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剑

作者:御井烹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内景天地

      “盼盼……”

      “嘘,别说话。”

      宋国已经七百年没有下雨了,土地皆成荒漠,没了植被维持,山面上的泥土渐渐流失,整个宋国所有的山都是光秃秃的,甚么树木、花草、雾气、烟雨,甚么江河湖海,全都是没有的东西,虽然典籍传说之中也会提到,但阮慈这还是第一次走进山林之中,耳畔闻得鸟鸣处处,只见林中有荧光上下漂浮,一点一点,好像星星落到了地上,不由得一阵新鲜。她刚开口要问,王盼盼就紧张地嘘声,“刘寅不是一般的元婴修士,他的内景洞天可能有些非凡离奇之处,你不要胡思乱想,在修士面前,想也是有罪的,什么都别碰,直接走直接走。”

      别说谢燕还了,连柳寄子似乎都能看穿阮容的想法,阮慈当时在顶上偷看,柳寄子突然对她说了一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阮容面露惊色,在阮慈看来,很像是谢燕还读自己心思时的样子。阮慈被王盼盼一提醒,也是心惊,收束着心思往前走去,只见这片密林郁郁葱葱,往前绵延而去,一眼望不到头,一条小径从中蜿蜒而过,远方似有崇山峻岭、浮阁飞檐,仙气盎然,阮慈不禁心中神往,暗想道,“谢姐姐既然借了我东华剑,总有一天,我也能去这些所谓仙家福地开开眼界。”

      她只是想去看看,却没有留在山间清修的意思,也不知谢燕还知道了会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不过按阮慈想来,谢燕还多数是不会在意的,她把东华剑借给阮慈,只是兴之所至,也没想过回来的时候剑会在谁手中,对她来说,不论在谁手里,反正都是会取回来的。

      但在阮慈来说,借了谢燕还的东西,总想着亲手交还。天下之大,她也不愿只是云巅匆匆一瞥,走出了这内景天地,她要好好地问一问王盼盼,她不可以修道,但可以修剑,这修剑又该怎么修。

      只是瞧王盼盼那跳脱的样子,阮慈心中其实不太有把握,这只猫说自己是北幽州最厉害的大妖怪,阮慈是不信她的,但谢燕还收她做灵宠,自然也是因为王盼盼有过人之处,也许对谢燕还和王盼盼这样的修士来说,修剑就和修道一样简单,就好似阮容说的那样,“你就把心神沉浸入符文里,自然而然便有了感应。”

      想到阮容,她心里猛地一紧,阮慈不愿去想这些,背过手摸了摸东华剑,没有什么感觉,她想试着把心神沉入剑中,又想起王盼盼说的,叫她不要胡思乱想,念头才一展开,就又打消了不少。只由不得多注意了东华剑几分,在心中想着,背在背上的剑该是什么样子,什么形状,剑鞘上的花纹又是什么颜色。

      思绪刚起,只觉得浑身一震,脑海中似乎多了一柄长剑,却非那普通模样,而是一柄大日为佩、繁星为穗、煌煌赫赫、光耀虚空的长剑,阮慈似是见到无垠虚空中,有一人手执长剑,往前送出,无数大天在剑尖生灭,犹如水珠一般泼洒而出,向着虚空中的裂口滴落而去,那道裂口越变越大,其中星辰如珠滚动不休,渐渐诞生星河,阮慈身不由己,投入那星河之中,只见众星明灭,在她周围旋转不休,隐现臣服之意,而阮慈自己威严自许,似乎举手投足之间便可以覆灭这些大天。

      也不知过了多久,阮慈双肩一颤,清醒过来,只觉得脸上疼痛,摸了一摸,有四道血淋淋的伤口,王盼盼从她怀中探出半个头,恶狠狠地瞪着她,小声斥责道,“你疯了!竟在此时观想剑意,你知不知道,以你如今的寿元,若是运气不好,很可能这一入定就是几十年,等你醒来的那一刻,也就是死去之时!”

