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尽管厉川寒那边,因为没能喝到徒弟亲手熬的汤,而把白雪梧桐间炸了个粉碎。
      但此事云享完全不知情。
      
      在她看来,抱师尊大腿这条路子,进展的并不顺利,得换一个计划了。
      
      比如说,主动出击,将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提前解决掉?
      
      这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但问题是——怎么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云享开始未雨绸缪,她分别找了琴风师兄、席冰师弟,从他们那里试探口风,还的的确确问出来这么一个人。
      
      此人名叫方时岚,原始临风门山下一外门弟子,半月前因为在习武场上,多看了云享几眼,挨了云享的鞭子。
      
      据说此人桀骜不驯,挨了鞭子之后非但没有收敛,还出言轻薄了云享,遂被送到了后山打铁房,做些苦力活。
      
      瞧瞧,把人家从一外门弟子,折磨成了一普通杂役,这谁能忍?
      
      站在对方的角度,他一定对云享怨恨得不行,极有可能就是他——心怀怨恨,谋划许久,趁其不备,将其杀害!
      
      云享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那她现在该怎么办呢?原身造的孽,她要怎么做才能平息这一桩恩怨?
      
      诚然,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先下手为强,彻底解决后患!
      但云享做不到。
      目前的她不会杀人,也不可能去杀人。
      
      那么,将方时岚逐出山门呢?
      醒醒啊,人家只是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而已!被发配到干杂役已经够惨的了,何苦断了人家修道的路?
      
      若是主动去跟人和好,又担心方时岚表面一套背面一套,暗地里她捅刀子!
      
      哎,替人擦屁股好烦哦!真希望原身就干了这么一件坏事吧,千万不要再给她出难题了!
      
      云享琢磨了一下午,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
      她决定去跟管事说,让他把方时岚送到兰若长老那里去,让他去长老身边当一段时间的杂役!
      
      原著中提到过兰若长老此人,云享对他印象极深。
      戚采儿有一回在路上遇到兰若长老,一个问题没回答正确,被人揪着带回去关了小黑屋……
      呃,当然不是那种你以为的小黑屋,是那种送你百来卷书籍,令你从现在开始寸步不移,必须给我把书中的内容一字不落地记下来的小黑屋!
      
      这位长老太循循善诱啦!他不允许弟子有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不允许弟子怠惰,不允许弟子不好学……
      但凡他遇到的,他愿意倾囊相授,而你,得给我乖乖学习!
      
      如果把方时岚送过去……不仅给了他一个学习的机会,还让他每日每夜沉溺在书海之中,如此一来,他哪里有时间想他的仇,想他的怨?看书都来不及呢!
      
      妙哉妙哉!
      
      云享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棒极了,等她办完事回来,还得意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埋在被窝里继续刷她的阿晋。
      
      不知道方时岚得知,是她出主意把他送去兰若长老门下后,会怎么看她呢?
      
      也不必感激啦,少一点怨恨就行啦。
      
      云享美滋滋地想着,刷了会手机,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又拎着小锅去去洗米。
      
      这些天下来,她都习惯自己熬汤了,每次做完留一半自己吃,另一半送到白雪梧桐间去——
      
      可惜都喂了鸟!
      
      还不是无刃仙尊那只老鸟!
      
      虽说前面几次投喂都不太成功,但她昨天也答应了人家,怎么说还得再去一趟,于是这次又熬了一锅海鲜竹米粥,装在食盒里,看好时间,准备送到白雪梧桐间去。
      
      才走出静园的院门,忽地听到旁边草地里有不寻常的声音。
      她寻声看去,身后忽然有人的气息,挨她挨得极近了。
      
      云享心中一惊,忙回过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
      
      来人穿的是临风门弟子的衣裳,可面容是陌生的,他脸色苍白偏紫,神情十分平静,漆黑的眼珠子定定地看着云享,道:“徒儿,好久不见了。”
      
      云享:“?”徒儿?谁是你徒儿?
      她不是只有无刃仙尊一个师父吗?
      
      她欲要开口,那人朝她比了个“嘘”,一把抓住云享的手腕,道:“你随我来。”
      
      等下啊,怎么这样平白无故将人拐走呢?!
      云享气呼呼地在空中蹬了两下腿,人却已经跟着那身份不明的人,一下子飞过好几座山头,来到一处无人的山洞。
      
      这地方离临风门的主峰越来越远了,且看这人神秘兮兮的,不像是什么正经人士。
      云享想到了琴风最近在查的事情,他说最近不太平,担心临风门有魔族弟子混进来。
      
      魔、族、弟、子。
      比如,面前这个脸色不太对劲、眉间黑气乱窜的大家伙?
      
      不会吧不会吧,难道云享这个原主,还认了魔族的人当师父?
      
