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作者:雪压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最后尉岐耍赖不认账,怎么都不肯跳钢管舞,因为他从来没学过这玩意儿,到时候不知道是他跳钢管舞还是钢管跳他。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粉丝们当然不乐意了,哪能由他任性反悔,在直播间开始大闹天宫揭竿而起,QQ群、微博上一起闹,并且扬言要把他说话不算话的劣质行为告诉时榷老师。
      
      尉岐只好忍辱负重割地赔款,答应粉丝爸爸们等世界赛结束,回来给他们开着摄像头,扎双马尾直播三天。
      ——尉岐头发又卷又长,是那种文静美人的款式,偏偏本人一副旋风霹雳的刁酷样,还是新鲜出炉的“基佬紫”发色,扎双马尾的画面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热搜预定:#viik 紫色双马尾直播#】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我不信!除非你立字据!!】
      尉岐压低声音道:“立什么字据,世界赛完就直播,说到做到,不然你们去找时榷老师告状。”
      粉丝这才善罢甘休。
      
      尉岐平定下民愤,光速下播。
      世界赛打完起码要再过一个月,到时候他的粉丝金鱼脑袋肯定就都把这件事忘了。
      嗯,一定会忘了的。
      
      .
      
      次日上午,时榷收到十八夜发来的消息:“给你买了一个小礼物!送到AWG那边了,手机号码留的是你的,应该今天就到了,你注意下快递电话!”
      时榷的眉梢轻轻向上一扬,没问是什么,只说了句:“好。”
      上次送了他一些东西,小孩儿大概觉得不好意思,又礼尚往来地回了礼。
      
      快递送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最近这几天Q市秋老虎开始反扑,外面将近四十度的烈日,人都晒成狗了,快递员的语气麻木如死水:“你好,是阿榷哥哥吗?你的快递到了麻烦下来取一下。”
      时榷:“好的。”
      
      快递员用一种诡异的小眼神打量着“阿榷哥哥”,感觉这签收人的称呼简直肉麻到没朋友,肯定是哪个磨人的小妖精送的,而时榷神情自若地签收快递,礼貌地一颔首:“谢谢。”
      
      时榷回到房间,用小刀拉开了胶带,将纸盒子拿了出来,不知道小孩儿会送给他什么。
      外包装看起来还挺精致的,一个手感非常好的黑丝绒盒,像是盛放贵重金属的那种小盒子,时榷打开盖子——里面是一条银光闪闪的男款项链。
      
      时榷的动作顿了一下,将项链从盒子里拿出来,一条黑色的挂绳,下面两个精致的银色戒指环扣在一起,分别刻了“时”“榷”两个字。
      时榷将戒指握在手心里,叮叮当当响。
      
      两分钟后,尉岐的微信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时榷给他发了一张照片,只有半张形状优美的下颌,他穿着羊驼色衬衣,两枚银色的戒指挂在胸口处,
      挂绳是黑色的,与锁骨处的皮肤黑白分明,衬得时榷的肌肤格外白净,虽然没有露出整张脸,但是那种干净又斯文的气质几乎能够透出手机屏幕飞出来,好看极了。
      
      尉岐:“………”
      美好的肉|体,还是可以觊觎一下的。
      他很没有志气地把照片原图保存了下来,但是不敢当手机屏幕,他怕万一哪天时榷看到他手机就毁了,只好当了微信小号的聊天背景。
      
      十八夜:“好看!!!”
      时榷回复:“谢谢,我很喜欢。”
      十八夜:“你要戴着打比赛!”
      时榷:“好。”
      
      于是晚上训练的时候,尉岐偷偷瞄了一眼时榷,就看到他的脖子上挂了一根黑绳,一路没到领口,指环将衬衫微微撑起一丝弧度。
      尉岐得意地想:我送的!
      
