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杀夫冲喜

      剑意纵横,在瞬间穿过体内每一寸血肉,连识海都没有放过,那张徐徐展开的观想图被剑气冲得粉碎,剧痛摧入骨肉,但在下一秒,观想图再一次被阮慈绘画出来,几乎只是几个呼吸,便又将那汹涌澎湃的剑意‘装’进了剑鞘里,抵挡着这剑意桀骜不驯的冲击,这一次,剑鞘坚持了一柱香功夫,这才被剑意毁去,阮慈承受过剑意透体的痛楚,又凝练出观想图,她练就观想图的时间越来越快,观想图也支持得越来越久,但心中却是暗觉不妙——事到如今,剑鞘的提升已越来越慢,似乎即将达到极限,而体内纵横的剑气却要比剑鞘能容纳的量更多了一些。

      只要一丝剑气在外,观想图便会被冲碎,而眼下她已渐渐能感应到身体中千丝万缕的痛楚,只是还有剑气在,无法操纵身体罢了。阮慈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极凶险的境地之中:若是精神虚耗,便停止观想的话,她现在已能感受到身体上的痛苦,只是一瞬间还好,若是一停下来,痛苦分心,恐怕就不能再次入定,这种不死不活的状态将会永远持续下去。可若是永远处在观想的状态下,体内的元气不足以如此源源不绝的滋养精神,总会被耗干了根本而死、

      还好,那两个小童一直给她补充元气,但很难想象这会永远持续下去,那口大锅一旦断了柴火,阮慈自己的身体根基就会被投入当做资粮,到那时候,如果不想立刻就死,便只能放弃观想,永远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这般不死不活下去。

      剑气过多,或者应该设法压缩剑鞘中的剑气,令其更加精纯,如此也可以容纳更多的剑气,又或者是把已经装载进剑鞘里的剑气打磨得更加紧致,不过阮慈从未学过任何驭气之法,便是想要触类旁通也是不能,更没有多余心力来推敲尝试,只能处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循环中。只能在每一次剑鞘装载了剑气,暂时还未被遗漏在外的剑气摧毁的时间内,感应到外界的情况,倒也是知晓了越公子和她的所谓‘拜堂’。

      她年岁还小,并无男女情.欲之念,不论是许配给宋太子,还是和越公子拜堂,阮慈心中都没什么波动,她倒是很喜欢越公子给的聘礼,那灵华玉璧蕴含了极精纯的灵气,灵力之浓,甚至不能用灵气来形容,恍如化作了有形的光华,难怪要叫灵华玉璧。原本她一离开大锅,立刻感到身体精元开始消耗,但灵华玉璧落入手中之后,灵力疯狂涌入,她顿觉精神百倍,借此之力奋力观想剑鞘,千祈万愿,只盼着剑鞘能多容纳些剑气。

      似是她这一次精神最为健旺,观想的剑鞘也最是完整,甚至连剑身的日月星辰都有了一丝神韵,这一次,剑鞘鲸吞虹吸,竟是将她体内的剑气全都吸纳了进去,将四肢百骸全都搜刮了一遍,似乎没有一点儿遗漏,剑鞘里外的剑气,保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上。阮慈大喜,刚松了口气,心中便是一沉——

      在所有剑气都被吸纳一空之后,不知从何处浮现,在那有无之中,又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剑气浮现,似乎极为微弱,难以拿捏,连剑鞘也吸摄不住,又似乎无处不在,充塞了体内所有空间,让她的神魂无法彻底和肉.身相合。随着剑鞘的吸力逐渐微弱,毫无疑问,这一丝剑气又将会撕破脆弱的观想图,让一切再次回到原点。

      阮慈心底有种隐隐的感觉,这一丝剑气,不论重来多少次,剑鞘都吸纳不了,饶是她心志也算坚定,仍不禁浮现一丝绝望。正当此时,只觉指尖微凉,似是有什么渠道,和体内联通,那一丝剑气受到吸引,往体外涌去,立刻就缓解了她的危机。

      这一丝剑气本就极其微弱,若有似无,涌出大半之后,通道乍然关闭,但所余已经不多,阮慈神魂往下一沉,数月以来,第一次真正回到身体之中,只是似乎仍隔了一层薄薄的轻纱,须要调动极大的精神,才能行动。好在她神意可以看清洞府中的景象,见到秀奴倒地,丽奴化为红雾没入越公子袖中,心中知道,怕是只有越公子能容纳下这一道最后的剑气。

      她虽然久在深闺中长大,宋人婚俗又和别国不同,不知道这红绸喜服有什么意义,但夫妇之间的称呼还是晓得的,不自觉就叫道,“官……人……你……过……来……呀……”

