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原因

      齐绣婉是未闺阁小姑娘。没有人告诉过她关于男人和女人怎么做才能生孩子的。母亲和近身的嬷嬷也只是与她说,说若是和男子有任何的肌肤之亲,女子的名节就没了。
      
      而她也只懵懵懂懂的知道要做生孩子的事情,必须是得两个人脱了衣裳滚在一块。
      
      现在她没了衣服,他又光了一半……
      
      被男人抱到了床上后,齐绣婉一直低着头安抚自己说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真当裹在自己身上的袍子被扯去的时候,身子还是忍不住颤颤发抖。
      
      湿漉漉的黑发紧紧的贴在白皙的肌肤上,遮掩住了胸前的起伏曲线,而瘦弱的肩膀在瑟瑟颤抖,犹如一只落了单的幼兽。
      
      弱小又可怜。
      
      肩膀不停的颤抖,落在周衡的眼中,似乎是被冷的。
      
      目光在她那曲线上停留片刻,随后才移开了视线,把床上干净的灰色衣袍拿了起来,展开放到了她的身后。只看着她的脸,然后漠声道:“起来,把衣服穿上。”
      
      抖如筛糠小姑娘怀疑自己听错了。扯开了衣袍只是为了让她穿上衣服?
      
      “不穿?”
      
      低沉的嗓音落在自己的耳中,齐绣婉吓得忙摇头。然后避免触碰到十指,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入宽大的袖口中。
      
      两只手都伸了进去后,男人:“站起来。”
      
      齐绣婉听他的话。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就像是大人给小孩穿衣裳一样,男人把衣袍腰间的绳子绑了起来。
      
      衣袍很大,显然是男人的衣服。穿在娇小的齐绣婉身上,显得空荡荡的,而领口松散,露出一大片肌肤,可这样总比什么都没穿好得太多了。
      
      袍子估计只到男人的膝盖处,但穿在她的身上,却到了脚踝处。
      
      而后男人让她坐下,她也乖乖的坐下了。
      
      紧接着他转了身走开。齐绣婉偷偷地抬起头偷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走到了灶台的地方,拿了灶台上似乎捣药的臼又折回来。
      
      在男人转身的时候,胆小的小姑娘瞬间又低下了头。
      
      心里边满是疑惑,她完全猜不透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
      
      他端回了木碗走到床边后,她隐约嗅到了淡淡的草药味。就像是刚刚涂抹在脚上的草药味。
      
      接着男人弯下腰,撩开了她脚上的衣袍,然后吐出“伸脚”二字。
      
      齐绣婉猜,他是给她的脚上药。
      
      顺从听话能让自己少吃些苦头,这些她都明白,所以还是乖乖的把脚伸了出来。
      
      原本的双足小巧且娇嫩,过去的一个月都是被囚禁着,且也从没有像今日这般走这么久的崎岖山路,所以脚板和脚的两边都磨破了皮,还有被挑穿了的水泡,刚刚碰了水,现在可疼得很。
      
      但再疼也疼不过双手被硬生生折断的时候。
      
      男人拿起臼中沾了白色草药膏的木条,然后抹在她足上的伤口上。
      
      一碰到伤口,疼得脚一缩。但缩了之后的下一瞬,在男人往上看自己之前,又小心翼翼的把脚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周衡还是抬头看了她一眼。
      
      周衡没有任何的表情,所以齐绣婉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只知道他的一双漆黑的眼眸中,连一点的情绪都没有。就像一潭起不了半点涟漪的死水。
      
      被这双眼睛锁着,就算怕得心都快从心口中跳出来,却愣是不敢把视线挪开。
      
      “疼?”
      
      忽然被问疼不疼,齐绣婉诚实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慌忙的摇头。她那一双眼睛里边从刚刚醒来到现在就没干过。
      
      湿漉漉的。
      
      明显是疼的,又疼又恐惧。
      
      周衡看着她那双含泪的眼眸,默了一默后低下头,冷声道:“疼,忍着。”
      
      然后继续上药。
      
      两只脚都上了药,周衡站了起来。
      
      草席沾了草药膏,还有一些尘土,似乎是她昏睡时候头发沾上的,周衡看了眼那些痕迹,微微皱眉,但也没有说什么,转身把臼放回了灶台上。
      
      而后拿了沾了水的粗布过来,把那些痕迹都擦干净。
      
      齐绣婉看着他的举动,怯生生的把沾了药膏的双足放到了大木床外晾着。
      
      她一直都以为乡下的人肯定都是又脏又臭的。但这虽然是山洞,但却很干净,也一点气味都没有。
      
      而且男人似乎也很爱干净,只是为什么不穿衣服……
      
      说不出话来,且也只敢在心里碎碎念。
      
      男人收拾东西。收拾好了之后从山洞外边弄了半截竹子进来,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见他用刀子把竹子劈开。很粗的一截竹子,他确实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竹子劈开了。
      
      小姑娘看了眼他粗壮的手臂,不敢弄出一点声音,怕影响到他,然后打自己。
      
      男人劈开了竹子后,又削了许多根手指长短的结实竹条出来。
      
      九月底,白日虽然炎热,但入了夜,有些寒凉。
      
      齐绣婉觉得又冷又惊惶。
      
      不知道过了多久。脚上的草药膏已经干了,冰冰凉凉的,也不怎么疼了,而头发也被山洞外吹进来的风吹得半干了。
      
      这么晚了,男人为什么还不把山洞的门关上,不怕野兽跑来吗?
      
