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云享将戚采儿带到房间里,关门的时候,酒楼伙计还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也对,她现在打扮成男人的样子,拉着人家小姑娘鬼鬼祟祟地进屋,是个人都会想歪。
      
      戚采儿也不由地紧张起来,仰头看着她,浑身脏兮兮的,后背贴着门板,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别紧张,”云享在桌子旁坐下来,朝她挥挥手,道,“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戚采儿往前走了几步,拘谨地站在她面前。
      
      原著中,她被琴风从酒楼带走的事情发生在五年后,相比于那个时候,她现在还只是个黄毛丫头,什么都不懂,只是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面孔,对修士们有了些懵懵懂懂的向往。
      
      她入门的时候,无刃仙尊已经闭关,是琴风做主,带她在厉川寒闭关的山洞前拜了一拜,便也算是无刃仙尊的弟子了,她排在席冰、连雾之后,排行第七。
      
      云享端详她片刻,开了口,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道,“小七,你知道测灵根的方法么?”
      
      戚采儿此时还不明白,这声“小七”意味着什么,以为云享唤的是她的姓氏——“小戚”。
      但这足以拉近他们的距离了,她双手在空中胡乱一舞,有些激动、又有些吃力地形容着,“我看过他们拿那个球……好像是摸一下就可以……”
      
      “测灵台,”云享给她解释说,“一般门派招收弟子,先得测对方的灵根,单灵根为上乘,相生双灵根更是极品。”
      
      闻言,戚采儿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垂下眸,嗫嚅着说,“我……”
      
      “你测过的,是不是?”
      
      见云享这么直白地将她心中隐晦说出来,戚采儿那颗怀着期待的心,立刻沉了下去,她点了点头,低声道,“测过……什么都不是。”
      
      云享端详着她,道,“那你知道自己没有资质,为什么还要我带你呢?”
      
      戚采儿说不出话了,她咬着牙,神情委顿。
      
      云享知道的,毕竟她看过原著。
      此时的戚采儿,只是想逃离这个地方而已,能不能修仙倒不重要,她只想离开这个她痛恨的地方。
      
      原书中,琴风并未检查她的资质,直接将她带走了。
      在琴风眼里,有教无类,能将她培养成什么程度,全凭她的造化。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原著中的戚采儿有点故意欺骗琴风的意思,但后者并不在意,正因如此,后来在山上的日子,戚采儿对他更是死心塌地。
      
      此时她尚且年幼,在云享面前,还不懂如何藏起自己的心机。
      
      就在她以为,云享会拒绝她的时候,忽听她温声开口,“除了单灵根和相生双灵根,还有一种极其稀少的情况,测灵台测不出来,但资质上乘。”
      
      戚采儿死灰复燃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稀有灵根。”
      说着,云享从桌上茶罐里取出一片完整的茶叶放在桌面上,道,“我给你半天时间,你想办法在不触碰这片茶叶的情况下,让它浮于空中,能做到的话,我便答应你,带你离开这里。”
      
      说完,云享起身潇洒地离开了房间。
      
      手握剧本的她,其实早就知道戚采儿是稀有的雷灵根,此举只是想激她一把,让她尽早地生出电来。
      
      走出房间后,她还悄悄地观察了一会,戚采儿在很认真地想办法,比母鸡下蛋还认真。
      加油小七,能不能充上电,全靠你了!
      
      接着她去了隔壁方时岚的房间,准备看看那熊孩子在干嘛。
      
      推开门,屋内坐着三个黑衣男子,东北西面各坐一方,气场威严,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云享,吓得她以为自己进了土匪屋,忙说,“开错门了,打扰了,再见!”
      
      “回来。”其中一名黑袍男子唤道。
      
      云享扭头就跑了。
      她都把门合上了,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
      
      一定是走错方向了,方时岚的屋子应该在另一边,于是她原地返回,绕过自己的屋子,推开另一扇门。
      
      门被推开,里面的莺燕之声立刻停了,其中一男两女正在进行多人运动,听到声音,三张脸同时扭过来看着她,四脸懵逼。
      
      云享吓傻了,都忘了关门离开,听那男的友好地说道,“要加入吗?”
      
