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狂了[女A男O]

作者:艾浮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设局

      大清早,周末。
      
      撑着一把遮阳伞走在大街上的陶呦呦思来想去,觉得秦远城一定是在试探她。
      
      想也知道,前一晚两个人还是争夺家产的敌对关系,就凭秦远城那个谨慎薄情的态度,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标记就对她信任有加。
      
      再说,她看着自己现在穿着的一身可爱蓬蓬裙,手上拎着名品包包,遮阳伞上还缀着繁重的蕾丝边……这种打扮像一个杀手吗?派这样的自己来暗鲨别人,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她敢打赌,秦远城绝对留了心思,不得不说这人阴险狡诈,如此这般,若她忠贞不二,真的听话去杀了乔丝然,到时剧本没有判定BE,他势必会怀疑女主角另有他人,而自己这个突然转变态度的恶毒女配绝对是值得怀疑的第一人选。
      
      可如果她维持原设定,一心驱逐秦远城身边的女人,尽情展露恶毒的一面……那还怎么培养好感度呢?
      
      阴险,阴险!
      
      就为了这事,早上陶呦呦抱着枕头在床上纠结了好几个来回,后来还是陶争气好说歹说,才劝她出来挑战一下自我。
      
      原话是这样:【主人,你现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后进生考试输给年级第一羞耻吗?不羞耻呀!你要是能放手一搏,我还敬佩你有些胆量。】
      
      事实证明,陶呦呦这人就是受不了激将法,当初冒然挑战盛野,非要郑清青把俩人分到一组也是如此,现在赶鸭子上架去当暗鲨特工也还是一样。
      
      “没救了我。”陶呦呦一边洗漱一边暗自吐槽。
      
      不过吐槽归吐槽,该做的准备工作还是要搞。为了迷惑秦远城,出门之前,她特地装模作样地找人调查了一下乔丝然的背景。
      
      其实她早就知道,乔丝然是本市最好的那所大学的学生,而且每周末会去学校附近的一座公寓里当家教。
      
      为表诚意,陶呦呦一大早就等在那座公寓楼下。
      
      杀人灭口这事她当然不会做,况且人家乔丝然在原剧本里已经被渣男欺负得够惨了,每个人看文口味不同,陶呦呦最看不得这种斯德哥尔摩剧情,男主毫无顾忌,对她非打即骂人格羞辱,她怎么还会犯了病似的爱上他?
      
      这不符合2222年的新时代新风尚,不符合新时代的本我价值观。
      
      虽说文学作品会受到时代的局限,本不应该多加苛责,可既然她来到了这个世界,有了这种难得的机会,她就想尽自己的力量去试一试。
      
      没错,这次考试她还怀揣了一个私心,她想帮助乔丝然。毕竟是女主角,在遇到秦远城之前也是个人格健全、快快乐乐的好孩子,就算是推剧情HE,她也不想乔丝然变成后来那样迷失自我、靠依附他人生存的女主。
      
      阳光下,陶呦呦百无聊赖地转动伞柄,目光扫过大街上来来回回的每一个人。这里属于学校路段,周围有好几所大学,因此往来人群中好多都是年轻可爱的学生。
      
      “真好呀。”她不由得出声感叹,自从进入异能学院封闭管理,她有多久没见过这么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了呢?
      
      在陶呦呦看来,虽然这里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只是一张考卷,她可以作为超出规则的存在对整个世界涂涂抹抹,但是,在当下、在这个时空中,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也全部都是真实的,无可取代的个体。
      
      就像马路对面那对互换冰淇淋吃的情侣,他们不是也在作者笔下没有写到的地方认真生活着吗?
      
