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重生后被小妖精攻略了

作者:开心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第二天又是个阳光毒辣的大晴天,惯例没去上学的两个人吃过早饭后一起窝在沙发里。
      
      唐初棉的伤口好了些,手稍稍能动了,在关麟的帮助下穿了件宽松的白衬衫,套了条粉色的雪纺半裙,头发简单的挽成髻,清爽又可爱。
      
      关麟快把借的两本书看完了,唐初棉挤在他身边看他看的书,直把他挤到了沙发的最边上。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好几回,眼神充满警告,她自动屏蔽,只当没看见。
      
      “你为什么看这种书?你要学做生意吗?”挺务实的一个神嘛。
      
      “随便看看。”他敷衍一句。
      
      “哦。”她没再追问,下巴搁到他的肩膀上。
      
      关麟眉头一皱,伸手推了推她的额头:“自己坐好。”蠢东西,简直像没有骨头一样。
      
      被嫌弃的唐初棉被惹毛了,像只炸毛的小野猫一样啊呜一口咬上他的肩膀。
      
      咬倒是咬到了,可他的肩膀硬实,差点没嘣了她的牙。
      
      他疼,她也疼。
      
      她委屈地松口、退开,一抬头,迎上了他的死亡凝视。
      
      “讨厌鬼!”随便换个男人,都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哪个见了她不是千般呵护万般讨好,就他跟眼瞎了似的。
      
      “你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她这样的性子,真的不容易挨揍?还是说,因为有了这张脸就能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看脸的世界,还真是没有公平性可言。
      
      “要你管啊,又没吃你家大米!”唐初棉白他一眼,不想再理他,兴致缺缺地站起来,打算回自己房间躺着。可她刚走出一步,突然看到门口的角落里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
      
      “啊!”她一声惊叫,转身扑进了关麟的怀里,眼角含泪,瑟瑟发抖,“老鼠!老鼠!”
      
      娇软的身躯入怀,关麟一脸无可奈何,斜眼看了下呲溜一下逃得无影无踪的小灰鼠,凉凉说道:“你胆子不是一向很大?”对他呼来喝去,颐指气使,却害怕一只巴掌大的老鼠,是认为他的杀伤力还不如一只小老鼠吗?
      
      她脑袋窝在他的脖颈处,小粉拳在他的胸口狠狠捶了捶:“讨厌讨厌讨厌,叫你取笑我!你快把老鼠赶跑,不然我就不从你身上下去!”
      
      简直不讲道理!
      
      “你不从我身上下去,我怎么给你赶老鼠?”随随便便往男人怀里扑,倒是熟练得很。关麟嗤之以鼻。
      
      有道理哦。
      
      唐初棉从他脖颈处退开,泪眼汪汪看着他:“那你一定要把老鼠赶走,不然我今天跟你睡。”
      
      “……”不可理喻!关麟真不知道她脑子怎么长的。
      
      她就真不怕他睡了她?
      
      “知道了,下去。”他心情躁郁,态度恶劣。
      
      唐初棉安安分分地靠坐在沙发上,偏着脑袋看着他翻箱倒柜寻找藏起来的老鼠,嘴角噙起一丝笑。
      
      很乖呀,不是吗?
      
      功夫不负有心人,忙了半个多小时以后,关麟终于从犄角旮旯里把两眼惊恐的小老鼠揪了出来,用布包着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回来后仔仔细细用香皂洗了手。
      
      他没再坐到沙发上,拎了书回自己房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被忽视的唐初棉哼了一声,拿起手机啪嗒啪嗒一通乱摁,随后丢到了一边。
      
      你不理我,总有人理我!
      
      很快,敲门声响起。唐初棉开开心心地跑过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一脸腼腆的陈晓江,高高大大的身形挡去了外头炽热的阳光。
      
      “晓江哥哥!”
      
      房间里的关麟明明白白听到她言语中的欢喜,按着书的手微微使力,心中不屑地冒出两个字:轻浮。
      
      唐初棉把陈晓江请了进来,两个人在客厅里聊得愉快,关麟被吵得没有心思看书,忍不住干咳一声。
      
      “棉棉,你表哥……在家?”听到声音,陈晓江一下子拘谨起来。
      
      唐初棉小嘴一撇,不以为意:“不用管他,他生性孤僻、性子冷漠、不爱理人又自以为是,把他当空气就行。”
      
      “他这是童年受过什么挫折吗?”陈晓江好奇。
      
      “是呀,他从小爹不疼妈不爱,心理有点问题。”她张口就来。
      
      “那还是挺可怜的……”
      
      被污蔑和同情的关麟冷笑,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眸色越来越深沉,听着她一声声地喊着“晓江哥哥”,格外刺耳。
      
      “晓江哥哥,你留下来吃午饭吧,等下我让我表哥多点几份外卖。”
      
      陈晓江受宠若惊,抓了抓头:“这……不大好意思吧。”
      
      “知道不好意思还不赶紧离开。”关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房门口,双手环抱冷冷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表哥你怎么说话的呀?晓江哥哥是我的客人!”他赶客的姿态让唐初棉不满了。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她的家!
      
      “我生性孤僻、性子冷漠、不爱理人又自以为是,心理还有点问题,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说话,表妹?”关麟的眸光像凝了万年的冰,冷冷地直视她。
      
      唐初棉一时哑然,嘟嘴瞪他,一脸不开心。
      
      陈晓江见气氛尴尬,不敢再留,跟唐初棉道了别,匆匆离开了。
      
      棉棉居然有这样一个表哥,真可怜。这是他新的认知,这认知让他对唐初棉这个小作精心疼极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唐初棉哀怨地看着他,控诉:“大坏蛋,你自己不陪我,还不让别人陪我,你太过分了!”
      
      “你就这么缺男人陪?”
      
      他幽幽冷冷的一句话刚出口,就见她娇俏粉嫩的脸蛋一瞬间变得苍白,原本灵动的眼睛此刻盈满了委屈,无神又暗淡,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她看着他,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可终究什么都没说,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被撇下的关麟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诧异地看着她紧闭的房门,半晌没回过味来。
      
      她的反应终于是一个正常女孩的反应了,会羞愧,会生气,可他却怎么觉得心里怪怪的,好像……不适应了?
      
      但他很快调整过来,这蠢东西娇气,到饭点饿了自然就会出来。所以,他没放心上,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到了午饭时间点了一堆吃的。
      
      他坐在桌前,从11点等到12点,她没出来,他等得不耐烦,把自己的那份先吃了。从12点等到下午2点,门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沉了脸色,把桌面收拾好,不再管她。
      
      有本事把自己饿死。他恶毒地想着。
      
      然而,过了晚上7点,他没有胃口地扒拉完晚饭,她的房间依然安静如鸡,他终于怒了。
      
      蠢东西,别想让我给你收尸!
      
      积攒了满腔怒意,他走到她的房门口,眼睛死死盯着把手,高大俊挺的身躯在门口站了许久。
      
      然后,抬手,轻轻敲了下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13 20:23:04~2020-08-25 20:3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线线 60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线线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