      她举步蹒跚,往越公子走去,越公子身形却要灵活得多,一个闪身,躲过阮慈,口中笑道,“娘子,你我虽然已为夫妻,但我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

      他明明可以逃离,但却始终没走,也不拉开距离,就和阮慈在咫尺之间,左挪右躲,只不叫阮慈碰触到他,阮慈走得辛苦,摇摇欲坠,越公子还时不时隔了衣服扶她一把,让她不至于跌倒,他口中不太正经,行动却很君子,手指一触即收,也不肯借机占阮慈的便宜。

      阮慈已感到体内那道剑气逐渐又有失控的征兆,她此时考虑得已不是那么周详,只觉得神魂和身体的联系逐渐稀薄,眼看就将再度离体而去,不禁心急如焚,若非和身体联系不够紧密,几乎要落下泪来,只是央求地道,“官——人——”

      越公子本来貌若好女、神色温存,两个小童怎么大闹,他都不以为意,一副俗世佳公子的样子,此时见到阮慈情况大坏,却是袖手旁观,唇边更亮出欣然微笑,竖起一指抵着鲜红的嘴唇,温声道,“嘘,你不肯说名字便罢了——官人一会再来看你。”

      说话间,身形急退,往门口撤去,阮慈心中大急,暗道,“这个人好狡猾!他刚才不走,是为了消耗我的心力,眼下知道我支持不住,怕我奋力一博,带来什么变数,便要暂时离开,等我神魂再次离体后再回来,到那时候,只要取走灵华玉璧,我便只能不死不活地任他摆布了,便是留着玉璧,也不过是让我受折磨的时间少了几分而已。”

      虽然已明白越公子的策略,但她此时无法掌控躯体,便是再急也没有用,眼看越公子身形一晃,已走到门口,突地一声‘喵’地轻叫,越公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彗星一样倒飞回来,跌在阮慈身边,阮慈心中不禁大喜,“盼盼!她果然没有死!”

      越公子一手捂胸,神色惊疑不定,想要爬起来,却不禁吐出一口鲜血,他咳嗽了几声,才要说话,面色却是一变,仿佛被人揪着衣领提了起来一般,身不由己,犹如牵线木偶似的站了起来,对阮慈张开双手,做出了拥抱的姿势。

      阮慈摇摇晃晃,向他走去,眼下局势两人心中都是有数,越公子抬头看了洞顶一眼,喘息稍定,竟也不再挣扎,而是注视着阮慈,微笑道,“娘子,这么小气?聘礼都拿了,还不肯告知芳名吗?”

      生得好看的人,终究是占了些便宜,阮慈被他注视着,心中一软,暗想:“他说得不错,其实他刚才有许多机会可以取走玉璧,那样我便只能躺倒啦,也支持不到现在。这聘礼终究是对我有用,我也收了,连名字都不说,倒显得我很小气。”

      她轻声道,“阮……慈——”

      却是再也支持不住,往瞿昙越栽倒过去,瞿昙越将她接个正着,双眼大亮,微笑道,“阮慈,好名字。”

      他双手虚抬,将阮慈握持玉璧的双手举起,包在手心,一边注视着阮慈,一边轻轻低头,将双唇印上她的指尖。

      阮慈注视着他,张口做了个大喊的姿势,却没有声音传出,那残余的最后一点剑意卷过全身,观想图犹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不断颠簸晃动,险险要被剑意撕裂,她只能倾尽全力,将剑意送入两人相连之处,往那打开的通道中灌输过去,那似有还无的剑意,真要往外灌输,却仿佛是无穷无尽,她真不知道瞿昙越能否承受得住,若是他也承受不住,又该如何收场。

      还好,剑意无穷无尽,瞿昙越的躯体却也仿佛是无底深渊,不论多少剑意,都照单全收,怎么都填不满,也不知过了多久,阮慈双腿一软,更进一步扑跌在他怀中,终于感到肢体灵便,再无剑意阻碍,神魂和身体重新合为一体。

      ‘叮当’一声,玉璧滚落地面,却是阮慈刚回到体内,四肢绵软,无力握持,瞿昙越支持的法力也不复存。

      阮慈抬眼望去,瞿昙越的双眸依旧注视着她,但眼中已无神采,和刚才的秀奴一般,体内渐渐绽放出无色剑华,将他浑身上下照得透亮,竟不可逼视,阮慈别过脸去,举手遮蔽,只觉得洞中越来越亮,犹如白昼一般,最后骤然一明,又猛地黯淡下来,再回过头,地上只余一件白衫,一枚玉璧,还有瞿昙越淡淡的声音。

      “娘子,你官人叫瞿昙越,你欠我一条命,不要忘了,我送给你的东西,也别丢了。”

      秀奴和他应当在一个修为境界,但被剑意灌入,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瞿昙越死前却能留下这么一句话来,可见修为。阮慈惘然若失,跌坐在地,良久才勉力爬起身,拾起玉璧,又捡起白衫撂在一边,白衫袖口中落出几粒虫尸,她道,“啊,丽奴也死了么?”

