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狂了[女A男O]

作者:艾浮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迷惘

      时间倒回一天前。
      
      陶呦呦拐着乔丝然去了郊区一座天然的温泉公馆,一路上乔丝然都神经紧绷,好像呆住了似的。
      
      不过这也正常,任何一个普普通通大学生忽然听说要配合别人杀人灭口,估计都能被吓傻了。
      
      所以,当陶呦呦带着她进入这个处处都透露着“高贵”的公馆时,乔丝然完全没反应过来。
      
      陶呦呦就比较放松了,她早已经计划好了一切,而且……走进公馆时,陶呦呦特意停顿,瞥眼朝后看去,果然,在这个AO有别的世界里,从早上就跟在身后的那条小尾巴已经不见了。
      
      就知道他不敢跟来,如此想着,两人一起进入公关内。
      
      能让隐藏身份的Omega总裁安心放在身边的人,一定也要是Omega才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陶呦呦才非要带着乔丝然来泡温泉。虽然乔丝然不是Alpha,不过,Beta也勉强凑合可以共浴吧。
      
      陶呦呦要找一个私密的地方,一个没有秦远城“耳朵”的地方,因为有些事情必须让他知道,有些事情则不必。
      
      “乔丝然,要你配合我杀人是假的。”陶呦呦单刀直入,“我喜欢秦远城,想让你帮我追他。”
      
      “什么?”乔丝然惊呆了,一时间有太多信息在她脑海里炸开。
      
      陶呦呦却没有给她太多反应的时间,她拿出一个精巧的遥控,上面只有一个红色的按钮:“这个给你,明天我会在摘星大厦周围摆放好多好多礼花,你听我指挥,等这个遥控器响起提示音,你就按下按钮,这样礼花就会在我表白后绽放,是不是很浪漫呀?”
      
      “礼花……表白?”乔丝然愣愣的,她接过遥控器,眨巴眨巴眼,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远棠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叫我去杀人。”
      
      远棠?陶呦呦琢磨着这个称呼,也不由得笑了笑,乔丝然确实性格单纯,她竟然会因为别人随便的一点示好就轻易卸下心防。难道,这就是原著里她不论被男主怎么虐,最后都会喜欢上他的原因?
      
      似乎发现陶呦呦的视线,乔丝然疑惑抬头:“怎么了吗?”
      
      “……没事。”陶呦呦低头掩饰性地咳了下,心说我就是觉得你太好骗了。她还准备解释为什么表兄妹也可以表白呢,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在乎。
      
      陶呦呦收敛了意外的神情,眼睛不由自主地去瞟乔丝然手里那枚遥控器,事实上,那并不单单是浪漫礼花的按钮。
      
      没错,她确实要在明天为秦远城放一场礼花,只不过这场礼花还不足以打动秦远城的心,它真正的作用,是掩盖电梯控制室□□爆炸的巨大响声。
      
      从古至今,英雄救美的故事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多少名垂千古的爱情故事都离不开一段惊心动魄的历险,陶呦呦打算自己制造这样的历险。
      
      ……
      
      电梯飞速下坠,千钧一发之际,陶呦呦扳下了电梯内的紧急制动阀。这部电梯是观光梯,除了总控室能够控制之外,游客也可以在电梯内手动控制这部电梯的急停,也正因如此陶呦呦才敢放手一搏。
      
      只见电梯轿厢猛烈地震动了几下,接着,一长串刺耳摩擦声尖锐传来,陶呦呦重心不稳地朝秦远城扑去。
      
      “你!”秦远城下意识拦住,然而两个人都敌不过惯性,在电梯尖叫着停稳的时候,一起摔倒在地上。
      
      尘烟弥漫,一切都渐渐安静,唯有耳畔强有力的心跳声昭示着事情的不同寻常。
      
      陶呦呦感觉自己摔进一个怀抱里,丝毫不觉得痛。黑暗中,她撑着地面准备起身,然而刚一动鼻尖就蹭到一片温暖的皮肤,浅淡的酒香瞬间便浓郁了不少。
      
      “唔……起来。”秦远城侧过头去躲避脖颈的触碰,一边说一边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秦远城!你现在怎么样?”陶呦呦回过神,连忙状似关切地扶住他肩膀追问。
      
      ……他现在感觉很不好,被困在这个破烂电梯里就算了,可不知是不是刚刚情绪起伏太大的原因,现在他发.情期的症状似乎变得更加明显。他深吸一口气,忍住身体的不适坐了起来。
      
      电梯急停在二楼与三楼之间,空间狭小密闭,信息素如燎原之火般迅速占领了整个空间。
      
      有云彩移开,月光透过玻璃洒落进这间电梯,柔和的光芒落在秦远棠的头顶肩膀,就像给她戴上一层薄纱。
      
      秦远城定定地看着她,他有好多话想问,可是体内残留的一点松香味信息素却叫他无法冷静。
      
      渴望被再次标记,渴望被同一个人更深入地标记,渴望那凛冽的如落雪般的松香浇灭自己仿佛已经点燃的葡萄酒……秦远城薄唇紧抿,他不敢开口,怕泄露了内心的蠢动。
      
      “临时标记失效了吧?”陶呦呦问,月色中,秦远城的脸被光线雕琢得柔和不少,只有在这种时候,陶呦呦才会发现他的眼睛很亮,像度了一层水光。
      
      要是真的能让他哭出来就好了。陶呦呦惊讶于自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可人类就是如此,一个念头既然在心里埋下种子,就会在欲.望的浇灌下抽枝、发芽。
      
