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筹谋师门

      自阴阳五行道祖创世始,诸天生灵多求超脱,然而,超脱之路注定步步艰难。修道人或是师徒相传,或是开枝散叶,从血脉中寻找助力。各大门派世阀应运而生,正可谓是千门万派、竞逐风流。诸天万界之中,逐渐也形成对门派世阀的鉴别品论,如九品官人制一般,将各大门派定为世宗、盛宗、茂宗等各品阶。

      所谓世宗,乃是道祖亲传,承继道统,万世相传,如今诸天万界之中也不过只有寥寥数十,虽然世宗位列宗门最上品,但往往规模并非最大,只是地位超然。就比如洞阳道祖,道统传承至今仍飘忽不定,不知藏在洞阳界的哪一座周天里,但也有不少世宗,在诸天都有下院,甚至是琅嬛周天这样封闭的周天内,也少不得他们的传承。

      “就譬如上阳宗,乃是阴阳五行道祖膝下二弟子幽冥离火道祖亲传,离火道祖执掌幽冥、坎离二道,诸天万界之中,除了极少周天可以缺失大道之外,其余地界,皆是三千大道缺一不可,有大道,便有道祖的意志体现,道祖之能,远弗宇宙,上阳宗在诸天万界之中都有下院,其本宗山门位于上阳界上阳周天。也因此,上阳宗在琅嬛周天地位也是超然——不过,虽是世宗下院,但行事却一向低调谦和,不愿招惹过多的因果。”

      三千大道,七十二道祖,按理有七十二世宗,但琅嬛周天为人所知的世宗下院,不过是五六座而已,王盼盼一一说给阮慈知道。又道,“世宗的掌教,当然是道祖本人,有些道祖别传,随意指了身边道童作为掌教的,虽然一样是道祖设立的门派,但便只能算入盛宗。盛宗多数也和道祖沾亲带故,很少有洞天真人自行创设的,像是玄魄门、燕山,都是魔门盛宗。琅嬛周天的魔修传承多数和兜率天主有关,但算不得世宗,不过,兜率天主早已陨落,传承道统的世宗也覆灭许久了。”

      “盛宗通常管辖着许多国界,只是外人往往无由得知罢了,玄魄门便是如此,他们行事诡秘,一向最擅长藏踪匿迹,连山门都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刚才那几头小虫子说得不错,若不是燕山来人,从中央洲过来的大能,也未必能找到他们藏起来的东西。只有燕山,传承功法天然克制玄魄门,燕山魔主又娶了谢燕还,你说,玄魄门能不发了疯似的找你么。”

      “那燕山魔主也是洞天大能么?他……真娶了谢姐姐?”阮慈好奇地问,“等等,可柳寄子他们都觉得谢姐姐是男的呀!”

      “那有人说过燕山魔主是男人么?再说,就算他们两人都是男的,男人就不能娶男人了么?”王盼盼反问道,“你夫君瞿昙越那一百多个夫人,便是有男有女,甚至还有阴阳未定的混沌子呢。”

      阮慈道,“他可不是我的夫君。”

      王盼盼用猫爪子刮着脸,羞她道,“聘礼都收了,拜堂也拜了,掌道大老爷的牌位也摆了,哪有不认的?你已是有夫之妇了,以后玄魄门门人见到你,少不得要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少夫人。”

      阮慈大为羞恼,怒道,“拜堂的时候我可不是情愿的,是丽奴操纵我的身体,这也能算么?”

      她拿出灵华玉璧,掷到地上,“这什么聘礼,也是瞿昙越塞给我的,我不要便是了。”

      “我要是你,我就不丢,”王盼盼跳到地上,衔回玉璧,摇着尾巴尖道,“你哪怕开个真眼看看呢?”

      阮慈闻言,不免将信将疑,凝神望去,只见玉璧之上光华流转,除了灵力之外,更有无色剑华流动纠缠,剑意引而不发,竟有一种异常危险的感觉。王盼盼道,“这灵华玉璧是玄魄门掌道老爷给爱子的护身法器,所用宝材十分珍贵,瞿昙越用自己那尊筑基化身为渠道,将你识海中无法容纳的剑气全都引到了玉璧之中,不然,他也消解不了这许多剑气。你还是要陷入那种不死不活的状态,直到下一个容器过来,却也不好说能不能成功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第三次倾泻剑气,未必能和第一次、第二次一样顺畅。”

      “你现在虽然能背负起东华剑,但还不能拔剑,东华剑对你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只是修道的桥梁。行走玄门之中,总是难免争斗,这玉璧藏了东华剑气,危难时是极好的护身法宝,闲了也能辅佐你修炼之用。我若是你,就好好地收藏起来,这几个月你也看到了,别说凡人命如蝼蚁,就是在修士之中,争斗还不是一样说来就来?”王盼盼哼了一声,“不然,下次,若你是张师兄,遇到了王师兄,你还只指望着我来救你么?”

