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狂了[女A男O]

作者:艾浮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激怒

      祠堂里的气氛压抑到极点,除了不在状态的陶呦呦,其余人皆面色凝重。
      
      秦远城虽然此时看起来有些虚弱,但刚刚那番话分明没有把秦家任何人放在眼里。他站在那,身形笔直,仿若无法摧折压垮的松柏。即使他只是一个Omega,但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威胁。
      
      “胡闹!”老太太气得发抖,抬起拐杖就要往秦远城身上打去,“你被自己表妹标记还很骄傲吗?以后怎么办?难不成你俩过一辈子!”
      
      “老夫人,”程丽诗眼疾手快地拦下,她微微低着头,看向秦远棠的眼神稍纵即逝,接着她劝道:“您别气坏了身子,这……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堵住闲人的口,至于他们两个……”
      
      程丽诗说到这才终于朝他们看了看,她语气似在斟酌,目光扫过秦远城的脸,眼神更凉了一分,只不过转头面对老太太时又笑开了:“远城刚刚醒来,身子还不好呢,这要是罚得狠了您更要心疼,要我说,两个孩子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当时情况危急,他们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罚跪也跪了,抽鞭子也抽了,咱们就把这事揭过吧。”
      
      “揭过?”婶婶一听又不满意了,“你说得轻松,我可不放心把秦家的家业交给他们两个!”
      
      陶呦呦闻言眉梢微动,抬起脸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从开始就一直叫嚣的婶婶。记得原著里秦家有个叫霍如珠的女人,儿子死后,她眼见自己没了指望,便与老公秦岳勾结竞争对手华盛集团的人,不仅贩卖秦氏集团内部消息,后来还联合华盛集团诬陷秦氏不正当竞争,逼已经是董事的秦远城卸任。
      
      陶呦呦看着那个面相刻薄的女人,心说看来这位就是霍如珠了。她的目光一一扫过面前这群亲戚。
      
      老太太林凤仙是秦家主母,年轻时是个手腕强硬的铁娘子,当时她的二儿子秦海流连花丛,在与秦远城母亲已有婚约的情况下,又招惹了现任妻子李淳淳。李淳淳颇有心计,母凭子贵,撒泼耍赖地要秦海娶了她。
      
      彼时秦远城的母亲家道中落,林凤仙为了秦氏,认了李淳淳当儿媳。
      
      可以说,秦远城身负私生子的骂名,一半因为李淳淳,一半因为林凤仙。老太太上了年纪后时常心怀愧疚,寝食难安,后来才非要把秦远城接回秦家。
      
      可是,回了秦家才是水深火热。
      
      这满祠堂同姓不同姓的亲戚都当他是眼中钉,不是想要他死,就是想把他踩在脚下,这些年来都是他一个人苦苦挣扎,孤立无援。
      
      真惨。陶呦呦将同情的目光望向站在前面的秦远城。
      
      秦远城却在这时开口,他凉凉地看了霍如珠一眼:“看来婶婶你确实很不放心,担忧到所有内部资料都要复制一份的程度。”
      
      “什么?”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霍如珠眼中闪过一抹惊慌,忽然劈头盖脸地朝秦远城扑去:“你把话说清楚!凭什么诬陷人?秦远城你就是外面的一条狗!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
      
      这女人疯起来倒是有几分气势,可惜,在她尖锐的指尖即将抓到秦远城脸上的时候,一群黑衣保镖冲进祠堂,一左一右夹小鸡似的把她给架住了。
      
      “秦远城你要干什么?这里是祠堂!”程丽诗唯恐自己女儿遭到连累,赶忙把锅一股脑往秦远城头上推,“你这是终于撕破脸了?”
      
      林凤仙简直要气厥过去,大呼不肖子孙。
      
      秦远城仿佛没听见这群人的义愤填膺,他站在黑衣人堆里,随手拉起陶呦呦:“你跟我走。”
      
      “喂!”陶呦呦被拽得一个踉跄,条件反射地想甩开秦远城的手,余光瞥见一个个面沉似水的黑衣人。得,还是先装孙子吧。
      
      陶呦呦缩了缩脖子,像个鹌鹑似的被秦远城提走了。
      
      一路上陶呦呦心里都有些打鼓,一会儿想着秦远城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一会儿担心自己想走女主线的计划暴露。
      
      虽然她托人处理掉了电梯控制室的□□,但是如果秦远城有心调查,她不相信自己能瞒得天衣无缝。同样,盛野的能力媒介也不容小觑,说不定自己的计划已经暴露了。
      
      就这样,陶呦呦一路看着秦远城冷冰冰的脸,一路心里七上八下地被他拽回了他的房间。
      
      屋子里还保留着他离开时的样子,被子被随手推开,吊针一直垂到地上,药液通过针头流出,在地板上汇聚了一小片水泽。
      
      “你的点滴还没挂完?”陶呦呦当下便着急起来,连忙抓住秦远城的手翻过来看。果然,他的手背上有个明显的针孔,手背一片淤青。
      
      他有这么急吗?陶呦呦心疼地轻轻吹了两下。
      
      秦远城冷眼看着自己的手被秦远棠用两只手抓在手里,她的手很小,又很软、很暖。被这样握着,他感觉自己刚刚清醒时心里的那点焦虑消失无踪了。
      
      是的,他承认,当他睁开眼睛却没有见到秦远棠时,心里感到一瞬间的失落空虚。
      
      这算什么呢?Omega对标记自己的Alpha所产生的依赖吗?
      
