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染指剑种

      王盼盼之前携带阮慈行走时,用的是缩地成寸的神通,阮慈每走一步,便可迈出里许,按王盼盼的说法,这还是阮慈没有修为,等她入得道门,有了修行在身,那么距离还会更远。这些黑衣人的修为应当是不如王盼盼许多,将阮慈负在肩上,和扛麻袋似的纵跃而行,阮慈心中暗暗忖度,这些修士中筑基的应该不多。

      她此时神智虽然清楚,但却无法运使身体,只一动念,识海中便有剑意袭来,好一阵痛楚,阮慈心中若有明悟,知道自己要将观想图画全了,把剑意全都容纳进去,才能恢复正常。若是在此期间,身体受了什么损伤,又或者被人杀了,那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按这些黑衣人的说法,王盼盼已经被蟾光宗老祖宗击毙,不过阮慈心里不是太信,在她看来,谢燕还主仆都是计谋百出,而且精通幻术,王盼盼还有子棺护体,子母阴棺是旧日宇宙留存下来的宝物,还经过三才鼎烧炼,母棺能装载谢燕还的真灵在虚空中航行,子棺要护住王盼盼应该不成问题。只是王盼盼现在大概不在她身边,被引开了,希望之后能找她回来。

      阮慈在那黑衣人肩上凝神修行了几个时辰,只觉得精神无法承受了,这才张开灵觉观察身边事物。此时这群黑衣人已卸下面纱,换上了修士衣裳,一个个均是风度翩翩,不见丝毫邪异,携着她在山水间奔行了约有千里,在一个小山头上落下来打尖,几个年纪最幼的小师弟猎了野兽来,都是些獐子、狍子,众人剥皮砍柴,点火炙烤,并无什么神仙气息,忙忙碌碌的,和宋国那些百姓也没什么差别。

      “张师兄,我们来了!”

      獐子已烤出阵阵香气,两个小师弟从怀中掏出盐袋,时不时撒些香料上去,香味更是扑鼻,众人正挥刀削肉来吃,远处山间又有一群人纵跃而来,远远叫着‘张师兄’,阮慈心中暗自比较,只觉得这两帮人的身法大多都十分粗劣,比不上自己从王盼盼那处学到的轻功,也比不上在刘寅的内景天地里,看到刘寅刚修道时学的身法。只有带头的师兄要好些,一跃而起,犹如大鸟,在空中缓缓滑翔过来,足不沾地,十分优雅好看,似乎已可以初步御气。

      “王师兄!”

      两位师兄抱拳道了好,张师兄令人给新来的师兄弟让出位置,众人或盘膝,或跪坐,围着篝火说说笑笑,王师兄恭贺张师兄道,“蟾光宗开出如此惊人的赏格,在柳州一带,不知有多少宗门正在搜寻此女的下落。不料却被张师兄寻到,我们万熊门此次定能迎来千载难逢的良机。”

      众人都十分欣喜,张师兄道,“功劳都是大家的,小弟和王师兄既然结成一队,搜索万县这一带,那么谁寻到不都是一样?一路上也多仰仗了王师兄照拂,后日回到山门,当由王师兄代我们禀告师尊受赏。”

      王师兄的修为确实要比张师兄强些,从身法也看得出来,闻言精神大振,又谦让了一番,实在盛情难却,这才为难地说道,“也罢,等回去再说,今晚还要多加小心,蟾光宗如此重视此女,多少小宗现在都在搜索,可别折在回宗的路上,我这里有一副阵盘,你们往八卦方位布设下去,也免得今晚被人窥视。”

      “哦?我听说这套阵盘可是王师兄的爱物,可以激发的次数已经不多了。”张师兄不免动容,“此女身份竟如此要紧么?”

