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柳仙寄语

      前有元婴期的死人刘寅,后有修为不明,但应该不高于元婴的活人柳寄子,阮慈可谓是腹背受敌,要说这两人谁更难以应付,应当还是刘寅,毕竟他已经死了,这白雾留影,可能只是内景天地的幻象。但阮慈审时度势,还是没有前行,留在原地望着柳寄子,心中想道,以他的修为,要暗中擒住我其实不难,但他并没有出手,可见另有打算,若是他往前走得太快了,我再跑不迟。

      她猜得不错,柳寄子确实没有对她动手的意思,往前走了几步,便停下来指着云雾道,“云空门有一门神通是不传之秘,到底叫什么,外人无由得知,但确有神效,传说云空门得传此术的修士,可以拟造一片虚空,将自己所思所想观想于其中,久而久之,虚空起雾生云,机缘到时,雾中的思绪将会化现世间,凭依在法器之上,一如实在。你瞧,刘前辈虽然身故,但内景天地中的这片云彩,像不像这门神通?”

      那白雾刘寅对他怒目而视,云雾金丹滴溜溜地绕着丹田直转,但却没有再度飞出,阮慈道,“你来了,他便不敢动手了。”

      “不错,他感应到我的法力,知道不是对手——其实,这终究只是内景天地的幻象,只知畏惧我的气势,却不知道,你也并非他能附身夺舍的对象,我有法力护身,你有青剑镇压,不至于被他夺占识海。不过,刘前辈遗留的这一缕执念若是扑入你的识海,终究会给你带来一点麻烦。”

      柳寄子鼓起腮帮子,往前吹去,一口气出犹如大风刮过,白雾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只有点点云气,犹自在少年刘寅的位置萦绕,柳寄子叹道,“刘前辈,修士只修这一世,看开点,一点执念,放下也罢。”

      白云摇曳,那刘寅的幻影终是不再执着于阮慈,转身走向内景洞天深处,所过之处树涛凄凄、冰泉幽咽,阮慈和柳寄子目送他消散在林间深处,柳寄子道,“我送你出去,免得你再遇到什么怪事。”

      阮家灭门,不管有多少前因,柳寄子是仙门中直接下令的那个人,这总是错不了的,阮慈对他极是提防痛恨,但王盼盼逃走了,她也拔不出东华剑,柳寄子好声好气地和她说话,是他给面子,就是飞起一剑将她杀了,阮慈也无法反抗什么,只得从命。

      两人默默走了一段,阮慈心中又好奇起来,终是忍不住问道,“若那执念扑到我身子里来,以后,我就是他了吗?”

      “不至于,”柳寄子对她很耐心,其实他刚才已说过一次,但重复解释也殊无不耐之色,“你已能勾连东华剑,因此才引动执念感应,东华剑自然会庇护你,不过,他的执念在你体内缠绵,若无良师出手,你修行时会杂念丛生,有很多幻象。如果你再往前走,见到他破丹成婴的情景,那么将来成婴时会有极可怕的知见障,困难重重,会不会陨落于天劫之下也不好说。”

      阮慈问道,“你也不敢看他成婴的样子,所以才喝住了我们是么——其实,你早已发现了我们罢?”

      柳寄子笑而不语,阮慈自言自语道,“嗯,看来你也没有成婴。”

      “小可不才,修道七百年,堪堪金丹中期。”柳寄子并不生气,从袖口取出一柄竹扇,摇扇笑道,“我知道阮姑娘修道三百年的时候,定然要比现在的我强上许多的。”

      等他摇起扇子来,阮慈才发觉四周似乎又有云气聚起,柳寄子摇头叹道,“既然是执念,又哪有这么容易消散,待我们走出去之后,这里真要封起来了,只等云空门来人再处置罢。”

      “你便是为了办这件事来的吗?”阮慈顿了顿,又问道,“你说修道人只修一世,是什么意思?平常人有许多世么?修道人只有一世是为什么?”

      “你比你那个姐姐还喜欢问这问那。”柳寄子似是被她问得头疼,笑道,“只是她都问在点子上,你却丝毫也不问些要紧的事。你怎么不问我,现在有多少人找你?你怎么不问我接下来你该怎么办?”

      他提到阮容,阮慈心中不禁一痛,她强忍着怒火,若无其事地道,“现在有多少人在找我?大概所有人都在找我吧,我该怎么办,问了你,你会告诉我么?”