      她不得不再次为自己选择的职业而自豪,创造世界的力量,真的很伟大,很神奇。
      
      就在她陶醉地欣赏一切,觉得万物可爱的时候,一辆自行车伴随着女孩的尖叫,十分不可爱地从背后撞到了陶呦呦的身上。
      
      “哎呦!”陶呦呦大叫一声,毫无形象扑倒在地。
      
      “呀!你没事吧,对不起!”乔丝然惊慌地爬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朵如同绽开的花一般倒厥着的蓬蓬裙,还有,在层层叠叠如花瓣的衬裙包裹下,那一团圆润饱满的南瓜短裤。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乔丝然不顾自己摔破的手臂,十分抱歉地扶起以头抢地的秦远棠。
      
      陶呦呦晕晕乎乎地坐起来,她看了一眼身旁那纯洁脆弱却自带我见犹怜级美貌的乔丝然,又缓缓回头,看向宽敞笔直,连一道小坑都没有的柏油大马路,好半天过去,她终于再次回头望向乔丝然,并手动给她点了个赞。
      
      “姐妹,你是真女主,我甘拜下风。”
      
      众所周知,女主出现在空旷无比的大马路上,要么是撞人,要么是被撞。如果女主人设傻白甜又呆萌脱线,那肯定是要平地摔加撞人没错了。
      
      乔丝然不知道秦远棠在说什么,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稍微觉得今天的秦家大小姐似乎跟往常电视里见过的不太一样。
      
      对了,她今天没带男团选秀一般的保镖!
      
      “请问,你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不会是来找我讨债的吧?控告我畏罪潜逃?乔丝然还是太嫩,澄澈眼中的情绪将她的心思泄露无疑。
      
      看着这样的乔丝然,陶呦呦不禁在心底惊呼可爱,不过,她还是一把抓住了乔丝然的手臂,阴森森道:“你做了什么事自己不清楚吗?”
      
      “啊!”乔丝然顿时睁大眼睛,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她的眼圈迅速红了,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二百元现金:“我……我没想赖掉的,最近我也一直在努力兼职赚钱,可是距离赔偿秦少的医药费肯定还差好多。这二百块是刚刚上完课的工资,我都给你吧,其余的……目前我拿不出来。”
      
      乔丝然语气战战兢兢,害怕中还藏着一份委屈。陶呦呦知道她没有撒谎。
      
      “我调查过你。”她开门见山道,“父母双亡,借宿在亲戚家里,还有一个患有心脏病,需要长期住院的弟弟,对吧?”
      
      “你……”乔丝然惊讶地捂住嘴巴,她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又在脱口而出的时候把话咽了下去。对方是有权有势的秦家大小姐,想要调查一个畏罪潜逃的罪犯当然容易了。
      
      “我……我是真的没钱。”乔丝然说着低下头,纤细的指尖无措地扣弄着裤线。就像玻璃球遇见华美的珍珠,乔丝然站在秦远棠面前只觉得自己无比渺小,自惭形秽。
      
      陶呦呦见状忽然一笑,不由自主地抬手揉了揉乔丝然的头毛:“想什么呢,我没有逼你拿钱呀。”
      
      “那?”乔丝然一脸懵。
      
      陶呦呦忽然拉住她的手,像小朋友一样甩了甩,她眼中雀跃非常:“我是来找你玩的!我们去逛街怎么样?”
      
      “什么?”乔丝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离开,她慌乱地跟着跑,嘴里还不忘念叨:“我的自行车!我的自行车!”
      
      ……
      
      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秦远城坐在办公桌前,一只手搭在后颈处,貌似十分疲惫地按着。他看向面前的显示屏,神色冰冷:“你确定?”
      
      屏幕那端的人回复道:“秦总,千真万确,秦远棠小姐根本没有什么暗杀计划,她跟那位乔丝然小姐去逛街了。”
      
      “逛街?”秦远城的眉梢替他毫无波澜的脸表达了疑问。他沉吟片刻,吩咐道:“把画面切过去。”
      
      很快,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条繁华的街道,那是本市最高端的一条商业街,两边店铺的租金高到吓人。
      
      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出现在在人群里。一个穿着精致的蓬蓬裙,另一个则比较朴素,穿的是在大学里根本没几个人穿的校服。
      
      “好可爱!”画面里的秦远棠惊呼一声,飞快地拉着乔丝然朝一家饰品店跑去,她挑了一枚水晶发卡,惊喜万分地拿起来在乔丝然头顶比划。
      
      阳光强烈,照得那枚发卡异常耀眼,但是秦远城的视线却始终锁定在秦远棠的脸上。
      
      同样是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秦氏集团长大,她凭什么能笑得这么开心?
      
