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越

作者:品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老实说,窝在王馥这里并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王馥强势而唠叨,她需要的其实并非陪伴,是有个人过来乖乖地给她指点和指挥。大到人生各个分叉口的选择,小到刷白鞋到底有没有必要包层卫生纸。
      
      寇越大三就开始独居,她习惯了自己管理自己的一言一行三餐一宿,王馥几乎渗透到毛细血管的指手画脚令她感觉十分憋闷。她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会态度不好地反驳,但无论赢了输了,都十分不是滋味。
      
      度过难捱的周末,寇越大清早第一个到达高颂工作室。她惯例先给工作室的花花草草浇水,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啃着包子一个个工作群翻看信息。桌子上的手机显示呼叫中的状态,然而同事黄瑜晴久呼不应。
      
      寇越是高颂工作室三线演员高颂的执行经纪人。执行经纪人,众所周知,虽然带着“经纪人”的头衔,但其实就是个大助理。在寇越之上,有个跟朝歌其他艺人共用的经纪人,叫林染。在寇越之下,有个做事勤快且安静如鸡的艺人助理,叫黄瑜晴,也有个负责新媒体运营的助理,叫赵思璇。
      
      简单地来说,上述三个半人的日常工作都是围绕高颂打转的——林染并不只是高颂一个人的经纪人所以只能算半个——林染负责给高颂撕资源,黄瑜晴负责照顾高颂生活起居,赵思璇负责监控网上高颂相关舆情并及时作出积极应对,寇越本人负责高颂跟厂商、主办方、剧组等工作上的简单对接,偶尔也在林染的指示下,跟个别剧组的副导演联系,跑去递一递高颂的资料。
      
      高颂工作室挂靠在朝歌旗下,没有自己的宣传、公关、财务、法务团队,甚至也没有自己的化妆团队,高颂此人在娱乐圈这个名利场的位置由此可见一斑。
      
      黄瑜晴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寇越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转而打给高颂。高颂倒是接听了,但寇越刚刚称呼了个名字,就被反问“你到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寇越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跟杂志方确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如今眼看距离十点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她不得不催一催。
      
      黄瑜晴十分机灵,在一旁道:“越越,我们在路上了,半个小时内到。”
      
      寇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顺手给高颂卖了个乖,道:“颂姐,没什么事儿,我早上来时,看到北极路上那家核桃包私厨重新开张了,所以就赶紧来问问你要不要吃,他家卖完就打烊,时间紧迫。”
      
      高颂在电话那端发出几声嘲讽的垃圾音,大概是“寇越你骗鬼吧”、“寇越你越来越了得了”、“寇越你就是个戏精”诸如此类的,但寇越面不改色。
      
      结果杂志的拍摄十分不顺利。高颂没有什么问题,她的搭档国内新生代Predator乐队主唱韩余有问题。韩余跟他的团队各种出幺蛾子,这也不能拍那也不能拍的,以至于所有人不得不跟着耗到午夜。
      
      第二天一早,一个词条出其不意地高高悬挂在微博热搜榜上:Predator主唱韩余批评朝歌艺人高颂缺乏敬业精神。
      
      韩余在自己的博文里侃侃而谈:你做其他行业,律师、医生、办公室文员,随便什么都好,做到爆肝,一个月能有多少薪水?你做艺人,是,确实要早起化妆,确实要通宵拍片,确实要夏天裹棉袄冬天嚼冰块,但你的回报率仍旧是其他行业的百倍甚至千倍,所以,前辈,面向镜头的时候,不耐烦的表情能不能稍微收一收?@高颂工作室
      
      高颂是个二十八岁“高龄”的三线演员,韩余是眼下风头正劲的Predator乐团的主唱,在娱乐圈这个特殊领域里,孰是孰非常常云里雾里,但孰高孰低却是一目了然的。
      
      韩余直接@高颂工作室的行为很刚,嗯,大家都说很刚,“韩爸爸”果然一贯地刚。但恩怨的由来,也不过是,他和他的团队一直在找事儿,严重耽误拍摄进度,高颂有些烦躁,翻了几个白眼。
      
      林染第一时间跟杂志方联系了,希望杂志方能出面做出说明,但杂志方很显然是不愿意得罪Predator乐队及其背后的经纪公司。
      
      林染一面安慰高颂,表示就主唱这个德行,他们乐队走不了多远,一面给寇越使眼色。两人赶在高颂刚起床的时间赶来,险险压下了高颂已经编辑好的反驳博文。
      
      寇越娴熟地做出防备的动势,低声道:“颂姐,上面的意思是,我们得在微博上道个歉,真不真诚没关系,但得有个低姿态。”
      
      高颂没有辜负自己坏脾气的美名,出其不意地一扬手,上周刚上的新款水果机蹭着寇越的额头过去,砸在墙角高颂特别从比利时运回来的半人高的铜像上。
      
      寇越默默揉了揉胸口,安抚自己的心脏,她向着林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儿,默默过去捡起手机。高颂没有关屏,屏幕停留在高颂与“张医生”的微信聊天页面。
      
