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越

作者:品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第七章
      
      元旦假期过后,M大和A医大相继进入考试月。寇越开始了早出晚归泡图书馆的日子。嗯,如果图书馆没位置的话,就随便去附近教学楼的自习教室,如果自习教室也没位置,就去胡同口的奶茶店里点一杯奶茶几碟点心泡着。
      
      常棠依旧不死心,在一个周末的下午独自跑来M大图书馆,第四次向寇越告白。寇越自卷子里抬起头,愣愣望着常棠真诚的脸,脑子里是曲殊同的那句“最讨厌”。她皱了皱鼻子,十分艰险地守住了自己的底线,没有因为不服气曲殊同的评价就违心答应常棠。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曲殊同?”常棠再次告白被拒,已经没脾气了,他懒懒地趴在胳膊上,眼神暗淡无光,“曲殊同很难追的。我没有说你配不上他的意思,但是……他真的很难追的。”
      
      寇越很难不顺势反问:“你追过?”
      
      常棠哑然,半晌,直起脊背干巴巴道:“怎么说话呢?”
      
      寇越起身收拾着桌面,直言道:“你不要再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我不喜欢你,不能当你的女朋友。”她顿了顿,继续道,“出去吧,我请你吃饭。吃完这顿你以后就不要再来了。”
      
      常棠很想很有骨气地说我不缺你这顿饭,但能跟寇越一起吃顿饭也是好的。一米八大个子的男生灰溜溜地跟着女生走出去了。
      
      “我是不是挑错了告白的时间,你看起来不大高兴。”
      
      “没有。”
      
      “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你有需要我也可以帮忙的。”
      
      “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
      
      两人就在M大周边不起眼的一家小门店里一起吃了锅猪肚鸡。
      
      在吃饭的间隙,寇越收到两条微信,全部来自时研。时研问她有没有时间,他想当面跟她谈一谈。寇越神色未动,一如既往地没有回复。他当初保护着马慧珍退到卧室里,表示要等寇越情绪平静下来再说,但寇越情绪平静下来以后,跟他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寇越饭后紧皱眉头的一句“不要跟我抢单”及时刹住了常棠买单的欲望。常棠不敢跟她抢,转头在隔壁花店里给她买了几支百合——他不敢买玫瑰。寇越第一回收到鲜花,愣愣地盯着看了两分钟,最后微微勾起唇角,眼里一直挂着的霜茬终于有了融化的迹象。
      
      “寇越你笑起来真好看。”常棠不由自主道。
      
      “啧,”寇越回神,伸指指向A医大古朴的大门,平声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608宿舍的氛围再度变得很奇怪。寇越依旧跟周韵韵和肖阳正常交谈,但就是不理马慧珍,即便马慧珍一再放低姿态,企图跟她搭腔。
      
      周韵韵在跟马慧珍密谈过后,跑来问寇越是不是暗恋时研——很显然周韵韵并不意外马慧珍和时研交往的事情。寇越似笑非笑,略带讥讽地问她,马慧珍是用什么借口让你们替她保密的。
      
      周韵韵惊觉自己说漏了嘴,倏地面红耳赤。
      
      周韵韵和肖阳确实早就知道马慧珍在跟寇越的青梅竹马交往。马慧珍请她们喝奶茶,非常不好意思地要她们帮她保密,她们一想到寇越平常总是要压马慧珍一头的行径,就自动答应保密了,哪里需要谁再去编造什么借口。
      
      寇越并不纠结她们一致的隐瞒,她只是忍不住问:“你们没有深问过马慧珍,我为什么总是针对她?”
      
      周韵韵嘴里无声答了句“问了”,但觑着寇越的神色,讪讪地走开了。
      
      最后一天考完马哲,寇越在一场突降的大雨里遇见曲殊同。曲殊同似乎刚刚跟人打过架,看起来十分狼狈。寇越假装目不转睛越过他,却在看到他长时间一动不动时,忍不住又退回。
      
      “我并没有原谅他说我讨厌,”寇越默默给自己的靠近寻找借口,“但是人类需要曲殊同和许许多多像曲殊同似的天才去做更重要的事情,而不是这样坐在歇业的奶茶店前无聊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看。”
      
      寇越打着腹稿来到曲殊同身边,但所有的腹稿在触到曲殊同长睫里的眸光时,悉数成了空白。寇越缓缓收起伞,轻挠了挠侧脸,踱上两层台阶在曲殊同身边坐下。她正不熟练地想着搭讪的开场白,突然看到地上两张扣过去的湿淋淋的照片,她忍不住伸手想要翻过来看,但曲殊同蓦地抓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寇越这才发现,他其实并不是在盯着自己的手指看,是在盯着照片背面看的。
      
      “是什么?”
      
      “我家人的……车祸现场照片。”
      
      寇越一愣,半晌,反手轻轻握住了曲殊同的手指。
      
      时研以前说过,曲殊同五岁还是六岁那年父母车祸罹难,他是由姑姑姑父带大的。
      
      寇越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曲殊同道:“我在等我姑姑。”
      
      刚刚是一场始料未及的遭遇战,对方单方面宣布开战的时候,曲殊同正在跟姑姑曲霜打电话,所以也瞒不住什么。
      
      寇越道:“反正我回去也没什么事儿,那我陪你一起等一等吧……”她顿了顿,故作自然地问,“曲殊同,上回打你对不起啊,但是你真的很讨厌我么?”
      
