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只见昏黄烛光之下,男人一袭大红喜袍,身形修长,窄腰宽肩,一头墨发用金玉冠固定着。
      
      那是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庞,两抹浓眉下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清澈且温柔,仿佛一汪月光在他眸中荡漾晕开。他的鼻梁高挺,薄薄的唇角扬着一抹温和的弧度。
      
      唯一的不足,便是他那毫无血色的冷白肌肤,脆弱如琉璃般,无端让人升起一种强烈的保护欲来。
      
      这就是建模脸吧!那种女娲造人时精心捏就的!
      
      陶缇自问前世也见过不少帅哥,但没有一个能比上眼前之人。
      
      一时间,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些。
      
      裴延定定的看向屋内惊住的女人,黑眸中闪过一道幽光,面上却是轻咳了一声,温声道,“你别怕,孤不会把你怎么样……”
      
      这温柔好听的嗓音,让陶缇从惊艳中回过神来。
      
      她讪讪笑了一下,不自觉的放轻了嗓音,“我、我没怕。”
      
      四目相对,沉默片刻,裴延指了指凳子,“坐下说吧?”
      
      陶缇恍然想起他身体不好,忙道,“坐,坐,你快坐下吧。”
      
      裴延朝她略一颔首,缓缓坐下,陶缇也跟着坐下。
      
      不一会儿,宫人就提了壶热水进来,见到太子来了,面露惊诧,却也不敢多瞧。恭敬倒好茶水后,连忙退了下去。
      
      陶缇端起水杯看了看,这次的水是干净的,还温热着。
      
      她实在渴极了,端起茶杯就一饮而尽。古代的茶杯都是小小的,比不得现代的马克杯,只喝这么一小杯,压根就不够。
      
      她悄悄地瞄了一眼对面坐着的裴延,犹豫片刻,轻声道,“我,我有点口渴,我再倒杯水喝……”
      
      裴延见她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黑眸微动,旋即抬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温声道,“你随意。”
      
      得到东宫主人的同意,陶缇这才又倒了一杯水……
      
      第二杯,第三杯,第三杯……第十杯。
      
      裴延,“……”
      嗯,他相信她是真的口渴了。
      
      待她喝了有半壶茶水,裴延道,“孤再让她们送壶水进来?”
      
      陶缇这会儿也没那么渴了,听他这样问,很是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
      
      裴延淡声道,“送壶水而已,不麻烦。”
      
      顿了顿,他觑见陶缇的神色,忽的意识到什么,黑眸眯起,“宫人怠慢你了?”
      
      陶缇一愣,没想到他这么敏锐,自己什么都没说,他竟然猜到发生什么了。她忙摇头道,“还好还好,没有怠慢……”
      
      虽说刚才那两个宫人的态度让她挺不爽的,但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她看那些古装剧里,宫人犯错动不动就是拖下去砍了,或者几十大板打得皮开肉绽……倒没必要闹成那样。
      
      “没有怠慢就好。”裴延将她的神态变化尽收眼底,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壁。
      
      陶缇这边羽睫微垂,心道,就目前看来,太子好像还蛮好说话的?
      
      嗯,一个良好的沟通,要从一个端正的态度开始,那自己先给他道个歉吧?虽说原主也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太子也挺无辜的。
      
      “殿下——”
      
      “你……”
      
      两人同时出声,皆是一愣。
      
      陶缇忙道,“你先说,你先说。”
      
      裴延温和的凝视着她,认真道,“孤知道你不想嫁到东宫……不过你别担心,孤死之前会给你一封和离书,放你自由。”
      
      陶缇怔住,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好、好的。”
      
      哇,这是什么人美心善的小天使!我可以!!
      
      “孤说完了。”裴延抬眼看向她,“你刚才想说什么?”
      
      “唔,我想跟你道个歉。”陶缇愧疚的低着头,道,“我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也想明白了一些事。这场婚事,我就算再不情愿,也不该用这种冲动的方法解决。殿下既然答应给我和离书,那我接下来也会安安分分的,绝不会再给殿下添麻烦……你当我不存在就好。”
      
      裴延面露诧异,视线落在她柔美的侧脸,漆黑的瞳眸带着几分探究。
      
      沉吟半晌,他轻声道,“你是孤的太子妃,怎能当你不存在。”
      
      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仿佛添加了一层温柔滤镜似的,陶缇只觉得耳朵都泛起一阵酥麻。
      
      她刚要回应,裴延突然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陶缇一惊,担忧的看向他,“殿下,你没事吧?”
      
      他忙从袖中掏出帕子掩唇,苍白的脸因着咳嗽泛起一抹不健康的红晕,“没……咳……孤没事。”
      
      看着他消瘦的身子剧烈抖动着,陶缇赶紧往他杯中添了点温水,“喝点水吧。”
      
      “多谢。”裴延端起茶杯喝了两口,咳嗽也渐渐停下,他朝她抱歉一笑,带着几分愧色,“孤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我哪这么容易吓到。”陶缇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孤的身子一直就这样,希望你别嫌弃……”裴延嗓音轻淡,纤浓的睫毛低低垂着,在他立体的眉眼间投下一片阴影。
      
      越温柔的人,心思越敏感吧。
      
      陶缇柔声道,“我不嫌弃的呀,你身体不好也不是你能选的。你别因为这个而自卑,虽然我们才见面不久,但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人。”
      
      他,是个很好的人?
      