      她说的是万熊门一行人,因王师兄被血线金虫入脑,杀害了一行同门弟子的事,阮慈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再想到谢燕还高峰独斗两大元婴修士,只是一掌,便将一个修行多年的元婴修士打死,知道王盼盼说得不错,修真界只有比凡间更加险恶,连忙将灵华玉璧紧紧捏住,找了根丝线挂在颈间,“好罢,这聘礼我收了,做他的娘子就做他的娘子,横竖……杀夫的娘子,世上也有不少。”

      “你怎么脑子里总是不想好事。”王盼盼啼笑皆非道,“按理这话也不该我来说,但你这脑子,有时清醒有时糊涂,这会儿真和没长了一样。燕山魔主是谢燕还的姘头,玄魄门是他的老对头,你老想着杀瞿昙越做什么?这不也和你那两个哥哥姐姐一样,正是帮着你的好人手么?难道你还真想被魔主捉去,练成傀儡,浑浑噩噩地等着谢燕还回来取剑?”

      在阮慈心里,谢燕还救了她,又借给她东华剑,对她也是极好,两人自然是站在一起的,爱屋及乌,她总以为谢燕还的亲友和她也天然亲近,被王盼盼一语点醒,这才悚然而惊,暗道,“不错,谢姐姐气魄极大,并不在乎东华剑在谁手中,甚至也许还希望我的本领大些,取回东华剑的时候,能给她一点障碍,这才好玩。但这不代表她身边的人也这般想,若想要确保谢姐姐回来的时候能取到东华剑,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把我关起来,修行些只能长寿,却无威能的道法。这样不论是谢姐姐回来,还是其他的剑种托世转生,都能轻而易举地从我手中取走东华剑。”

      她和谢燕还相处时间不久,但不知怎么,却是认定了谢燕还心里,一定觉得什么事都是多些波折、多些险要才有意趣。心中也颇羡慕谢燕还的洒脱倜傥,只是她如今处境和谢燕还大不一样,只能处处小心。

      王盼盼见她点头不语,放缓语气道,“以后你就明白了,一个个都是修行千年、万年的老妖怪,便是两相喜欢,也不就是全盘为对方打算了,更何况谁又会把心底的盘算放在大庭广众之下讲出来?谢燕还便很明白魔主心里在想什么么?我看也未必,他们之间的事只有自己清楚,外人确实都说,谢燕还是受魔主引诱,这才破门而出,叛离正道,可你要真把魔主当姐夫看待,嘿嘿,那就是找死。”

      阮慈道,“也对,旁人看我和瞿昙越已成亲了,也许还当我们有多亲近呢,谁知道我们说过的话都没超过十句。”

      王盼盼喵喵笑道,“这就对了,修真界的事,不可用常理揣度,瞿昙越可以娶一百多个夫人,你也可以娶一百多个夫君呀,到时候谢燕还回来取剑,你叫一百多个俊男美女出来抵挡,岂不是也好玩得紧。”

      “我才不要。”阮慈把玩着胸前玉璧,又道,“那谢姐姐到底是男是女?还有,秀奴、丽奴是血线金虫,这虫子很厉害么,玄魄门有什么功法?万熊门、凌霄门、玉溪派、盘仙门还有云空门,都是几品门派?”

      说话间,阮慈已在王盼盼指点之下,将那几个晕倒的凡人运出地下洞府,否则,他们走不出秀丽设下的迷阵,要活生生渴死饿死在洞府内。王盼盼让阮慈带上瞿昙越留下的白衫,说那也是上好的法器,可以变幻成阮慈合用的大小,两人边走边说,阮慈时不时挥舞一下手中的东华剑,这柄剑她如今已经可以轻易拿动,也是不轻不重,挂在身上很是熨帖,但依旧拔不出鞘。

      “血线金虫是玄魄门豢养的三十六奇虫之一,你也瞧见了,此虫聚合如意,聚在一起是能说能笑的灵宠,分开了便是一只一只的小虫,爬过哪里都留下一道血线,血线金虫无物不噬,妙用无穷,可以钻进修士或是常人体内,一旦被虫钻入之后,便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受到金虫蛊惑,那秀奴、丽奴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也可暗地里影响修士的心智,便如同脑海中多了一个心声,反复诵念。如果自己心意不坚,就和那王师兄一样,不知不觉,思想偏激,以至于犯下大错。金虫收声,不再说话之后,他醒悟过来,都还当是自己误入歧途,羞愤自尽,至死也不知道是有人暗中害他。”

      “此虫可分可聚,躯体坚牢,为数又多,只要被跑出去一只,不过十数年时间,照旧可以繁衍出来,其神未散,一切还和往常一样,几乎是杀之不死。可以说是玄魄门手中的一大法宝,还好天有定数,虫群规模有其极限在,否则,玄魄门非得成为天下众宗门的眼中钉不可。”王盼盼曲着手指道,“丽华秀玉色、清歌遏流云,玄魄门一共也就只有这十只虫魂,其本体还在中央洲休眠,瞿昙越携在身边的无非是虫子虫孙而已。你还担心秀奴被你杀死?哼,秀丽二虫为了寻你,不知在南株洲找了多少宿主,你杀了他那些小虫,转眼又从附近爬出来一个,若是这么轻易就杀死一只,凭什么做玄魄门的招牌呢?”

