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绿茶穿成虐文女主

作者:尤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选一

      凤子婴一双狭长的眼带着阴冷:“敢问还有何人?”
      
      寒羽君的眼神变得冷冽而犀利,冷冷吐出一个字,“她。”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身后的林小茶。
      
      凤子婴笑了出来,“不知仙君要带她到哪里去?”
      
      寒羽君淡淡吐了两个字,“出城。”
      
      凤子婴摸着旁边的黑豹,“不瞒仙君,冬凌城上下颇为喜欢她,子婴想留她下来陪伴,一起造福城中百姓。”    
      
      “你可愿意?”寒羽淡淡问。
      
      这时凤子婴阴冷的目光也扫在寒林小茶脸上。
      
      林小茶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抿了抿她粉色的嘴唇。  
      
      这时系统紧张起来,【宿主!你在犹豫什么?男主才重要啊。】
      
      林小茶自然知道男主更加重要。
      
      但是二选一?
      
      太难了……
      
      不能因为五十万比一个亿少,就放弃他呀。
      
      她这个人就是喜欢一边在翻车的边缘翩翩起舞,一边保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现在得想一个既能脱身又不减低凤子婴好感值,还不被寒羽拆穿的说辞。
      
      终于,她缓缓抬起头。
      
      “城主,小茶想去找自己的家人,不能留在冬凌城了。”
      
      凤子婴正欲发作,但见林小茶满脸的情非得已,对自己好似充满了歉意,心中怒火消了一半。
      
      “跟着本城主,鲛绡衫,驻颜丹都可以给你,让你青春常驻,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他诱惑道。
      
      她能把赏赐毫不犹豫地让左校尉给流民,是她还没有真正体会过荣华富贵带来的快乐。
      
      一旦浸溺其中便很难自拔。
      
      林小茶却想也不想,“比起那些小茶更想看着城主造福百姓时的模样。”
      
      这句话可以解读为她是一心想着百姓。
      
      但是配上她看凤子婴的眼神,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那双水淋淋的眼睛波光流转,欲说还休,充满了信任期待还有爱慕。
      
      她之所以开始躲在寒羽身后,就是方便自己演技发挥。
      
      凤子婴心中一暖,从小到大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凭着关系上位的纨绔,是个脾气古怪喜怒无常的怪人,从来没有人相信他的能力,没人相信他能够成为一个好城主。
      
      包括自己的姑妈,包括自己最宠幸的宦官。
      
      而这个少女却和其他人不一样。
      
      和桃姬那些一心攀附自己的人也不一样。
      
      他第一次看到这么纯净善良的人。
      
      她就像一道光,射.进了自己一片漆黑的内心。
      
      让他一瞬间,居然想和她地久天长。
      
      让她做个小夫人,虽不是正室,但城主的小夫人却是贵女才能有的名分。
      
      他正要开口,却听林小茶继续道:“只是,小茶真的很想我父亲,不得不离开冬凌城。”
      
      凤子婴心中一个咯噔,幻想破灭。 
      
      觉得心中怎么都意难平。
      
      而林小茶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楚楚可怜。
      
      杀人如麻的凤子婴居然舍不得对她用强。  
      
      这时他旁边的宦官凑到凤子婴耳边,“城主,先把人拿下再说。”
      
      凤子婴略一思考,是的,先将人留下再说。
      
      于是挥了挥手。
      
      黑甲侍卫齐刷刷地握着手中黑色长矛对着寒羽君和林小茶。
      
      而侍卫身后凤子婴那头狮子大小的黑豹,用一双琥珀色的竖瞳恶狠狠地盯着两人,呲着牙发出咕噜声。
      
      林小茶一张脸吓得花容失色。
      
      心里却还算平静。
      
      因为她知道,无论谁输谁赢,都不会伤自己。
      
      寒羽君神色不变,甚至都没有站起来,而是气淡神闲地往杯子里注茶。
      
      但见他把这杯茶往前方一泼,慢动作一般,杯中的茶水在空中变成水珠。
      
      而这些水珠发出了散发出寒气,凝成了无数的冰珠,反射这屋中的光线。
      
      冰珠子弹一般“嗖嗖”地向冲来的侍卫飞去。
      
      冰珠与矛头相碰的一瞬间,冰珠在矛头飞速的旋转。
      
      都等待尖锐的矛头戳碎冰珠时,只见冰珠穿破矛头,生生将冬凌城号称无坚不摧的黑铁矛头给破成两半,然后将茅柄也一破为二。
      
      却在快要伤及侍卫之时突然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
      
      手无寸铁的侍卫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但见一道黑影闪电一般像寒羽君扑来。
      
      林小茶还没叫出声,就见一面冰墙凭空而起。
      
      一声闷响,那象征凤子婴威望名为幻影雷神的黑豹像只扑在玻璃上的蠢猫一样贴在了那面冰墙之上。
      
      这堵冰墙将一个房间一分为二。  
      
      凤子婴瞳孔抖动,看着透明冰墙另一边那个端着茶杯垂眼喝茶的男子。
      
      法之强者能引天地之力,称之为神引。
      
      而且化神级别的法修的绝技,而商渊是剑修……
      
      “你是……”那个“谁”字还没有出来,他就被禁了言,还被使了定身咒,完全不能动弹。  
      
      而从来看书都跳过打斗场面的林小茶却根本没有发现异样。
      
      只是觉得男主果然有光环。
      
      当然还有一个人连林小茶都不如,就是那马屁精宦官。
      
      他不懂修行,不知道面前的人有多强大,只以为女帝赐给凤子婴的这头玄影黑豹八百年修为,是一等神物。
      
      他躲在凳子后,大叫,“城主,让幻影雷神给他们点教训。”
      