      秦远城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天在休息室里,秦远棠抱着他的胳膊,仰头冲他笑,也是这样的。
      
      你冲谁都能这样笑吗?不知为何,看完视频他的脸色更冷了,虽然只是零下28度和令下30度的区别。
      
      秦远城烦躁地切掉画面,对着乌漆嘛黑的屏幕吩咐助理:“继续跟,我要看看她究竟想耍什么花招。”
      
      ……
      
      陶呦呦跟乔丝然在商业街逛了两个小时,直走得双腿发飘,又累又饿。眼看着要到午饭时间,陶呦呦干脆不走了,非说自己累得不行,必须就地进食。
      
      乔丝然拗不过她,只能跟着她进了最近的那家一看就很贵的西餐厅。
      
      两人点了牛排和沙拉,乔丝然盯着面前肥瘦适宜、肉汁丰沛的牛排,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然而却低着头一动不动。
      
      陶呦呦已经手执刀叉切割起来,她一边有条不紊地把牛排分成小块,一边与乔丝然闲聊:“你看起来这么瘦,不会是为了省钱不吃饭吧?”
      
      “没有,学校食堂的菜很便宜,我就是长不胖的体质。”
      
      “长不胖?我好羡慕。”陶呦呦真情实感地感慨,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不妥。她觑着乔丝然的神色,小心找补道:“那个,等你弟弟手术成功,你赚的钱就不用再拿去交住院费了吧?”
      
      提到弟弟,乔丝然局促的神色变得柔软了不少,她点了点头:“嗯,到那时我就能养活自己了,希望弟弟可以快点好起来。”
      
      她真的好单纯。陶呦呦看着乔丝然,仿佛在看着一个小自己几岁的妹妹。2222年人口凋敝,兄弟姐妹这种关系一般只在教科书中才能见识到了。自从学习了这一概念,陶呦呦就每天幻想着自己也能有一个兄弟姐妹。
      
      “乔丝然。”陶呦呦像个真正的姐姐那样温声叫了她一声。
      
      “怎么了?”乔丝然乖巧地抬起头。
      
      “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没钱了就可以跟我开口,我会借钱给你,帮助你度过难关。咱们虽然穷,可不能为了钱一次次放低自己的底线。”
      
      “底线?”乔丝然有些愣愣的,她长这么大,不是听见舅舅和舅妈哭穷,就是看见一张张的住院费催缴单。一直以来,在她的固有印象中,钱就是这个社会里最重要的东西,她也曾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能拥有很多钱改变现状,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人的底线比钱珍贵。
      
      “你……你为什么帮我?”乔丝然就是再单纯,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筵席,她水灵灵的眼眸怯生生看向陶呦呦,闪烁的光芒既期待又怕受伤。
      
      陶呦呦欢快一笑:“因为我们是朋友呀。”
      说完她将自己刚刚切好的牛排端到乔丝然面前:“这盘给你,我最喜欢切牛排了,有种分尸一般的乐趣。”
      
      乔丝然:“?”您大可不必如此。
      
      ……
      
      秦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秦远城一边吃着公司定制盒饭,一边冷飕飕地看着屏幕。不知道这次录像的小型相机是什么型号,那牛排被它拍得肌理分明,汁水清晰,连中央新鲜的血丝都看得一清二楚。
      
      “小女孩把戏。”秦远城不屑地哼了一声,低头又扒了一口至尊黄金蛋炒饭。
      
      他眉心凝着一个“川”字,刚刚秦远棠的话在他脑海中萦绕不去。
      
      “不要为了钱一次次放低自己的底线。”是啊,他也想把这句话直接转送给他那个令人嫌恶的母亲,可是,没有人告诉她,在他还小的时候,也没有人对他这样苦口婆心的教诲。
      
      所以……我才会长成现在这个扭曲的样子吧,嫌弃母亲为了一点钱就出卖身体,而自己呢,为了得到秦氏,是不是连灵魂都出卖了?
      
