这里,阮慈本已逐渐麻木的情绪又紧张起来,她生怕自己下一刻便看见阮容,却又不自觉看得极为仔细,也怕错过了她,逐个检视过去时,手上突然一顿,轻叹道,“二伯母……”

      “嗬嗬……”她虽说的小声,但许是被声音刺激,躺在地上的中年女子吃力地抬起头来,她满面血污,若不是阮慈和她极为熟悉,错眼几乎认不出来。这便是昨日还神气活现、说一不二的二夫人。“慈、慈姑?”

      阮慈咽下口中惊呼,跪下身想搀扶她,低声道,“二伯母,是我,别喊叫。”

      她的声音极是细微,二夫人也不知听清了没有,阮慈扶她不动,只觉得二夫人沉甸甸的,好像一块死肉,她心下又难过又害怕,忍不住颤声问,“家里出了内奸,是不是?”

      二夫人想要说话,却没有力气,只是轻轻摇头,一脸将要谢世的样子。

      阮慈和二夫人关系一向不冷不热,她和阮容年岁相差不多,身为养女却在内院长大,从小便十分亲厚,但两人容色相当,二夫人却一向嫌她分了阮容的风头,阮慈知道她多次和大伯父提议,要将自己送走。她在二夫人面前一向赔着小心,很有几分忌惮,此时勉强抱着二夫人的肩膀,却是凄惶之至,恨不能放声大哭,低声道,“二伯母,能不能等等我,我不想一个人死。”

      二夫人呼吸渐重,突然抬起手,一把抓住阮慈,轻声说,“别哭!”

      她气息极低,时断时续,声音又轻又浅,阮慈侧耳才能听清,只语调还带着几分果断,是阮慈熟悉的味道。“别怕。”

      她紧紧抓着阮慈,“别怪自己……活下去。”

      别怪自己?阮慈心中疑云满布,只还未来得及细问,二夫人就松开抓着她的手,指了指前方,“拿符……去那里。”

      又往自己胸前探去,“带着路上吃……”

      一语未毕,她喉咙里‘咯咯’连声,气息渐弱,在阮慈怀里没了呼吸。

      阮慈抖着手轻轻将她放下,伸手往二夫人衣襟一探,却没摸到木符,只抽了个荷包出来,她心中却是因此一动:是了,她之前不敢出去,不就因为符力耗尽了无以为继么?这里有许多木符,纵不能都取走,带上十余枚也是个路。

      而且,木符都是佩好在身的,等闲不会遗失,这么多人都死了,木符也好好地佩在身上,二夫人身上的木符不见了,自然是有人取走——阮容不在这里,也不在空地处,她是不是取了母亲的木符,往二夫人指的洞口逃去了?

      她精神大振,忙从尸体身上摘取木符,唯恐光芒变化,被兵士注意,隔了几个人摘取一个,心中默默念道,“小竹、堂兄,你们在天之灵多加保佑,将来我要给你们报仇。”

      一思及此,她不顾风险,又往另外一片石壁爬了过去,刚才她在那群人背后,只看得到大伯父、堂兄等人,均已满面血痕,狼狈至极,只是却未见仇人真颜,既然要报仇,那么总要看清仇人的脸。

      刚爬到一半,突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从她脚上踩过去,阮慈骇得几乎大叫起来,往地上一趴,装起死来,那东西擦着她蹿到身前,一双眼珠荧黄透亮——却是刚才不知跑到何处去的狸奴。

      阮慈心跳如鼓,喘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平复,她指着狸奴无声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狸奴又哪里懂得?一歪头从阮慈怀里叼出一片木符,往远处跳去,跑了几步,回头望着阮慈,有了青光,它双眼的光芒隐隐透出,在昏暗中便可勉强辨别,不至于无处寻找。

      这么说,狸奴不是故意丢下她不管,而是在此处无法引路?

      阮慈暗暗纳罕,她逐渐觉得此猫灵性十足,比一般狸猫胜出许多,甚至有些诡谲的味道。回头看看空地方向,犹豫了一会,爬到狸奴身边,低声道,“狸奴,你记得仇人的味道么?”

