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方时岚执着云享的手,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琴风,柔声道:“师姐,我们走吧。”
      
      云享没有动身,抬眸看着琴风,欲言又止。
      
      她有话想问琴风,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见云享迟疑,方时岚挑眉一笑,颇有几分自以为是地说道:“也对,还是师姐考虑周全,眼下既然已经抓到琴风了,不如除之后快,永绝后患,以免他再次追上来?”
      
      云享疑惑加震惊:“啊?”
      
      杀了琴风?
      
      日后魔族入侵的时候,谁来为你们抵挡灭顶之灾?
      
      她这个反应说不上有多强烈,法阵中间,琴风死死地盯着她,紧紧地抿着唇,脸色又沉了几分。
      
      方时岚怎么说,怎么做,他都不会在意。
      
      可云享的反应,牵着他内心最后一根弦。
      
      怪他疏忽大意,中了别人的圈套。
      
      但云享是他师妹,喜欢牵着他衣角,喜欢跟在他后面,难过的时候也会扑在他怀里撒娇……
      
      她怎么可能……舍得杀他?
      
      琴风越是盯着云享,云享越是不敢抬眼看他。
      
      她看了眼方时岚,后者得意地抬手,朝云享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狠辣。
      
      云享转过身,背对着琴风,反拽住方时岚的手,语气严厉,压低了声音,道:“你若是敢伤他,我定不会放过你。”
      
      她声音很轻,靠近方时岚耳边说的,琴风自然是听不到的。
      
      两人的模样,看上去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了。
      
      身后,琴风一口气郁结在胸口,脸色苍白,咬紧了牙关。
      
      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方时岚脸上笑意不减,转过脸看着琴风,语气轻佻,道:“师姐可是喜欢他?你可是神都王女,他不过是临风门大弟子,若是喜欢,我帮你把他废了,让他好生待在你身边伺候你。”
      
      别说琴风了,连云享都受不住这般挑逗。
      
      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听着方时岚大放厥词,她实在是臊得慌,压根没脸皮去看琴风的脸色,只狠狠地瞪他,道:“走不走?”
      
      方时岚嘴炮还没过瘾呢,哪里甘心就这么放过琴风,还想继续捉弄他,不料云享刀柄戳了过来,往他痒穴上捅,惊得他赶忙逃开。
      
      两人就此离开,余下琴风一人。
      
      从头到尾,云享甚至都没分给琴风一个眼神。
      
      等他们走远了,琴风身体微微一怔,竟是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郁结的血来。
      
      方时岚从琴风那里得了些许灵力,恢复得很快,不出两个时辰,两人便到了神都。
      
      从高处往下看,神都的景色非常地震撼,云享在空中抱着方时岚的胳膊,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了,道:“喔,原来这就是神都!”
      
      百闻不如一见,还真的有城市是建造在高空中的!
      
      说是高空,实际上是在一只形似龟壳的巨大的山背上,像一块椭圆形的蛋糕在平地上高高地隆起,都城的四面俱是山崖,可谓是黄鹤之飞尚不得过,普通老百姓们想要出入神都,还得凭特殊的交通工具——一种名为“神鸟”的龟型鸟类。
      
      这种鸟类运输成本很高,因此平民老百姓是不可能经常坐神鸟出入神都的,唯一能自由出入都城的只有贵族和会御剑的修士。
      
      天下各大门派的修士聚于此地,或互相切磋,或为王族效力,或共商天下大事。
      
      可以说,你在路上随便遇到一个人,都有可能是顶级的高手。
      
      云享摸了摸自己带的钱袋,希望神都的物价不要太高,让她能在这里立足之前,多苟几天。
      
      但问题接踵而来。
      
      云享和方时岚二人,甫一落地,就被人认了出来——
      “哎,这不是临风门比武大会上大放异彩的王女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本尊?”
      “天呐快看,是方公子!方公子看这里,啵~”
      “……”
      
      面对热情的一众人,两人只得飞快地逃开,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换了副装扮。
      云享挑了身蓝色贵族服饰,扎着高马尾,燕尾裙摆优雅地舒展着,一条镶满宝石的腰封将她的细腰稍稍一收,长靴勒的小腿又细又长,再配上那把黑色刀鞘装着的陌刀,英气逼人,俨然一副贵公子模样。
      