      凤子婴心中大骂蠢货,却说不出话。
      
      只见冰墙后的寒羽君放下了茶杯,冷冷地扫过凤子婴后,把目光对上了躲在椅子后的宦官,然后缓缓地挥了挥他修长的手指。
      
      那头被撞得眼冒金星的幻影雷神努力爬起来。
      
      一双黄色的竖瞳布满了血丝,恶狠狠地盯着寒羽君,口中发出阵阵低沉的威吓声。
      
      寒羽君广袖一拂,那道冰墙消失。
      
      他用一双琉璃般的眼睛冷冷地与它对视。
      
      而那本想要扑向他的黑豹,突然转了身。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中的门吱嘎一声无风自合。
      
      凤子婴看着踩着无声脚步靠近自己的黑豹。
      
      难以接受一个现实:他的灵兽被别人控制了!
      
      灵兽认主后不会再为他人所控,而这个人居然……
      
      他不及细想,因为自己的黑豹正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一双竖瞳皆是杀意。
      
      就在他黄豆般的汗大滴大滴地掉落时,黑豹与它擦肩而过,向那个拼命想开门逃走,却怎么都打不开门的宦官走去。
      
      只见黑豹一个躬身跳跃将宦官扑倒地上。
      
      口中腥臭粘腻的唾液滴在了宦官脸上。
      
      这时宦官已经吓得裤子一片潮湿,一张嘴,黑豹的唾液就会流到自己口中。
      
      只听站在不远处的白衣男子坐回椅子上倒了一杯茶。  
      
      比雄狮还要大的黑豹,一口咬下了宦官的头。
      
      而那黑豹把咬穿的头颅吐到了一边,用带着倒刺的舌头舔着断颈上的血肉。
      
      这样的场面凤子婴虽然司空见惯,但是这次确实将他带大的宦官。
      
      被施了定身咒的他连颤抖都不能。
      
      一个冷如冰鉴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看在凤南飞的面子上我这次饶了你。”
      
      用的是天虞山心音术,只有被施术的人才听得到。
      
      凤南飞是当今女帝的名字,整个朱云国怎么有人敢直呼其名?
      
      他记得自己的姑妈,也就是当今女帝嘱咐过自己,天虞山有一个人一定不能招惹。
      
      那个剑、法、器、乐样样精通的旷世奇才!
      
      那个连姑妈都要避让三分的大能。
      
      ——寒羽君薄逸之
      
      他被解了定身咒,禁言术。
      
      却一下瘫软,坐在地上,喉咙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高高地头冠歪斜的倒像一边,模样极为狼狈。
      
      “备马。”
      
      寒羽一转身,看见身后的林小茶,发现她一张小脸惨白如纸。
      
      林小茶虽然说不上标准意义上的好人,还是在法制社会长大的青年,但这样血腥的场景第一次见。
      
      加上空气中混杂的血腥味和尿液味,让她胃液翻腾。
      
      她一只手抓住椅子,一只手捂着嘴不停的干呕。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让自己的样子更加楚楚可怜一些。
      
      寒羽这时意识到她的恐惧。
      
      “走。”
      
      而林小茶全身都微微发着颤,魂不守舍地点点头。
      
      但是双腿像是没有力量,刚跨出一步就一个踉跄就往地上摔。
      
      弱柳扶风也不过如此。
      
      寒伸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在凤子婴已经其他不能动弹的侍卫的目送下,带着她往外走大门走去。
      
      林小茶路过凤子婴时,一张小脸茫然又无助,显然是受了惊吓,惊魂未定。
      
      就像是被寒羽胁迫走的一样,看起来说不出的可怜。
      
      凤子婴双瞳一颤,心中隐痛。
      
      像是失去了什么宝贝。
      
      系统这时提示:【恭喜宿主凤子婴攻略度 已经达到90%。】
      
      当林小茶掠过凤子婴时,最近浮起一抹一起察觉的笑。  
      
      *
      
      看着自己面前有着一双卡姿兰大眼,一对芭比睫毛,长得水淋淋的……小红马,林小茶一言不发。
      
      终于她转过头,看向骑在翩翩白马上白衣飘飘,俊逸出尘的寒羽。
      
      “仙君,我不会骑马。”
      
      寒羽君确实受了重伤,无法御剑。
      
      而对林小茶而言骑马求之不得,比起御剑自然是骑马更能让两人感情升温,特别是同骑一马。
      
      只是对方丝毫没有于自己同乘的意思。
      
      给他们送马的不是别人而是左校尉。
      
      很好。
      
      “小茶!我来教你!”他毫不吝啬地道。
      
      “谢谢将军哥哥。”林小茶像是看到了救星。
      
      寒羽君扫了两人一眼,淡漠中带着三分凛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25 11:00:23~2020-08-25 23:43: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慢慢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