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作者:雪压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晚上,时榷从浴室走出来,用白色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湿漉漉的白皙手指给“十八夜”发了一条消息:“今天AWG的运营经理来找我了。”
      
      十八夜那边几乎秒回:“怎么样?”
      时榷道:“明天去AWG签合同。”
      
      十八夜回复:“那很好啊,起码不会失业了!我还想以后你要是找不到工作,我就养着你呢=w=”
      时榷忍不住轻声地笑了一下,他知道十八夜没什么恶意,就是口无遮拦的一个小孩儿,他们认识了两年,也不分什么远近亲疏了。
      年纪又小,很招人喜欢。
      
      十八夜又问:“……你跟HOP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矛盾,只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是想做一个纯粹的职业选手,跟队友一起打比赛共进退。”时榷一字一字回复道:“HOP对我的要求太高,我自认达不到他们想要的目标,所以就选择退出了。”
      
      对方正在输入中。
      对方过了很久还是正在输入中。
      大约三四分钟,十八夜才又发来一句:“如果你有什么委屈,都可以告诉我。”
      时榷垂着眼睛,平静说:“好。”
      
      十八夜发送了一张“流泪猫猫头”表情包。
      十八夜:“排吗?”
      十八夜:“下午我单排了两盘,掉分了。”
      
      时榷将毛巾放到一边:“嗯。”
      
      二人登录LOL游戏,开始匹配对局。
      
      十八夜的粉色萝莉头像格外瞩目。
      时榷用的还是死歌,十八夜还是日女。
      
      对面打野是寡妇,前期对时榷的野区没有什么威胁,而射手那边一打二,对线压力很大,十八夜就去帮助下路了,让时榷一个人稳健发育。
      他们家的ADC是月男,厄斐琉斯,对面的ADC是伊泽瑞尔,辅助璐璐。
      三分钟的时候对面射手走位失误,跟他家辅助脱节了,十八夜当机立断E闪过去,精准操作将他控制在塔外,跟月男一起拿下了一血。
      First Blood!
      
      ——敌我双方对线,抓人是很常见的情况,有机会肯定要扩大优势,人头不拿白不拿,结果对面那伊泽瑞尔毫无征兆地就怒了,死后在频道里打字狂喷:“这女坦#@&%?就你这种fw也配控老子?有手就能玩的XX东西跟你爹装什么B?”
      
      看到这段话,十八夜的操作明显顿了一下,曙光女神站在原地没动。
      时榷在队内频道打了个“?”
      十八夜(曙光女神):“没事,就控杀了他一回。”
      路人队友月男听不下去了:“不杀你杀谁,又不是出家人还得慈悲为怀,是不是玩不起?就你那残疾人操作,我家狗脸滚键盘都比你强,有什么脸皮bb我家辅助?”
      对面的脏话停顿了一秒钟,然后从单一目标攻击开始了无差别狂轰滥炸,聊天框里都是他一个人的无能狂怒。
      
      时榷依然没有回复,只是过了半分钟,耳机里“叮”一声响,游戏屏幕左下角出现了一条消息。
      “卡尔萨斯正在路上。”
      
      LOL有团队快捷消息,不用打字那么麻烦,只要标记一个地点就可以跟队友交流了,“xxx正在路上”就是xxx正在前往支援的意思,一般是指去Gank——就是去抓人的意思。
      
      对面下路双人组没发现死神来了,还在塔外不知死活地蹦跶。
      时榷的死亡颂唱者从他们身后的草丛里出来,先手放了一道降低防御的屏障,然后Q技能持续输出,对面的血线肉眼可见哗啦啦地往下掉。
      
      伊泽瑞尔跟璐璐连反打的机会都没有,抱头鼠窜一起交了闪现,躲到了防御塔底下,不敢再出来吃兵线了,读条回城补状态。
      他们两个吃了时榷的一套技能,这时候都是血皮,死亡颂唱者原地读了一个大招——死歌大招安魂曲,全地图攻击,可以对敌方五名英雄同时造成法术伤害,不管距离多远,并且血量越低伤害越高,残血收割神器。
      就见对面射手和辅助回城的读条马上结束了,小命马上就能保住,结果转眼变成了两具灰色尸体。
      
      卡尔萨斯击杀了敌方英雄!
      卡尔萨斯双杀!
      ——然后就见十八夜的头顶上亮了一下金光闪闪的牌子,还冲对面比了个大拇指点赞,在蓝色小兵进入防御塔之后,十八夜又在伊泽瑞尔的尸体上来回蹦跶了两下。
      [全队]十八夜(曙光女神):“不好意思啦!”
      对面射手梦幻开局0-2-0,这盘游戏体验基本上是负数了,又被十八夜这么一嘲讽,整个人估计气的要原地爆|炸了,脏话一条接一条往外飙。
      
      时榷微微皱了一下眉。
      英雄联盟的玩家广泛,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鱼龙混杂,确实有嘴巴不干净的,但是大多数玩家是正常人,最多就是吐槽抱怨两句,说话恶心到这种程度的,真的少见。
      
      卡尔萨斯:“你屏蔽他吧。”
      十八夜乖乖回复:“好。”
      然后默不作声地暗搓搓记下了这个人的id。
      
      后来那ADC也就只能口嗨了,因为只要这人敢出家门口,就算苟在防御塔下,时榷都不远万里过去杀他,然后还要被十八夜亮牌子点赞嘲讽鞭尸一条龙。
      死了几次之后,他看出时榷明显维护十八夜的意图,开始怒骂这两个人“狗男女”。
      