      方时岚也换下了临风门的装束,他个子高,肩宽腰细,穿什么都好看,只是他原本比云享年纪小,这一换装,反而像是云享的哥哥了。
      
      再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无数少女梦寐以求的艳丽容颜,桃花眼轻轻一眨,晃得云享有些失神。
      
      云享心疼钱,读书的时候就抠抠搜搜惯了,换了个世界也一样,正割肉一般数着钱袋,方时岚那厮却已经把账结掉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钱,”云享有些吃惊,慢吞吞地收了钱袋,道,“一会想吃什么,我请你。”
      
      方时岚得意地扬了下钱袋,道:“去醉轩楼,随便吃。”
      
      但很快,云享明白了一个道理——话不能乱说,诺不能乱许。
      
      因为方时岚这熊孩子,简直太他妈能吃了?!
      
      专挑贵的点,满满一大桌,当是吃满汉全席呢?他竟然都吃的七七八八了,还让客栈的人给门外馋哭了的小孩子送了只烤鸭。
      
      云享数了数钱袋,压根不够花,接着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方时岚,拿出了另一个花色的钱袋,豪气买单!
      
      连钱袋的花色都不带重样的!
      
      云享突然想起来,方时岚之前偷她手机的事情了,这熊孩子,不会拿着偷来的钱,到处乱花吧?!
      
      这么一想,她手里的烤鸭都不香了。
      
      她闷闷地上了楼,忧心忡忡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灰不溜秋逃回了神都,是直接去找她的父王,还是先去投靠云清远呢?
      方时岚这家伙,又该怎么弄?
      
      这人聪慧至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名结界师。
      
      可他的聪明都没用在正道上,日后会不会越走越歪?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头疼。
      
      又不是他三姑六婆,真的要管别人的闲事吗?
      
      她拿出手机,按了下解锁键,屏幕一亮不亮,已经停电关机了。
      
      到哪里去给手机找个充电器来啊?哪里有电源给她充电?
      
      电……电?!
      
      对了,这个修真界不是有雷电系的修士吗?!
      
      原著女主戚采儿就是啊!
      
      云享冷静地坐下来,捋了捋思路。
      
      目前来说,她有一定的自保能力,还有她爹她哥这样的大腿可以抱,死亡威胁暂时没那么可怕了,当务之急应该是把戚采儿找来,想办法给手机充上电,其他的都放一边去吧!
      
      她回想着原著中的情景,戚采儿第一次遇到临风门的人,好像是在一处酒楼?
      
      原书中,戚采儿出生于神都一家酒楼之中,生母在她小的时候就病逝了,她由酒楼掌柜抚养长大,从小饱受虐待,直到遇到了琴风……
      
      那年白衣仙尊从酒楼门口路过,恰巧遇见了一身狼狈、被修士们围着欺负的戚采儿,看她饱受折辱而不肯屈服的样子,不由地想起了多年前面对无刃仙尊的彩练而始终不肯低头认错的那个人……
      
      于是琴风出面摆平了那群修士,还应了戚采儿的请求,将她带回了临风门。
      从此,琴风成了她一生的救赎,也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毕生向往,直到她从临风门离开,心里挂念着的,仍是那抹白衣身影。
      
      神都!酒楼!
      
      目标精准到这个范围了,大不了挨家挨户地问呀!
      
      为了救回手机,云享可以的!上!把女主抓过来!
      
      她推开门往楼下走去,才走到楼梯处,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立刻缩回了腿,站在楼上观望。
      
      楼下,席冰提着剑,拿出一张画像,冷声问道:“掌柜,请问有没有见过这名女子?”
      
      门口的胖掌柜敷衍地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席冰没多问,收了画像走开了。
      
      以防再次跟席冰碰上,云享决定从酒楼后门出去,她下了楼,从厨房经过,匆匆忙忙撞到了一个小人。
      
      “哐当——!!”
      