      阮慈也不知道原来她刚才所做的事情是叫‘观想’,吓得一看天色, “那我入定多久了?”

      “没多久,也就是一眨眼。”王盼盼没好气地说,“还好东华剑足以镇压识海,不让你气息外泄,不然这内景天地要是被你引动起来,那就糟糕了,天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变化,万一刘寅残存的意识感受到东华剑的气息,想要抢夺——”

      说到这里,它啪地一声捂住猫嘴,心惊胆战地窥视着两旁的动静,阮慈心想,“连个死了的元婴都这么怕,看来盼盼修为应当还要比元婴再低些。”

      她虽不知识海的意思,但也猜得到些许,听说东华剑可以镇压识海,不让思绪外泄,不由松了口气,试着在心中想道,“盼盼大笨蛋,盼盼修为稀松平常。”

      王盼盼果然一无所觉,还在观察小径两畔的变化,阮慈和它一起定睛看去,只见山林中白雾弥漫,万点流萤上下飞舞摇动,似乎没什么不同,但才要转过头去,又见到流萤缓缓聚在一起,化作人形,似是有个少年在白雾中走来,只是身形幼小,却不像刘寅死前的模样。

      阮慈和王盼盼胆子都小,但也不会因为被吓着了就慌乱无措,一人一猫谁也没有说话,都好像没看到一样,王盼盼的猫头蓦地缩回衣服里,阮慈加快了脚步,埋头往前疾走。那少年也不追赶,只是在白雾中四处奔跑,身边逐渐现出一座宅院,还有少许面目稀薄的影子在宅院之中,和少年做亲切之状。

      又过了一会,流萤飞舞嬗变,那少年身形长高了少许,在一处广场上仰首聆听,广场上空,有个老者在云端高坐,垂手放下一挂长梯,众人争先恐后地往上爬去,少年负手不前,待到其余人纷纷跌落下来,这才上梯,几个纵跃便翻上云梯,立于老者身前,俯身下拜。

      “青云梯……这是南株洲收徒传法常设的手段。”不知什么时候,王盼盼又探出头来,细声细气地说,“哦,他拜入云空门,开始修行了。”

      果然,雾中画面再变,那少年已是青年模样,在山间锤炼武功,口中似乎呼喝有声,手中打着一套长拳,一招一式玄奥非常,阮慈不由看得住了,想学着打几拳,又强行忍住,但她记性颇佳,把招式默默记在心里,王盼盼也点头道,“嗯,云空门到底是南株洲的上乘宗门,这套拳倒还说得过去。筑基炼身,刚入门的弟子除了早晚吞吐丹气,都要锤炼身子,查漏补缺,将肉身铸就得圆满无缺,才能筑基修道,在此之前,和凡人高手也没什么太多不同。”

      阮慈问道,“谢姐姐说,凡是经过道韵锤炼的肉身,也出不得琅嬛周天,道韵锤炼肉身就是在这一步么?”

      王盼盼笑道,“这个自然,听说旧日的修士,在近道期就要停留百多年,凡人的寿命都要尽了,才能把天生带来的五缺八漏补上,留住吞吐的灵气,若能吞吐道韵,快些的不过十年就能筑基成功。你瞧,这刘寅不就是么?男修士不服驻颜丹,形貌就停留在筑基那一刻,他十几岁修道,看样子二十几岁就筑基了,若不然,也不是南株洲的修道种子了。”

      “那要是有些人根基特厚,在娘胎里就筑基成功的话……”

      阮慈不禁嘀咕道,王盼盼瞪了她一眼,“在娘胎里就修得圆满无漏也不是没有,那你想,孩子根基都这么深厚了,父母呢?人家大能自有办法把孩子生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说话间,那道影子又长高了一些,看着像是刘寅的样子了——阮慈其实也就见过他一会儿,但她现在记性比之前更好,就算只是匆匆一面,也如在目前,自然而然就能辨认出来。

      “已经筑基成功了吗?”

