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这比武盛会十年一次,万众瞩目。
      
      哪想到了颁奖环节,一切都准备好了,领奖的人却跑了。
      
      正殿内,众人议论不断,猜测纷纭。
      
      兰若长老看向琴风,“比试之前,你跟云享一直待在一起,你难道不知道她去哪了吗?”
      
      琴风蹙着眉,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此时有人说道:“我最后一次看到云师姐,她好像是跟方时岚在一起……”
      
      “是啊是啊,我好像也看见了。”
      
      这时候,兰若长老才反应过来,问身旁一名弟子:“你看到时岚了吗?”
      
      “这么说来……”那弟子皱眉回答,“比试结束之后,就不曾见到方师弟了。”
      
      “难不成是方时岚把云师姐拐走了?”
      
      方时岚在比武场上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在他赢过宣虎之后,兰若长老便派人去查了查此人的来历,发现了蹊跷之处。
      
      此人来临风门时,声称是山下某村某户人家的儿子,但兰若长老差人一打听,发现这村子里根本没有姓方的人!
      
      他现在很担心,这人可能是魔族派来的细作,可能是冲着临风门来的,也可能是冲着云享来的。
      
      但他不敢将此事跟厉川寒说,毕竟他先前识人不明,收了方时岚作弟子,为此还骄傲过一段时间。
      
      现在想起来,当真是后悔。
      
      厉川寒听说云享私自离开了临风门后,始终拧着眉,不发一言,而后听到他们议论说云享最后是跟方时岚一起走的,立刻就坐不住了。
      
      他一起身,正殿内立刻有人说:“仙尊,虽说这云享不要饮冰剑了,但其他人还要啊,要不赶紧为饮冰剑另寻一位主人吧!”
      
      “是啊是啊,这拿第一的不要,第二的也可以啊,席冰的表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更何况席冰本来就擅长用剑,更适合成为饮冰剑的主人吧?”
      
      众人说着,都扭着头在人群里寻找席冰,然而席冰早就跑出去找云享了,哪里还站在这干等着?
      
      面对质疑,厉川寒毫不在意,垂眸看了眼躺在剑搁上的饮冰剑,淡淡地说道:“云享赢了比试,此剑自然就归她所有,她若不擅长用剑,本尊替她重铸为刀便是。”
      
      此言一出,正殿内一片哗然,顾及到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在场,又立刻安静了下来。
      
      饮冰剑之所以为饮冰剑,不光是因为其剑身取自北海神铁,以凤火淬炼而成,更重要的原因在于——
      
      这柄剑,成就了当世最伟大的几位剑修。
      
      如今厉川寒云淡风轻地说要改剑为刀,请问埋于地下的那几位剑修、这柄剑的前主人们会怎么想?!
      
      请问那些终其一生都在剑道上刻苦修炼、并以饮冰剑为无上目标的剑修们会怎么想?
      
      为了区区一个云享,不至于如此吧?!
      
      兰若长老也顾虑到了这一点,张了张口,道:“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厉川寒拿起剑,看了兰若长老一眼,又皱下眉头,道:“你觉得,云享会不喜欢吗?”
      
      兰若长老:“……”
      余人:“…………”大佬,重点不是这个啊。
      
      正殿内,有一名女修没忍住,噗嗤一笑。
      厉川寒觉得莫名其妙,抬眸扫了那女修一眼,岂料这一眼直接把人吓哭了,那女修又哭又笑踉跄着逃离了正殿。
      
      厉川寒:“……”
      人族真的好难懂!算了算了,他得走了。
      
      他拿着剑旁若无人地走出正殿,一道白衣身影迎了上来,正是琴风拦住他,道,“师尊,您打算去哪里?”
      
      厉川寒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去把徒弟找回来。”
      
      “师尊,让我去吧,”琴风担忧地说道,“您旧伤未愈,对人界又不熟悉,万一又发生之前那种情况,该怎么办?”
      