      光是想想,云享快要窒息了。
      这魔族的人可不比方时岚,麻烦大得多了。
      
      她面色阴晴不定,决定先观察观察,见机行事。
      
      带她飞过来的魔头看上去没有那么多功夫想东想西,他从袖中拿出一碧绿色小瓶子,塞到云享手里,神色匆匆地说:“我能待在这的时间不多了,这药能让你功力大增,你好好藏着,比武大会之前拿出来服用就是。”
      
      “哦?哦……”云享没问这药的来历,接过去,问那魔头:“那你呢,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魔头轻轻哼笑一声,“等你赢了比武大会,我们师徒来日在山下再会。”
      
      云享:“……”等她赢了比武大会,她就要挂了啊。
      
      正思忖着这事,忽见一道道剑光如流星般从天而来,以琴风为首的临风门弟子,竟是直接带人追到了这里!
      
      云享心中大骇——
      万一被发现,她跟魔族中人有所来往,她还不得被厉川寒拿彩练捅死啊!
      
      心念电转间,只见那魔族忽地一把揪住她,一把带着寒光的刀抵在她脖子上,朝飞来的众人大喝了一声:“都给我退下!”
      
      “师妹!”
      “云师姐!”
      临风门的弟子纷纷朝她大喊,恨不得当场一剑刺死这魔头!
      
      那魔头将云享拽得更紧,又是一声大喝:“退下!听到没有!”
      
      他这一喝,气吞山河,即便云享知道这魔头是在跟她演,也忍不住地发抖。
      
      在她面前,琴风双目赤红,死死地盯着搭在云享脖子上的那把刀,两颊颌骨微动,他咬着牙,缓缓地将剑尖指向一旁,剑身拦着临风门的弟子,朝他们说:“退、下。”
      
      十来名临风门的弟子,接连追查数日,如今终于查到了魔族的踪迹,眼下就是击杀他的好机会!
      偏偏在此最为关键时候收手,于他们而言,心中好不甘心!
      
      虽然是没有办法的事,但众人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愿离开……
      
      优柔寡断,不从命令。
      
      琴风大怒,喝了一声,挥剑斩开山石,一时山洞间霹雳作响,似是要将整座山头一刀两断!
      
      乱石滚落,尘土飞扬中,琴风偏过头,侧目睨了众人一眼——
      
      余人:“!!”
      
      大师兄都这么生气了,跟上来的临风门弟子也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只得立刻退离了山头,纷纷远去。
      
      琴风看着那魔头以及他手里的云享,胸腔起伏,一字一字,如凿在骨髓上一般,怒道:“放、开、她!”
      
      声音在山间回荡,仿佛击穿了云享的灵魂。
      原来,才是真正的气吞山河,泰山倾倒。
      
      云享怔怔地看着琴风,目光交汇,那双凤眼中的压迫感瞬间消逝,取而代之是一汪柔情秋水,见他嘴唇微动,轻声说了两个字:“别怕。”
      
      别、怕。
      神情、语气,一如往昔般温柔。
      如那春风吹拂杨柳,低垂的柳条抚弄绿水,化开那水上的波纹,令人舒适得很。
      
      也就是这时候,云享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使出全身力气,猛地朝那魔头身上一推!
      
      那魔头哪里料想到云享会有此动作?
      
      他反应足足慢了半拍,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云享,而另一边,琴风的剑早已经出手,剑光一闪,雷电般的速度朝着魔头刺了过去!
      
      “噗”地一声,剑身捅入魔头体内,他竟是不管不顾,举刀朝云享袭来!
      
      电光火石间,云享用出了一个金刚诀,那正是琴风前些日子教她的自保术之一,术法一经施展,立刻在她面前升出一道透明的屏障,将刀刃挡了下来!
      
      云享躲过一劫,趁着魔头受伤,连忙逃脱他的控制,跑到琴风身后躲了起来。
      
      “没事,师兄在这。”琴风侧目看了她一眼,温声道,“别担心,这魔头再也不能伤害你了。”
      
      云享紧张地喘着气,目光越过他,落在那魔头身上。
      
      他受了重伤,伤口涔涔流血,漆黑的眼睛,盯着云享,那眼神仿佛一头被逼到绝境的野兽。
      
      接着,他强撑着往前走了一步,直直地看着云享,喃喃开口:“我刚才……不是故意要杀你……”
      
      “徒弟……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句话仿佛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说完整个人便重重地倒了下去!
      
      云享心中震撼不已,她第一次见这么血腥的场面,以为魔头当场就死掉了,想要去确认,突然被琴风攥住了手腕。
      
      他一手攥着云享,缓缓地回过头,目光平静如一潭死水,直直地盯着云享看——
      
      云享:哦豁!琴风听到刚才那句话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开始你的表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