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席冰,与云享一样乃是神都高门贵族出身,同年拜在无刃仙尊门下,排行第五,性情孤僻,不喜与人交往,甚至经常顶撞无刃仙尊。
      
      往日,临风门的弟子通常说,席冰性情冷漠,最漠视师门情义,不值得与他交往。
      
      但云享读过原著,知道席冰绝不是一个漠视师门情义的人!
      
      原著中,云享遇害后整整十多年,席冰一直在追查害死她的凶手,将当年参加了比武大会的各个门派的弟子逐一排查,发誓不查出凶手决不罢休!
      
      云享遇害的第一年,厉川寒闭关,从此不再外出;第五年,临风门收了新弟子名叫戚采儿;第七年,琴风率临风门弟子与魔族决战离焰天,门下十二名弟子一战成名;第九年,神都国君云经义亡故,云享的表兄继任国君……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道路,或担当大任,或逍遥一世,只有席冰十年如一日,放弃了自己的人生,奔波劳碌,只为追查杀害云享的凶手!
      
      读原著时,云享十分疼惜这一角色,他就像一位忠诚的骑士,活着的每一天都在履行他的誓言。
      
      可在现实中,云享和席冰很难说得上话。
      
      先前她被禁足时,席冰给她送过几次糕点,可等她出去之后找席冰道谢,那人却冷冷淡淡,仿佛做了一件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之后几次遇见,席冰也就是跟她点头招呼一下,没有太多的热心。
      
      表面上看,他果真如其他弟子所说的那样,漠视师门情谊。
      
      但云享既然认定了席冰不是这样的人,如今又遇到修炼上的困难,自然就想到了去找他帮忙。
      
      白天找了他一圈,没找见人,见他院门敞开,她便守在席冰的院子里,等着他回来。
      
      人未到,剑意先到。
      
      云享坐在他院子里无聊发呆,忽察觉一阵冰冷的剑意,她立刻起身退让,面前悬着一柄宝剑,剑尖对准了他。
      
      云享惊得一身冷汗,朝院外喊道:“席师弟,是我!”
      
      剑立刻就收回去了,席冰推门进来,宝剑挂在腰间,见到云享后脸色一变,又是意外又是愧疚,不太自然地打了声招呼:“云师姐。”
      
      云享拍拍胸口,喘了口气道:“吓死我了,席师弟你出招之前,能不能先看一下对方是谁啊?”
      
      席冰头垂的更低,耳根发红,轻声说了句:“抱歉。”
      他向来话少,也不善于组织语言,同样是神都贵族出身,他却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
      
      云享好言好语地说了几句,请席冰帮她矫正刀法。
      不出所料,席冰答应了。
      
      云享先给他展示了一套刀法,再请他赐教。
      
      只见此时,席冰脸色不太自然地看了她一眼,垂下头,将缠在手上的黑色带子缓缓解开,丢在地上,接着使出一道洗尘术,将他自己洗的一尘不染,双手干干净净,这才主动上前。
      
      他耳根有些发红,垂着眸,睫毛微微颤抖,道了一声:“师姐,逾越了。”
      
      云享尚未反应过来,却见席冰主动伸出手来,握在了她握刀的手上。
      
      两人挨得很近,她微微侧过头,借着暮色,看到席冰的侧脸又红了几分。
      他穿着蓝色锦衣,被一根漂亮的腰封勒的紧紧的,束出漂亮的身形,此时却明显地僵掉了。
      
      在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世代,他这个动作……可能、确实如他所说,有些逾越了!
      云享不禁感慨,让席冰同学来帮她矫正刀法,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
      
      她倒是无所谓,席冰身上清清爽爽的,人又长得好看,又容易脸红,怎么算她都不吃亏。
      
      于是她低声,在席冰耳边说:“师弟啊,你放心了,我不会占你便宜的。”
      
      气息扫在席冰耳侧,他蓦地一僵,睫毛轻轻颤抖,说了声:“专心一些!”
      
      话音一落,他猛地用力挥刀——
      
      一道小小的灵力借着刀刃弹出,她手中的陌刀忽然像加了buff一样,刀尖所指之处,轰然炸裂,竟有一股劈山填海之势。
      
      云享难以置信地看着席冰,他只是纠正了自己的一个动作而已,威力仿佛增加了百倍以上!
      
