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太子妃

作者:小舟遥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接下来几日,陶缇一直忙活于东宫小厨房的改造。除了添置一些厨具外,她还让人在瑶光殿后面搭了个小巧的面包窑。
      
      这种面包窑很简单,工匠们一看陶缇画的图就明白过来,只用两天时间便搭建好了。
      
      陶缇当即尝试着烤了些面包,前两回火候没把好,面团要不就是烤糊了,要不就是不够松软,好在第三次总算成功了——
      
      还没开窑,香甜的味道便盈满整个瑶光殿,就连门口清扫的宫人都嗅到这奇特的香味,一个个闭着眼睛贪婪的嗅了嗅,“好香啊!”
      
      陶缇看了眼香炉里快要烧断的香,兴奋地搓了搓手,“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取出来啦。”
      
      玲珑应了声,捏着一块湿抹布,将盖子挪开。
      
      只见一阵腾腾热气之后,长盘中一排牛乳蜂蜜面包整整齐齐的挤在一起,金灿灿,圆鼓鼓的,香气四溢。
      
      梓霜和玲珑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她们一开始还以为太子妃是异想天开闹着玩的,没想到这叫做“面包”的食物真的做成功了,而且这么香!
      
      陶缇尝了一个,还有些烫,掰开后,内里蓬松柔软,入口唇齿间便盈满淡淡的奶香,“嗯,还算不错。”
      
      这个甜味适中,裴延应该能接受。她这般想着,便对玲珑道,“你装上六个,给殿下送去。”
      
      她这次烤的面包不算大,一个也就拳头大小,按照她对裴延饭量的估计,这六个他能吃下一半就很不错了,但装三个未免太磕碜了点,显得她小气吧啦的,还是装六个比较漂亮。
      
      玲珑这边手脚麻利的装好了一碟小面包,就往紫霄殿去了。
      
      梓霜凑到陶缇身旁,先是捧着陶缇好好夸了一通,旋即又试探着问道,“主子,你跟太子殿下……是打算好好过日子了?”
      
      这话问的陶缇眉头一蹙,“不然呢?”
      
      梓霜见她态度变得锐利起来,悻悻一笑,“没,没,奴婢只是随口问问。主子你能想明白,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陶缇抿了抿唇,心下存疑,面上却是不显。
      
      她给自己装了六个小面包,扫见托盘还剩一些,便对梓霜道,“剩下的你拿去给宫人们分了吧。”
      
      梓霜微微诧异,“主子,奴婢们哪有资格吃你亲自做的吃食?”
      
      “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就一点小面包而已。”陶缇不以为然,“再说了这个要新鲜的才好吃,我一个人吃不完,剩下也是浪费,还不如大家一起吃了,省的糟蹋食物。对了,你记得给玲珑留一个。”
      
      “……是。”梓霜讷讷道。
      
      待陶缇进屋,梓霜也不敢耽搁,将剩下的面包分给了跟前伺候的几位宫人。
      
      不过她存了私心,没给玲珑留,而是自己吃了。
      她就不信玲珑那小蹄子会为了一块点心去主子面前告状。
      
      ****
      
      紫霄殿,裴延正与东宫官员们议事。
      
      忽的嗅到一阵浓郁的奶香味,他稍稍抬眼看了下付喜瑞。
      
      付喜瑞会意,忙走出屋外。不一会儿,他提了个食盒走到裴延身旁,压低声音道,“殿下,是太子妃那边送来的糕点。”
      
      她送来的?难道是她这两日一直在捣鼓的什么面包。
      
      裴延抬手,稍稍掀起盖子看了眼。
      卖相还不错,想来是做成了。
      
      他刚想让付喜瑞拿下去,等议完政务再尝,却听到下首的宋文慈笑道,“膳房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不知今日送的是什么糕点,竟这般香甜,老夫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
      
      宋文慈是太子太傅,裴延三岁便跟在他身旁学习。古语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宋文慈与裴延快二十年的师生情谊,自是无比深厚。
      
      现听到宋太傅馋了,裴延微微笑道,“议了这么久的政务,想来诸位也累了,不若吃点糕点,歇一歇。”
      
      宋文慈捋着花白的胡子,“甚好,甚好。”
      
      付喜瑞分点心的时候还有暗自捏了把汗,生怕不够分。
      没想到点心数量不多不少,一人一个刚刚好。
      付喜瑞松口气,这太子妃真是神了嘿!送个点心都送的这么凑巧。
      
      “这糕点倒是从未见过。”宋文慈捏起一枚小面包看了看,张口咬了一大口,下一刻,他眉头一扬,赞道,“嗯……松软香甜,口有余香,不错,不错!”
      
      其余人的反应也跟宋文慈差不多,赞不绝口。
      
      面包还有些温热,裴延动作优雅的尝着,心里想起暗卫探查来的消息——
      
      陶缇从前在勇威候府也是下过厨的,但次数不多,做的也是些寻常的糕点汤羹。
      
      至于厨艺如何,这倒不得而知。毕竟尝过她手艺的只有张氏、勇威候还有侯府老夫人,这几人也未对外评价过她的厨艺。
      
      难道说她之前一直在隐藏这好厨艺……
      亦或说,现在在东宫的这个太子妃陶缇,真的是勇威候嫡女陶缇么?
      