      陶呦呦看着原本高大的男人此时警惕又可怜地半靠在角落,几乎要把自己团成一团,他好像已经极力压抑自己的渴求了,但他无措又紧张的神情却出卖了他。
      
      空气中的松香味道渐渐变得霸道起来,仿佛烈火般蚕食吞噬着另一种信息素。陶呦呦的脸上不再是讨好地微笑,她直直看着秦远城,属于Alpha的占有欲逐渐占据了理智的上风。
      
      什么争夺家产、什么考试……这些念头在陶呦呦的脑海里变得虚无缥缈,在这一刻,她只想让面前的Omega完全属于自己,要在他身上打上足够深刻的烙印,要让他永远无法离开自己!
      
      “远棠?”似乎察觉到她情绪的不对,秦远城皱眉出声提醒。
      
      电梯里的Alpha信息素太浓郁了,他要不是靠在墙上,现在一定软了腰。
      
      秦远城又往后靠了靠,冰冷的电梯墙壁都被他的体温捂热了,他呼吸急促,红晕蒸腾上眼角,不知为何,他明明是一个平日冷淡的人,可每次情绪激动,最先红的肯定是眼眶。
      
      “远棠,你克制一下自己的信息素,我……”好难受。他想这样说,可是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秦远城微微仰头,闭上眼睛,他不想示弱。
      
      “表哥,我想帮你。”陶呦呦说着,释放出更加浓郁的松香。接着她便听到秦远城从喉间压抑的一声闷哼。
      
      太……太超过了。秦远城以前很少体验发.情期的感觉,没想到这次居然连续两回都没有抑制剂。他浑身战栗,仿佛昆虫掉入琥珀,他被Alpha的信息素裹挟,细微的挣扎也只能在琥珀中搅出更加美丽的花纹而已。
      
      就像汛期的河流,秦远城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顺着墙壁歪倒,他总不能不呼吸,可现在每一口空气都对他有致命剧毒。
      
      陶呦呦眼疾手快地接住他滑落的身体,秦远城的额头抵在她脖颈侧,高热、瘫软地身体几乎无力支撑。
      
      “秦远城,你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吗?”陶呦呦说着捧住秦远城地脸,将他按在冰冷的电梯墙壁上,在他惊讶的神情中吻住了那双薄情的嘴唇。
      
      “唔……”
      
      尽管秦远城要比秦远棠高出许多,可他此时就好像被钉在了这个铁盒之中,一动也动不了。
      
      他靠坐在角落里,两条长腿无处安放地支着,而秦远棠娇小的身躯刚好占据了那之间的缝隙,她一条腿屈膝压在他的小腹,整个上半身都倾斜着去与他接吻。
      
      她能感受到每一处变化,体味到每一丝攀升的热度。
      
      秦远城被亲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他抬手去推秦远棠,可惜,情期的Omega再怎么样也无法反抗Alpha的压制。
      
      陶呦呦直接抓住他的手,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秦远城整个脊背发凉,因为他看懂了她的眼神,那意思好像就在说:“不要闹了,乖。”
      
      这……这应该是他的台词!被亲到晕头转向的秦远城如是想着。
      
      肺腑中的空气越发稀薄,尤其是在这个密闭的电梯中更显憋闷,秦远城抗议地哼了几声,推拒的动作变得明显,陶呦呦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放开那双被自己蹂.躏得通红的嘴唇。
      
      秦远城揪着她的衣领大口喘气,陶呦呦低头看着他,不知为何心底充满了欢喜,他又重新染上属于自己的味道了,如此,她又捏住秦远城的下巴,迫他抬起头,然后一下一下啄他的嘴角、鼻梁。
      
      “呃……”秦远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从小到大,没有人这样温存地对待过他。
      
      他整个人都无法应对这种温柔。但不得不说,被标记过后,这种安抚般的温柔的确缓解了Omega心底那份不安。
      
      他好像整个人都泡在熨帖的温水中,只是不知,这是真正的温暖水流,还是其下点燃柴薪的糖衣陷阱。
      
      当秦远棠搂住他的腰,开始解扣子时,秦远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头看着她头顶的发旋,他似乎从没认真看过自己的妹妹,也从不认识、从不了解她。
      
      她不是任性狠毒吗?为什么在休息室那天没有趁自己昏迷强占?
      
      她不是觊觎家产吗?为什么愿意与她的母亲程丽诗倒戈相向,而答应帮助他这样的竞争对手?
      
      她不是要联合乔丝然杀了自己?可现在又在做什么?电梯下坠她为什么要冲进来?自己明明又控制不住陷入情热,她为什么偏偏要在侵占之前说什么喜欢?
      
      修长笔直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秦远城抓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他开口,嗓音喑哑低沉:“秦远棠,你知道骗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我不骗你,我喜欢你。”陶呦呦抬起头,正看见秦远城眼角红得惨然,月光下,竟显得楚楚可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4 23:11:16~2020-06-27 21:3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PrincessKui.、咚巴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个巨型懒懒 6瓶;奶油慕斯 4瓶;活着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