      秦远城顿时没了胃口,匆匆放下碗筷,他漠然坐在椅子里,目光投向窗外不知名的地方。
      
      ……
      
      餐厅里,两个女孩子聊起娱乐八卦,气氛渐渐轻松愉悦起来。陶呦呦笑着吃掉最后一块牛肉,忽而话题一转,神情正经不少。
      
      “乔丝然,其实这次找你出来也不单是为了玩。”
      
      “还有什么事?”乔丝然被她的神情弄得一怔,不由得也严肃认真了些。
      
      陶呦呦左右看看,警惕地朝乔丝然勾了勾手,后者听话地把耳朵凑过去,陶呦呦以手掩嘴,悄声道:“……”
      
      ……
      
      “其实,你目睹秦远城是Omega这件事并没有善了,他派我来找你,然后杀人灭口。”
      
      “啊……”乔丝然吓得倒吸一口凉气,陶呦呦一把按住一惊一乍的她。
      
      “不过别担心,我跟秦远城有利益冲突,我怎么可能帮他做事,这一次我是专门来找你,打算跟你结盟的。”
      
      “结盟?”
      
      “对,我一天不杀你,秦远城就一天睡不了安稳觉,而你也时时刻刻处于生命受到威胁的惶恐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把他引出来,我们一起解决掉这个麻烦。以后我继承了秦氏,秦氏就是你的靠山。”
      
      “解决掉?你……你是说杀……杀人?”
      
      “嗯。”陶呦呦不笑的时候,神情竟然也冷得很,她幽幽看着乔丝然,蛊惑道:“是他先要杀你的,这时候还犹豫不决,你是圣母玛利亚转世吗?”
      
      “可……”
      
      “没关系,动手的人是我,你只要负责把他引到摘星大厦……”
      
      显示屏幕上,两个明媚的女孩子窃窃私语,讨论着与她们外貌十分不搭的谋划。哗啦一声,桌面上的文件夹尽数被扫落在地。
      
      秦远城的神情阴鸷得可怕,他端起水杯想要喝水,手却气得发抖。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什么狗屁真心,什么所谓爱情,都是一张嘴编出来蛊惑人心的工具!
      
      可笑他还专门派人追踪试探,他想得到什么结果?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
      
      秦远城按了按发闷的胸口,眼角气得薄红一片。
      
      许是心神激荡,刚刚被标记安抚的腺体又开始不安分地发热起来,严格来说,他还没有完全度过发.情期呢。
      
      “秦总,您听到了吗?这……”助理的声音从画面那头传来。
      
      秦远城起身活动了一下,他闭了闭眼,不耐烦地开口打断:“听到了。”
      
      “那我们怎么办?”
      
      “将计就计。”秦远城再睁开眼,目光中已经再无半点情绪,他开口,似乎不带一丝感情,“这种女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可惜的。”
      
      没错,秦远棠不过是个女配角,死了也不重要,反而大快人心。
      
      秦远城摩挲着后颈炙热的地方,感受着从身体内部翻涌上来的酸软,他知道,这是被标记的Omega没能得到Alpha的真情而产生的生理反应。
      
      低贱、无能!他在心里咒骂自己,咒骂这个软弱的性别。只是这点程度就开始闹腾,有什么大不了的?
      
      “安排下去,按照原计划,你去找个嗑药的司机,把车给我开到摘星大厦里面。”
      
      说完这些,秦远城叹了口气,腿一软又跌坐回椅子里。
      
      可恶,为什么偏偏被她标记了?
      
      画面里传来助理犹豫的声音:“秦总,她们又要去温泉公馆了,这AO有别,我们还……还要拍吗?”
      