      张师兄今日如此知情识趣,王师兄自然要笼络他几分,和张师兄一起在阮慈身边坐下亲自看守,又查验了一番阮慈的情况,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此女资质极佳,身上又系有极重要的秘密。蟾光宗也是因为自己豢养的一窝灵兽被吃了,顺藤摸瓜,仔细寻访才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听蟾光宗的单师姐说,蟾光宗也不敢保有此女太久,应该是要供养一段时间,再献给上宗收为弟子。”

      他说到单师姐,面有得色,张师兄心领神会,举手恭贺道,“师兄,今次立下大功,恐怕和单师姐的婚事也该定下来了吧?小弟先在此道喜了,将来少不得要叨扰一杯喜酒。”

      把王师兄捧得眉花眼笑了,这才问道,“这上宗是哪里的上宗?——难道是宋国那里的凌霄门、盘仙门?”

      “哼,这些宗门在我们万熊门面前,倒也算是上宗了,可也不配做蟾光宗的上宗罢?”王师兄举手向空中拱了拱,“如云空门那般元婴辈出的名门盛宗,又对蟾光宗一向照拂,才配叫一声上宗。”

      张师兄也是叹道,“不错,也只有像云空门那样,有洞天老祖坐镇的盛宗,才可差遣得动蟾光宗这般的茂宗了。”

      他满是向往地道,“如我们万熊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只盼着什么时候门主能突破元婴,再扶植出一二金丹,渐渐才可和蟾光宗分庭抗礼,从下宗的身份脱离出来。”

      “那也非是你我能看得到的了。”王师兄也有些感慨,“不过还好,此次蟾光宗赏格极为丰厚,其中有几味外药,正是掌门炼婴所用。你我两兄弟立下这样的大功,应当也能落下不少赏赐,愚兄可在筑基境界上再往上走一走,贤弟也可试着铸就道基了,到时,我等当寻一灵穴,由我来为贤弟护法,定要为贤弟铸就‘无漏金身’。”

      张师兄喜上眉梢,拱手道,“多得师兄提携。”

      两人都是说得心热,恨不得连夜动身,张师兄将阮慈细看了几遍,啧啧连声,“若不是她身上带了那灵兽的一丝气息,我等还真不能肯定这就是上宗要找的人。说也奇怪,她气息断绝,连心跳都几乎没了,但体内生机盎然,也绝非死人。似乎是神游在外,如此棘手的情状,恐怕非金丹老前辈不能处置吧?”

      “金丹?只怕她是要被云空门那位洞天老祖宗收入门下,做关门弟子。”王师兄吊着眼哼了一声。

      张师兄很是不信。“洞天老祖?不是说那位老祖已经闭关万年了么?”

      “闭关万年也可神游在外,老祖威能,岂是你能想象的?”王师兄满脸‘信不信由你’,“单师姐亲口对我说的,还能有假?若非老祖有意收徒,蟾光宗又怎会如此落力?我们献上此女,能从蟾光宗那里得到天大的好处,这蟾光宗把此女送给云空门,好处又何止倍数?”

      他瞥了毫无知觉的阮慈一眼,突地又叹了口气,惆怅地道,“但和此女却又无法相比了,为了她,你我这些人奔忙了数月,如此汲汲营营,只得到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好处,可她一睁眼,就能拜在洞天老祖门下,天下的外药灵宝,想来也是予取予求,对我等来说,金丹已是此生最大的指望,可对她来说,却只怕是修道的起点。这样的运气,怎么就落不到你我身上?”

      张师兄也觉得心中酸楚,但他有自知之明,劝道,“师兄,话也不是这么说,各人各人的缘份,你我都是蟾光宗瞧不上的弟子,这才拜入万熊门,想来资质有别,也怨不得运气。”

      王师兄摇头道,“我先也是这样想,是以刚才借着说话,已开法眼将她看过——你没筑基,没有这样的能耐,你不知道,此女不能感应道韵,乃是凡躯!”

      “凡躯!”张师兄也是大惊失色,“这……这也能被洞天老祖收入门下?可凡躯又该如何修道?”

      “这就不是你我所能知道的了,也许老祖身怀逆天神通,可以为她再造灵根。”王师兄阴沉着脸,越说越气,拍了一下身边石块,“这其中要耗费的千万宝材,哪怕只是给我们师兄弟万分之一,也足够我们修到金丹了,又何须终日为生计奔忙?世事竟不公至此!”

      在火光中,他脸庞似被火焰扭曲,带了几分狰狞,望着阮慈的眼神渐渐凶残,张师兄看出不对,惊道,“师兄,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赏格了么?”

