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与猎户

作者:木妖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来

      福婶烧了热水给齐绣婉洗了头又洗了澡,然后给她穿上了今日带上来的旧衣服。
      
      福婶其实就待半个时辰就可以走了,但看了小媳妇整天披散着头发不像样,所以就等她把头发晾干了,再把发鬓两边的头发编了两根辫子绕到脑后缠了个简单的发髻,最后用了根竹条给固定住。
      
      平时小媳妇的一头长发因没有梳理而毛躁披散着,同时还盖住了半张脸,基本上很难看清长相。现在可不一样了,露出了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还当真像个小天仙一样。
      
      越看这张小脸,福婶就越是不放心。可别到时候给别的男人瞧见了,再用花言巧语给哄走了才是。
      
      福婶这么担心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毕竟这白白嫩嫩的模样,十里八乡都没有这么仙的,即便不能说话,手也残了,可那些个男人都是看脸的。
      
      想到这,福婶就忍不住劝说:“你以前做过啥,周衡都不会在意的,往后你跟他过好日子再生两三个孩子,他更不会嫌弃你了。”
      
      齐绣婉敛眸低头的端坐着,没有点头也没有不点头,
      
      福婶看了眼她乖巧的模样,心想应该是听进去了。
      
      福婶看着她,忽然想起不知道小媳妇叫什么名字,就问:“对了,你叫啥名字?”
      
      忽然有人问自己的名字,齐绣婉愣了一下。便是周衡也没有在意自己叫什么,犹豫了一下,才微微张开嘴巴——小婉。
      
      福婶笑了笑:“小婉挺顺耳的。”
      随而看了眼那双用竹条布条包着的十指。福婶也不懂这是在做甚,可也不敢问周衡,同时也指望不了这小媳妇能告诉她。
      
      没有在意,随即把放凉了的水倒入了一个碗中。这是是给齐绣婉渴了的时候喝的。避免有虫子掉进去,所以用碗盖住,做了这些之后才下了山。
      
      一时间山涧又安静了下来。
      
      自己一个人待在山洞里边,一直往门口望去,还时不时开个门缝探望向外边。
      
      已近黄昏周衡还是没有回来。随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狼嚎声开始响起,齐绣婉的脸色一白,顿时不寒而栗。
      
      惴惴不安的从外边寻了根约三尺长,如她手臂一样粗的棍子飞的一般逃窜回了山洞,然后用脚把门关上。
      
      一关上门遮挡住了光线,山洞几乎都暗了下来。
      
      黑暗的山洞,再加上外边树丛中各种小动物弄出的窸窸窣窣声响,本就没有多少安全感的小姑娘整个人都紧绷的戒备着,便是心跳也乱如打鼓。
      
      忽然外边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齐绣婉紧紧的抱着怀中的棍子,在黑暗中盯着洞口。
      
      过了片刻后,门被打开了。
      
      高大的身形出现堵在山洞口,却是能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是谁。
      
      是周衡。
      
      齐绣婉眼中顿时露出了喜意,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傍晚前最后的光线照射入山洞之中。周衡依着这黯淡的光线扫了一眼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小哑巴,然后再看了一眼她怀中抱着的棍子。
      
      周衡的目光落在棍子上。齐绣婉瞬间窘迫得手足无措,不知怎地就松开了双臂,随之棍子“哐当”摔落到了地上,
      
      棍子落了地,然后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缩着肩膀的低着头。
      
      周衡入了山洞,先是把棍子捡了起来靠在了墙壁上,然后去点了油灯,再转身问她:“喝粥了?”
      
      齐绣婉低着头,点了点头。
      
      目光落在她挽起的头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
      
      周衡约莫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干净整洁了许多,也顺眼了许多,只是目光落在她那衣服上的补丁时,微微皱眉。
      
      目光看回她低垂的头顶上,还有些怯弱的模样,眉头也更皱了。
      
      胆子怎就这么小?
      
      要是他入了夜之后才回来,她那点胆儿岂不是被她自己给吓破了?
      
      去拿了棍子准备出山洞,想了想后,还是转头与她说:“你困就睡,我去处理猎物。”
      
      今天会回来这么晚,主要是因为遇上了野猪,为了猎这头野猪才耗了好些时间。
      
      见没有被骂胡乱动他的东西,齐绣婉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想要讨好他,所以快步的走到桌前,把福婶给她倒的半碗水上边的碗给取了,然后用手腕夹起往洞外走去。
      
      周衡正想把近一百多斤的野猪扛到水潭那边来清洗只是才弯下腰,地上就多了一个娇小的影子。
      
      站起身子转回了头,就见女子端了半碗水站在离他两步之外。
      
      看着他,那张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的道:喝水。
      
      周衡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再落到那碗水中,只是想了一下,然后端起半碗水一饮而尽。
      
      把碗放到了石板上,然后弯下腰准备扛野猪。
      
      齐绣婉刚刚只注意着手腕之中的水,所以没有注意到他脚底下的黑家伙。现在看了一眼,瞬间被吓得变了脸色。
      
      身为官家小姐,从来救没有见过这样可怕的家伙。所以只一眼就被被那外露的一双獠牙和那凶狠的模样吓得猛的倒退了好几步,随后腿一软瞬间跌坐到了地上。
      
      听到声响,周衡转了回头,就见她一脸惊恐的跌坐到了地上。
      
      暗叹一声果真是兔儿胆,随后用身体挡住了野猪:“回去待着。”
      