      “滚!”秦远城正因为性别的事情心烦,闻言直接不耐烦地关闭了视频链接。
      
      预计的那一天很快到来了。
      
      那是一个黄昏,天上下了点蒙蒙的小雨,秦远城没有叫上随从的司机,独自开车前往摘星大厦。
      
      他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柔弱可怜的乔丝然居然真的会答应秦远棠的要求。
      
      她愿意做诱饵是吧?正好,就在今天把一切来个了断,然后干干净净满分出局。
      
      想到这,秦远城觉得自己从今天睡醒就开始的持续低热也好像也没有那么难挨了,反正,一切都要结束了。
      
      摘星大厦是本市一个地标式建筑,在有雾或者多云的天气里,高耸的大楼就好像直插云端,仿佛现世与幻境相连接的纽带一样。
      
      只不过,这座地标建筑平日里都是人来人往,而今天却冷清寂寥,暖橙色的灯光透过玻璃窗将整座大楼映得玲珑剔透,秦远城停下车,按照约定走进摘星大厦内部。
      
      乔丝然在电话里说的是十五楼,一号电梯所能停止的最高楼层。
      
      “报告秦总,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完毕,十五楼有一个赛车广场,我们会安排赛车手从正对电梯的那面玻璃窗前冲进去。”
      
      耳机里传来助理的声音,秦远城不动声色地走进电梯,脸上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
      
      这座电梯是观光电梯,半面都是透明的玻璃,人站在里面仿佛悬于半空,视野开阔得很。事实上,整座摘星大厦都极大方便了观光旅客,因为这座大楼不论那一层,都是四周通透得玻璃窗布局,站在大楼里,能清楚看见外面的月亮与星光,这也是它被命名为摘星的原因之一。
      
      景色飞速倒退,秦远城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那不断跳动的数字上。
      
      5、8、10、12、13、14……15。
      
      电梯停稳的那一刻,秦远城抬起阴沉的一双眼,他直直望向前方,等电梯门徐徐开启,就是见证赛车轰鸣作响碾过乔丝然身躯的时候。
      
      棋差一招,到时秦远棠的脸色一定会很好看吧?
      
      他只是想想就涌现出一股报复的快意。叮地一声,电梯门完全打开了,秦远城却猝然睁大眼睛,他先是看见了一条如星河瀑布一般的曳地礼服裙,接着视线往上,秦远棠的脸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怎么是你?”秦远城警觉地按停电梯,却并不打算出去。
      
      陶呦呦看着秦远城,骄矜又得意地笑了笑:“当然是我啦,表哥,我今天穿得好看吗?”
      
      “乔丝然呢?”秦远城无心与她废话。
      
      闻言,陶呦呦收敛笑意,视线飘向窗外:“乔丝然……不在这栋楼里。”
      
      “什么?”秦远城心中警铃大作,直觉自己陷入了圈套!
      
      秦远棠只稍微一抬手,便牵动了秦远城警惕的目光,她的笑容似乎别有深意,纤细的手臂张开,看向秦远城的目光灼灼:“表哥,难得你独自赴宴,就让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不好,秦远城神情一凛,对着耳机发号施令:“人呢!”
      
      震耳欲聋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话音刚落,电梯正对面那一整片玻璃便哗啦一声被三辆赛车撞成碎片,轰鸣的马达声如同天边的滚雷。
      
      秦远城的眼睛惊愕地睁大,却不是因为破窗而入的赛车,在他的面前,那一整片被玻璃遮挡的天幕上,无数礼花齐齐升上高空,明亮又绚烂。
      
      原来……这就是她说的礼物。心脏如同乘坐过山车一般猛地下坠,他错愕地望向秦远棠,疯狂的赛车几乎就要擦过她的衣角,可不知为何,秦远棠却面色惊恐地朝他的方向飞扑而来。
      
      秦远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那一瞬的心慌,事后也只能把当时的种种惊悸归结于作用在自己身上的信息素。
      
      可在当下,当他看到秦远棠因为朝自己奔来而与车轮险险擦过时,那颗提起的心终于落入实地。
      
      不过,还没等他放松,他便明白了秦远棠的意思。
      
      脚下的地面忽地剧烈抖动起来,他整个人在电梯中几乎站不稳,灯光明明灭灭,电梯门缓缓闭合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失去重心也只是一瞬之间。
      
      “表哥!秦远城——”陶呦呦声嘶力竭地喊着,赶在电梯门关闭下坠的最后一秒纵身一跃,整个人凭借纤瘦的身体成功挤入了即将失控的电梯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4 18:29:43~2020-06-24 23:11: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活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