      时榷无动于衷,见他一次杀他一次。
      十八夜也没有回过一句话,只是助攻人数蹭蹭地往上涨。
      
      ——我们时榷老师绝对是网游玩家里的一股清流,他从来没有骂过人,因为他不会骂人,也不习惯这种解决矛盾的方式。
      如果傻逼排在他对面,时榷就杀到他在泉水里出不来为止,假如傻逼不幸是队友,时榷就直接屏蔽他。
      
      对面这射辅连体婴当了“买一送一”的提款机,死歌前期就八个人头,经济全场最高,到了中期打团的时候有十八夜的全方位保护,死歌基本上就无敌了,二十分钟推到了对面高地,又在高地上打了一波团战。
      
      对面当然是没打过,死歌连血皮都没掉,看到伊泽瑞尔残血跑路,时榷原地又读了个大招。
      就见那ADC划着狗刨疯狂往自家泉水里扑,想蹭一口泉水的回血,结果不幸差了一步之遥,被死歌大招当头劈了个外焦里嫩,惨死在家门口。
      
      伊泽瑞尔:“…%*&*…”
      ——这人骂了十八夜十二句脏话,时榷拿了他十二次人头。
      水晶碎裂,对局结束。
      
      房间内的聊天公屏上,卡尔萨斯打出一句话:“不要在意。”
      十八夜:“嗯!”
      十八夜:“谢谢阿榷(:3_ヽ)_”
      时榷放在键盘上的手指轻轻悬停了一下,然后垂眼回了一个“嗯”字。
      
      两个人继续排队,第二局的时候,看到对面又秒选了伊泽瑞尔和璐璐。
      可能还是刚才那两个连体婴。
      
      于是十八夜打字道:“应该还是他们两个,我想玩一盘中单。二楼可以辅吗?包赢。”
      二楼小姐姐欣然同意了。
      
      时榷这次选了奇亚娜打野,物理伤害,刺客型的,移动灵活,瞬间爆发非常高,跟死歌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英雄。
      双方英雄选择完毕,进入角色读取界面之后,一看游戏id,果然是那个嘴臭喷子。
      
      开局十八夜就说:“屏蔽他吧。”
      时榷:“嗯。”
      
      十八夜这局玩的是影流之主,劫,据说是一个新手玩家连技能描述都看不懂的英雄,花里胡哨,操作非常难,极容易“超鬼”,但是玩好了就能秀的对面全家升天。
      
      时榷轻微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十八夜居然还会玩这种充满攻击性的英雄,以前十八夜跟他排位的时候,拿的都是辅助。
      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从游戏三分钟开始,时榷跟十八夜就完美地展示了什么叫“中野联动”,下路两个连体婴就是两个大号送财童子,在塔外被双杀,被越塔双杀,在野区被双杀,刚走出泉水没几步被双杀——可以写出一本《情侣花式死亡的一百种方式》了。
      在LOL峡谷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了他们死不瞑目的鲜血,没有一丝丝游戏体验。
      估计那射手在狂喷卡尔萨斯和十八夜,但是他俩屏蔽了看不见,就等于没骂,非常舒服。
      打又打不过,只能嗷嗷叫两声的样子。
      
      后来时榷索性连野区都不刷了,就跟十八夜两个人蹲在对面家门口的视野盲区。
      伊泽瑞尔刚一露头,奇亚娜WQA瞬间贴脸打掉了他半管血,紧接着十八夜倏然位移过去,一套伤害还没打满,直接残血收割。
      
      耳机里都是华丽的击杀音效。
      【十八夜击杀了敌方英雄!】
      【十八夜双杀!】
      【卡尔萨斯击杀了敌方英雄!】
      【卡尔萨斯已经接近暴走了!】
      【十八夜正在大杀特杀!】
      
      我方辅助小猫咪瑟瑟发抖:“我们中野疯了吗?”
      【队伍】十八夜(影流之主):“见谅,我不太会玩中单。”
      小猫咪看着十八夜12-0-4的战绩,陷入了沉思。
      朋友,感受过中野双刺联动的恐惧吗?
      
      最后这一局打了个碾压的35-2,对面从头到尾就拿了两个人头,还是自家ADC不小心送的。
      
      十八夜扬眉吐气:“我感觉他俩回去就要分手了!”
      时榷没回话,于是十八夜那边顿了一下,又说:“……怼人家泉水里杀,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卡尔萨斯:“没关系,做的很好。”
      卡尔萨斯:“还打吗?”
      十八夜:“没吃晚饭,现在好饿了我去找点东西吃!一会儿就去睡觉了,明天你有时间的话我晚上找你!”
      语气不自觉带着一点撒娇的感觉,时榷忍不住轻轻一笑。
      
      十八夜又说:“明天去AWG路上注意安全!”
      卡尔萨斯:“好。”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一截修长白皙的手臂操作着鼠标,“十八夜”下线,起身的时候,一枚蓝宝石耳钉在黑下去的电脑屏幕上一晃而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尉岐摸了摸耳朵:蓝宝石耳钉好像有点熟悉……
    感谢哦哦扑克的霸王票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