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作者:雪压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过了一会儿,时榷在微信回复他:“嗯,好看。”
      时榷说话的时候,垂眼看着手机,单手撑在侧颊上,唇角牵起上扬的弧度。
      这件男款衬衣版型很好看,小朋友的审美很好。
      说起来,十八夜除了总是在直播间给他送礼物之外,好像还没有送过他什么东西,今天怎么忽然想起给他买衣服了?
      
      又见十八夜道:“我打算买一件长袖的衬衫秋天穿!”
      时榷看到这条消息,表情顿时微微一僵,神色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你……穿?”
      尉岐深呼吸:“嗯!”
      
      尉岐已经想好了,时榷如果问他为什么买男款,他就非常自然而然地说“因为我是男生啊”,解释地顺水推舟恰到好处。
      尉岐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手机“叮”了一声,收到一条新消息。
      尉岐深吸一口气,将手心整个盖在屏幕上,然后屏气凝神地慢慢往上挪手,用眼睛瞄着最后一条消息,心脏砰砰直跳,几乎有种上断头台的壮烈感——只见时榷回复道:“这件衣服太正式了,看起来很成熟,应该不太适合你。”
      尉岐:“………”
      这关注点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
      
      尉岐又抓耳挠腮地研究了一下,感觉只发一张平铺图的效果可能不太好,没有视觉冲击力,于是回去淘宝把“男款”两个字也截了上去,又发了一次:“从远处看是这样的。”
      尉岐特意找了张极其野性的图片,淘宝模特是个一米九的大高个,腹肌鼓鼓囊囊,一身健硕的肌肉,穿衣风格相当狂野。
      
      时榷看着他发来的肌肉壮汉照片,逐渐陷入沉思,半晌平静回复:“你的地址给我,我给你买吧。”
      
      尉岐:“!!!”
      这剧情还能不能按他的剧本走了!
      忽然这么主动是闹哪样!
      
      尉岐生无可恋地瘫坐在床上,艰难咽了一口唾沫,感觉戏演不下去了,机智个锤子,僵硬打字说:“哥,还想买双鞋,我穿40码的。”
      时榷:“………”
      小孩儿脚还挺大。
      时榷说:“好。”
      
      尉岐眼一闭心一横,噼里啪啦打了一长串:“另外还想买个鸭舌帽,昨天做发型的时候理发师手抖,头发不小心烫糊了,直接给我剃成了寸头,不想见人了QAQ”
      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我掏出来比你……掏个屁。
      
      时榷:“………”
      他终于开始隐隐约约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修长的手指往上翻了聊天记录。
      
      这时游戏“嗡”了一声,提醒您已进入对局。
      时榷手指轻微颤了颤,神情格外冷静地点了接受对局。
      
      选完英雄之后,时榷又拿起手机,把两个人刚才的对话又看了一遍,脑海中有一个令人愕然的猜想逐渐浮了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十八夜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他是女孩儿,如果十八夜其实是男生的话……
      
      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不是说性别歧视的意思,但是LOL里能把辅助玩儿的这么好的姑娘真的非常少见,到现在整个职业圈里只有一个女性职业选手,成绩还不是特别理想。
      十八夜跟他打排位的时候,打字说话语气很软,还喜欢撒娇,动不动哥哥长哥哥短,有点过于可爱了,但是如果说是不到二十岁的小男朋友,其实也说得过去。
      
      时榷十七岁就开始打职业,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在比赛场上,一直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十八夜是第一个让他感到心动的小朋友。
      现在回头想想,那些大胆而直白的行为,那些坦率又张扬的话,放在男生身上才说得通。
      
      所以,十八夜,性别男,穿衣风格狂野,40码的脚……还是个被烫坏头发的小寸头。
      时榷缓缓地放下手机,最初那一阵匪夷所思的愕然过去,他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
      
      尉岐就见到那条消息发出去之后,时榷那边久久没有一个字回应,他的心脏在胸膛里做无限往返运动,提心吊胆之余,又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些初见的事——
      
      他第一次遇到时榷,是十六岁那年。
      六月中旬他刚中考完,有将近三个月的假期,每天在家里上房揭瓦,闲的长毛。
      尉岐有个亲生哥哥叫尉然,是个专门负责散财败家的死宅,成天闷在房间里打游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十六岁的小尉岐摸到他哥的房间,蹑手蹑脚地开门进去,掂脚趴在椅子上,幽幽地问:“尉然,你玩什么呢?”
      尉然正热火朝天地操作对面,目光都没分给他一个,敷衍道:“撸啊撸。”
      小尉岐听了不知道想到什么,“噫”了一声,马上离他两米远,尉然打完一局之后,发现他的便宜弟弟还在用那种“原来你是这样的尉然”那种诡异的眼神盯着他。
      尉然伸手在他头上弹了一下,失笑道:“想什么呢,这游戏叫LOL,英雄联盟。”
      
      尉岐捂着脑袋,一屁股坐到了尉然的椅子边上,强行把他挤了下去:“好玩吗,让我玩一把。”
      尉然推了他两下,没推动,就由他去了:“你玩吧,一会儿被骂了别哭啊。”
      尉岐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一边好奇地东摸摸西抠抠,一边不解地问:“打游戏还会被骂啊?”
      尉然沉默了一会儿:“一开始我不会骂人的,直到我玩了LOL……你不要步我的后尘。”
      小尉岐看他一眼:“我从来不骂人。”
      
      尉岐开了一局游戏,在英雄池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了潮汐海灵小鱼人。
      
      尉岐刚玩第一盘,还不懂英雄联盟的游戏机制,开局也不知道去哪儿,就跟着队友一起走到下路去了。
      辅助打字:“?小鱼人你演员吗?选个小鱼人不走中路?在下路蹭什么线啊。”
      尉岐听不太懂他在说什么,看到对面红名就追着打,也不会走位躲技能,结果被对面两个人轻松反杀,拿了一血。
      
      “两分钟送一血??回你的中路ok?”
      “卧槽煞笔吗这是???”
      
