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重生后被小妖精攻略了

作者:开心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午夜12点,夜色深沉,万籁俱寂。
      
      忽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随即“砰”的一声巨响,从宽阔的马路上传来,一辆白色的轿车撞上了路边的花台,撞裂了数根路灯,数十米一片狼藉。
      
      汽车的安全气囊全开,驾驶室的女子满脸是血,昏迷不醒。
      
      在离汽车十来米远的地方,一个穿着黑斗篷的鬼影漂浮在半空,掌心暗红色的灵光逐渐熄灭。
      
      两分钟后,一辆黑车疾驰而来,靠边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衣,融入夜色中,一步步朝着白车走去。
      
      白车里的女子一动不动,没多久,一团白影从她头顶窜出,飞出车窗外。
      
      黑衣男人眼眸微眯,左手一抬,掌心灵光袭向那团白影,刹那间,白影支离破碎,化作点点光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男人怔怔地看着白影消散,神色黯然,良久,转头看向车里的女子,低低地说了声:“大姐,对不起。”
      
      随后,他拿起手机,语声低沉:“喂,这里发生了一起车祸,地址是……”
      
      *
      五公里外的唐家。
      
      唐家老四唐初棉睡了一觉醒来,趴到窗前拉开窗帘往楼底下看了看,没看到熟悉的车子,心里一阵失望,转头看了下挂钟,短针指向12点。
      
      “大姐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好12点前回来的吗?又说话不算话。”她咕哝着,娇俏稚嫩的脸蛋满是不开心,乌黑的长发垂落腰间,微微凌乱。
      
      在床上抱着被子坐了一会,她揉了揉眼睛,下了床,懒洋洋地走到桌前,打了个呵欠坐下,看向桌面的镜子。
      
      镜子是一面古老的铜镜,在现代装修风格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但令人惊奇的是,这面镜子就像个摄像头一样记录着一辆白车的实时影像。
      
      看到镜子里在路上飞奔的白车,她的脸上露出笑容:快到家啦!
      
      她盯着镜子看了会,起身,打算洗把脸去大姐的房里等着。可就在她转身的刹那,她听到镜子里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她的心猛地一跳,快速回头,看到白车已经撞得面目全非。
      
      她的双脚像是被钉住了。
      
      意外来得那么快,她脸上笑容凝固,满脸惊惧,几乎尖叫出声。
      
      大姐!
      
      可随后出现在画面中的人做的事令她彻底绝望。
      
      她的哥哥、她一直崇拜信任的哥哥害了大姐,灭杀了大姐的灵魂。
      
      为什么?!
      
      她疯了般的跑出去,向车祸发生的方向奔跑,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脚上的鞋跑丢了,柔嫩的脚底被磨得鲜血淋漓。
      
      夜那么黑,路那么长,把她所有的爱和希望都摧毁了……
      
      *
      一年后,东琊市。
      
      夏夜,风起,带来细微的雨腥味儿。
      
      快下雨了。
      
      唐初棉抬头看了看天,看到遥远的夜空一颗微弱的星从暗幕快速划过,随即消失不见。
      
      她漂亮的眸子亮了亮,唇畔勾起一丝笑意。
      
      这时,左手的手心被人轻轻捏了下。
      
      “姐姐,姐姐,你在看什么?”稚嫩的童声带着几分好奇,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生动。
      
      唐初棉低头看向身旁刚及她腰身的小男生,蹲下身,双手扶住了他羸弱的肩膀,眉眼儿弯弯,如新月一般:“姐姐等的人到啦,姐姐要快些把你送走,你要乖乖的哦。”
      
      “啊!”穿着短袖水手服的小男生一下红了眼圈,跺着脚拼命摇头,“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和姐姐分开!”
      
