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7】

      自从把梓霜送走之后,瑶光殿的气氛都和谐不少。
      
      一开始陶缇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偶然一次午后,她无意听到三个小宫女叽叽喳喳的闲聊。
      
      说的无非都是梓霜之前是如何仗势欺人,明里暗里对她们这些小宫人多么不客气,现在走了真是谢天谢地,太子妃总算是做了一件善事……之类的。
      
      再然后,话题很是自然的从梓霜身上转到她这个主子身上——
      
      “其实我觉得太子妃人蛮好的,待人接物都客客气气的,都没见她摆架子。”
      
      “你才吃了两回太子妃做的小吃食,心就偏她那边去了?真是眼皮子浅的!谁知道她现在这样,是真的变好了,还是装给殿下看的?”
      
      “应该不是装的吧?欸,你别把人想的那么坏呀,其实仔细想想太子妃也挺可怜的,哪个娘子不想嫁给一位康健的郎君,咱们殿下的身子的确不好嘛……她那会儿服毒,估计也是一时想岔了。”
      
      “话是这么说,但一想到她之前做的事情,我心里还是觉得膈应。”
      
      陶缇在廊后听到这些小话,倒也没生气,毕竟改变印象还是需要些时间的。至少目前看来,还有人替她说话,以小见大,所以她的风评是在渐渐变好?
      
      她乐观的想着,忽的听玲珑在寻她。
      
      为了不让小宫女们发现自己这个太子妃在偷听墙角,她连忙悄无声息的挪开步子,往厅前走去。
      
      原是内直局的女官前来量尺寸,准备做夏衫。
      
      陶缇配合着女官测量,看到测量出的数据,心里很是满意。
      
      这具身体腰身纤细,四肢纤长,虽说胸小了点,但挤一挤还是很有料的。
      
      女官也一边量一边夸,陶缇被哄得高兴,拿了个荷包赏她,那女官又惊又喜,忙不迭谢恩。
      
      等女官退下后,陶缇看着天气好,便想趁着这半天的光景,争取把东宫这张大地图给踩完。
      
      玲珑见她兴致好,自然也不拦她,点了两个小太监陪同,就跟着陶缇一起出了门。
      
      东宫的占地面积不小,殿宇重重,亭台楼阁,花园假山,风景怡然。
      
      其中一个小太监长着一张巧嘴,嘴皮子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一路介绍着东宫各处,陶缇听得是津津有味,心想着,这么好的口才可惜生不逢时,这要放在现代妥妥一金牌导游。
      
      一行人优哉游哉的逛了快两个小时,才勉勉强强将东宫逛了个大概。
      
      “累死了,没想到东宫这么大,腿都要走断了,晚上得打盆热水泡泡脚。”
      
      当陶缇边感慨,边踏着夕阳余晖回到瑶光殿时,裴延已然坐在庭院中喝茶。
      
      听到门口的动静,他转过头看来。
      
      他今日穿着一身浅白色锦袍,腰系玉带,坐姿挺拔笔直。金色的阳光柔柔的洒在他身上,让他本就精致漂亮的眉眼越发的温柔。
      
      此情此景,让陶缇一下子忘了说话,脚步也下意识停住。
      
      裴延朝她笑了下,声音不高不低,“回来了?”
      
      陶缇这才回过神来,迈着步子朝他走去,乌黑清澈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惊讶,道,“殿下,你怎么这么早来了?”
      
      往日他都是用晚膳的时间才来,这会子天都还没黑呢。
      
      “今日不忙,顺道来你这坐坐。”裴延抬手给她倒了杯茶,示意她坐下喝茶。
      
      陶缇正好也渴了,在他对面坐下,端起茶杯喝了起来,也没仔细琢磨“顺道”这回事。
      
      裴延见她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色,光洁的额头上也沁出一层细密薄汗,不禁眯起黑眸,轻声道,“刚听你喊累,是去哪儿逛了?”
      
      陶缇喝了杯水还觉不够,自己又添了一杯,回道,“我来东宫也有些日子了,都没好好逛逛,所以今天一次性把东宫走了一遍。只是没想到东宫竟然这么大,走了快一个下午才逛完!”
      
