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重生后被小妖精攻略了

作者:开心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关麟回来时,看到在沙发上吹着冷气安然睡着的人,再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拎着的东西,感受着身上还没消退的热气,心情糟得不能再糟。
      
      懒得再多看她一眼,他转身进了厨房,将买回来的绿豆和百合拿出来挑拣、清洗,绿豆用开水浸泡。
      
      一边做一边自我怀疑,他到底在做什么?局限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听一个心思叵测的小东西的使唤,做这些完全不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他到底是有多闲!
      
      做完准备工作,他走到客厅。
      
      虽然并不想关注那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但余光还是不受控制的瞟了过去。这一瞟,他就发现了不对劲,沙发上的人虽然睡着,但脸色很不好看。
      
      他走了过去,低头看她。
      
      躺在沙发上的唐初棉左手抱着小猪抱枕,受伤的右手自然垂在身侧,膝盖以下露在外面,浴巾堪堪遮住重要部位。
      
      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心神荡漾,但他除外。
      
      关麟看着她苍白暗淡的脸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冰凉。他转头看了下空调,怀疑:难道是冷气打得太足了?
      
      真是个麻烦。他嫌弃地皱了皱眉,拿掉她手里的抱枕,将她打横抱起,抱进房间放到床上,拉过一旁的被子将她盖严实。
      
      她体温过低,明显不正常,要不是她还有呼吸,他以为自己刚才抱的是一具从冷库出来的尸体。
      
      他不过出去了一趟,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他心中疑惑,发现她似乎很难受,身子动了动,左手从被子里跑了出来。
      
      他抓住她的手,想要塞回被子里,却被她紧紧攥住了手。
      
      “大姐……”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很伤心,“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棉棉……”
      
      大姐?除了哥哥,还有大姐?倒是热闹的一家子。
      
      关麟默默看着她,像根木头桩子一样坐着,没有同情,没有怜惜,只有一如既往的淡然和无所谓。
      
      可下一秒,这小东西像一尾灵活的小鱼般钻进了他的怀里,脑袋还在他的胸口蹭了蹭,一副跟他很熟的样子。
      
      他呼吸一顿,脸色一沉,差点就把她丢出去,幸好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及时提醒他:她受伤了。
      
      是了,为了避免她哭哭唧唧吵得他头疼,他平复了下情绪,决定由着她去。看她眼睛都没有睁,应该是无意识的动作。
      
      “大姐,棉棉好冷,好疼。”唐初棉紧紧偎依着关麟,嘤嘤嘤诉说着委屈。
      
      关麟眼神复杂,视线落在她楚楚动人的脸蛋上,难得的有些心软。
      
      她的头发凌乱,软软遮住她的脸,他的手从她掌心抽出,打算帮她拢一拢头发。可他的指尖刚碰触到她的头发,她那只不安分的手就从他的衣角处伸了进去,摸到了他的小腹。
      
      冰凉的触感惊得他差点炸开,手指僵住,被冒犯的感觉上头,他动作粗鲁地将她抱回床上,不再管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在他身后,唐初棉微微睁了睁眼,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
      
      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梦到大姐。
      
      这么长时间来,大姐从没有入过她的梦,她只能凭着过往的那些记忆慰藉自己的思念。
      
      大姐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是她带她远离深渊,是她教会了她去拥抱这个世界的美好。
      
      大姐是她生命中的全部,是最温柔、最善良的人,但她知道,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
      关麟按照手机app的菜谱煮好冰糖绿豆百合汤,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时间接近五点,外面阳光依旧热辣。他坐到沙发上,打算翻一翻从学校图书馆借的书,可没翻两页,就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唐初棉的房门。
      
      房间里很安静,几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响动。
      
      他并不关心她的死活,但他花费时间做的冰糖绿豆百合汤,她要是敢不吃,他灭了她。
      
      “啪”的一声丢下书,他起身走进了她的房间。房间里的窗帘很厚,挡住了外面刺目的光线。床上的人蜷缩成一团,身上的被子被她踢到脚边,看上去还睡着。
      
      关麟抿了抿唇,走过去,查看她的情况。
      
      她的脸色依然难看,即使睡着,浑身也在微微发颤。他的手覆上她的额头,依旧冰凉,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并不像是受凉。他仔细看了下她的脸色,发现她眉心隐隐有一团黑气,倒像是鬼气缠身。可她是通灵师,天生便能抵御阴气,怎么可能被阴气反噬?
      
      难道是因为受伤?
      
