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A恋爱图鉴

作者:花花欧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宠物情人(十三)

      (十二)
      
      虽然卢山国没点头也没摇头,不过按姚衾这么多年泡男人的经验来看,他在用他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她一眨不眨的时候就约等于是点头了。
      这么多年,姚衾见过经历过的男人不少,但像卢山国这种纯到了一定程度的着实没沾手过。即便是闻瑄那样青涩的大学生,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熟练万分极尽讨好,只能说有时候金钱的力量足以让任何一个不经世事的人自愿踏入泥塘。
      她把人拉着坐到床边,主动吻了他。
      为了不让人反感,她也没有吻得很深入,只是浅尝辄止。反反复复浅尝辄止了很多次。
      第一次的时候卢山国还下意识地躲避了一下,但被她掰回下巴吻住后整个人就再没动过,之后的吻则没一个落空的,每一下都落到了实处。
      “感觉怎么样?”她采访道。
      男人直直地看着她,带着血丝的双眼蒙着一层水雾。她摸了摸他那个受伤的眼睛,眼皮上的疤痕还在,不过手术很成功,已经不是太明显了。
      “怎么不说话?”
      “紧张吗?”
      “不说话的话,就点头摇头吧……喜欢吗?”
      男人没点头也没摇头,还是那样看着她,只不过呼吸快了几分。
      算是另一种回答。
      姚衾又吻了他一下:“我真喜欢你的眼睛,第一次见的时候就很喜欢……我喜欢你看着我的样子,对,就像这样……”
      定定地,深深地,浓烈得像一团被压缩着装在玻璃瓶中的火焰。
      
      先前还觉得卢山国是一张披着SSR皮的N卡R卡,那这一夜则让姚衾意识到N卡R卡不是没有用,也不是菜,而是术业有专攻。
      没有经验的好处在于对方是一张白纸,你在上面怎么画,他展示给你的就是什么样,一开始也确实是这样的。只是越到后面她越感觉到卢山国这张白纸……实在是太有自己的想法了,新手村一出就是满级大佬这种操作让她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确定这是个刚开始连靶子都找不准差点羞愤欲死的狙击手,她恐怕还真以为是满级大佬在装萌新。
      一夜过后,姚衾明白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实在不好意思王总,今天早上出了点意外,没办法去您那边了……下午?下午我已经有其他安排了……这样吧,您看要不我们把时间往后挪一挪?对,对……周三也成,周四也有时间……是……是……实在对不住……”
      跟那头赔礼道歉了半天,总算把今天的行程给挪后了。挂完电话,姚衾长出一口气,没好气地瞪了床边捧杯水低头站着的男人一眼。
      男人胆战心惊地站着,腿并得可直。手一伸,水就被送了过来:“对,对,对,对,对……”
      她本来想教训人,看他这个战战兢兢的样子又火不起来:“算了,也不怪你,是我自己没听见闹钟。”
      累成那个样子,能听见就有鬼了。也怪她自己心大只定了一个闹钟,还以为能像平时那样说醒就醒……
      她要下地,卢山国连忙来扶。她也没说什么,一夜过去她并不排斥这些身体接触,只是在不小心扫过卢山国的眼睛时停顿了一瞬。
      卢山国还以为她是不舒服了,忙搂住她的腰扶着她,歉疚自责得不知怎么是好,鼻尖直冒汗。
      “我,我抱……抱……抱你?对,对,对,对……不起,我……”
      
      偶尔的偶尔,看着卢山国那种生涩纯情的表现,姚衾会想,也许这个人……可能真的不一样。
      可是每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另几个人的脸和声音就会出现在她的眼前。
      