      这千奇百怪的法宝、异虫、神通,听得阮慈目眩神迷,叹道,“不愧是魔门,手段隐蔽阴险,全都是不知不觉将心智迷惑,和域外天魔真是一个路数。”

      “若非如此,玄魄门又怎能在中央洲立足,”王盼盼道,“有许多事情,我是随在主人身边才知道的,一般的修士,能知道血线金虫这四个字,便了不起得很了。至于你说的其余那几个门派,云空门是南株洲盛宗,洞天真人也有两三个,才能有刘寅那样的天才弟子,柳寄子他们所在的三宗,三个门派一起供奉一位洞天真人,一共才执掌了六国之地,不能独掌一国,只能算是茂宗。柳寄子在他那个凌霄门,应当也算是大有前途,可在云空门里,便很普通了。”

      那蟾光宗,门中无有洞天,有一位元婴大圆满真人,分等还要在茂宗之下,万熊门那样连元婴都没有的,更是等而下之,不必提了。还有许多筑基修士拉扯起的宗门,传承浅薄、形制粗陋。王盼盼连谈论的兴趣都没有,说道,“那都是些散修宗门,成不了气候,和你我也没什么关系,便是你愿意拜师过去,他们也不敢收徒,这天大的因果,招来的东西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的。”

      阮慈经过这连番变故,已非昔日懵懂无知的少女,闻言也是叹道,“盼盼,这陈国我们还住得下去么?我想着,有动静的应当不止蟾光宗和玄魄门吧?天下间的奇物,应当也不止血线金虫一种。”

      “你总算是醒过来了。”王盼盼颇是开心,蹲在阮慈身上左顾右盼,“何止陈国?如今这整个南株洲都是暗潮涌动,你要跑,那是跑不掉的,但他们要找到你,也并非易事。”

      阮慈很不乐观,“瞿昙越和秀奴、丽奴都见过我,他们定有很多办法把我的容貌传递给手下,玄魄门行事又如此隐秘,想要逃开他们的耳目,只怕很难。”

      “这你就又有所不知了,”王盼盼翘起尾巴,神气地道,“东华剑可以镇压气运,你当是说假的么?他们见过你又如何,东华剑使的容貌是描摹不下来的。”

      在阮慈看来,其实描摹不下来也是一种破绽,她有许多办法可以破解,比如从今日起,每个进出城门的人都要画像,画不出的就重点观察云云。只是不想和王盼盼顶嘴,所以忍着没说,王盼盼倒是看出来了,解释道,“这就和察觉不到剑意的普通修士可以随意摆弄你,我却要避开一样,都是知见障的一种,只有知道你身份的人不能描摹你,其余人没这个讲究。”

      这知见障是什么,阮慈也极想知道,王盼盼被问得叹了口气,道,“这些都是你的师父该教你的东西。不拜师入门,也学不得上乘功法,你的肉身经过东华剑意上万次的磨练,又被血线金虫熬煮了几个月,不到一年功夫,便走完了别人十几年的路,又将东华剑炼化,此时炼体已近大成,是该拜入道门了。”

      她们两人边说边走,已走出了百余里路,阮慈在山间纵跃,足尖一点,几乎便可跳入云间,一口气提着,能在空中翱翔一盏茶功夫才慢慢落下来。如此的轻身功夫,已堪绝顶,但在她却是自然而然,没有什么内劲身法。王盼盼立在她肩头,俯视着阮慈足下秀丽青翠的陈国山水,尾巴尖打着卷儿,傲然道,“三年后中央洲天舟靠岸,盛宗云集,茂宗千百,全是为你而来。南株洲因你而得了这一场盛事,也算是为谢燕还偿还七百年前的因果。”

      “你也看到了,这超脱之路,步步艰险,第一步拜师,便要筛下去不知多少人。譬如那个柳寄子,我看他就很好,资质不错,说话也好听,只可惜拜入茂宗,底蕴永远就少了盛宗弟子几分,修道路上,一步慢步步慢,他要有大成就是很难的。便是拜入盛宗,中央洲陆和其余洲陆又大不相同,此次天舟收徒,南株洲有见识的修道种子,自然是千方百计想要拜入高门,唯恐不入盛宗的眼,你就不一样了,琅嬛周天除了寥寥几家世宗之外,你想拜哪家便拜哪家,无有不应的,阮慈,你可想好了,要拜入怎样的宗门?”