      “醒醒。”他轻轻拍了拍她的面颊,唤她。
      
      睡梦中的唐初棉蛾眉轻蹙,头微微动了动,但并没有醒来。
      
      “冷……”她的声音微弱得几不可闻。
      
      孱弱而又无用的人类。关麟的眼中尽是嫌弃。
      
      如果他没有失去神力,他可以轻易化解她体内的阴气,可惜,现在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好在,这具身体阳气旺盛,倒是可以试着抵抗一下她所中的阴气。
      
      他又嫌弃地瞟了她一眼,才动手慢吞吞地脱下自己的上衣,躺到她身旁,把她拥入怀中,拉过被子,盖住两人。
      
      似是感觉到了他身上的热度,唐初棉转了个身,紧紧偎依着他,双手覆在他的胸口,冰冷的双脚也贴到他的身上,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大姐……”她的声音含含糊糊。
      
      蠢东西。关麟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显然并不乐意被认错。
      
      她身上的阴寒之气让他都觉得有些难以承受,他抱着她,尽量让她贴着他的身子,给她温暖。
      
      肌肤相亲,他能闻到她身上淡雅的香气,在他的鼻翼间萦绕,若有似无。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从不与任何人亲近,这是头一回,他这么近距离的与人接触。他从不喜欢女人身上的香味,当然也包括怀里的这个蠢东西。
      
      他别开脸,闭上眼睛,将不喜欢演绎到了极致。
      
      *
      唐初棉醒来时,天已黑,屋子里暗沉沉,安静得连呼吸声都那样清晰。
      
      她被人搂在怀里,手掌触碰到的地方一片热烫,她手指动了动,掌心下的身躯颤了颤。
      
      床头灯被打开,她眼眸动了动,缓缓睁开,对上了一双冰冷深沉的眼睛。
      
      嗯?他在矫情个什么鬼?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伸腿:“天黑啦?”身上的阴气被驱散,看来这个神就算没了神力也还是有点能耐的。
      
      “没事了就离我远一点。”他的声音冷淡而僵硬。
      
      抱着她睡了几个小时,她全程不安分,没受伤的左手在他胸口画了无数个圈圈,娇小的身子翻来覆去,简直就是个母猴子。要不是担心她冻死了会害他失去恢复力量的机会,他根本懒得管她。
      
      唐初棉歪了歪头,掀开被子,低头看了看,呵呵笑了两声:“是你抱着人家,又不是人家缠着你,难道离远一点的不应该是你吗?还有,你干嘛脱光了衣服抱着人家?人家看上去像随便的女孩子吗?”
      
      “……”关麟被怼得差点背过气去,他只不过脱了上衣,哪里脱光了?要不是为了救她,他有必要这样?!
      
      好心没好报,农夫与蛇,东郭先生和狼,他怎么就没由着她丢了小命!
      
      “哎,你有腹肌啊。”唐初棉盯着他的胸膛,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味十足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好硬哦。”
      
      关麟浑身汗毛竖起,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手从她脑袋下抽回,翻身下床,拿过一旁的衣服穿上,扣好了每一粒扣子,连领口处的也没落下,生怕再被她占了便宜。
      
      床头灯昏暗,唐初棉坐起身,打开了大灯,屋内顿时一片亮堂。
      
      肚子适时“咕咕”叫了两声,她摸了摸瘪瘪的肚子,精致绝美的小脸垮下,抬头看他:“关麟,我快饿死啦。”
      
      从眼神到语气,全然的撒娇意味,关麟看她的眼神怪异,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坦然的厚颜无耻。
      
      从一个男人的怀里醒来,她不觉得难为情?随随便便碰男人的身体,她不觉得自己轻浮?刚刚才怼完人,下一秒就在人面前撒娇喊饿,她真好意思?
      
      难道女人都这样?
      
      “好饿好饿!你再不给我找吃的,我就要啃你啦!”
      
      关麟脸黑了黑,无语地转身离开房间,去给她拿吃的。
      
      这个世界的女人蠢笨无能又娇气。他的心里有了这样一个认知。
      
      从厨房拿来早就做好的冰糖绿豆百合汤,本来没打算喂她,可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看到她那双仿佛蕴含着千言万语的柔媚双眸,他实在没气力跟她掰扯,坐到床上,一口口喂她吃。
      
      “关麟,你的厨艺不错呀,这绿豆汤真好吃,以后我们要是没钱花了就到大学门口摆个摊,生意一定不错。”这回,她没嫌弃,很真诚地夸了夸他,一副吃得心满意足的开心样。
      
      男人嘛,不能总是踩着他,偶尔也得给他吹吹彩虹屁,让他爽一爽,以便让他更卖力。
      
      唐初棉心里的攻略小本本,精得很。
      
      果然,关麟的面色好看了许多,眼神也微不可察的柔和了几分。
      
      蠢东西,算你识货。
      
      摆摊?亏你想得出来!
      
      唐初棉被喂了大半碗绿豆汤,肚子饱了。伤口的麻药失效,她开始觉得有点疼,躺在床上,神色萎靡,不再说话。
      
      等关麟收拾干净厨房回来,她又躺在床上睡着了,在睡梦中时不时地皱下眉头,呓语着让人听不清的话。
      
      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体温正常,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
      
      在床边盯看了她许久,他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凑近她,眼睛微眯,拉起她莲藕般白嫩的左手,置于他的脖颈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