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白过度泛滥

作者:白白白不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无妄的爱

      韩信现在可不敢信李白说的话。
      
      之前说是感冒,可是一个小小的感冒怎么会在医院呆了那么久。
      
      他为了回来赶了两夜的工作,吃饭都没怎么吃,忙的脚不着地。
      
      这几天打电话给李白,也没接,等李白再打电话回来,他又没空。
      
      韩信又想起来自己出门前和李白吵的事情。
      
      他现在对于自己做的选择真的感到了后悔。
      
      出差那么久。
      
      李白出了什么事,他什么也不知道。
      
      李白还老是瞒着他,什么都不说,不让他担心,但就是这样,他才真的害怕。
      
      如果是小事情,李白才不会这样瞒着他。
      
      而且联想到电话打不通的问题,韩信心里瞬间凉了半截。
      
      什么样的病痛,会远离电子设备。
      
      韩信不敢再想了,只能把车速调高,赶紧去医院。
      
      等韩信赶到李白的病房的时候,病房只有李白一人。
      
      每天的这个时候女孩下课,男孩和女孩在外散步。
      
      李白看了会书,就没再看了。
      
      不能经常用眼。
      
      闭上眼睛做眼保健操。
      
      门被推开。
      
      李白看向门外,模糊一片,习惯性的眯了眯眼,还是看不清。
      
      “你……”找谁?
      
      “小白!”韩信一把抱住李白,心里是阵阵后怕。
      
      他在来的路上都想到李白半身不遂了。
      
      还好,没有。
      
      李白拍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之前李白因为低血糖晕倒过,把韩信吓了个半死,带着他直冲医院。
      
      韩信不信他,急切地问:“你怎么来医院了?你头上的绷带怎么弄的?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白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绷带,“在家晕倒了,撞到下巴和头,流血了。打电话送到医院来说是我轻微脑震荡,右手出了点问题,有点近视了。”
      
      “这样了你跟我说没事?!”韩信气极了,“李白,是不是非要等你昏迷不醒,医生跟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才是有事?打电话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那工作能比你重要吗?”
      
      李白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气,气的要破口大骂。
      
      “没事的……”李白安抚地拍着他的手臂,呢喃细语。
      
      “你别说了!我等会去找医生。”韩信压住自己的怒意,可不信李白嘴里的话。
      
      “你干嘛对白哥大呼小叫的?!”男孩刚回来就听见韩信的声音。
      
      男孩转头看着李白,“白哥他没欺负你吧?”
      
      李白轻声解释,“他是我伴侣,没有欺负我。”
      
      男孩打量着韩信,愤愤不平:“伴侣?白哥住院四天都没来看过的伴侣?还对着病患发火,真有出息。”
      
      “他只是太……”李白还想说话,韩信就已经打断了。
      
      “我的确不配,很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小白的照顾,我会好好反省,好好对小白的。”韩信冷静下来也意识到自己太过了,先是朝着他们道谢。
      
      他紧了紧李白的手:“对不起小白,朝着你发火。我先去找医生,你好好休息。”
      
      男孩哼了哼声,“白哥你真的没被他欺负?别看我现在我还是个病患,我以前可是学校校霸!”
      
      话刚说完就被女孩拍了下头,疼的他龇牙咧嘴。
      
      李白哑然失笑:“没事,他真是我伴侣。他就是太紧张了,我也是第一次见他那么生气。”
      
      男孩小声道:“紧张才对,白哥那么好,也不好好照顾……”
      
      男孩又高兴的说:“白哥,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以后我就不能经常给你讲笑话了。不过以后我会来看望你的!”
      
      “恭喜你。希望以后能在医院之外的地方遇见你。”李白真诚祝福。
      
      “好啊。拜拜白哥。”
      
      “拜拜。”
      
      ……
      
      “李先生的家属?哦,是这样的,患者的病情不容乐观,撞击下导致神经损伤,左右手现在已经慢慢恢复比较好,但是视力恶化倒退的明显,最好情况可能是高度近视……”
      
      “这几日保守治疗对患者的作用并不大,视力依然恶化,现在只能缓和,我们院方的的建议是尽早手术,术后再观察……”
      
      韩信就知道李白会跟自己撒谎,什么叫有点近视。
      
      轻描淡写的骗子。
      
      韩信回到病房。
      
      男孩已经离开了,只剩下李白坐在床边看着手里拿着一本书,一眼看去岁月静好。
      
      韩信心脏一紧。
      
      如果他不是在这个时候出差。
      
      李白也不会出事。
      
      哪怕他能再早点回来,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待着。
      
      李白听见脚步声,抬眼看去,莞尔:“你吃饭了吗?回来的那么急,我点了份外卖……”
      
      韩信突然抱住他,轻吻着他的额头
      
      他的身躯如此瘦弱。
      
      “阿信?”
      
      “对不起。”
      
      他被抱在韩信的怀里,只能听到他低哑的声音。
      
      “嗯?没事的,都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对不起。小白,没有陪着你。”
      
      李白微愣,拍拍他的后背安慰着:“没有,你也是为了我们,我知道,之前是我钻牛角尖了。”
      
      韩信松开了李白,湛蓝的眸里是浓郁的担忧与害怕。
      
      他甚至能够看见那双眼睛里映着他的模样是那样的孱弱而可怜。
      
      李白还想继续安慰,但是看见韩信那副紧张后怕的模样,那双眼底满是他的蓝眸,他突然就说不出声了。
      
      与其同时。
      
      心翻涌着的是一阵一阵的委屈。
      
      “……”
      
      寂寥沉默了许久。
      
      “假的。”李白低垂着头,轻轻的吐出。
      
      “我……有事,一个人很孤独……”李白红着眼看着他,泪眼模糊,声音哽咽,“我很难过,很难受,我很痛,我很讨厌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这几天都在想,太累了,这样的感情,你和我都太累……”
      
      “我讨厌你,韩信。”李白哭红了眼,无力的说。
      
      他原本以为自己不在意的,他也以为自己不疼的。
      
      可是真的有人关心他的时候,他的委屈翻江倒海的扑面而来。
      
      他的疼痛犹如附骨之疽,终日折腾着他,疼的他喘不过气。
      
      韩信心疼的为他拭去脸上的泪,一遍一遍的说着最无用的话,“对不起。”
      
      李白头靠在他的肩,不断的抽泣着。
      
      “我真的……很想就这样散了算了……我……我好累啊。”
      
      “别散。小白。”韩信乞求着他,讨厌也好,恨也好,哪怕是痛苦也好,但是别放弃他。
      
      他自私又卑劣。
      
      他不再离开了,只要还在他身边,窒息也好,难过也好,只要在他身边。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