      “我们说好的,不可以反悔呢。”唐初棉笑着捏了捏他的小鼻子,语声温柔。
      
      暗夜里突然响起刺耳的机车轰鸣声,唐初棉抬眼看去,只见一辆白色的机车如一道闪电般驰来,从他们身旁快速掠过,很快又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她的唇抿了抿。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T大附近的一条小路,四周荒凉,路灯也只有寥寥几盏。
      
      快到12点,这里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人。
      
      “姐姐……”小男生啜泣着,小模样可怜得一塌糊涂。
      
      “回家吧,以后不要再迷路了,这个世界……很危险呢。”唐初棉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温柔地说着,站起了身。
      
      嘈杂的机车轰鸣声折返,庞大的车身像一头凶猛的狮子般极速而至,猛地在唐初棉的身旁停下。
      
      “你看,我没说错吧,真的有个女的在这!”身穿红色背心的机车男一身痞气,样貌好看得很,身材健硕,两只乌黑的眼睛锁住唐初棉的后背,目光肆无忌惮。
      
      坐在他后面、搂住他腰的女孩儿浓妆打扮,一头黄发,穿着火红色的吊带衫和黑色低腰短裤,浑身上下充满傲气,此刻像是生气了:“你就知道看女人,她会有我好看吗?走啦走啦,别理她!三更半夜单独出门的女人有几个好货色!”
      
      他们看不见小男生。
      
      他们当然看不见,因为小男生不属于这个世界,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灵体,一个迷路的灵魂。
      
      唐初棉回过了头。
      
      叶孝泽的痞笑凝固在脸上,眼中转瞬便染上了惊艳之色。眼前的这个女孩约莫十七八岁,却美丽娇艳得如同月下的昙花,即使是昏黄的灯光也掩不了她的闪亮。雪白的连衣裙衬出她纤细的腰身和傲人的胸脯,虽然只是中学生的年纪,可她发育得显然比同龄的女孩好得多。
      
      唐初棉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须臾,漂亮的脸蛋浮现一丝笑容,一笑,便让满天夜幕顿时闪亮起来。
      
      风中的雨腥味儿更浓了。
      
      男人的表情滑稽得可笑,身后的女孩儿却意识到了来自同性的危机,心情更加不好,推了推发呆的男人,气哼哼地说道:“阿泽,走啦!”
      
      叶孝泽回过神,却没有理她,笑眯眯地盯着唐初棉看,目光放肆地在她饱满的胸脯上停留了好一会,才落到她漂亮的脸蛋上。
      
      “你是T大的学生吗?”
      
      唐初棉没有说话,微微偏了脑袋,抬手,勾起手指,凑到唇边,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了食指,眼眸儿无辜,娇俏可人的模样像极了不谙世事的小仙女。
      
      叶孝泽脑海一片空白,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不要脸!”一声娇喝凭空响起,炸雷一般。苏灵莉气得口不择言,对着唐初棉破口大骂,“三更半夜在这里勾引男人,你是哪里来的臭婊.子!”
      
      她这话骂得极其难听,连叶孝泽也忍不住皱眉回头,正要骂她两句,却看她陡然睁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啊啊啊,鬼、鬼啊!”惊恐万分的尖叫声让原本寂静的黑夜一下就变得喧闹起来,也吓了叶孝泽好大一跳。
      
      “操,你鬼叫什么!”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快走快走,有鬼啊!”苏灵莉死命推着他让他跑路。
      
      叶孝泽以为她故意装神弄鬼,一句“你TM”刚出口就感觉身侧一片巨大的阴影压过来,让他浑身不适。他扭头一看,心脏差点爆开,全身的血液就像凝固了一般。
      
      只见那白衣女孩身后缓缓冒出一个鬼影,就好像电视里死神的模样,身穿黑色斗篷,斗篷下是一张惨白的鬼脸,双手握着巨大的镰刀,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似乎下一瞬就会挥起砍下。
      
      “啊啊啊,快走啊,快啊!”
      
      苏灵莉崩溃的哭喊声终于让叶孝泽回过神来,他面上血色全无,右手猛一拉油门,机车如箭矢般飞出,很快就消失在了燥热的夜幕中。
      
      黑影散去,化作小男生的模样,小男生俊俏的脸上满是不开心:“那个丑女人骂姐姐,该死。”
      
      唐初棉低头看他一眼,唇角弯了弯,再次拉住了他的小手:“时间到了,灵界之门就要开启,姐姐送你走吧。”
      
      小男生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见她一脸不容拒绝,不由颓然地低下了头,扁了扁小嘴,抽泣了两声。
      
      一大一小的身影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在一棵巨大的古树旁,一个黑色的漩涡慢慢呈现,一开始不过巴掌大小,很快就有了半人高。
      
      “去吧。”唐初棉语声轻缓,放开了他的手,又悄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淡然的神情在暗夜中如云朵般缥缈不真实。
      