      齐绣婉惊慌的点头,但努力爬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的跑回了洞中,只探出一个脑袋来偷看。
      
      看到周衡转身把那大黑家伙重新扛起来,又蓦地缩了洞中。
      
      周衡把野猪扛到水潭旁,去了血水,把野猪肚子中的东西都清理了。
      
      近来快入秋了,且是晚上,山中入夜寒凉,明日五更天就把野猪扛到集市上,还是很新鲜的。
      
      虽说灵山镇偏穷,野猪也买不起价格,但总的说这一头野猪应该也能换个一两多的银子,应当也够给她置办两身衣服了。
      
      周衡爱干净的同时,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没有补丁的。所以也有些看不惯同住山洞的人也如此。
      
      清理完了之后,天色已经黑了。周衡把野猪扛了回去,放到山洞外边的石板上。
      
      做完这些后,身上尽是汗味和血腥味,忍受不了这些味道,且一身味道,也不想进洞中残留臭味。看了眼水缸,见还有大半缸水,就直接脱了上衣径自的舀水直接淋到了身上。
      
      等冲了一半之后,侧身看了眼山洞口没有站人,便也就把裤子给脱了。随后用皂角搓了一遍冲洗后,才把晾着的布巾取下,快速的擦了身上的水珠,再把晾着的裤子取下,套了上去。
      
      洗了自己的衣服后,顺便也给那女子的也洗了。
      
      这时洞中的齐绣婉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她刚刚往洞外看去,就见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做出了脱裤子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没有亲眼所见,但都够单纯小姑娘憋红了脸。
      
      等周衡一身干爽,光着膀子进山洞的时候,小姑娘一眼都不敢瞧他,红着脸飞快的窜上了床,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周衡皱眉,实在无法理解这小哑巴想什么。
      
      周衡待了一会又出了去,弄了些吃的,吃了后又把草药汁烧沸腾了。
      
      最后拿着烫布巾进了山洞,知晓她没睡,道:“转过来,敷药。”
      
      听到周衡的冷淡的嗓音,齐绣婉满脑子全都是他刚刚脱裤子的倒影,脸臊得慌。可也不敢反抗,只一抿唇一闭眼就转过了身。
      
      周衡把烫布巾放到她脖子上的时候,就见她闭着眼,且脸红脖子红,就连耳朵也是红的。
      
      ……
      
      不仅喜爱哭,还容易红脸。该不会是看到了?
      
      虽然真有可能被看光了,但周衡却一点都不在意。把布巾放到了她的脖子上,因躺着也不需要他再固定住,所以他松开了手,随而拿起了她的手来查看布条有没有松动。
      
      平静沉敛的问:“双手今日有没有碰到水?”
      
      床上的人紧紧闭着眼睛,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因周衡嘱咐过双手一个月都不能碰水,她自然是希望一双手能治好的,所以她一直都小心翼翼。
      
      十指都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才把手放了下来。
      
      “明日,约莫五更天我就会出门,下午回来。”
      
      听到他明天天不亮就要走,齐绣婉瞬间忘记了刚刚的事情,蓦地睁开了眼睛,侧头看向他。
      
      感觉到了小哑巴的目光,周衡看了眼她。想起今日把她留下都能把她吓得半死,要是明天天不亮就走,可别等回来的时候,山洞就多了一具尸体。
      
      思索了一下,实在不想看到自己住的地方多了一具尸体,所以看着她:“你要和我一块去?”
      
      一块去的话,也正好让裁衣的给她丈量一下身板,而他也该要做一身衣服了。
      
      听到可以一起去,齐绣婉有些怕却又有些期待。假若一个半月后要离开的话,也好知道该怎么走出这大山,现在正好是一个好机会。
      
      眼巴巴的看着他,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真的愿意带我这个累赘一块去吗?
      
      周衡一默,根本不明白自己是怎样看得懂她的意思的。随而把她脖子上的布巾拿掉,道:“想去,洗漱,早睡。”
      
      他也因昨晚被她缠了一宿,今日又全神贯注的打猎而困得不行。
      
      齐绣婉立即起了身,然后等他帮自己弄好漱口的水。
      
      弄了漱口的水后把小半碗给了她,然后拿着油灯和她一块走出了山洞。
      
      一高一矮,一高大一娇小的两人站在斜坡处漱口。
      
      虽然周围很黑,也有野狼的嚎叫,但齐绣婉脸上却是没有半点害怕,相对比今日白日俨然天差地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带闺女去买衣服
    ————感谢在2020-07-09 23:53:06~2020-07-11 00:18: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792692、临夏朝阳、暗恋你三四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全幼儿园最可爱 15瓶;叮咚 13瓶;autistic. 10瓶;41438361 6瓶;vivi、然然耶、凤铃草花 5瓶;依恋念雯雯 4瓶;24121764、梦梦思萌萌 3瓶;安风 2瓶;vv、35148012、黎夜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