      张医生:下个月高崎的生日你不要忘记,十八岁的生日很重要,你尽量早点来。
      
      高颂:我知道了。
      
      高颂和林染两人一直僵持到中午。午饭后,高颂终于妥协了,由着赵思璇用工作室的账号贴了一张致歉信,也由着林染登录她的个人账号,转发了工作室的致歉信。
      
      ——只不过,由于高颂比较糊,致歉信最终也没能挺进排行榜前五。
      
      寇越全程一语不发观摩林染柔中带刚的沟通技巧。她特别羡慕林染这种天生就擅于与人沟通的人,她跟着他学习了三年,也不过只得皮毛。
      
      离开高颂家,林染回公司去开会,寇越应他的吩咐带着高颂的资料去影视城找一位陈姓副导演。结果陈副导演一直在忙,并没有时间理她。寇越耐心地一直等着,顺便跟也来递资料的同行聊了两句。将近傍晚时分,陈副导演拨冗出来了,他跟她们分别单聊了十五分钟,收走了她们的资料。
      
      寇越在王馥手把手的指导下,厨艺十分了得,但她不喜欢做饭。王馥曾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她正值迟来的叛逆期,很不耐烦地回怼,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什么原因?!但其实是有原因的。与其花时间择菜、做饭、洗锅、擦炉灶,不如就在街边店面里随便吃几口了事,腾出时间回家做些其他更有趣的。
      
      寇越最后停在一家寿司店门前,虽面上镇定如常,但理智和欲望却在血肉里拔河。
      
      很久没有吃寿司了……
      晚餐最好不要吃米面主食吧。
      很久没有吃寿司了……
      工作室的四个女生里,你是最重的。
      很久没有吃寿司了……
      我警告你,以你的年纪,体重只要上去可就下不来了。
      很久没有吃寿司了……
      去吧去吧,大不了回头再吃一周黄瓜鸡蛋。
      
      寇越刚刚完成微信点餐,就接到袁斯昶的电话。寇越原本不想接的,是点击提交的时候没收住势点到的。寇越不好意思在听到对方“喂”的时候挂断,只好轻按住蓝牙耳机,敷衍地回应着,随意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落座。
      
      袁斯昶其人,与其说是个演员,不如说是个导二代。上过几个大制作,包括他亲爹的大制作,但都没能激起一丝水花。演技不行,长相也不行,真是白瞎了他的导演爹和新加坡小姐妈。
      
      袁斯昶在追求寇越,哦,也不能叫追求,叫“泡”。
      
      寇越自然知道自己在袁斯昶眼里的定位——一个尚有几分姿色的猎物。但她不愿意明言得罪他,只好尽量虚与委蛇。
      
      “很谢谢您的好意,但我真的没有时间,我跟的艺人再过几天要进组,我得陪同进组的……真没有骗您,大工作室的执行经纪人也许不用陪同,但我们小工作室是用的……我平常不戴首饰的,工作起来不方便,不不,衣服也……喂?袁先生您听得到我说话么?”
      
      寇越的蓝牙耳机突然滴滴两声宣布电量告罄,但她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她突然听不到声音,鬼使神差地点了免提,周围的桌客便都听到了袁斯昶带着酒意十分无耻的问话。
      
      袁斯昶:“喂,你到底是冷感还是装清纯装过头了,差不多就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需求,我不信你没有。”
      
      袁斯昶诡异地顿了顿,大着舌头继续说,“XX是件很舒服的事情,你听听看我有没有骗你。”
      
      寇越在周围人惊诧的目光里,慢半拍地摘掉蓝牙耳机,刚好听到清脆的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和袁斯昶现女友婉转悠扬的叫声。
      
      袁斯昶笑得贱唧唧的,带着点异样的调子,他跟现女友黏黏糊糊地嘀咕:“我就喜欢你这种没脸没皮的劲儿,这回信了吧,我跟她才到哪儿啊,嘴儿都没嘴儿一个。女人稍微抻一抻,给自己抬抬价儿,也算有趣,但要是抻过头了,就令人厌烦了。”
      
      寇越呆傻地保持着两只手各捏一个蓝牙耳机的姿势整张脸爆红。她脑子一时打了结,没意识到要调回听筒模式,只低头凑近手机,干巴巴地道:“袁斯昶你神(经病)……”
      
      有人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截断了她没什么看头的辱骂,和颜悦色地点评道:“力不从心就去五院看看。你女朋友的声音好像在网盘里听过。”
      
      ——五院是大都有名的男/科医院。
      
      落座的是曲殊同。
      
      寇越在袁斯昶的谩骂声里一举拉黑他所有的联系方式。
      
      寇越面上残留着刚刚气出来的红晕,只跟曲殊同对视一瞬,就败下阵了。她微微垂着脑袋,假咳数声,左手食指无声哒哒哒敲着的右胳膊肘。
      
      曲殊同默了默,道,“这样的男朋友你是不是故意挑来锻炼自己的?”
      
      寇越停止哒哒哒,十分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解释袁斯昶远称不上“男朋友”,他只是个追她堵她最后眼看她不上套自己作罢的人。到目前为止,唯一寇越嘴里似真似假盖过章的,只有曲殊同一个而已。
      
      曲殊同没有再追问,但也没有移开目光,半晌,平声道:“你额头上有片淤请。”
      
      寇越打开手机镜头凑近看了看,确实有片指甲盖大小的淤青,她道:“唔,一个小意外。”
      
      两人在同一张桌上各自吃完了自己的寿司,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很稀松平常地道别,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未发生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