      在这安静得诡异的气氛之下,齐绣婉一点也不困。她此时满脑子都是男人接下来会对她做些什么,因此精神都紧绷着,不敢有一点的松懈。
      
      也不知道男人削了多少根大小几乎一致的竹条。之后也不知他不知从哪寻来了一块木头,然后又开始细细的打磨。
      
      她问不了他在做什么,而男人也更不可能主动告诉她,他在做什么。
      
      经过这一日,齐绣婉知道这男人不爱说话。非必要的话,他肯定是不会说的。
      
      时间过得似乎格外的漫长了。齐绣婉觉得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她如何了,也好过让她现在胆战心惊的。
      
      最怕的不是要对她做些什么,而是在知道了逃不掉的结果后,漫长的等待过程。
      
      许久之后,签子都磨好了,男人用水洗过,然后一根根铺好在了一块布上。
      
      似乎事都忙完了,才去把那大竹门关上。
      
      齐绣婉深呼吸了一口气。
      
      心中忐忑,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认命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平躺了下来,希望这般顺从能让自己少受些苦。
      
      那边的周衡关上了山洞的门,再往那张只有四根粗木支撑着一块厚木板的大木床走去。
      
      因山洞中放了驱蚊的草药,所以即便在山中,也不会有蚊虫飞进来。
      
      走到床边。双臂抱胸,皱着眉望着床上那已经躺好,闭上眼睛的女人。
      
      买这个女人,一部分的原因是觉得遭遇与他有些相似而已。
      
      周衡三岁的时候,母亲病故了。然后五岁那年父亲续弦娶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所以从父亲续弦后,周衡就没有再被人疼爱过。
      
      八岁的时候,父亲也走了,周家庄的人都道他是克爹克娘的不祥人。没了父亲后,继母也就变本加厉的苛刻他,家中的家务都扔到了他的身上。
      
      不管是洗衣服,还是上山砍柴摘野菜喂鸡喂猪,这些都是他的活。
      
      十岁那年,上山砍柴摔了腿。回到家中继母又诬赖他偷了银子,再把他给鞭打了一顿后就把他给赶出了家门。
      
      在周家庄也不过是几十户人家,这大山环绕的,家家户户过得极不宽裕,一个个都为填饱肚子而绞尽脑汁,又有谁有那个闲工夫来管别人家孩子的死活?
      
      再者在别人的眼中,周衡是个怪孩子。
      
      孤僻又阴沉。
      
      所以即便有人知道他被继母虐待,更没有几个人肯给他说上一句话的,这也就成了他继母敢明目张胆虐待,且更加变本加厉的原因。
      
      那晚被赶出去后,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昏在了雪地上。
      
      最后是一个大夫救了周衡。那大夫是周衡的养父,因被冤枉用错了药医死了人,所以才逃到深山里边的。
      
      那日因到城镇买粮食,回来晚了,带着一条大黄狗从村口经过,遇到了昏倒的周衡。
      
      虽然躲在山里边,但好歹也会给庄子里边的人看看病赚几个钱,所以也知道这孩子的情况的。
      
      想要坐视不管,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就怕死了也没个人送终,也就把这孩子给救了。
      
      等周衡醒来的时候,老大夫就让十岁的周衡认他当父亲,再让他发誓不会回那个家了。
      
      六七年前,老大夫走了,也就周衡一个人在这山洞里待到现在。
      
      所以在市集上看到那个缩成一团在地上的女人时,他想起了自己。
      
      一如十五六年前的自己那样弱小。
      
      他左腿差些残疾,衣着单薄的在冰天雪地的晚上被赶了出来。而她双手残疾,更被人无情抛弃。
      
      十五六年前,没有养父,他会死。
      
      若不是他把人买下来的话,女人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但这并不是周衡把人买下来的理由。世上的乞儿千千万万,周衡却不会同情任何一个乞儿。
      
      而是周衡的养父在临终前,最大的遗愿就是让养子娶妻生子。
      
      买人的时候,周衡有过这个念头,但买了人后,这个念头就烟消云散了,似乎不曾出现过一样。
      
      妻和子都是麻烦,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不理会就直接走了的原因。
      
      他想,若不理会,她许会逃走?
      
      可她却跟了自己一路。
      
      山路昏倒,不出一个时辰便会成为野兽的腹中食物。
      
      思索再三还是把人给扛了回来。
      
      但他现在有些觉得自己似乎买了个麻烦回来。
      
      别的不说,便说她现在似乎已经打算认定了他的床。
      
      四处望了一眼,确实是没有能让暂时她栖身的地方。
      
      让她睡在地上?
      
      可她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那他睡地上?
      
      看了眼虽干净,却依旧满是泥尘地面。
      
      睡地上的想法顿时消逝。
      
      默了片刻,转身熄了油灯,而后没有受到黑暗的一点影响,径直往床上迈去。
      
      感觉到人已经走过来了,小姑娘的心里头跟打鼓一样,“咚、咚、咚……”
      
      男人坐在了床沿,脱了鞋子,然后在她的身旁躺了下去,大床明显的震了一下。
      
      小姑娘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一动都不敢动。
      
      即便离得有些远,但她还是能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热很热。
      
      她似乎有些知道他为什么要光着膀子了。
      
      是因为热。
      
      身体僵硬的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他下一步动作,后来有均匀的呼吸声从男人那边发出来。
      
      齐绣婉怔愣了。
      
      他今晚不打算碰自己吗?
      
      不管是什么原因,今晚能逃过一劫也是件好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被嫌弃的小姑娘。
    )————(感谢在2020-07-03 22:59:35~2020-07-04 23:57: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窝窝睡着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了个咪、哈哈一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胡桃夹子 6瓶;一江秋水 5瓶;想回校吃汉堡啊啊 3瓶;窝窝睡着了、我恨晋江没有车 2瓶;Joooomy、归玖长安、千家小千、时间停留在なら的nina、生活有嘻哈、林知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