      “……”
      
      “不了不了,谢谢你们……”
      
      云享吓得语无伦次,慌忙逃走,她脚下打滑,溜得比兔子还快,呲溜一下差点在走廊上滑倒,忽地被人一把扶住手臂,男人笑音带着几分勾人的意味,道,“师姐,当心路滑。”
      
      云享撇过头看到带着面具的脸,急得抓住他,跳了跳脚,惊恐地说道,“岚弟,你快去看啊,你屋子里多了好多人!”
      
      方时岚笑笑,不以为意,道,“别怕,那都是我的客人。”
      
      “客……客人?”云享瞪大了眼,道,“你……你不是吧,你邀请客人在你屋里多人运动?”
      
      看不出来,你玩的挺野的啊!
      
      “什么多人运动?”方时岚笑道,“只来了三位而已,还不算多,等头儿来了,就是集体行动了。”
      
      云享:“……?!”
      
      三位?不算多?还要集体运动?!
      
      云享快窒息了,浑浑噩噩地被方时岚扶着往前走,听他说,“走,我带你去认识认识我的三位朋友。”
      
      云享脚好像黏在地板上了,不愿意挪动,颤巍巍地说,“那个……别了,还是别了,我不想加入你们……”她玩不来,正常的都玩不来,别说这么野的了。
      
      方时岚拧了下眉,道,“你还没见识过他们,怎么就不想加入了?他们等你多时了,来,我给你引荐。”
      
      云享土拨鼠尖叫:“我不想见识啊!!!”我还只是个宝宝!
      
      见她如此抗拒,方时岚也纳闷了,选了折中的方法,道,“要不我让他们到外面去,找个隐秘的地方,方便行事。”
      
      外面,隐秘的地方,行事……
      
      云享三观碎的一塌糊涂,泪奔道,“还野外运动?!不是吧,你们这么会玩的啊……”
      
      两人在走廊上僵持着,方时岚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大反应,云享也无法接受这娃的三观!
      
      她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
      
      就在此时,走廊旁的一间客房的门开了,一名黑袍男子面色阴沉,站在门口,抱拳行礼,道,“少主,久候多时了。”
      
      方时岚微微颔首,示意他先进去。
      
      云享:“?”
      
      哎?是这个房间吗???
      
      她理智突然回笼——
      难道说,方时岚的三位朋友,说的是那三个黑衣人吗?
      
      哎妈呀,这下误会大了!
      她竟是把方时岚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云享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尴尬地推开方时岚的手,道,“我……我理解错了,你的朋友们……”
      
      等……等下,他们叫方时岚少主?!
      
      云享回忆了一下那三人的打扮,仿佛,好像……有点眼熟。
      
      原书中关于这一类的描写很多,诸如“额间黑气乱窜”,“脸色苍白发紫”,“黑发披散,眸光幽黑”等等。
      
      上一次,云享可是凭着这些特征,认出了那个拐她跑的魔头啊!
      
      她话到了喉间,滑了出来,道,“是魔族吗?”
      
      “……”
      
      该死,她居然直接问了出来!
      
      云享怔怔地看着方时岚,看他脸上笑容犹在,可竟让人察觉不到一丝暖意。
      
      仔细回想起来,从认识第一天起,方时岚就是这样的,他的笑永远是冷冰冰的,令人脊背发凉。
      
      他垂眸看着云享,双唇分开,声音如同游离在鬼气森森的异界,道,“师姐,你发现的……太迟了。”
      
      云享:“!”
      
      她脑中嗡地一响,无数疑问争先恐后地冒出——
      
      这人到底是何人?!为何魔族的人会叫他少主?!
      
      他以外门弟子的身份进入临风门,究竟意欲何为?!
      