      虽然丽奴、秀奴把她带来这里,没有什么好心,但也多得它们蒸煮三月,阮慈才这么快将观想图修炼好,她对这两个小童自然并不喜欢,但也不太讨厌。

      “死?玄魄门的血线金虫,哪有这么容易死。”王盼盼不知何时出现在洞口,缓缓踱步走了进来,指了指地面,“早就逃了。”

      阮慈定睛看去,果然见到地面上一个孔洞,还能见到许多隐隐约约的血红丝线,仿佛是虫子爬过留下的痕迹。她问道,“这玄魄门很有名么?——盼盼,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我身旁?”

      一边说,一边又去查看那几个宾客,俱都是昏倒在地,鼻孔处也有红线绵延出来,落入地面。阮慈道,“啊,看来秀奴确实也没有死,那我们得提防他们找到瞿昙越本尊,嗯,本尊几年内到不了,但玄魄门也许还有别的门人在此,他们找到了人,可能会杀个回马枪。”

      “你的脑子是越来越好使了。”王盼盼走到她身边,跳上她膝盖,将她打量了一番,“几个月不见,也长高了一些,看来玄魄门对少夫人还算不错,在你身上一定花了不少灵丹妙药。”

      一人一猫道过别情,阮慈这才知道,王盼盼不是离她而去,而是她体内剑意外溢,东华剑的剑意,对于感应不到的人是无害的,就如同阮慈一开始根本感受不到东华剑的重量一样,越是了解就越可怕,王盼盼在阮慈周围根本存身不住,只好藏在远处暗自照拂。至于蟾光宗那老祖击毙的,如阮慈所想,自然是王盼盼随意拟出的幻影。

      对王盼盼来说,万熊门掳走阮慈,就如同一个笑话,便是秀奴、丽奴也不是一合之敌,不过他们肯为阮慈滋补根基,王盼盼也乐见其成,甚至借机打了个盹,她本以为秀丽二虫会等中央洲陆的大修履足南株洲,再带着阮慈去找少主人,届时若阮慈还没度过难关,再做打算。却没想到瞿昙越不知什么时候,却已在南株洲藏了一尊化身,机缘巧合之下,倒是为阮慈冲喜,令她将无法掌控的剑意外泄,反而因祸得福,将东华剑练得大小如意、轻重随心。

      阮慈也想将体内的变化,还有那情况的凶险告诉王盼盼,但不知如何,只要念头往那处一动,便说不出话来。王盼盼道,“贵法不传,你说不出口,那便是不能告诉别人。难怪这些年来这么多剑使,从来没有一个说过这个关口。不过,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一样,也许他们不如你这么凶险,也不好说的。”

      她从阮慈身上跳下,走了几步路,蹲下来望着远方,老气横秋地叹道,“你也看到了,连玄魄门都早早在南株洲落子,三年后中央洲的天舟靠岸,只怕诡谲之处,犹胜今朝。”

      阮慈也是好奇许久了,忙问道,“盼盼,玄魄门是中央洲魔门大派么?我听秀丽两个人和越公子谈天,似乎他们对名门正派也不怎么在乎,只是惧怕燕山魔主,还说谢姐姐是燕山魔主的道侣,这又是怎么回事?”

      王盼盼叹道,“亏得你是东华剑使!否则,这些名字是能轻易说起的?不论是玄魄门掌道还是燕山魔主,都是呼名生感的大人物,也就是仗着东华剑镇压气运,才能这么直呼其名。也罢,你既然已经将东华剑祭炼成功,也算得上是正儿八经的东华剑使了,这些事,也到了该知道的时候。”

      说着,便缓缓说出了一席话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本章也继续送个红包吧
    看到大家说有些志怪小说的味道,是呀,因为是修仙文,就是要和现实不同才好玩吗!
    昨天还在评论里看到说,这篇文有些地方让她想起《大道争锋》,是的是的,这本我也看过,我觉得一直到山海界都是非常好看的,后期有些太枯燥了
    另外今天中午吃卤牛肉,也是很好吃的,我去吃了,心!
    .感谢在2020-07-07 12:05:56~2020-07-08 12:07: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狐狸没有尾、真 2个;我是你霸霸。、李和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苍烟下白鸥、relalin、Super浓茶、36354214、刀刀 10瓶;耶梦加得 8瓶;鞋跟 7瓶;sidewalker 5瓶;苏木星 3瓶;嫦曦、成碧、yzac、Spadezc、2169998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