      一滴雨珠落下,落到了她精致如瓷的脸上,她微微眨了眨眼。
      
      小男生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转身,哽咽着伸手朝她挥了挥:“姐姐,我、我会想你的。”
      
      “嗯。”唐初棉点了点头,也伸手向他道别。
      
      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恬淡的笑,却连一点点温情都让人找寻不到。
      
      作为一名通灵师,七情六欲是对她而言最没用的东西。
      
      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打疼了她细嫩的面颊,她额前的刘海湿了。
      
      目送小男生离开,她从随身斜挎的包包中拿出了一把黑色的雨伞,默默打开,遮住了满天的雨线。
      
      雨滴打在伞背上,噼啪作响。
      
      要办正事了。
      
      *
      瓢泼大雨中,街边的深巷里,除了狂风和雨声便只剩一片死寂。
      
      这个时间,这样的天气,人们早就躲在温暖的家里,进入了梦乡。
      
      东琊市是国内最繁华的城市,可再繁华的城市也总有破落的地方,风角巷便是东琊市最破落的所在,房子老旧,都是平房,约有百来户人家,矗立在这里已有数百年。
      
      可这里却是名副其实的黄金地段,毗邻商业中心,和国内一流大学T大仅一墙之隔,如果拆迁,这里的每一户人家都会成为亿万富翁。
      
      问题是,拆迁的事提了十来年,始终没有提上日程。
      
      而此刻,在风角巷的深处,三团黑影正在围殴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
      
      男人护住头,看不真切他的样子,他浑身都湿透了,躺坐在地上,狼狈不堪,却始终没哼一声。
      
      黑影,是三团鬼影,下手毒辣,毫不留情。
      
      男人手臂遮挡下的黑眸杀气狠厉。
      
      如果不是刚重生到这具凡人的躯壳中,神力尽失,浑身虚弱,他怎么可能允许这些杂碎触碰他尊贵的身躯。
      
      他是上古四方神之一的东方木神,神的世界崩塌,他本以为自己会彻底消散于天地间,岂料一睁眼,被困在了这具渺小卑微的凡人身躯中。
      
      而且,还是挨打的境地。
      
      而他毫无招架余地。
      
      电闪雷鸣,风雨中忽然传来一阵清雅的幽香,像是茉莉花的香味,在这漆黑的雨夜格外鲜明。
      
      “你们为什么要打架?”娇柔的嗓音像灌了蜜一般又甜又糯,虽然在暴雨中并不那样清晰,却成功地抓住了现场三鬼一人的注意力。
      
      三只鬼在颤抖。
      
      “她是通灵师!”
      
      “通灵师又凶又狠,会念咒语让咱们魂飞魄散!”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跑?”
      
      一阵死寂之后……
      
      三只鬼影咻咻咻跑得无影无踪。
      
      雨还在下,放下手背靠墙壁的男人眯着眼看着走向他的女孩儿。
      
      一道闪电劈下,借着乍现的亮光,他看清了她的模样。
      
      女孩儿很漂亮,穿着一身精致的白色连衣裙,打着一把黑伞,脸蛋小小的,看着年纪不大,一双晶亮的水眸透着单纯和友好,让男人想起曾经被恶狼追得四下逃窜撞到他的小羊羔。
      
      小羊羔直往他怀里钻,乌黑的眼眸透着求救的希冀。
      
      他把它丢了出去,看着它在狼群的追逐下仓皇奔跑……
      
      “还能走吗?”
      
      黑色的伞为他挡住了雨,噼啪的雨声不断,男人看着她,没有答话。
      
      “你浑身都湿透了,还受了伤,不能再淋雨了。我家就在附近,你到我家住一晚吧。”
      
      茉莉花的香味更加浓郁,萦绕在男人的鼻翼间散不开,他发现自己不喜欢这种气味。
      
      她像雨夜的一轮明月,专为照亮他而来,可他只想把她拖进深渊,让无穷的黑暗吞噬她的光明。
      
      他对着她伸出了手。
      
      欢迎加入这场游戏。
      
      唐初棉微笑着伸出手,拉住他的。
      
      伞下相拥的身影冒雨前行,狂风愈烈,他步履蹒跚,在她的搀扶下一步步消失在尽头的拐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了,这个女主有点坏,欢迎品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