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作者:雪压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尉岐真是拿不准时榷的心思,心想:“阿榷这时候应该知道他的性别了……他应该不会以为有女生会留寸头吧?不会吧不会吧口味应该不会那么重吧?”
      可是时榷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尉岐简直是如坐针毡,小脑袋瓜子里构造出八百种BE结局,闻者落泪见者伤心,他忍不住想:万一时榷不喜欢男生怎么办?万一时榷不理他了怎么办?万一阿榷哥哥以后不跟他玩了……
      时榷发来一条消息:“肩宽是多少?”
      尉岐本能地回复:“41。”
      然后又没有消息了。
      
      ………
      
      尉岐自暴自弃地“啊”了一嗓子,决定啥也不管了,反正他都明示暗示到这种程度了,时榷要是再不明白,那就不能怪他没说清楚了。
      尉岐用力揉了两下脸,并且杀气腾腾地单杀了对面辅助。
      
      过了一会儿,时榷又发来了消息,一连好几条图片,是尉岐刚刚说想要的东西,衬衫、运动鞋、鸭舌帽,都是审美相当好的男款,明明白白的男款。
      时榷问他还没有其他什么想要的。
      
      尉岐怔了片刻之后,直接捧着手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晶亮的眼底满是欢喜:“卧槽卧槽!!”
      时榷给他买了男款!男款!!
      
      尉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QAQ”
      时榷:“怎么了?”
      尉岐:“哥哥你最好了!!”
      时榷:“………”
      
      尉岐现在恨不能冲进隔壁房间抱着时榷转圈,再不济能看他一眼也行,可是他怕自己到时候忍不住脸红,蠢蠢欲动了半天……也没敢出门。
      
      尉岐拍了拍脸颊,强行冷静下来:“我可以自己买的,你不是还欠了好多债qwq”
      时榷单手拿着手机,唇角微微上扬:“这些小玩意儿还买得起。”
      时榷给他买的东西都不便宜,加起来小三千块钱了,尉岐本来想给男朋友省钱,可实在抵挡不住“阿榷哥哥送哒”的诱惑,没忍住就……从了。
      还好尉岐没有色令智昏到失去理智的地步,给的是他哥的地址,让尉然签收以后再转寄过来。
      还要小心翼翼地藏好,不能被时榷发现。
      
      时榷并没有要跟他BE并且还送了他好多“定情信物”,尉岐枯萎凋零的小心脏瞬间满血复活,神采奕奕,丧心病狂地疯□□作对面,一个辅助追着对面三个人打,并且拿下了本局mvp。
      
      两个人双排到晚上十点,都准备下线睡觉了。
      十八夜:“阿榷晚安!”
      时榷:“晚安。”
      
      尉岐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好像做了一场梦。
      他跟时榷两个人手拉手去了游乐场。
      他的男朋友真好看啊,穿着白T长裤,很有学生气,五官精致而柔和,看起来温文尔雅极了,就像一阵温柔的夏风。
      
      尉岐看到有人在玩套圈游戏,也拉着时榷过去看热闹,忽然不知道起了什么心思,软绵绵地说:“阿榷,我们比赛吧。”
      “我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
      时榷垂眸看着他:“好。”
      
      尉岐扔了十个,中了九个。他一副稳操胜券的得意:“该你啦!”
      结果时榷玩的比他更好,扔一个中一个。
      尉岐蹲在旁边闷闷不乐:怎么扔的这么准啊!
      
      可是最后几个圈不知道怎么,时榷连续扔空了两个圈,只套中了八个。
      尉岐顿时转头欢呼:“我赢了!”
      
      时榷牵着小朋友的手,微一弯腰,将脸颊附到尉岐的唇边,声音里含着笑意:“嗯。给你的奖励。”
      尉岐耳根通红,正要抬头亲上去,就听到耳边似乎有人在不停地笑……然后尉岐就醒了,天色刚蒙蒙亮,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唇角还保持着上扬的弧度。
      哦,笑的人是他自己。
      ……做梦笑醒了。
      居然真的“做梦都能笑醒”??
      
      岐宝一脸懵圈地坐在床上,然后忍不住“噗”地笑了起来。
      
      .
      