      曲殊同闻言默默看她:是啊,就是讨厌你,你喜欢时研,却不追他,所以我以为你只是微末的喜欢,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情。结果他被别人追走了,你又那样丢脸的歇斯底里。
      
      寇越没有松开曲殊同的手,一直轻轻握着,直到一辆保时捷轿跑溅着雨水停在两人面前。
      
      曲殊同的姑姑曲霜下车一言不发前前后后检查曲殊同。在确定曲殊同只是有一些轻微的淤血擦伤以后,她转头拾起了地上湿淋淋的照片。只粗略看一眼,她的面色就青了,刚刚及肩的半长发也隐隐有要倒竖起来的征兆。
      
      寇越局促地告别了姑侄两人,一边走一边往回看,感觉曲霜仿佛是《复仇者联盟》里单手接住了雷神之锤的海拉。
      
      A医大雷厉风行地只用一天就查明了这起校外斗殴的来由。
      
      曲殊同的教授手上有个美国神经外科专校的交换生名额,而教授毋庸置属意天分最高的曲殊同。教授的另外一位得意门生黄陈晨深知自己出国无望,但实在不甘屡屡屈居曲殊同之下,某天意外在某个不良的猎奇网上翻出当年交通事故的报道,高清彩印了事故现场照片,不怀好意地丢给了曲殊同向他挑衅。
      
      而整件事情最可笑的是,在此之前,曲殊同甚至不知道教授手里有这样一个名额。
      
      最后的结果是,曲霜当着A医大校长的面默不作声给了黄陈晨极重的一个大耳刮子。转过年新学期开学,A医大也公布了学校对黄陈晨的处分——留校察看。
      
      A医大校长的几句话不知经谁传了出来:最讽刺和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做出这种事情的,是一个医学生。黄陈晨,你未来的职业身份决定,虽然你只是打印了几张照片,但是你要背最重的处分,你服不服?
      
      黄陈晨的脑袋埋得很深,只露出小半火辣辣的鬓腮,他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寒假再度轰轰烈烈地来了。寇越在学校里还能很酷地一句不理时研,但回到家当着两家大人的面就不能不理了。不过时研也知分寸,并不故意趁机大肆套近乎,他不疾不徐不露痕迹地向她靠近,借着两家时不时的借维修工具赠当季水果等小动作,慢慢松懈了寇越自元旦以来的严阵以待。
      
      “越越,上午阿姨说你们家卫生间的灯坏了,我妈要我来看看。”
      
      “不用了,我已经修好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修理这种东西的?”
      
      “刚刚,百度的。”
      
      时研离开没多久,王馥下班回来了。她看到卫生间里的灯亮着,以为是时研修好的,在低头换鞋之余再度唠叨:以后谁要是嫁给了时研,肯定是要享福的,时研简直是有选择性地遗传了你叔叔的好脾气和你阿姨的勤快。
      
      寇越盘膝坐在沙发上回复曲殊同的微信,只当没听到,默不作声。
      
      王馥习惯了寇越总是突如其来的闷嘴葫芦状态,一路哼着时下最火爆古装电视剧里的主题曲,去厨房里炒菜了。
      
      ——两人晚餐的分工一般是这样的,寇越负责煮粥和洗菜切菜,王馥负责炒菜。
      
      大年初三,寇越和王馥再度爆发了小规模的冲突。
      
      导丨火丨索是王馥听到寇越和楼下的胖姑娘钱末的微丨信电话内容。
      
      钱末的一位亲戚年纪轻轻病逝了,钱末由此推心置腹地跟寇越聊道,她根本没有考虑过考研的事儿,她要是万一也只能活四十来岁,细数数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学校里泡着,她都没法瞑目。
      
      寇越虽然也没有将考研列入自己的计划,但由于王馥就在周围借故来来回回地转,所以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只是嗯嗯哦哦地附和着。但只是这样就足够王馥借题发挥了。
      
      王馥杵着拖把,不请自来点评道:“真是世风日下啊,钱末说的都是什么鬼话,好学上进反而不能瞑目了?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倒都不如她名不见经传的一个钱末明白人生的真谛。”
      
      寇越不耐烦道:“你为什么听话总是只听自己想要反驳的那一半?钱末自己都说人各有志了!她做出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并没否认或者嘲笑别人不同的选择。”
      
      王馥嗤道:“我告诉你啊,你以后少跟她联系,我最不愿意听谁用‘人各有志’这样的屁话混日子了。如果大家都用‘人各有志’当借口,社会早就停滞不前了。谁不知道躺着比坐着舒服,坐着比站着舒服?”
      
      寇越起身将遥控器扔在沙发上,一字一顿清晰道:“妈,人各有志、和而不同都是正面的成语,并不是你不苟同,新华字典就不那样写了。”
      
      王馥愤怒地“啪”地扔了拖把,她正准备好好收拾收拾寇越,门铃“叮咚”响起来了。
      
      寇越大姨一家的拜访中断了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直到正月十二新学年开学,由于寇越死倔不肯低头,王馥没给过她一回好脸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实不相瞒,作者有些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