      琴风说他是一名结界师,可他迄今为止使出来的功夫,都是正道的功夫啊?!
      
      他甚至能在短时间内,学会琴风的阵法?!
      
      还有他这一路对自己照拂有加,难道也是有所图谋?
      
      云享脑子都乱了,面对这些问题,她根本无从判断,也来不及判断。
      
      如果手里头有书,她可以来回地翻,寻找任何可疑的细节,去猜测方时岚的真实身份。
      
      但现在她手机没电了,任何猜测都是枉然。
      
      云享被他这么一错不错地盯着,都快忘了紧张的感觉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和方时岚到目前为止,都没撕破脸。
      
      可接下去的事情就不一定了。
      
      如果她现在拒绝了方时岚,保不准他会采取什么强硬措施,到时候脱身更困难。
      
      想清楚这其中的利害,云享挤了个笑容,道,“方……方师弟,别让你的朋友们久等了,带我进去吧。”
      
      多人运动还是集体运动,先见识见识……
      
      *
      
      一片茶叶,要如何浮于空中?
      戚采儿苦思冥想,使了各种办法,皆无进展。
      
      从前有一次,她在后厨帮忙时,差点摔了刚出锅的肉蟹丸子。
      那丸子是她看着庖子连着好几个日夜做出来的,这一下要是摔了,她可能半条命没了。
      
      情急之下,戚采儿什么都顾不上了,扑上去死命地去抢救那盘丸子。
      明明知道没戏的,可是那一瞬间,所有的丸子都浮在了空中,悬停了。
      时间宛如被巨大的琥珀包裹住,她拼命地抢救丸子,最后一颗不落地回到了潘总。
      
      戚采儿看着那片茶叶,心想——她一定可以的,就像那次拯救肉蟹丸子一样!
      
      她屏气凝神,朝着那片茶叶隔空发力。
      
      “嚯——!”
      
      “嘿——!”
      
      茶叶一动不动,愣是半点效果都没有!
      
      眼看着时间渐渐流逝,戚采儿急的出了一身的汗。
      
      不行,再试一次!
      
      这次,她运足了气,隔空朝着那片茶叶发力——
      
      哗啦~哗啦~
      
      眼看着茶叶终于要从桌面上慢慢地浮起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客房的窗户忽然被打开,一阵凉风扫了进来!
      
      戚采儿睁大了眼,看着桌上的那片茶叶越浮越高,竟是被卷入了一阵风中,高高升起,接着裂成碎片!
      
      戚采儿:“我的茶叶!!!”
      
      在她惊奇的注视下,两道人影从窗外跃进来,一个白衣翩跹,一个蓝衣飒爽,旁若无人地从她面前经过,在墙边试探了几下。
      
      蓝衣剑客沉着脸,道,“琴师兄,你确定云师姐在这里?”
      
      “错不了了,”白衣道君伸手摸了下墙壁,温声道,“此处的结界,应该就是方时岚的手笔。”
      
      “接下来该怎么办,”蓝衣剑客绕着墙壁,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急道,“直接杀进去,把师姐救出来?”
      
      “先别急,先封锁出口,”白衣道君回头看了眼屋子里的戚采儿,道,“小孩,你先出去。”
      
      他声音如往日般温和,但此时此刻,却哄不动这个小孩。
      
      戚采儿双手握拳,一脸苦大仇深,恶狠狠地瞪着这两人!
      
      她差点就成功地让茶叶浮起来了!
      
      结果居然被这两个陌生男子打断了?!
      
      那碎的不是茶叶,是她的修仙梦!
      
      她恨白衣道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妹:那你喜欢什么?
    小七(羞答答):当然是……当然是最喜欢……你了
    剧本:我不是这么写的!!!
    ——————
    上一章补了个琴风吐血的情节,有兴趣可以回去翻一下。
    下一章是一个小高潮,终极修罗场预警,记得来看!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雎流芳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