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偷偷和我在一起啦[互穿]

作者:稚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本来以谢舒野的成绩一年后他肯定会来到这里的,但是苏潇暮却有自己小小的私心。日后他以后来到这个学习,无论走在哪里一定都会想起曾经有个人悄悄的带着他走进这个学校。
      
      当他第一次踏进学校的时候,是不是感觉跟手机屏幕里见到的一样,还是跟她介绍的不一样呢!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为了惩罚她这点私心,本来阳光灿烂的天气,居然在在她走在无人小径上居然开始飘起了小雨。
      
      起先只是沥沥淅淅的小雨,她并未放在心上,尽量把手机护好,别让它淋了雨。
      
      本以为这雨下不大,但这老天明显听不到她的心声。谢舒野透过手机看着地面渐渐被浸湿,问道:“下雨了?”
      
      知道他已经发现,也不好反驳,苏潇暮避重就轻地说:“没事,小雨。估计很快就不下了。”
      
      “现在赶紧找个避雨的地方。校园什么时候都可以看,你生病了怎么办?”最后还不放心地说:“一会儿把镜头转过来。”
      
      听到他关心的话,苏潇暮心里暗暗开心。这是在关心她了,立马跑到一旁的教学楼下,把镜头转了过来,对着自己的脸暗暗得意地说:“你看,没有淋湿吧!刚刚我可是很聪明的把卫衣帽子戴上了。我才不会难为自己的。”
      
      确定她没有被淋湿,谢舒野这才道:“嗯,你不笨吗?”
      
      “我本来就不笨。”
      
      “给你父母打电话了吗?到中午了,一会儿喝点热的,别感冒。”
      
      “已经发过消息了,一会儿他们就来。我知道了,会喝的,不会感冒的。”面的他这么多的问题,苏潇暮逐一回答。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同样的话如果是她妈妈一直念叨她可能有些烦,但是同样的话变成谢舒野她都会无比开心。
      
      难道还真是爱情的力量。
      
      等待的这段时间,谢舒野一直没有给她挂电话,一直等着她父母来才挂断。
      
      通过刚刚的聊天,苏潇暮也大概知道了他一会儿要干什么。一会儿帮谢妈妈照看小店,随后便去做家教。
      
      好像每一个假期都是这样安排的,有些忙,又很有意义!
      
      这样一想,谢舒野确实比她懂事多了,她现在还只会麻烦父母,而谢舒野已经开始帮父母的忙了。
      
      吃完饭这雨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无法,下午的行程三人只好回去躺在酒店睡觉了。
      
      苏潇暮无所谓,走了一上午她还累了呢?即使不下雨,她恐怕也会申请早点回去。
      
      回到酒店刚过一点,时间还早,这个时候谢舒野应该还在小店里忙活吧!
      
      两点去做家教,五点回。这段时间她还是不打扰了。
      
      拿了衣服,洗了个暖洋洋的热水澡。即使上午没有淋到多少雨,她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洗完澡吹完头发,听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她躺在被窝里,手里拿着手机来回翻着两人的聊天记录。
      
      遇见有语音的地方,便又听一遍。不,或许听上几遍。越听越好听。
      
      看到那个男神的备注,还是想起了谢舒野那不开心的样子。手机点了几下屏幕,还是改了吧!要是两人再换身体了岂不是有些尴尬,但是要改些什么又有些为难。
      
      改什么她既有一个单独的称谓,又不突兀呢?
      
      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到,谢舒野的微信名叫野草,她总不是改革爱小草吧!这也太刻意了。
      
      最后她还是准备中规中矩的改成舒野。谁知道刚把shuye两字打出来,出现在屏幕版上的是“树叶”两字。
      
      这两个字既跟野草有些相关,不看字大家都以为是舒野。立马把备注改成树叶,后面还跟了一个树叶的表情图。
      
      她暗自开心,又某种隐秘的秘密,只有她知晓。
      
      这一觉睡的可不短,醒来时脚跟隐隐作痛,她也不饿又不想吃饭,便把随身带来的卷子拿了上来。
      
      要是遇见不会的,晚上又可以有机会跟他视频了。这样一想,连写卷子的激情都多了不少。
      
      ********
      
      下午两点半谢舒野开始出发去学生家。这次这个初三的孩子,正值青春敏感期,有些叛逆。不止父母的话不听,就连他的话也鲜少会听。
      
      面对这样的孩子,他很少去多说什么?反正他按时把课讲完,问题解决完便离开。
      
      即使知道有时那孩子想捉弄他,但是不上当,不理会不就好了吗?
      
      到地方时,刚好三点整,他敲了敲门,程子宣一脸不耐烦地开了门,“你怎么那么准时。”说完直接当着他的面道:“真烦。”
      
      谢舒野并无搭理,把课桌上凌乱的东西扔到垃圾桶里,从书本里掏出英语卷子后说:“先把这试卷给写了,两个小时,最后一个小时我给你讲解。”
      
      程子宣显然很不耐烦,把手里的游戏机往沙发上一摔,明明那么冷漠,不讨人喜欢,偏偏他的父母喜欢的紧,不准让他不听他的话,否认不给他零花钱。
      
      这点让他很恼怒,不就学习好了一点吗?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假的,谢舒野才是他亲生的。这点让程子宣有种危机感。
      
      他拿着笔,无聊的摆弄着笔,即使不想写还是耐着性子看着试卷。
      
      弯弯曲曲的字符,不知道为什么,分开他都认识,连在一起他就不知道了。
      
      现在他可能连题都读不懂,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写下去。
      
      有一道题是What's your name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我叫什么名字吗?还出这题,他感觉老师在鄙视他的智力。
      
      _name is Tom.当然选I了,我叫汤姆,这还用选吗?
      