      尉岐叹了一口气,他连技能都不明白,哪里亮了点哪里,支援做视野就更不会了,探着头叫:“哥——你回来玩!我被队友骂了!”
      “玩不了了,我得出去一趟,你嫂子喊我给她拎包,”某妻奴非常缺德地说:“你直接挂机吧,被骂了算我的。”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尉岐看着他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门外,又茫然扭头看向电脑屏幕,游戏还在继续,他刚才又被杀了一次。
      好不容易摸索到聊天框在哪里,尉岐打字跟队友解释:“我哥出门了,我还不太会玩这个游戏。”
      
      尉然的排位分数还挺高的,两个铁分奴队友一听这话,瞬间就出离愤怒了,对他进行狂轰滥炸:
      “无中生哥?”
      “????这种孤儿是真实存在的吗”
      “你不会玩你开什么游戏?傻逼nmsl”
      “一上分就碰到这种脑|瘫我真他妈醉了”
      “滚一边去别跟着我。”
      
      小尉岐虽然还不懂一些祖安“术语”,但是也能猜出来不是什么好话,鼓了一下脸颊,委委屈屈地躲在防御塔下面清兵线,哪里都不去了。
      这时聊天框忽然又弹出来两条消息:
      【队伍】gorgeous(死亡颂唱者):“小鱼,来跟着我。”
      【队伍】gorgeous(死亡颂唱者):“我们会赢的。”
      
      尉岐根本不知道谁在说话,懵圈地问:“你是哪个?”
      十秒钟后,一个英雄来到了小鱼人的身边。
      【队伍】gorgeous(死亡颂唱者):“在这里。”
      
      于是尉岐亦步亦趋地跟在死歌身后,像个懵懵懂懂的小跟班,推完了兵线帮他到野区打蓝,一个技能打到蓝buff身上,他的角色脚底下出现了一个蓝色圈圈。
      
      队友:“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把你蓝抢了,这不是老手装萌新吧。”
      尉岐:“?”
      死亡颂唱者:“没关系。”
      尉岐隐约感觉到自己刚才好像是闯祸了,但是这个叫gorgeous的人没有跟他计较。
      
      死歌又说:“Q技能可以向目标方向突进,E技能有短暂的无敌状态,R技能是指向性伤害,连招可以用WQRE,中间穿插普通攻击,一会儿看到人的时候你可以尝试打一下伤害。”
      尉岐低头看了一眼键盘,默默记下连招的顺序,居然拿下了一个人头。
      
      死歌这一整局就像个无所不能的战神,站在小鱼人的身前,把他保护的很好,甚至开金身帮他挡技能,然后有条不紊地反杀对面,再大杀四方。
      除了开局死了两次,尉岐后来再也没有死过,还浑水摸鱼拿下了三个人头。
      刚刚还在喷人的队友这时候都不说话了。
      尉岐看着走在他身前的角色,心脏无由来地跳了一下。
      
      最后一波团战打赢,对面的水晶被推掉,进入结算界面,尉岐放在键盘上的手指轻轻蜷缩了一下。
      
      左下角的消息框闪烁起来,尉岐点开:
      “你是刚刚直播间time的小鱼队友吧?”
      “ time刚才说你很有天赋哦!”
      “加油!别人说的话不要在意啦!我们LOL玩家其实很好的!”
      
      尉岐咬了下嘴唇,回复:“刚刚那个人是主播?”
      “嗯!是HOP的职业选手,死歌玩的超厉害的!”
      尉岐:“可以给我一下直播间号码吗?”
      对面马上发来一串数字,“在xx平台直播!”
      
      尉岐注册了一个id,进入直播间,一眼就看到了直播间右下角小框框里的时榷——是个眉目秀美、五官古雅的年轻人。
      少年的尉岐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一眼就心动”。
      
      尉岐是那种典型的天赋型选手,小鱼人只玩了两个月,就可以在线上压制绝大多数英雄了,半年后,他把排位分打到了跟时榷小号差不多的段位。
      
      然后尉岐经常去偶遇时榷,当他的队友或者敌人。
      那时候时榷打排位会开直播,想去狙击他还是挺容易的事,两个人经常排到一局里,各有输赢。
      每一段跟时榷共同游荡峡谷的日子,都藏着隐秘而不为人知的少年心事。
      直到后来十八夜的出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时榷垂眸:“听说你掏出来比我…?”
    尉岐:“……没、没……”
      
    感谢收藏评论谢谢,鞠躬
    喜欢可以收藏一下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