      厉川寒先前有一次下山,因为不擅长跟人族沟通,被当地人当做巫师给抓了起来,最后还将他架火架上,点了火准备将人烧了。
      好在他真身本就是凤凰,浴火飞出,损失了一件衣裳而已。
      
      还有一次也是,他路过一个村子收了一只蟾蜍妖,没想到那妖怪竟然是村子的保护神,而厉川寒因为伤了他们的保护神而被抓起来,一连关了许多天,直到琴风下山找到他。
      
      想起这些破事,他就头疼。
      人族,真的很难沟通!
      他身为一只上古凤凰,又不能对脆弱的人族动手,被人族包围的时候,总不能落荒而逃吧?
      
      那凤凰尊严何在?
      
      又不能打又不能骂,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只得任由他们欺负了。
      
      因此来说,凤凰平日里几乎不出山门。
      
      如今徒弟跑了,他虽然担忧,但听琴风这么一说,又有点不想下山了。
      沉吟了片刻,他道:“你去,她会跟你回来吗?”
      
      琴风温声道:“弟子尽力而为。”
      
      “我担心她不会跟你回来……”厉川寒垂下眸,眉头拧着,想了想,道,“为师觉得,她好像……有点生我的气。”
      他说不上来,但有时候看到四徒弟的神情,她眼神中似乎是带着埋怨的。
      
      琴风轻轻一笑,道:“师尊多虑了,师妹或许只是贪玩而已,再或者是被人挟持,她这段时间与从前大有不同,不再是以前那般小家子气。”
      
      厉川寒觉得琴风的话应该有理,“嗯”了一声,沉吟着道:“那你此趟下山,注意提防魔族的人……切勿让魔族的人接触到她。”
      
      琴风有所犹疑,问道:“那方时岚是不是……”
      
      “他不是,”厉川寒道,“他身上没有一丝魔气。”
      
      闻言,琴风松了口气,抱拳行礼,答:“弟子谨记。”
      
      厉川寒颔首,抱剑转身离去。
      
      可他走的方向不对啊,琴风发现后立刻叫住他,“师尊,白雪梧桐间不是那个方向,您走错了。”
      
      话音落下,厉川寒停住脚步,缓缓转过身,抱剑看着琴风,忽地想起了什么,又一步步朝他走过来。
      
      琴风:“?”
      
      月色冷风下,厉川寒衣袍猎猎作响,他神情不太自然,可想了一想:眼下他心中的这个问题,只有琴风知道答案了,毕竟他和云享的关系最为亲近。
      
      犹豫再三后,他开了口,声音清冽:“琴风,你觉得云享会不会……不喜欢饮冰剑?”
      
      琴风微微睁大了眼:“??”
      
      厉川寒拧了下眉,有些纠结、又很不确定地说,“我考虑将饮冰剑重铸为刀,按着她平时使的那把陌刀的尺寸做,但我担心……她可能不会喜欢……”
      
      这话是琴风始料未及的,厉川寒的反应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他先是一怔,接着轻轻一笑,藏去眼底的一丝失落,用玩笑的语气,道:“师尊,倘若获胜的人是我,你也会为我重铸饮冰剑么?”
      
      厉川寒不解,反而问道:“你也是使剑的,为师直接给你便成,为何要重铸?”
      
      琴风心里感慨万千:师尊这个人……怎地连他语气里明显的醋意都察觉不到?既让人无奈,又觉得好笑。
      
      琴风嘴角牵出一丝笑,道:“师尊所言极是,弟子只是觉得……云师妹若是知道师尊肯为她这般付出,心里一定极其高兴。”
      
      有了这话,厉川寒便踏实多了,他点点头,抱剑转身,仍往刚才的方向去。
      
      琴风看着他的背影,想了一想,原来师尊根本没认错路,那边是铸剑房的方向。
      
      他眼下可能只有一个念头:铸剑为刀,哄徒弟的开心,让她回来。
      
      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醋谁。
      
      好在无刃仙尊只有一根筋,只会默默地对人好,更多的、更复杂的情绪,他处理不来,也理解不了。
      
      琴风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默默地说,其实,根本不必如此。
      
      云享她,可好哄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师兄你别太自信,当心脸被打肿
    ——————
    谢谢宝宝们投雷鼓励: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孟与 1个;阿糕糕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