      他拦在阮慈身前,附近众弟子也纷纷发现不对,都聚拢过来,王师兄脸上疯狂之色渐浓,伸手从腰间摘下一张铁爪,低声道,“你们都让开!”

      张师兄‘唰’地一声拔出佩剑,众弟子也都亮出兵器,叫道,“师兄,你入魔了!”

      “快服清心丸!”

      王师兄又哪里听得进去?双眼泛起血红,一声大吼,身形暴涨,如熊般俯下身躯,往前扑了出去,那铁爪发出白光,只一下就击飞了张师兄的佩剑,将他肚腹划烂。张师兄捂着肚子,惨嚎道,“这是真传功法,你们打不过他的,快逃!”

      他勉力挥舞长剑,和王师兄相斗,其余弟子想要逃走,但阵盘已布,迷阵笼罩之下,又哪有那么容易逃走?王师兄狞笑着将他们一一追捕了结,将山清水秀的山谷,变作了血流处处、哀嚎声声的活地狱。张师兄捂着肚子坚持了好一会儿,见王师兄杀了一整队人,手持利爪走了过来,不由叹道,“师兄,你会后悔的……”

      话音未落,王师兄眼神渐渐清明,左右顾盼,不可置信地道,“我,我……我做了什么?!”

      他举起手中血迹斑斑的熊爪,端详了片刻,又看向张师兄,问道,“真是我么?”

      张师兄已说不出话,只是勉力点头,王师兄呆呆地站了一会,惨笑道,“我还有何面目去见师父?”

      张师兄叫道,“师兄不要!”王师兄反手一抓,将熊爪送进自己肚中,狠狠一搅,跌在地上,肚肠全流了出来,张师兄喘着气想从腰间掏出药物,可手举到一半,终究是无力地滑落下来,山谷间两道呼吸声时断时续,渐渐微弱,终于彻底没了声音。

      山风吹过,除了躺在最高处的阮慈之外,一地死尸的衣袂都在轻轻飘扬,画面说不出的邪异,王师兄的鼻翼轻轻翕动,似乎也被风扇动了,仔细一看,却是一只如米粒一般通体发红的小虫子,从他鼻孔里爬了出来,留下一道血痕。那小虫子舞动触角,钻入泥土之中,留下一个小孔,又过了一盏茶时分,一道红雾从孔中漫了出来,细看全是虫豸,渐渐化作两个小童,两人都穿着百衲衣,生得也是一般模样,面红齿白、手臂如藕,瞧着说不出的惹人喜爱。

      “嘻嘻,小小散宗修士,也敢染指剑种。”

      “也敢染指剑种。”

      他们二人讲话一唱一和,彼此复读尾句,似乎带了一丝奇妙的韵律,“蟾光宗真是不自量力,小小茂宗,竟然掺和进这样的事情里来,倒让我们得了一功。”

      “吃了一功。”

      “要多谢蟾光宗。”

      “多谢蟾光宗。”

      两个童子手舞足蹈,一头一尾扛起阮慈,似唱似笑地道,“我们公子有道侣了。”

      “公子又有道侣了!”

      “公子叫我们过去!”

      “公子叫我们了!”

      “我们玄魄门有少夫人了。”

      “又有少夫人了!”

      说着,两人化为红雾,将阮慈托住,一溜烟地没入了迷阵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久等了,本章送红包~
    话说有些疑问我看到了,但是如果我特别指出这个之后会有解释,感觉就剧透了,所以有些不是我故意不回答,而是之后会有解释的哈
    今天早上吃了嵊州榨面的外卖,我觉得这么冷门的吃食非浙江本地人是很少知道的,哈哈哈~很香的类,放点笋干、豆腐,很好吃的,还有梅干菜蒸饺!充满了南方风味!
    。感谢在2020-07-05 12:05:26~2020-07-06 12:03: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韶夏、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七染、祖先保佑退休金、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酒酿圆子 30瓶;马黛黛骑马、依皇 10瓶;Ginaaaaaa 9瓶;静海天阑、狂笑而亡 5瓶;UMASOU、灯火阑珊、yuzuru的枝枝、成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