      狸奴吻部的青光上下点动,阮慈心想,“这么多兵士都戴了头盔,看不清脸,我听那主事大将声音有些发闷,若是他也戴了头盔,那么看了也没有用,但脸可以遮住,味道是遮不住的,狸奴能认得,将来我总可以找到他们,眼下还是保住性命为上。”

      她又以空地石壁为参照,记住二夫人所指洞窟的方位,这才跟着狸奴,一路闪闪躲躲,进了一个矮小的洞口,此处洞壁曲折,通道狭小,阮慈反倒松了口气,那些兵士就算发现了她的踪迹,也追不过来。

      “我怎么不知道宋京地下有这样的洞窟。”

      稍脱险境,她不禁就嘀咕起来,“狸奴,你知道多久了,你以前常来这里玩么?”

      狸猫自然是不能回答她了,说话间,通道转而向上,到最后几乎垂直,阮慈尽力攀缘,也学着狸猫,把木符叼在口中照明,好在石壁凹凸不平,可以借力之处甚多,她爬了一柱香有多,终于自洞口挤出,坐在地上大声喘气,又好奇地打量四周,心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是这么多青光。”

      这里从高度来说,应该已是又上了一层,和底下空地有十余丈的距离,却要更亮堂一些,石壁中处处有青光透出,高高低低,还有些石头本身青光极盛,几乎能照亮人脸,阮慈摸了摸发亮的石头,触手清凉,又壮着胆子舔了舔,口中湿润,她恍然大悟,“这便是灵玉矿没采出来以前的样子?”

      有了玉矿,就有粒稻,就是在这里住上一年也不会死,虽然还不知怎么挖掘,但阮慈心中终于安定了少许,夸奖狸奴道,“好猫儿,原来你真的很聪明。”

      她展目四望,只见此处犹如一个四处漏空的大篓,四面八方都有通道连接,只是粗细不同,而且此处应该别有宽阔通道进来,阮氏族人在此留有一些桌案摆设,阮慈走近张望,上头是一些祭品、牌位等等,均已陈旧不堪,难以辩识。远处空地中央,远远的还停了两具棺椁。

      宋国环境严酷,死人是家常便饭,阮慈虽然长于深闺,但参加过不少葬礼,对这些东西并不如何惧怕,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寻着往下的孔洞看看能不能看到下一层的光景,走得越近脚步越快——棺椁就停在囚禁阮家拷打空地上方,她已经看到了孔洞中透出的火光。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她边走边问,狸奴碎步跟在她脚边,又小跑起来,几下窜上了棺椁,阮慈吓得一抽气,低声道,“快下来!莫冒犯了人家!”

      狸奴鼻子喷了一下,似是在表示不屑,它将木符吐出,往石椁上一躺,开始舔舐皮毛,阮慈拿它没得办法,更关心脚底下的事,只可惜这里的孔洞弯弯曲曲,只能透光却看不清景象,只有声音还算清楚。

      阮慈绕着棺木摸了一周,也没找到合适的窥视孔,只得罢休,她发觉这两个棺木一大一小,仿佛一个成人和一个幼童,有心找找墓志铭,却也没有发觉,心中暗自奇怪,想道,“阮家的祖坟明明不在这里,这是在祭祀谁呢?而且,这个地方四通八达,到处都是洞窟,如果没有狸奴带路,该怎么进来怎么出去呢?如果迷路了,一定会死在这里面的。 ”

      声音能传上来,自然也能传下去,阮慈不敢讲话,背靠棺椁坐着,只是胡思乱想,此时已过了一夜,她实在疲累饥渴至极,探手到袖子里捏了捏装灵玉粒的绣囊,早已空空如也,被她在一夜间陆续吃了。

      阮慈突然想起二夫人怀里摸出来的小荷包,打开来一看,里头装的满满都是灵玉块儿。她取了一块放入口中,灵玉入口即化,阮慈含着一包水,舍不得就咽下去,不知不觉泪流满面——二夫人临死还不忘叫她带上的,正是她前日尝过,很是欢喜的甜玉。

      脚底传来惨叫声,是她熟悉的养父声调,大老爷大概不会就死,还要被折磨一会儿,但也没有太久了,底下的阮家人一个都活不成,他自然不会交出坤佩,阮慈若是他,也会一样行事。

      她闭上眼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却不愿捂住耳朵,仍是听着养父在人间最后的声音。一面哭,一面仍是吞咽着口中的甜玉,此时每一分补给都不能轻易耗费,二伯母和她说过,叫她活下去,阮慈自然要听她的话。