      一阵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在嘈杂的厨房外面,显得极其突兀,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云享面前白亮的盘子碎了一地,瓷渣还在地上飞溅,而撞到她的那个女孩子,更是忙不迭地道着歉,蹲在地上伸出一双通红的、瘦弱的手,慌慌忙忙地捡地上的碎片。
      
      “砰——”地一声,后厨的门被撞开,一名庖子急匆匆冲上来,二话不说揪起那女孩,一巴掌拍在她脸上,骂道,“死小孩,看你干的好事,没吃饭吗?!去死吧你!我看你这两天都不用吃饭了!”
      
      说着撸起袖子,又要下狠手。
      
      女孩本就伤痕累累,脸上、脖子上一块青一块紫,触目惊心,再这么打下去,简直要出人命了。
      
      眼见着那袍子一巴掌扇下来,女孩害怕地闭上了眼,缩在墙角浑身发抖——
      她想着,死了就好了。
      
      死了,就不会再疼了。
      
      但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疾不徐地说:“是我不小心撞了她,错不在她,这些盘子多少钱,你给我算一算,我赔给你。”
      
      女孩紧张地睁开眼,见空中一只葱白的玉手执在了袍子手腕上,蓝衣公子眼眸清澈,眼神坚定而柔和,另一只手牵了一下她的衣裳后领,将她往身后带了带,将她保护地死死的,与那庖子一字一字地说道:“钱我赔给你,但你若再敢伤她,我绝饶不了你。”
      
      话音落下,腰间的陌刀自动跃出几寸,亮出一抹银色刀刃。
      
      那庖子也是在神都混的,哪有不识趣的?立刻说:“好,好,那就劳烦客官您到前台去结一下账。”
      
      云享带着那女孩子去了前台结账,事实证明,神都的物价果然高,不过是赔盘子而已,半只钱袋就花光了!
      
      呜呼,心疼!
      
      扭头发现女孩正看着她,云享立刻不动声色地收起钱袋子,一脸淡然地伪装土豪。
      总不能让小孩知道她花了钱心疼。
      
      女孩个子很小,看着不过十来岁的样子,小奶猫一样,定定地盯着云享看,见她回过头看她,女孩又立刻打起精神,以为云享有话要吩咐她。
      
      她浑身伤痕,一双眼睛却充满着希冀,又有些欲言又止。
      
      云享满脑子都是戚采儿的事情,压根没在乎小女孩的眼神,也没问她话。
      她上了楼,小女孩便跟着她上楼。
      
      她要出门,那女孩子便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好似有千言万语要跟她说。
      
      云享回头看她一眼,有些莫名其妙,道:“小孩,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闻言,女孩眼泪巴巴地点头,又一把用力抹走眼泪,怯生生地鼓起勇气,道:“仙尊……我想修道,想离开这里……你可以带我走吗?”
      
      看她的样子,云享有些于心不忍,但仍是拒绝了她,道,“我现在也无门无师,不知道能带你去哪,你跟着我,大概是修不了道的。”
      
      要是琴风的话,或许可以。
      但她算哪根葱啊,还是别误人子弟了。
      
      被拒绝了。
      
      那女孩眼神黯淡下去,只是她并未纠缠,缓缓朝云享一拜,道:“采儿谢过仙尊了。”
      
      那一瞬,云享眼皮忽地猛地一跳,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失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戚采儿。”
      女孩说完,又是郑重一揖,转身走了。
      
      剩下云享留在原地,幡然醒悟:她就是戚采儿?!怎么才这么小一个娃娃啊?!
      一想到她是雷电系的人,能给她手机充上电,云享当即就激动了,握刀的手都颤抖起来。
      
      这可是她的充电宝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眼看着她越走越远,云享一着急,脱口而出:“充电宝,你回来!”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妹:解.决.情.敌的方式是——把情敌收入后宫(等等,我在说什么?)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原缘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再次强调,是买股文哈,主要的股票就四支,每一支都有感情线,每一支都不亏,买到就是赚到!
    原文女主这里,我没打算抹黑她,况且这里原女主已经开始对云妹死心塌地了,有这么根金手指,后面剧情才会越来越顺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