      阮慈沉吟道,“说是谁家都收,但我看,拜入寻常宗门,身份若是泄漏,最终还是要被转送给盛宗。”

      王盼盼不禁喵了一声,笑道,“有几分滋味了,不错,盛宗、茂宗、恩宗、平宗,层层都有庇佑关系,你拜入小宗,最终还是要被当成礼物转呈上去,只是对小宗而言,便是如蟾光宗那样,最终要把你转交给云空门,只要和你沾染了关系,也能从你身上得到无穷的好处。不过对你来说,这也意味着无穷的麻烦和争斗,玄魄门从万熊门手中抢到了你,可若是在瞿昙越本尊接到你之前被别人发现,他们一样要尽起精兵前来争夺。你要是怕麻烦,那拜入盛宗自然也是好的。——比如,去玄魄门做少夫人,不就很好么?”

      “还是算了罢,魔门手段最是隐秘,如果不知不觉间,也在我体内放个什么血线金虫,在我心底不断念着什么三从四德,或是什么瞿昙越的好,让我为瞿昙越如痴如狂,做玄魄门的打手,那我可不愿意。”

      阮慈嘀嘀咕咕,听得王盼盼笑个不住,“你有东华剑在身,血线金虫爬来一只,便被剑意杀死一只,才不敢来招惹你呢。不过,你说得也对,魔门功法古古怪怪的,和东华剑不合,你不去也罢了,瞿昙越和你都成亲了,自然会助你,再拜入玄魄门其实很浪费。”

      她沉吟道,“你的师门,也确实难挑,燕山那里是去不得的,得躲着走,被找到就糟糕了。其余什么无垢宗、流明殿、归一门那些,谁知道有没有暗藏着剑种,上次被你一剑杀了,早就怀恨在心。”

      “若是你拜入这样的门派,他们养你几百年,等精心培养的剑种成长起来,再来个杀人夺剑。那对你来说确实麻烦,而且你不能感应道韵,非得借东华剑才能汲取灵气修道,这一点瞒不了人,也没法隐瞒身份,锦衣夜行。”

      阮慈对各宗门一无所知,只能由王盼盼绸缪,王盼盼寻思了良久,叹道,“依我看,唯有一家宗门是最合适的,只可惜,也不知这一次中央洲的天舟上,有没有他们家的人。”

      “是哪家?”阮慈不禁好奇之心大起,“不是说人人都想收我为徒么?怎么就他家例外?”

      “上清门。”王盼盼说道,“中央洲陆擎天三柱中的一柱,门中洞天辈出,元婴云集,乃是盛宗中的盛宗,也是谢燕还原本的师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一会给大家送上一章的红包,今天不送了,明天进v,更新3章,然后会玩一下jj的新功能,发起抽奖任务,抽50000晋江币,只要是100%订阅率都可以参加,中奖人数限定为100人。初步是这么打算的,应该可以实现吧,之前没玩过,不太清楚,如果好玩的话,那么肯定是会经常玩的~
    按说入V都是应该求一下订阅的,不过写了这么多本,都催疲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前开始就很喜欢给大家发红包,主要是因为我本身霸王惯了,看到留言的读者总觉得很感动。反正对现在的我来说,订阅的收入当然也是好的,但是刺激不是特别足了,留言和讨论也是很大的鼓励。而我写之前其实也不清楚我这种题材的修仙在jj会有多少订阅,反正是自己想写的,也做好准备不会比别的文赚钱,因为这种大视角修仙卖版权难度会高一些。所以不管订阅多仆街我也都无所谓了,肯定会好好写完。但是我想,对于喜欢这种视角的读者来说,正版订阅是很有必要的,你喜欢,就用订阅来支持,如果这本有一定的成绩,那么类似的题材也许就可能会越来越多。
    反正说了这么多,核心点也还是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啦。另外,写到18章,本文气质差不多也出来了,不是恋爱主线,视角比较大,但有感情戏,后续也会有一些他人视角的描写,会有很多配角,作者不接受因为这些说‘水’的评论,如果这些都ok的话,那我们明天中午见!我要去吃午饭了,今天中午吃辣椒炒墨鱼!我已经闻到香味了!
    。感谢在2020-07-08 12:07:00~2020-07-09 12:05: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真、掉伞天、煮酒的丫头、啦啦啦、狐狸没有尾、祖先保佑退休金、清檐、多大的小可爱、我养你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choes 40瓶;pink、浮云半书 10瓶;小九 7瓶;晋·葛朗台·江、sidewalker 5瓶;Clair 2瓶;柚梧、丰丰、真菌、成碧、yzac、18205385、Spadezc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