      阮大老爷的声音渐渐小了,阮慈心里冥冥中有些感应,知道养父已经去世,眼泪不禁夺眶而出,狸奴不知什么时候也跳了下来,搭着她的膝盖站起身舔她的脸,毛刺刺的舌头舔的她一阵疼痛,阮慈哭着将它抱进怀里,发狂地顺着它的毛,往昔她情绪不佳时,总会抚弄狸奴,此时却越摸越伤心,终于把脸埋到狸奴身上,大哭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情绪渐渐平复,狸奴又扭动起来,挣开了她的怀抱,阮慈要说话,狸奴一脚蹬了过来,她被猫爪封住了嘴巴,人也清醒过来,耳边听得下方喊道,“仙师!周某恭迎仙师法驾!耽误仙师要事,请仙师降罪!”

      随着一声轻嗯,底下石窟突然大放光明,一道道纯白色的亮光从孔洞中映射上来,显得光怪陆离诡异不已,阮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石棺边上蜷成一圈,本能地逃避被这白光照到。

      “还未找到坤佩吗?”仙师的声音很柔和,但透过孔道传来亦极是清晰,丝毫没有折损,那周某——多半便是周将军,他的回答就显得含混不清,无非是说还有人没有找到,也许在逃人身上。

      仙师嗯了一声,不疾不徐地道,“无妨,我这九天十地厚土润泽神光可以照见肺腑,将此处地井照得通彻又有何难哉?”

      他微微一笑,“不出两个时辰,光种生化,你等只需带着光种寻去便是了。”

      他口中的神光、光种,阮慈听得懵懵懂懂,但心中已是暗叫不妙,这光种如果能飞,从孔洞中飞上来了,照亮此处,那仙师生出感应,要擒下她又有何难?

      她本能地望向怀中的狸奴,狸奴也正和她对视,它圆圆的猫眼依旧不慌不忙,一扭身子,踩着阮慈的肩头上了大石棺,又跳到小石棺边沿,伸爪一挥,那石椁盖竟被推开了一条缝,狸奴跳进椁中,一只猫爪从缝隙里伸了出来,扒拉了几下,从内侧勾住盖沿,又把棺椁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

      这狸奴真的只是一只猫吗?

      阮慈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作何感想,但无论如何,那小石棺比孩童身量还窄,她无论如何是进不去的,时间紧迫,她不及多想,起身翻上石棺,学着狸奴去推那棺材板——这棺椁居然没用糯米汁封口,而且触手极轻,一下就推开了一个大口子。

      几百年没人开的棺材,谁知道里头是什么样子,阮慈屏着呼吸让了一下,倒没闻见甚么异味,乍着胆子用青符一照——椁中干干净净,不染纤尘,甚么陪葬都没有,椁中只躺着一具白玉棺材。

      富贵人家的棺椁,并非嵌套得严丝合缝,总是留有余量可以放些陪葬物事,阮慈用眼度量一番,棺椁之间的余地,她要往两侧躲是不能的了,但可以躺在棺上,甚至还能翻身。

      “狸奴,狸奴……”

      她轻轻用气声叫了几下,想着若狸奴能和她一起躺进棺材里,还能有个伴,但小棺材寂然无声,狸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倒是那白光似是发现不对,骤然大盛,阮慈一咬牙,不敢再耽搁,转身跳进棺材里,翻手合上椁盖,眼前顿时黑了下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标题如果都是四个字的话感觉到后期会很难起……
    但是已经有三个标题都是四个字了,又有了点强迫症
    本章继续送红包~为了不破坏大家讨论剧情的乐趣,我决定不在有话说里提到剧情和世界观的任何事,说点吃的吧,最近玉米、杨梅和樱桃都在大量上市,大家都吃了吗!
    感谢在2020-06-23 12:00:14~2020-06-24 12:02: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白马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锅锅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得体不dirty 7个;45626963、小白引起你的注意了、清浅、哀川容赦、七染、真、小小、被盗过号的荔枝、皮皮的小甜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浅 160瓶;花花不当家 80瓶;糖九 40瓶;阿萝、原纯 20瓶;夜筱虞 15瓶;沼跃鱼眉头一皱、俐泱、饭星板牙、程先生、韶夏、七染、Z 10瓶;漠陌墨沫 8瓶;我是你的小宝贝吖 7瓶;四儿 6瓶;sidewalker、momobear、静静看文刷评 5瓶;18205385、Spadezc、夹心饼干、神仙或妖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