      尉岐的视线还没收回来,八哥就推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对阵表,脸上有些凝重的表情:“同志们,世界赛抽签分组名单出来了。”
      尉岐马上扭头询问:“我们跟HOP一个组吗?”
      八哥:“没有。”
      尉岐“啧”了一声,感觉非常遗憾,不能亲手把HOP遣送回国了。
      
      绵绵端详着八哥的脸色,道:“怎么,组内又遇到大哥队了?不会是QF吧?”
      AWG这两年世界赛的运气都不咋地,两次都是组内遇到大哥队,还没来得及表演真正的技术就被“国家队”咣咣咣一顿乱锤,安详地抬走了。
      
      八哥道:“不算大哥队,我们首轮打的是FTB。”
      尉岐用手杵着下巴,闻言皱了下眉:“FTB?那个今年的新战队?我没什么印象。”
      
      “嗯,LCS(北美)赛区的黑马战队,我们本土教练都不太看好,”八哥顿了一下,解释道:“因为这个队伍的打法风格非常脏,有点邪门,他们的第一盘比赛不一定赢,但是一定能搞崩对面一个人的心态,五个人就盯着一个人搞,有点猫玩耗子的那种感觉——Time,FTB的比赛视频你还有吗?”
      
      时榷点了下头,从电脑里调出FTB战队以前的比赛视频,AWG几个人搬着小板凳一起看。
      FTB这个战队的风格非常明显,清完了兵线之后,五个人抱团揪着对面一个人搞,越塔抓双C,或者去野区搞事,拿个肉辅疯狂骚扰打野,换惩戒抢小野怪,都是基本操作了。
      他们不一定能赢,但是能特别恶心到对面,选手心态受到影响,后续的比赛就没法打了。
      对面打野后期的时候那个比赛状态明显就不对劲了,节奏全都乱了,连大龙都被抢了。
      豪哥隔着屏幕设身处地想了想,拳头已经开始硬了,换成是他,估计心态也得崩。
      
      八哥推了下眼镜,道:“没几天就世界赛了,你们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比赛的时候调整好心态,别被FTB的节奏带着走。”
      尉岐从头到尾冷眼旁观,这时不以为意地“哦”了声,懒散抬起眼皮,不紧不慢地说:“我觉得他们遇到我,可能才要做好心理准备。”
      “………”
      绵绵心服口服:“我竟无法反驳。”
      AWG中单viik可是疯起来连自己都抗塔送人头的男人,塔下跳舞、坟头点赞的业务极其娴熟,论搞人心态,某战队中单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这瓜皮战队还想在尉岐头上撒野?
      尉岐一点都不慌——论不当人,他从来没怂过谁。
      萌萌道:“只要不是下药投毒这种操作,我感觉我应该都能挺得住,在他们搞我们心态之前,打爆他们就好了。”
      
      全球总决赛分组名单一出来,AWG就正式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比赛了,虽然AWG的水平一向飘忽不定,风格也冲撞鲁莽,容易失误白给,但面对大多数战队都是有一战之力的。
      
      次日中午吃完饭,尉岐又定了两份西瓜炒酸奶,踩着拖鞋下去拿外卖……有一份是给时榷的,但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要。
      毕竟时榷只喝十八夜小妖精送的奶茶。
      悲伤辣么大。
      
      尉岐回来的时候,时榷正从楼梯上走下来,跟他面对面撞了个正着。
      
      “………”尉岐捏了一下衣角,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小声说:“我买了西瓜炒酸奶,你要吃吗?”
      时榷听了没说话,站在楼梯口跟他对视了片刻,总觉得从尉岐闪烁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以前时榷还没意识到尉岐对他的不一样,因为都是同性之间的关系,时榷根本没有多想,可是在知道十八夜是男生之后,时榷就对男生之间的感情比较敏感了。
      现在想想,从那“四千万”开始,再到观众席上那次“泼水”事件,尉岐对他的态度就似乎一直暧昧不清,见到他的反应也总是不太对劲。
      时榷站在原地沉默片刻,漆黑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尉岐,淡声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尉岐:“!?”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落进尉岐耳朵里,就好像一道天雷当头劈了下来,尉岐整个人当场石化,一脸茫然又风中凌乱,完全不知道时榷为什么会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是什么意思?
      时榷知道他就是十八夜了?知道他心怀不轨披着马甲接近他,知道他小号精分,知道他不是小哑巴而是非常能逼逼的电竞加特林哒哒哒哒哒哒哒………
      但是“加特林”这时候哑火了,尉岐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懵逼的小眼神就直勾勾盯着时榷,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停止运转。
      
      ——然后尉岐就听到时榷声音里带着歉意,又礼貌而疏离地说:“抱歉,我有男朋友了。”
      
      尉岐:“…………”
      尉岐:“…………”
      尉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尉岐:QAQ我是你的小甜心十八夜啊换个马甲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明天入v万更,谢谢大家支持正版,V章评论□□红包~
    同系列电竞预收文《我再也不网恋了!》,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哦!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