      裴延黑眸微眯,若有所思。
      
      宋文慈两三口将面包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出声问道,“殿下,不知这道糕点叫什么名字?臣回去也好让家里的厨子试着做做。”
      
      裴延回过神来,淡淡道,“这道糕点叫面包……是太子妃自己琢磨出来的做法。”
      
      听到这话,几位东宫重臣皆是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盘中的……剩下的面包渣。
      
      这么美味的糕点,是那位大婚夜服毒自杀的太子妃做的?这才几日,那女子竟变得这般贤惠了?着实不可思议。
      
      “没想到太子妃竟有这般出色的手艺。”宋文慈到底是官场老油条,很快反应过来,面带微笑道,“日后殿下有口福了。”
      
      他起了个头,其余臣子也纷纷附和着。
      
      裴延笑而不语,喝过半盏茶后,继续议起正事。
      
      ****
      
      今夜的晚膳是由孙总管亲自送来瑶光殿的。
      
      看他客气谨慎的态度,陶缇有些不好意思,耐心的跟他解释了一番,表示自己并不是质疑他的厨艺,而是单纯想吃些重口味的食物。
      
      孙总管见太子妃这般平易近人的与他解释,又是惊讶又是惶恐,忙道,“太子妃莫要多虑,小的送膳过来,一来是想看太子妃是否满意今日这几道辣菜,二来……”
      
      他面带惭愧的停顿了一下,见陶缇等着他下文,才鼓足勇气道,“前几日太子妃做的那道水煎包和胡辣汤,小的也试着做了做。水煎包倒还好,一次便做成了。只是那道胡辣汤,小的总做不出那滋味,却也不知道是差了些什么……若是太子妃能为小的解惑,小的感激不尽。”
      
      说罢,他还郑重朝陶缇一拜。
      
      “孙总管你别这么客气。”陶缇赶紧让他起身,反正她做的也不是什么秘不可传的独家菜肴,她也不藏私,将胡辣汤的步骤和诀窍一一说了。
      
      末了,她谦逊笑道,“做菜的灵活性很强,同样一本菜谱,用料、步骤写的清清楚楚,但不同的人做出来,滋味也不同。你也不用做的跟我完全一样,只要滋味够好,那就算做成了。”
      
      “多谢太子妃指点。”孙总管见太子妃不摆架子,不藏私,而且是发自内心热爱做菜、热爱美食,心里也多了几分真心实意的敬服。
      
      外人都传太子妃性情不好,可这两回接触下来,全然不是传言说的那么回事啊!可见不能尽信传言。
      
      临走的时候,孙总管还热络道,“太子妃,其实膳房离瑶光殿也不远的,而且膳房里的东西也齐全。你平日里想做些什么吃食,大可来膳房做,我们大家伙儿还能帮你打打下手,配个菜,雕个花儿,这些事你身边的宫女没我们拿手。”
      
      陶缇知道他的好意,微微一笑,“好,什么时候我要做大菜,就去膳房找你们帮忙。”
      
      用过晚膳后,陶缇在庭院散了会儿步,便回屋沐浴。
      
      古人的夜生活极其无聊,她就只能看看话本打发时间。
      
      可今夜她都快把一卷话本看完了,还是没见到裴延的身影。
      
      陶缇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目光却下意识往门口看去。
      这么晚他还在忙政务?唔,他那虚弱的身体吃得消么…
      
      玲珑见她困了,一边往绿釉狻猊香炉添香饼,一边劝道,“太子妃,夜深了,殿下今夜应当不来了,要不你先歇息吧?”
      
      陶缇想了想,也是,她都嫁进东宫好几天了,太子也连在她这里住了好几天,想来做戏也做够了,不用再夜夜过来。
      
      “嗯,那我先休息。”她伸了个懒腰,鼻间嗅到香炉中散发的袅袅清香,漫不经心道,“这香的味道好像跟之前的不一样。”
      
      玲珑添香的动作微微一顿,垂眸道,“回太子妃,之前用的是苏合香,今日的是鹅梨帐中香。若太子妃喜欢之前的,那奴婢再换回来。”
      
      陶缇对香没什么研究,只道,“不用了,这个也挺好闻的。”
      
      “是。”玲珑添完香,便伺候着陶缇睡下。
      
      身边突然没人躺着了,陶缇还有点不适应。
      
      但没多久,一阵强烈的睡意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她阖上眼,沉沉睡了过去。
      
      幔帐外,玲珑掀开一角,轻轻唤了声“太子妃”。
      见没人应,她快步走向门口。
      
      “殿下,太子妃已经睡沉了。”
      
      “嗯,你退下吧。”温和的嗓音响起。
      
      门轻轻推开,裴延缓步走了进来,幽深平静的目光投向那静静垂下的烟紫色幔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