      次日早上,AWG训练室。
      
      八哥推门走了进来:“你们关注昨天的资格赛了吗,HOP的两场冒泡赛都打赢了,拿下LPL赛区最后一个晋级名额,成功晋级今年的全球总决赛。”
      尉岐满脸诧异地回头:“怎么可能?就HOP那人均脸滚键盘的水平?”
      八哥没说话,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让他自己领会。
      
      就HOP那水平现在只能打打联盟里的吊车尾战队,八强是肯定打不过的,现在一反常态地连赢两局,只能说明用了什么非常规手段。
      大花不禁啧啧道:“人民币圣斗士啊,懂得都懂。”
      绵绵直摇头:“HOP那几个人什么水平他们自己心里没数吗?进了世界赛也是被吊打的命,全世界公开处刑,何必呢。”
      豪哥撸起袖子道:“要是跟我们分在一个组里,再打他们个3-0。”
      
      绵绵好奇说:“买下个世界赛名额得花多少钱啊?HOP也真是胆大,不怕被发现之后臭名远扬啊。”
      大花:“只要我打的够菜,就没人发现我在演。”  
      
      尉岐没有说话,目光望向HOP的前任队长时榷,后者的神色平静中带了一些伤感。
      以前HOP虽然不干人事,但是起码成绩都是自己打出来的,起码堂堂正正,可现在时榷离开之后,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总有一天会作茧自缚。
      
      萌萌叹气道:“时神把HOP抬到了一个不该有的高度啊。”
      尉岐若有所思地问:“等冒泡赛都打完了,是不是就要出总决赛的分组名单了?”
      八哥点头说:“差不多,到时候就知道组内跟谁打了——最近咱们不搞训练了,大家放平心态,保持手感,会拿到好成绩的。”
      
      这时一条白猫探头探脑地推门进来,走到时榷的脚边,拱着他的小腿“喵”了一声。
      时榷弯腰把小白抱了起来,放在臂弯里。
      绵绵瞪圆了眼珠:“小!白!!”
      
      只见刚才还认真严肃的训练室瞬间就变成了大型“吸猫”现场,几个铲屎官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挠它下巴、摸它的毛,团宠小白被呼噜的很舒服,四脚朝天赖在时榷的怀里,撒娇打滚。
      时榷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小白身上轻轻抚摸,整理它长而雪白的毛发。
      尉岐的喉结滚了两下,他想:……我要是能变成猫就好了。
      喵。
      
      .
      
      晚上,绵绵把卧室门推开了一道缝隙,探头探脑地询问:“岐宝我能进来吗?”
      尉岐摘下耳机转头:“怎么了?”
      
      绵绵走进来,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在跟时神双排?”
      尉岐继续操作,“嗯。”
      绵绵拉过一个板凳坐下来,打趣道:“小哑巴的人设还没倒啊。”
      尉岐揉了下鼻子,没吱声。
      
      绵绵又问:“你跟时神坦白了?”
      尉岐“嗯”了一声:“不算坦白,但是他肯定知道我是男生了。”
      绵绵好奇道:“那时神是什么反应?没跟你从此恩断义绝啊?”
      “没有。”尉岐语气不太确定地说:“感觉他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一开始以为我是女生,后来我跟他说我剪了板寸,他就反应过来了,但是一直没问过我‘你居然是男的?’这一类的话……我也猜不透他到底怎么想的。”
      绵绵笑的不停拍桌子:“板寸?哈哈哈哈哈!”
      尉岐怒了:“你笑屁啊!小心被他听到了!时榷就在隔壁的隔壁呢!”
      绵绵立马捂住嘴,笑的直漏气。
      尉岐把微信聊天记录调了出来,手机扔给绵绵,轻描淡写:“你自己看吧。”
      
      ——从看到那张奔放的肌肉男照片开始,绵绵就开始狂笑,最后笑的浑身直抽搐,整个人笑瘫在地板上了,半天才爬起来,心服口服地说:“真有你的!40码脚的板寸肌肉男!”
      尉岐恨恨咬牙:“给爷爬!”
      
      绵绵:“你怎么不顺势跟他表个白?时神这架势都拿你当小男朋友了,肯定是喜欢你啊。”
      尉岐呆了一下:“……忘了。”
      
      绵绵:“………”
      这也能忘?
      
      “我还不想用小号跟他表白,再等等……”尉岐揉了下脸,小声说:“我想跟他谈一场明目张胆的恋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感谢评论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