      闻言,裴延不动声色的抬眼,瞥了眼一旁的玲珑。
      
      似是明白那深邃目光中的询问,玲珑利落的点了下头,表示太子妃说的是实话。
      
      裴延这才扬起唇角,淡淡道,“来日方长,你可以慢慢逛,不急于这么一时。”
      
      恰好有一缕风拂过,吹得他袖袍微动,不知怎的,陶缇脑中只记着他这句“来日方长”。
      
      她垂眸,看向他握着杯盏的修长手指,手背肌肤格外苍白,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淡青色的血管。
      
      他这般羸弱的身体,有什么来日方长呢……
      
      在这安静的间隙,日光不知不觉又暗了几分。
      
      陶缇本来还在为他的身体状况而惆怅感慨的,一抬头,只见不远处的天边,一轮橙红色夕阳安安静静的挂着,黄澄澄,油亮亮的,像是一枚敲开青白色外壳、往外流油的高邮咸鸭蛋。
      
      想到咸蛋黄那咸咸沙沙的奇妙口感,陶缇双眸弯弯,语气轻快的对裴延道,“殿下,不如晚上吃咸蛋黄炒饭吧?”
      
      裴延,“……?”
      怎么突然就扯到晚膳了。
      
      站在一侧的付喜瑞也有些惊诧,正琢磨着要不要给太子递话岔,就听太子温声对太子妃道,“你逛了一下午应当累了,好好歇着吧,晚膳让膳房准备就好。”
      
      “刚才是有点累,现在歇息了一会儿倒还好。再说了,也不是做什么席面,炒个饭,三两下的事。”说到这,陶缇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小声道,“主要是……我突然馋那一口了。”
      
      虽然经过上万年的演化,他们饕餮族不再像古书上记载的那样鲸吞贪婪,见啥都吃,但对食物,尤其是美食的向往与贪恋,还是深深埋在骨子里。
      
      他们一旦想吃什么,就非得吃到,不然那样食物就跟咒语一般,不断在脑海中想起,越想越馋,越馋就越想吃到嘴,整个一恶性循环。
      就比如陶缇的十三叔,头一天晚上还在羊城办差,半夜想吃正宗的烤馕和烤包子,当即买了机票飞往乌市,就为了吃一口新鲜热乎的。
      
      陶缇这坦诚又嘴馋的样子,倒让裴延低笑了一声。
      
      陶缇被他笑得一头雾水,水灵灵的眼眸扑闪的眨了下,“殿下,你笑什么呀?”难道他笑话她太能吃了?
      
      裴延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定定看向她,嗓音磁性且柔和,“想到又能尝到你的手艺,心里高兴。”
      
      陶缇,“……”
      糟糕,好像又被撩到了。
      
      她耳根子有些发烫,语气慌张,却还故作镇定着,“你喜欢吃就好……唔,这会儿时辰也不早了,我先回屋收拾下,再准备晚膳。”
      
      说罢,她赶紧起身,脚步匆匆就进屋去了。
      
      裴延看着她那娇小的背影,眸中的笑意过了半晌,才渐渐淡去。
      
      一侧的付喜瑞小心翼翼观察着太子的神态,心里奇怪着,殿下一开始只说来瑶光殿坐坐就走,并未打算多留的……怎么太子妃炒个饭,他就留下来了?真是怪哉。
      
      话说回来,这太子妃也真是……没个规矩。太子留下用膳,不说大摆宴席罢,起码也得摆上丰盛一桌,以表重视。她倒好,昨儿个一碗面,今儿个一碗饭?她夫君可是当朝太子啊,又不是什么贩夫走卒!
      
      腹诽归腹诽,当半个时辰后,小厨房里飘来那浓郁诱人的香味,莫说是付喜瑞了,整个瑶光殿没有一个不伸长了脖子深嗅的。
      灶王爷呐,太子妃这做的是什么,怎么可以香到这个地步?!
      
      就连坐在殿内自己跟自己下棋的裴延,执黑棋的手也在空中停顿了片刻。
      
      炒饭,能有这么香么?
      
      当然——
      炒饭是没这么大的威力的。之所以这么香,全是咸蛋黄鸡翅的功劳。
      
      小厨房内,一小锅油咕噜咕噜的沸腾着,一枚枚裹着粉浆的鸡中翅刚一放入油锅中,立刻发出滋滋的脆响,同时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香味。
      
      待炸到金黄酥脆后,将鸡翅捞起,另起油锅,将咸蛋黄调制的酱料放入锅中化开,炒出密集金黄的泡沫后,再将炸好的鸡翅倒入其中,快速翻炒,确保鸡翅表面裹满咸蛋黄酱。
      
      这样,一道美味的咸蛋黄鸡翅便做好了。
      
      简单摆盘后,陶缇转身做起咸蛋黄炒饭来。
      
      米饭是她特地吩咐膳房准备的隔夜饭,孙总管乍一听到这要求还有些懵,毕竟膳房提供给主子们的都是现蒸的新鲜米,哪敢用隔夜饭糊弄。但这既然是太子妃特地吩咐的,他也只好硬着头皮,从宫人的膳食里弄了一大碗早上剩的米饭,和其他食材一并送去了瑶光殿。
      