      一下子,云享激动起来,松了刀为席冰拍手称好。
      
      席冰眉眼间难掩喜色,他搓了下手掌,掌心全是汗,仍不免得意地说:“你之前的刀法,都是琴风师兄在指导,你看看,他都把你带沟里去了。”
      “……”
      云享解释道:“其实师兄只是教了我两个自保的法术而已。”
      
      席冰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拿着云享的陌刀,又试了试道:“既然师姐现在来找我了,我一定会帮你拿下头筹。”
      云享忙道:“不……不,不必了……我只是想进前十名而已。”
      席冰敛了神色,反问道:“第一名不也是前十名吗?”
      云享:“……”行吧,你有理,你赢了。
      
      此后一连三月,云享每日都来找席冰练习,在他的指导下,云享进步飞快!
      她心里盘算着,等她练好了刀法,修为进步,到时候就算有人想杀她,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为了避免死亡flag,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席冰不仅陪她练习,偶尔还会做糕点给她吃。
      
      他那双手,巧得跟女孩子一样,做出来的糕点极其精致,每一块糕点都是用他自己做的模子压出来的,印着“风”、“雪”、“濛”、“云”、“冰”、“雾”等字样,对应着无刃仙尊座下每一个人,由此可见其对师门情谊的看重了!
      
      离比武大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云享心中愈发不安。
      这三个月来,她尝试过去抱师尊的大腿,尝试过找出潜在的威胁,还把魔头这个最大的威胁给逮着了,又兢兢业业的学习了自保法术,跟席冰训练了三个月……
      所有的努力她都做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真相揭晓!
      
      然而,就在这期间,《白月光》那本原著竟然毫无征兆地——断更了!
      
      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她每天忙着找席冰练习,好长时间没追更了,重新打开看的时候,竟然断了……
      
      然而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死因,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要杀她!
      
      她和大多数读者一样,默默地等更新,这样惶惶不安地过了些日子,连席冰都说她刀法没长进了,让她先休息几日做出调整。
      
      云享心中实在不安,一天晚上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突然想起了几月前抓到的那魔头。
      当时他交给了自己一碧绿色的瓶子,交代她比武之前服用。
      
      万一她的死因是喝了那瓶子里的药,毒发身亡呢?
      “……”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吧!
      她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找那魔头聊一聊。
      
      这晚,趁着没人注意,她来到关押魔头的山洞,见到了那位魔族中人。
      
      魔头被关了太久,头发凌乱,衣袍黑的发亮,身上一股味,云享用洗尘术给他洗了洗,才给他整出一副人模人样。
      
      他看到云享,迫不及待地露出笑容,笑出一口白牙:“徒儿,你终于来看我了。”
      
      云享看到他笑,觉得瘆得慌,站的离他远了一些,“我不记得拜你为师的事了。”
      
      那魔头听了不惊不怒,反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这样于你来说最好不过,免得临风门的人来找你麻烦。”
      
      听到魔头说临风门不好,云享可不乐意了,立刻反驳他道:“临风门本来就没做错,是我做错了事情,理应受罚,怎么叫做临风门来找我麻烦?!”
      
      魔头愣了半响,砸吧砸吧嘴道:“徒儿,你先前可不是这样认为的,厉川寒怎么对你的,您全都忘了吗?”
      
      云享读过原著,知道厉川寒就是冷面佛心,故而不采他,反而问道:“原来,你是靠挑拨我和师尊的关系,骗我认你做师父的吗?”
      
      魔头语塞,一屁股坐了下去,道:“你既然已经认定临风门待你好,我也没有办法……”他顿了顿,抬起头,蓬乱的头发底下,露出一双阴沉的眼睛,目光严肃,道,“只是这最后,我还是想交代你一句,这事关系到你的生死存亡……”
      
      云享:“?!”
      
      生死存亡……?!
      
      她没听错吧?!难道这个人竟然知道她快要死了?!
      
      云享极力让自己呼吸平静,压低了声音道:“有什么事,能关系到我生死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比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