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重生后被小妖精攻略了

作者:开心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

      因为嫌客厅脏,唐初棉这个挑剔鬼端着没吃完的蘑菇汤回了自己房间。
      
      唐初尧跟了进来,把门关上。
      
      “开心了?”他在她对面坐下,微眯眼注视着她,语声轻缓。
      
      “我把他带回家了,给他尝了点甜头,他现在对我很感兴趣。”唐初棉喝了一口汤,抬头看他,歪了歪小脑袋,“哥哥,这是你想听的吧?”
      
      她的眼睛亮晶晶,像天上闪烁的星星,天真而纯洁。
      
      唐初尧默了一会:“辛苦你了。”
      
      “人家做得这么棒,哥哥不夸夸我吗?我会没动力的哦。”
      
      “棉棉很棒。神的力量强大,只要能为我们所用,唐家就会永远兴盛下去,所向无敌。”
      
      唐初棉却摇了摇头:“不对哦,得到了他的力量,首先要救大姐,我们说好的。”
      
      “这是自然,救了大姐,也就是救了唐家,我比你更希望大姐醒来。”
      
      “哥哥这么说就对了。”
      
      唐初尧勾了勾唇,脸上未见多少笑意,看她埋头喝汤,似乎结束了这个话题,又忍不住开口:“他的力量,觊觎的人不会只有我们,你要盯紧了他,让他信任你,尽快和唐家结下契约。”
      
      唐初棉抬起了头:“哥哥觉得我们现在有什么筹码跟他谈?”
      
      “你能唤醒他的力量,这就是最大的筹码。”
      
      “哥哥知道的,我只能让他暂时恢复部分力量,他要是知道这一点,肯定就不理我了。”说着担忧的话,可她脸上一点也不显担忧,轻松活泼得仿佛这根本就不是个事。
      
      “那就不要让他知道,哥哥相信你能做好。”
      
      “哥哥,你说我要是拿自己做交换,他会不会上钩呀?”唐初棉一脸天真地问。
      
      “棉棉,你才17岁……”唐初尧再次泛起无力感,额头隐隐作痛,不,这不是重点,“你是唐家四小姐,是哥哥的骄傲,没有人值得你拿自己交换。如果……如果你不喜欢和梁怀礼的婚约,哥哥会帮你想办法,你不要急,更不许因为这个自暴自弃。”
      
      唐初棉眨了眨眼睛:“哥哥,你想的有点多啊,我就随便问一问。”至于什么婚约什么梁怀礼,她半点没放心上。
      
      一口一口吃完蘑菇汤,她拿过湿巾擦了下嘴:“好啦哥哥,我吃完了,我去看下大姐,等下就走了。”
      
      唐初尧点头:“在外自己小心,有事随时跟我联系。”
      
      “知道啦!”
      
      *
      二楼东边第一间房是唐初乔的房间,自从她昏迷后一直在家中休养,由专人照顾。
      
      这么久以来,她没有醒过。
      
      唐初棉进了房间,让照顾的人离开,房里只剩她们姐妹两个。
      
      “大姐,我来看你啦,你有没有想我呀?”她坐到床上,握住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像只小猫咪一般渴求着抚摩和温暖。
      
      床上的人戴着呼吸机,眼睛闭着,一动不动,脸色苍白,面容清瘦,就像一朵将要枯败的花,毫无生机。
      
      她的手冰凉,唐初棉的心也冰凉。
      
      “我知道他一直都在骗我。”唐初棉轻轻地说,“不过没关系,我也一直在骗他呢,凡是害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的眉眼间是阴狠,是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冰冷。
      
      大姐的性命,唐家的权势,她终有一天要全部夺回来。
      
      那个表面待她很好的男人,那个她喊了十来年的哥哥,不过是披着羊皮的恶犬罢了。她会亲眼看着他如何坠入地狱,永不超生。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撞开,一脸潮湿的唐初瑾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恨恨地骂道:“唐初棉,你太过分了,不要以为仗着哥哥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毕竟是你的姐姐,不管到哪你都低我一头,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她被迫吃完那么多东西,肚子几乎涨破,吃完就跑到洗手间一顿狂吐。
      
      她知道她有多难受吗!
      
      “蠢死了,有件事情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呢。”唐初棉冷冷一笑起身,面对她,右手一伸,轻松扼住了她的后颈,拽着她往前走了几步,将她的脑袋摁在了桌面上。
      
      唐初瑾除了惨叫,全然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不必依靠唐初尧,就可以轻易捏死你。还有,你以为你勾搭梁怀礼就能打击我吗?那种垃圾我还真要谢谢你这个垃圾桶帮我回收。”
      
      “唐初棉,你、你放开我!”被压制的人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至于什么高一头低一头的……”唐初棉实在是忍不住好笑,“你、我还有唐初尧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还非得分出个高低贵贱吗?真正尊贵的那个即使现在躺在床上也不是你能攀比的,你这个脏东西连大姐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还敢在这大呼小叫,滚出去!”
      
      她拽着她的脖子把她丢到了外面。
      
      唐初瑾差点就从楼梯上滚下去,心惊胆战地紧紧扶住扶手,满面惊恐,拼命咳嗽。
      
      她是疯了吗?她真的要杀了她?!
      