      只见陶缇动作潇洒的颠着勺,一粒粒金黄色的米饭在空中翻滚着,又稳稳当当的落回锅中,一粒不落。
      
      帮厨宫女眼睛都直了,内心直呼:太子妃真是太厉害了。
      
      不多时,陶缇盛出炒饭,脱下围裙吩咐道,“都端去膳厅吧。”
      
      宫人们咽了咽口水,连忙端着那简单却又格外诱人的吃食出去了。
      
      陶缇净了手,走出厨房散了散身上的油烟味后,才往膳厅而去。小厨房到膳厅不过一小段路而已,可几乎路上遇到的每位宫人看到她,皆投来无比佩服的目光。
      
      等她踏进膳厅内,膳厅里的宫人们也是如出一辙的表情。
      
      陶缇稍稍挑眉,心里觉得好笑:自己不过做了一顿饭,这也能增好感度?
      转念一想,看来不论在哪个朝代,这片广袤土地上的人民都是极其热爱美食的。民以食为天,诚不我欺!
      
      “不是说只炒个饭么,怎的做了这么多。”裴延扫了一眼桌上摆着的吃食,一大碗金灿灿的炒饭,一碟酥脆的鸡翅,一碗鲜美清淡的青菜豆腐汤,另外便是些寻常的果子、糕点,还有一壶清香四溢的茉莉花茶。
      
      “我咸蛋黄搞得多了些,想着浪费可惜,就顺手炸了个鸡翅。至于这青菜豆腐汤,更简单了,水开了直接下食材,加点调料就起锅,半点不费事。”陶缇语气轻松道。
      
      “辛苦你了。”裴延眸中带着柔和的光。
      
      “嗨客气啥,本来就是我自己嘴馋想吃。咱们坐下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两人对面对坐着,陶缇直接舀了一大碗米饭到自个儿碗里,见裴延那斯斯文文的样子,便替他也舀了一大碗,“吃吧,很香的!”
      
      裴延向来吃的不多,且吃的清淡。如今面对着这满满一大碗油亮亮、金灿灿的炒饭,他有些恍神。
      
      他刚想说“孤可能吃不下这么多”,一抬眼却见对面的小姑娘已然吃了起来。
      
      她吃得很开心,腮帮子鼓鼓的,明艳的眉目间带着一种沉浸在美味之中的自然愉悦。
      
      见她吃得这样香,裴延也不自觉起了食欲,尝了一口炒饭。
      
      刚一入口,裴延黑眸中也略过一抹惊艳来。
      
      这咸蛋黄炒饭实在美味,米饭色泽金黄,颗粒感分明,每一口都带着咸蛋黄沙沙的口感,鲜香滋味宛若秋季里最肥美的蟹黄。
      
      陶缇见他连吃了好几口,才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好吃吧?”
      
      “很好。”裴延肯定的评价着,又试着尝了一块鸡翅。一口下去,外皮酥脆,内里鲜嫩,汁水横流,肉香满满。
      
      一旁的宫人见他们一口接一口的吃,鼻间又充满那食物诱人的香味,口水简直要化作眼泪流下来:从前侍膳也没觉得有多难熬,可现在……他们也好馋啊!
      
      眼见着太子一顿晚膳,竟然吃了一大碗炒饭、三根鸡翅、一碗青菜豆腐汤,付喜瑞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殿下竟然吃了这么多?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若是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太子妃厨艺很好,这会子见太子妃能让太子吃下这么多饭,付喜瑞简直恨不得将太子妃当菩萨一样供起来!
      
      ****
      
      这一晚,裴延又顺势留在了瑶光殿。
      
      临睡前,他漫不经心的问道,“明日是十五,你独自去给皇后请安,可会紧张?”
      
      陶缇讶然,“对哦,明天就是十五了……”
      时间过得好快,她在小厨房里待得太快乐了,差点忘了还有这事。
      
      “若是不想去,或可称病不去。”
      
      “唔,我刚嫁进来没多久,这样不太好……一回生二回熟,还是去趟吧。”陶缇心想,甘露宫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且周皇后的态度还算客气,也就是少睡一天懒觉的事,该做的礼数还是做周全些比较稳妥。
      
      见她这样说了,裴延意味不明的“嗯”了声,轻声道,“睡吧。”
      
      陶缇听话的闭上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何,想到明日要去甘露宫,她的眼皮突突突的乱跳了好几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