      秦远城收回手,直直看向秦远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陶呦呦手中一空,下意识抬头却对上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睛,她顿时有些不是滋味:“表哥,刚才你不还说是你主动的?你不是说我标记了你是好事,帮了你很大的忙吗?难道你只是为了堵住大家的嘴,就没有一点真情实感?”
      
      “你和我之间怎么可能。”秦远城目光沉沉,仿佛心里没有一丝波澜。他甚至逼近一步,居高临下地质问她:“我猜猜,你的目的无非是用信息素控制我,表面上装作帮我,实际上联合乔丝然害我,强制标记,让我不得不依靠你?”
      
      陶呦呦听着他一连串的质问,心中原本对他仅存的愧疚渐渐被委屈不平取代。她何必要对秦远城百般呵护呢?就应该第一次下药那回就办了他!像他说的那样,强制标记,让他不得不依靠自己,向自己求饶!
      
      “没错。”陶呦呦捏紧拳头,气呼呼地回怼,“我就是没安好心,不过那又怎样呢?现在你身上就是打下了我的印记,你就是得臣服于我,听我的话!”
      
      说完,她赌着气一把反锁住卧室的门,不加压抑的松香瞬间从她身边扩散出来。
      
      秦远城瞬时变了脸色,他下意识捂住口鼻,一双眼里满是怒火:“秦远棠,同样的把戏你到底要玩多少次?”
      
      “多少次不重要,管用就行。”陶呦呦嘴角挑着冷笑,一步一步朝秦远城走去。周身的气息就像进攻时绝佳的武器,秦远城在她的攻势下一退再退。
      
      他本就刚脱离情期不久,此时被强行调动信息素,身体完全无法抵抗。秦远城小腿碰到床沿,一个没站稳便坐倒在松软的床垫上。
      
      “表哥,你很迫不及待啊。”陶呦呦嗤笑一声,推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床上按去。
      
      黑化的快乐大抵如此,男主剧本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身为男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身为男主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改写剧情?至少有陶呦呦的技能在,她就要男主体会一下什么叫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陶呦呦扭着秦远城的手臂,把他面朝下按进被子里,秦远城哪里有过这么狼狈的姿势,原本没有血色的脸涨得发红,从陶呦呦的视角看去,只能看到一对红红的耳朵。
      
      “表哥,其实你想要了可以直接跟我说,不必特意激怒我的。”
      
      手指在单薄的布料上流连,没划过一处,身下的人就会被激起一阵颤抖。
      
      秦远城的脸埋在被子里,声音被棉絮吸收,闷闷地传出来:“秦远棠,别以为你可以永远控制我!这次是我一时不慎让你得手,但是……唔!”
      
      陶呦呦在他腰间按了一下,秦远城顿时软了身子,他痛恨这样的自己,没有被抓住的一只手紧紧攥住了床单。
      
      熟悉的松香味道包裹了他,秦远城急促地呼吸着,身体一点点变得烫了起来。
      
      简直……简直跟那个女人一样。视线被应激性的泪水模糊,秦远城又想起自己的母亲,那个不堪的女人,只要闻到一点Alpha的信息素就立刻软成一滩水的女人!
      
      不要,他不想变成那样。
      
      秦远棠的指尖像轻柔的羽毛,在他任何难以承受的地方划过,她掌控他的每一处,却偏偏不给他一个痛快。
      
      陶呦呦顺着他笔直的腿一路向下,拇指与食指捏住他细瘦的脚踝,那里的皮肤只有薄薄一层,裹着突兀的踝骨,她早就想试试看秦远城的脚踝是否用一只手就能圈住了。
      
      亲昵的动作惹来一声无法抑制的泣音,秦远城眼角通红,满含恨意:“你听着,我不会让你得逞,不过就是一次标记,只要拿掉腺体,不论是你还是任何人,都无法影响我。”
      
      “表哥不仅对别人残酷,对自己也这么狠心吗?”陶呦呦闻言俯下身去,在他后颈处深深吸了口气,“那真是可惜了,我很喜欢表哥的味道。”
      
      两股信息素细腻的交织在一起,秦远城浑身剧烈地颤抖,他倒不是被勾起情热,而是因为来自秦远棠压倒性的羞辱。
      
      是的,她承认了,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征服和控制。
      
      而更无奈的是,他竟然真的无法抵抗。
      
      恨意自儿时阴暗的回忆中萌发,他厌恶关于Omega的一切,厌恶如同一条狗一般被践踏的人生,他浑身战栗,无望地闭上眼睛。
      
      来吧,不就是承受侮辱,不就是一阵痛,为了最终的胜利,他都可以忍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30 22:07:55~2020-07-01 21:53: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阿均吖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千岛酱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