      柳寄子点头叹道,“果然是东华剑种,资质的确非凡,你年纪虽幼,却也比周岙强得多了。”

      两人边走边说,此时密林已然到了尽头,阮慈隐隐有种感觉,若不是柳寄子陪在她身边,这条路只怕不易走完。

      当她双足踏上熟悉的石地时,阮慈大松了一口气,眼前光秃秃的石山虽然无聊,但却要比刚才那鸟语花香的密林更让她安心。

      柳寄子回过身去,倒过扇柄,在空中书写了几个符文,那密林一阵扭曲,阮慈揉了揉眼睛,眼前便只余一片乱石。柳寄子说道,“我将这片地方暂时用幻术遮掩起来,也免得许多人前来寻宝,坏了刘前辈的清净。”

      他知晓阮慈只是凡人,什么都不知道,慢慢解释给她听,“内景天地化虚为实,一草一叶,只要你能带出来,那就是真实的,内景天地里的东西,有许多对于主人只是寻常物事,但对低阶修士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将来,你若是修行有成,又逢机缘,也许能去到青君的内景天地之中,昔年她遇劫陨落,真灵化作亿万投入诸大天之中,修为残化的内景洞天在宇宙中游荡不定,许多大能修士都曾入内寻找过机缘,若是你这剑使持剑进去,应当能得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好处。”

      “青君?”

      柳寄子微诧道,“谢燕还连这个都来不及和你说么?”

      阮慈摇了摇头,柳寄子索性在一块山石上坐下,手中竹扇轻摇,那厚土润泽神光化为千般形状,为阮慈演说道,“青君便是东华剑剑灵成道,本方宇宙生之道祖,其后入劫陨落,东华剑也毁于大劫之中,仅余残剑——这已是几个元会之前的事了。”

      “青君的真灵无形无质、不可磨灭,陨落之后化身亿万,在宇宙飘荡,孕化生灵时偶然受到感应,落于胎中,和元灵相合,可以说是剑魂转世。”柳寄子看了阮慈一眼,“不过不要以为这剑魂便很值钱了,光是琅嬛周天,剑种便有成千上万,随时还会化生,剑魂转世,只是拥有侍奉东华剑的资格而已,是否能够更进一步,还要视个人的资质与天分。有些人虽然是剑魂转世,但天生痴愚,又或者多病早死,根本连见到东华剑的机会都没有。”

      阮慈暗想道,“我虽然不笨,但不能感应道韵,如果生在别的大天,也许还能有机会成为剑使,但在琅嬛周天,要不是谢姐姐找上我,只怕我一生也不知道东华剑这三个字。”

      “就譬如说你,若是在平时,自然是平平淡淡地过上一生,也不会知道这柄仙剑的来历。但谁叫你运道好呢?”

      柳寄子也和她想到一块去了,他叹了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妒忌,“谢燕还很喜欢你,不但把剑给你,而且临走之前,运化神通,为你杀了天下间所有剑魂,你可知道?那一剑,他杀了上万个人。有多少名门大派悉心调教的剑道种子,应他一剑之威,哪怕就随侍在师长身边,也是立毙当场,毫无转圜的余地?”

      阮慈捂嘴掩住一声惊呼,这才明白谢燕还临走之前,握着她的手都做了什么,那万千星辉来投,众大能怒吼的场面,又在眼前重现,想到那万千辉光,每一点便代表了一条人命,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讷讷地道,“谢姐姐……谢姐姐她……”

      “他一点也不把人命放在眼里,是么?”

      柳寄子笑道,“若你是他,你目中也不会有旁人的,要知道刘前辈已是我们南株洲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但在谢燕还面前,依然是萤火见月。”

      他的声调也有些微妙,似是对这样的手段心向往之,只是不便流露,“谢燕还确然不愧是琅嬛周天万年来最杰出的人物,他既然拣选了你,那你自然也有过人之处,当可知道他这么做的苦心。”

      阮慈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剑魂转世、名门大派、悉心教导,名门大派教导这些弟子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追逐这柄东华剑么?她道,“谢姐姐是为了我。”

      “不错,青君真灵无形无质,便是洞天真人也无法卜算,只能徐徐寻找,还要找寻那些资质、心性俱佳的好苗子,没有数百年是办不到的。可东华剑不可一日无主,如今天下只有你一个人身负青君真灵,堪为东华剑使,”柳寄子缓缓站起身,望着远方道,“那些人正在寻你,但他们不会杀你,更不会害你,只会千方百计地对你好,哄着你拜入他们门下,如今你就是琅嬛周天里最超然的凡人,若你愿意,你可以过上连我都要艳羡的日子。”

      他说完了,阮慈没有答话,只是望着柳寄子,过了一会才道,“你怎么不往下说了。”

      柳寄子奇道,“我要说什么?”