      那影子已不再修炼武功,而是在一轮明月下仰首吞吐薄雾,王盼盼点头道,“不错,修道四阶,炼身筑基,这是近道,什么时候把肉身修炼完满了,那便是铸就了修道的基础,在此之前,都不是修道,只是一步步接近大道。筑基成功以后,开始入道,这一阶段,吞吐灵气,在体内蕴养修炼,修成一颗金丹,便是金丹炼力。”

      果然,那刘寅吞吐出的灵气,丝丝缕缕,逐渐裹挟成了一颗丹丸,那丹丸先是雾状,逐渐凝实,滴溜溜在刘寅腹中转个不停。王盼盼赞道,“听说人类修士在凝丹之前,还要将灵气化液,从液中炼丹,哼,这刘寅也算是有几分才干,竟是直接跳过了这一步。”

      这白雾变化到了现在,不过是上演刘寅修道的故事,此时两人胆气已壮,在小径上闲庭信步,望着刘寅缓缓凝练金丹,将金丹由虚化实,又从疏至密,王盼盼到底是猫性,见那金丹滴溜溜转得可爱,禁不住举起爪子,虚空拨了一下,笑道。“好大的金弹珠——喵!”

      两人都没想到,雾中金丹受王盼盼这一招引,竟破空飞来,由虚化实,瞬间飞到阮慈面前,阮慈根本来不及反应,王盼盼一爪拍出,将金丹扑向地上,那金丹被扑低了,又飞回雾里,雾中刘寅伸手将它招引到身前,站起身睁着雾白的双眼,盯着她们直瞧。

      “盼……盼、盼、盼盼……”

      阮慈牙关不由轻颤起来,“现,现在该怎么办?走、走快些么……”

      王盼盼声音也一样轻轻颤抖,“不,不不不,别走,别走,让、让我想想。”

      阮慈心中也觉得往前走去不太妥当,只是说不出为什么,但留在此处和刘寅对视,也很吓人,正踌躇时,身后又传来熟悉的声音,“别往前去——”

      王盼盼头一缩,阮慈只觉得胸前一空,这只猫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那人的声音渐渐接近,“若我是你,我就不往前去了。在这里还只是金丹,往前走,刘师兄修为到了元婴,你该怎么应对呢?”

      这句话正说到了点子上,阮慈却顾不得细想,这声音她在洞顶听了好几个时辰,绝不会认错,她猛地回过身,和雾中的刘寅一同看去,只见小径来处,一道白衣身影飘然而至,唇边含笑,容色如玉,不是柳寄子又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大家久等了,一会儿给大家送上一章的红包,本章也送~
    话说,为啥修仙人士一般都养个随身老爷爷或者是百科书宠物呢?其实很简单的道理,这样方便讲世界观,或者是把主角的心理活动外化,不然的话修仙路上,主角一开始啥也不知道,之后又长时间一个人,如果没有角色来捧哏,文章将会非常无聊
    盼盼目前是白猫!之后会有别的花色的!
    答疑时间:王盼盼宋国分盼们会不会触动大阵?不会,因为阵破之前分盼都过着普通狸猫的生活
    今天中午吃鱼头豆腐汤,早上吃的面包,但我觉得现在好多面包太甜了,而无糖无油的面包又让人很忧郁,其实面包不是什么理想的吃食,哎。
    。感谢在2020-06-30 12:02:09~2020-07-01 12:02: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催你更新啊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余莞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狐狸没有尾 2个;被盗过号的荔枝、20449285、七染、侠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咸 20瓶;seleces 15瓶;彗星、如意人家、雨落长安、不眠 10瓶;意马 7瓶;一冬无雪、狂笑而亡、花溪叶笛、墨止水、冻果冻 5瓶;弗莱格 4瓶;yuzuru的枝枝、霜序 2瓶;h疏狂、18205385、慢慢法学路、成碧、爱喝山参水的琼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