      闻讯赶来的医护人员见状,赶紧把唐初瑾扶了起来。
      
      唐初棉双手负于身后,微微弯腰,笑吟吟:“小瑾吃太撑,腿软了,没多大事,你们去照顾大小姐吧。”
      
      “是,四小姐。”
      
      唐初棉看都没再看唐初瑾一眼,像只骄傲的小孔雀一样昂首挺胸离开了。
      
      可恶可恶!唐初瑾气得狠狠地捶扶手,心里万分不甘。
      
      唐初棉,我早晚有一天要把你踩在我脚底下!
      
      *
      阿辰载着唐初棉离开唐家。
      
      唐初棉没急着回风角巷,而是拉着阿辰逛了一下午街,买了许多漂亮的衣服、包包和化妆品,直到天色微黑才回去。
      
      不过,下车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拿。
      
      “这些东西你先放着,什么时候我让你送过来你再送过来。”她交代。
      
      “是,四小姐。”
      
      唐初棉独自走了回去,刚刚打开院门,她就看到邻家哥哥陈晓江走了过来。
      
      “棉棉,你回来啦。”看到她,大高个陈晓江忍不住抓抓头,憨厚地笑。
      
      唐初棉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就知道他在外面等了许久。
      
      她对他露出笑容。
      
      “我、我帮你看下灯。”昏黄的路灯掩盖了他脸上的红。
      
      “谢谢晓江哥哥。”
      
      房间的灯亮着,唐初棉赌一根黄瓜,关麟没走。
      
      他舍不得她……能让他恢复神力的力量。
      
      门开了,看到屋里的人,唐初棉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变了脸。
      
      什么味道?羊肉串?他居然在她家里吃羊肉串?!她要杀了他!
      
      正坐在桌前斯斯文文吃着羊肉串的关麟听到开门声转过了头,看到门口的唐初棉和她身后的大高个,他面无表情、镇定自若:“我点了烧烤,吃吗?”
      
      唐初棉气笑了,这个神,很棒!入乡随俗适应得很好,还会点外卖了!
      
      看着满桌的外卖包装,还有萦绕在屋内散不开的羊膻味,她想把他打包丢出去。
      
      “他……是……”跟在后面的陈晓江没料到屋里还有其他人,愣了愣。
      
      “远房表哥,今天刚来。”强压下内心的不适,唐初棉微笑介绍。
      
      “哦,哦哦,表哥。”陈晓江乖顺得像只金毛。
      
      “晓江哥哥,我房间在这边,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吧。”
      
      “嗯嗯好。”
      
      “表哥”关麟目送两人进了房间,将吃得干净的棒子放回盒子里,又拿了一根羊肉串出来。
      
      虽然人类又弱又蠢,但做的这些稀奇百怪的东西还挺好吃,他早上点了一份麻辣烫,中午吃了一堆日料,晚上喊了烧烤,吃得很过瘾。
      
      在这里待得挺好,他暂时不打算回关家。
      
      至少得搞清楚这小女孩究竟能不能帮助他恢复力量。
      
      进屋看灯的两人很快出来了,只是接触不良,把灯旋紧就好了。
      
      “晓江哥哥谢谢你,你真厉害,什么都会。”唐初棉不吝啬地吹彩虹屁。
      
      陈晓江被捧得晕晕乎乎:“小事一桩,下次有什么困难你再喊我。”
      
      “那、那晓欣姐姐会不会生气呀?她好像不大喜欢你帮我。”唐初棉微低下头,声音也越来越低,一副很害怕陈晓欣的模样。
      
      陈晓江赶紧安慰她:“你不用管她,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唐初棉的脸上转瞬便开满了花:“好哒!”
      
      陈晓江依依不舍地离开,门关上,唐初棉回转身看向了关麟。
      
      刺鼻的羊膻味让她的心情一点都不美丽,她不喜欢羊肉,一点也不喜欢。她也非常不喜欢家里这么乱,简直就像猪窝一样。
      
      她想生气,她想赶人,她想灭了他。
      
      看她眉头紧锁,看着他一声不吭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关麟挑了下眉,举起手里的羊肉串:“给你留了一串。”吃得有点撑,丢了可惜,给她吃也算物尽其用。
      
      唐初棉抿了抿唇,没有接。
      
      “你怎么还没走?”她轻轻地问。
      
      他手中的羊肉串放下:“无处可去。”所以,很坦然地赖在了这里。
      
      “我没钱,养不起你。”她沉默了会,脸上写着忧愁。
      
      钱?想到手机微信里绑定的那张几百万的黑金透支卡,关麟不觉得自己需要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养。
      
      “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我有。”重生的这个身份给他的一个概念就是很有钱,在人类世界里,钱绝对是个好东西。
      
      唐初棉脸上犹犹豫豫:“你确定不走吗?”
      
      “嗯,不走。”他双手插进睡衣裤兜,双眸微眯,薄唇轻启,答得毫不含糊。
      
      他摆明吃定了她,不讲道理也要留下。
      
      可下一刻,他的右手就被唐初棉从兜里拉了出来,他略微惊讶地看着她抓住他的手,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她的手又小又软,勾住他的手心,力气虽然不大,却让他不由自主随着她往前走去。
      
      去浴室?干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