      阮慈道,“便是什么,其余人看似对我好,其实包藏祸心,而你们凌霄门虽然杀了我们阮氏全家,但却其实都是为了我好,让我拜入凌霄门下之类的话。”

      柳寄子被她逗得笑了起来,“不必,凌霄门底蕴浅薄,如今已接不住你这样的大人物。我在这里遇到你也是缘分使然,门中无人知道我在这里——那守候在山头的猫道友,可以放心了。”

      王盼盼的身影在山头一块乱石上浮现,她扬爪对着柳寄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扑到柳寄子头顶,被柳寄子叫破了,也不则声,抖抖毛跳到阮慈脚下,几个幻影从山头数个方位奔来,融入她毛茸茸的身躯中。阮慈看了她一眼,王盼盼点点头,她便道,“既然底蕴浅薄,那你们封锁宋国做什么?不就是想要东华剑么?”

      “既然你身边有灵猫守护,有许多事我就不多嘴了,你大可以问她。”柳寄子洒然一笑,“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想,我不想把你带回去,又对你说这些做什么。”

      他这话正说中了阮慈心思,她扬起脸望着柳寄子,柳寄子看了她一会,欣赏却又有些怜惜地道,“我这个人一向爱才,难免对你说得多些——有些事,将来你会知道的,有了这柄剑,你可以做到许多以前做不到的事,却也因此有了许多不得不做的事。你该怎么办,这问题你不问我也是对的,毕竟,这也由不得你自己。”

      他转过身子,走了几步,似是想起了什么,长袖一卷,地面上青光一现,两道人影跌了出来,阮慈定睛一看,惊叫道,“容姐!”

      她和柳寄子同行一路,对方随时可取她性命,她都还算得上冷静,此时却失去镇定,扑到阮容身边将她抱住,垂泪道。“原来你还活着!还有谦哥!”

      阮容、阮谦都是神色萎顿,阮谦气息更是微弱,不过好在还算稳定,阮容紧紧抱着阮慈,浑身颤抖,柳寄子对阮慈道,“我说过,我这人很惜才的——你的族姐、族兄,便送给你了,这是我的一番好意,你可要好生栽培。”

      他这话大有深意,阮慈听了不由一怔,只来不及琢磨,她抬头追问道,“周岙呢,也活着么?”

      柳寄子笑道,“我也没杀他,留给你磨刀之用,他的人头,将来待你修行有成时再来取罢。”

      他轻摇竹扇,转身悠然行远,阮容喘息少定,抱紧了阮慈,以为借力,在他身后声嘶力竭地喊道,“柳寄子——我必取你的性命——”

      柳寄子回头看了阮容一眼,轻笑起来,从容道,“我杀你全家,你找我报仇天经地义,只是阮姑娘,仇报了,恩报不报呢?我救了你的性命,这一恩,将来你该怎么还我?”

      他竟没杀阮容,这一恩的确是实实在在,若当时柳寄子听了师兄的话,阮容早已没有命在了。宋国争端频繁,斩草除根几乎是根深蒂固的常识,阮容呆了一呆,回不上话。柳寄子洒然一笑,回身摇扇,没入了幻境之中,只有余声袅袅,在山中回荡。

      “三国百姓七百年采精食气,未曾沾染人间烟火,又在灵气暴乱之地生活,天生可调理灵气,乃是极好的修道苗子,这几年间,会有许多大门大派在三国传法收徒,不乏中央洲陆来的上古高门,你们有意上进,当可留心。不过若我是你,我就不会和他们一道行走。”

      “阮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啦,一会送上一章的红包,本章就不送红包了,我上个月花太多钱了要节制一些………………
    今天中午吃大头虾,大家吃大头虾吗?我觉得大头虾有点螃蟹味道,很好吃的,又比螃蟹好剥,给一点芥末醋,很香!
    。感谢在2020-07-01 12:02:32~2020-07-02 11:55: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锅锅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催你更新啊、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桃bilibeng、七染、籍月为眠、狐狸没有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旧调重弹 40瓶;骨骨 30瓶;工彤新奕、幼安、西瓜火炉羊皮袄、灼灼夭华、Dana、AKI 10瓶;小尤饼 9瓶;狂笑而亡、sidewalker 5瓶;暗窗红雪 4瓶;酒窝 2瓶;成碧、意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