      真当我傻呢?
      
      谢舒野听到他嘴里鼓鼓囊囊的最后选个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自己做着自己的题,没有往那边看一眼。
      
      同样是补习,跟苏潇暮补习和跟他补习完全就是不一样的感觉。在跟苏潇暮在一起时,他只感觉到时间过的飞快,遇见她不会做的题时,她会小心翼翼地睁着她那无辜的眼睛看着他,用她那犹如猫的嘤咛说:“我这题不会。”他微微冷着脸,可是还是毫不犹豫地接过来说:“真笨。”
      
      他不知道苏潇暮即使看见他冷着脸,还是一次次问他的原因就是,每次只要他说真笨时,眼里总会带着笑意,让苏潇暮知道,他不是真的骂她。
      
      不过相对了程子宣,他真的烦躁的很,明明那么简单的题,讲了几遍还是不懂。这次错了,下次还是错,简直就是榆木疙瘩。跟苏潇暮一对比,简直不能忍受。
      
      不对,以前遇见比程子宣笨的人也不是没有,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心情呢!
      
      苏潇暮这会儿现在在干嘛,在睡觉吗?不对,不对,别想了,赶紧做题吧!
      
      程子宣自言自语了半天,奈何对方连个眼色都不甩他,最后只好闭口不言,专心大战英语了。
      
      要是做题跟打游戏一样有趣就好了,他蔫蔫地想。
      
      “哎,下雨了?”程子宣兴奋地指着外面的窗子说。
      
      被他突如其来的惊呼吓了一跳的谢舒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还真就下了雨。
      
      不知道新加坡的雨停了没停。即使在在不同的地方他们还是能看见一样的天气。
      
      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程子宣一跳,一抬头见到那个跟谢舒野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也睡的太快了吧!说着赶紧拿出手机,把他这模样拍了下来,嘿嘿,一会儿就告诉我爸妈,消极怠工。
      
      刚拍一张,就见刚刚趴在桌子上的人已经清醒过来,一睁眼看见他,恐慌道:“你是谁?”
      
      他哈哈大笑道:“谢舒野,你是不是傻了。”
      
      只见对面的人,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说完才道:“原来在做家教啊,吓死我了。”
      
      苏潇暮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在床上睡觉,一觉醒来居然看见身边站着一个男生,肯定会恐慌的。等意识清醒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原来两人又换身体了。
      
      这次也让她知道了,这换身体是根本不受地域限制的。
      
      “你在写什么?”她把手底下的卷子推到一旁,反正她也不会。抬腿走向他身边,看见他选的What's your name那道题,便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你也是人才。I name is Tom. 哈哈,你可真是太搞笑了。”
      
      程子宣有些无语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笑的很是夸张的谢舒野,刚刚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转眼都变成了二傻子。
      
      “喂,哪里不对吗?我叫汤姆,有什么不对。”
      
      “我叫汤姆吗?你真厉害,哈哈。”等笑够了才说:“这句话明明翻译是我的名字是汤姆,“的”呢?这小学生都不会错的?你真的是初三吗?”
      
      一说完又笑开了。程子宣看着前几天还冷漠的男人,现在笑的如同傻子一般。
      
      现在男高中生就这么善变???莫不是做题做傻了??
      
      程子宣看看试卷,又看看选题,枉他还很自信,被他笑的有些久了,脸都不自觉的红了红,“这题我会,就是马虎了。”说着把答案改成了B。一写完,苏潇暮又笑了起来。
      
      “哈哈,你也太搞笑了吧。这道题明明选C,My name is Tom.my形容词性物主代词,用在名词前,通常做定语。I,是代词一般做主语。”说着把他初一的书找出来,翻开那一页道:“那,就是这个。”
      
      等她解释一番后,程子宣才搞清楚这有什么不一样,“原来这么简单啊!”
      
      “你以为呢?”
      
      随后苏潇暮又给他找了几个同类型的题型,程子宣无一例外都做对了。“我真是太聪明了。”
      
      “是,聪明但是懒等于没用。”
      
      大约他懂了这道题,人有信心多了,“都说女人变幻莫测,我看你也一样。明明刚来的时候一副冷漠样,怎么样发现小爷我的不凡之处了吧!”
      
      面对这中二少年的话,苏潇暮又忍不住想笑。她相信谢舒野一定有其他办法制服他的。
      
      因为这个小插曲,两个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随后的时间气氛和谐多了。
      
      她在空闲时间给把这件事情给谢舒野详细的说了说,末了还加句,“你这次的学生真的好中二啊!”
      
      “嗯,我知道。等你回家了。给我打电话,我有事情给你说。”
      
      他站在陌生城市,陌生国家的酒店内,看着外面水滴敲打着窗子发出砰砰的声响。
      
      两人互换身体好像真有些规律,就是不知道这次猜想是不是正确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舒野:“你不笨,就是蠢。”
    苏潇暮:“再蠢也是你的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