      裴延黑眸微眯,薄唇掀起一抹弧度,笑的温润无害,“你不嫌弃孤就好。”
      
      两人静坐了片刻,就在陶缇琢磨着该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她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听到她肚子的叫声,裴延错愕一瞬,等回过神来,轻声问,“饿了?”
      
      陶缇捂住肚子,窘迫的不敢抬头,小声嗯了下。
      
      “是孤疏忽了。”裴延这般说着,扬起声音对外道,“来人,送些吃食进来。”
      
      没过多久,宫人便送来了饭食。
      
      太子身体不好,饮食都很清淡。
      
      一碗热腾腾熬得浓稠的枸杞粳米粥,清脆爽口的冬笋玉兰片,色泽诱人的胭脂鹅脯,佐以甜酱八宝菜、甜酱什香菜、甜酱萝卜,甜品是清甜可口的桂花酒酿丸子,还有绿豆糕、豌豆黄、白糖糕三样精致的糕点拼盘,两样蜜饯果子。
      
      嗅到食物的香味后,陶缇顿时饿得不行。可有这么宫人在场,她也不好意思大吃特吃,只好拘谨的坐在桌案旁,眼巴巴的盯着那些菜。
      
      裴延看出她的不自在,淡声吩咐着宫人们,“你们都退下吧。”
      
      待宫人们退下,他转脸看向陶缇,温声道,“没旁人了,你饿了就吃吧。”
      
      陶缇一下就放松下来,明亮的眼眸朝他眨了眨,“谢谢你,那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她这真挚的笑容,裴延微微错愕,随后缓缓垂下眸子,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到底是皇宫御膳做的食物,味道都不错,枸杞粳米粥和冬笋玉兰片做的中规中矩,还原了食物的本真滋味,几道酱菜也是腌制的有滋有味。
      
      比较突出的是那道胭脂鹅脯,香醇的黄酒与蜂蜜在鹅肉中完美的融合,使得鹅肉无比鲜嫩松软,一口下去,饱满的肉汁在舌尖绽开,甜美咸香,回味无穷。
      
      这道菜,陶缇曾经在苏州山塘街的食肆尝过一回,那次的滋味就已经很不错了。可眼前这道所用的酒更加香醇清冽,是以滋味也更加丰富。
      
      陶缇这边一口接一口吃的开心,见裴延只吃了半碗粥就不吃了,秉承着“浪费食物是可耻”的信条,她主动承担扫盘责任——
      
      于是,接下来的一炷香时间,裴延眼睁睁看着这个身形娇小的姑娘,将桌上的吃食一扫而光。
      
      他不由得想起以往宴会上接触到的妃嫔贵女们,她们每次都吃的很少,一小块糕点都能啃半个时辰……难道,这才是贵女们私底下的真实饭量?
      
      见陶缇放下了筷子一脸满足的模样,裴延递了块干净的帕子给她,“吃饱了么?”
      
      “嗯嗯,饱了。”陶缇接过帕子,下意识扫了眼他的碗,他那碗枸杞粳米粥才用了一半,她问道,“殿下你不喜欢喝粥吗?”
      
      “孤夜里不能多吃,容易积食。”
      
      陶缇恍然,是啊,他是个病弱之人,肠胃比不得健康人,而且人生着病,胃口自然也不会好。
      
      一时间,陶缇越发同情起裴延来,心想着,有机会她做几道开胃的菜给他尝尝,看看能不能让他食欲好些。
      
      宫人们进来收拾残羹杯盏时,看到一大桌子菜吃的干干净净,私下里忍不住埋怨道:这太子妃开始还要死要活的,怎么胃口突然这么好了?亏她还吃得下去,真是个没心没肺的!
      
      ———
      
      沐浴梳洗后,陶缇绕过屏风重新回到里屋。
      
      裴延已然褪下喜袍,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
      
      他身着一件薄薄的大红色寝衣,一头墨发如瀑般垂下,应该是累到了,他的脑袋靠着床柱,俊美无俦的脸庞笼罩着淡淡的疲惫,眼眸阖着,宛若一座绝美的玉山。
      
      陶缇生怕惊扰到这副唯美的画面,正打算蹑手蹑脚的靠近,裴延倏然睁开了眼,“沐浴好了?”
      
      陶缇背脊一僵,讪讪笑了下,“嗯……你是不是累了,要不早点睡吧?”
      
      他的眼眸氤氲着一层雾蒙蒙的水光,轻轻颔首,“夜深了,是该安置了。”
      
      陶缇被他看得心口猛跳,他这意思是要一起睡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