      一张是十八岁的张潮的,雨水淋湿了他的脸,他冷冰冰地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跟个假人一样。在她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的时候,他非常理智地反问了一句:“你觉得你配吗?”
      一张是二十六岁的周刻的。她那时候已经为他怀了孕,已经开始打算起跟他领证结婚的事情了,但她却在他的另一个手机里发现了其他备注为“老婆”的女人,还看到了那个女人发给他的“女儿”的照片,在信息里,他回复那个女人说“等我这边忙完,我就回去找你和女儿”。
      她跟疯了一样地质问,跟他提分手,结果对方这样回答:“我知道是我做得不对,但你也不想想你那个性格谁能受得了?哪个正常的男人能受得了被你呼来喝去的,那个孩子不是我想留下的,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生了你让我怎么办?不养能行吗?你要坚持分手我也无话可说,刚好我也受够你了。”
      “那我的孩子呢?”
      “……你自己看着办吧。”
      后来出车祸,周刻死了。他死的时候是挡在她的面前的,当场死亡。
      到现在姚衾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那一瞬间精准地找到安全带的解锁按钮,在解锁之后奋不顾身地扑上来,好像以此就能弥补他犯下的所有的错,逼着她原谅。
      孩子没有了,手术也不太成功,加上情绪长期抑郁长期操劳,很快就出现了其他严重的病症,她不得不为了保命切除子宫,成了一个著名的别人口里的“不下蛋的母鸡”。
      身体和情感上的双重伤害让她在那之后几年内都没办法再进入一段感情,她把所有的时间投入工作,个人财富以惊人的速度迅速积累,很快她就成了小圈子里众所周知的传奇富婆。各种意义上的传奇。
      林向澄是在她在一个心理咨询室里碰到的,他也去做咨询。因为一些偶然,两人一来二去便认识了,她也知道了他的很多事,家里的情况,跟她相似的童年,痛苦的青春……她那时候没见过几个跟她经历相似的人,这忽然的相遇让她以为这是命运的安排。
      如果她说她跟林向澄是真心相爱的,恐怕一百个人九十九个人都要投“笑话”一票,剩下一个人则会问她脑子有没有问题。没有人相信她对林向澄有过感情,连林向澄自己也不相信。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表现得哪里有问题让他觉得不像,所以宁愿背着她出去找人也不愿意跟她多待一会儿,除了要钱的时候殷勤得像个黄鹂鸟,其他的时候他连个电话都不会主动给她打。
      所以后来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对他有过长远的想法,她想,大概这就是网上段子里说的:“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吧。
      虚情假意也好。至少比谈真心要简单很多。
      跟大学生闻瑄在一起那段日子着实很单纯,他们在一起之前就说好了这段关系的本质,各自尽好各自的本分,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各取所需。没人会妄想,也没人会奢望。在一起天雷地火,分开时干脆利落。
      如果闻瑄走的时候不问她那句“我要是真的去日本留学了,你会不会找新人”,或许她还能体体面面地去给他送个行。
      
      经历了那些事,如果她还相信全靠她花钱买来的缘分能够信赖的话,那她是真的需要去看看脑子了。
      
      ……
      
      “姚总,姚总?”司机喊道。
      姚衾回过神来。
      “姚总,到地方了。”
      “好。”
      “你要上去多久?我跟小卢是就在这外面等还是去地下停车场?”
      姚衾下了车:“去地下停车场吧,我估计得有一会儿,中午不一定能出来,这附近有个商场,里面有吃的玩的,你带小卢去里面转转吧,饿了就在外面吃,想吃什么吃什么,我给你们报销。”
      说着,她跟车里乖乖坐着的卢山国招了招手,从钱包里拿出张卡给他:“我看昨天点了椰子鸡外卖你挺喜欢的,那个商场里也有,你去跟老王一起吃?”
      卢山国摆手:“我……还不,不,不饿,不花……钱。”
      姚衾笑了笑,把卡给了司机老王。
      “你带他去转转,不行了去看个电影,他这一周多都在家里没怎么出门,估计也憋坏了。”
      老王接过卡:“好,好。”
      
      等目送姚衾走了,老王才把车开着停到地下停车场去。
      停下后他回头看了眼拘谨地坐在车后座冲他傻笑的卢山国。
      酸溜溜地想,这得是什么命啊,能好到碰上姚总那样的女人。他年轻时候好歹也是村里一根靓草呢……真是生不逢时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