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太狂了[女A男O]

作者:艾浮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动

      秦家大宅。
      
      陶呦呦跪在祠堂的蒲团上,面对着列祖列宗的牌位,垂头不语。
      
      祠堂一侧站了不少人,当家老太太、几位叔叔伯伯、三姑六婆……反正能来的差不多都在这了。所有人都把目光沉沉地压在陶呦呦身上,看她的眼神那叫一个天怒人怨。本就阴气森森的祠堂被这么一搞,变得更加让人透不过气。
      
      陶呦呦跪得腿麻,原著里这段剧情是乔丝然的,她是想抢这个女主角,可是没想到还要替她受过。
      
      要么怎么说狗血霸总文里的女主角倒霉呢,男主虐完女二虐,女二虐完婆婆虐,就凭陶呦呦考前疯狂恶补的那些小说来看,没有几个女主能免得了祠堂罚跪这种封建迷信的情节。
      
      “你知道错了吗?”老太太年纪大了,人却精神,说话威严得很。旁边的婶婶借机数落秦远棠的不是:“真不知你们小年轻怎么想的,一个明明是Omega,却瞒着身份,另一个,也不管人家是不是你哥,跟泰迪一样……”
      
      “嫂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吧。”程丽诗打断她的话,忍不住替自己女儿辩护,“当时那个情况,棠棠再不做点什么秦远城说不定就没命了,到时候这屋子里的牌位还得再添一座。”
      
      “你女儿干出这种事你还很得意咯?”婶婶不依不饶,“秦远城现在还昏迷着没有醒,说不定就是没脸面对这档子事呢!你说这标记也标上了,牙印儿也印上了,咱们老秦家的面子可往哪搁啊!”
      
      “好了!”老太太眉头越皱越深,拐杖重重敲了一下地面:“都闭嘴,这里是祠堂,别说一些没轻没重的话。”
      
      陶呦呦心虚,把头埋得更低了,她打心底里觉得那位婶婶说得没错,可是……她这也是被逼无奈,为了推感情线嘛。
      
      原著里男主角不也一样,以为自己是个男的有个把儿就厉害死了,把女主角锁在家里天天找茬,动不动就“以日服人”,一不顺心就把女主往床上扔。
      
      由此可见,在霸总文学的世界里,“有没有干柴烈火地日上一日”是判断二人感情进展的重要标尺。
      
      老太太又一次问道:“秦远棠,你知道错了吗?”
      
      陶呦呦这边正回味某人嘴上说着不要,心里疯狂加分呢,听到问话抬起头,嘴角的笑容还没压下去:“啊,错了。”
      
      她爽朗的答案仿佛往烈火上浇了一勺油,陶呦呦眼看着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愤怒起来。
      
      “你还有脸笑,秦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不肖子孙,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秦家怎么出了你这样的败类?”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个个都是一副要把秦远棠吃了的样子,陶呦呦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她不太习惯这样成为焦点的感觉,尤其是成为被骂的焦点。
      
      “可是,电梯里又没有抑制剂……那种情况,你们谁去谁知道。”她忍不住争辩,心说早就看这群亲戚不爽了,现在这么义正词严地谴责她,还不是因为终于抓到了她和秦远城的错处。
      
      继承人能少一个就是一个,这群亲戚表面上拿着公司分红安于现状,其实哪个不渴望掌权?
      
      原著里他们为了争夺秦家的产业,没少给秦远城下绊子,要说秦远棠恋爱脑,全部剧情都是为了拆散秦远城和乔丝然,那么男主事业线上的挫折基本上就都是来自这些亲戚了。
      
      虽说现在陶呦呦走了女主线,整个世界的剧情都会跟着改变些许,但是一个人物的人设基本不会有太大偏差,这些亲戚还是需要提防。
      
      不知不觉,陶呦呦心里的天平已经完全偏向了秦远城,但这也理所当然。电梯里的记忆就像浓墨重彩的画,在她脑海里一直挥散不去。陶呦呦母胎单身二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食髓知味,第一次想办法打开一个人的心门。
      
      她陷入回忆却不自知,眼神都不知不觉变得温柔起来,她想起秦远城泛红的眼角,想起他每一次极力压抑的声音,想起那仿佛是被加热过的葡萄酒味道,还有他在自己碰对了地方之后,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讶异和紧接而来的矛盾与无措。
      
      陶争气说过他一看就没有经验,如此想着,陶呦呦甚至笑出声,心说秦远城怎么还有点可爱呢?
      
      【注意表情管理啊!你现在还在考试中!】陶争气终于看不下去了,然而它的提醒来得太晚。
      
      亲戚们的怒火已经点燃了,就连老太太也被孙女毫无认错态度的笑容气得不行,她恨铁不成钢地拿起挂在门上的马鞭。
      
      “秦远棠,你太让奶奶失望了!你还知不知道那是你的表哥!”
      
      “唰!”一道鞭子裹着风抽过来,陶呦呦几乎吓得愣住,那条鞭子看起来有拇指粗,打在身上必定皮开肉绽。
      
      我不会一下就被人打死了吧?
      
      陶呦呦紧张害怕得愣在原地,眼看着那条鞭子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她咬咬牙,心里做好了毁容的准备。
      
      该来的总会来,原著女主也在这祠堂里被老太太教训,没什么大不了,乔丝然能挺住,她当然也能挺住!
      
      “啪”地一声脆响,皮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听得让人牙根发酸。然而,挨了这一鞭的人竟不是陶呦呦。
      
      陶呦呦震惊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人,秦远城似乎刚一醒就过来了,平日里梳得一丝不苟得头发此刻软软地垂着,冷硬的面部线条也因为苍白而显得不那么锋利。
      
      他侧身沉默地站在陶呦呦面前,一只手紧紧扥着皮鞭,那条小臂上出现了一道新鲜的伤痕。
      
      陶呦呦愣住,这跟原著不一样,他怎么会这么及时地出现?而且还……还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抓住鞭子,陶呦呦想不通,秦远城那个以虐女主为乐的人怎么会做这些?
      
      她攻略成功了吗?就这?
      
      陶呦呦还没想明白,却听到老太太不怒自威地问:“远城,你这是干什么?”
      
      闻言,秦远城看了陶呦呦一眼,这才转过身回答老太太的问题:“奶奶,无论如何,我们都不需要用暴力的手段来解决事情。”
      
      “你……”老太太这次明显生气了,她失望地用拐杖敲了地面好几下,“远城,这次事情吃亏的是你,我只是要给她一个教训,你怎么拎不清呢!”
      
      众人不吭声,一概等着他的回答,陶呦呦也在等,她只要微微仰头就能看到秦远城后颈上那个牙印。血已经结痂了,但咬破腺体标记成功那一刻的快乐却历久弥新。
      
      “没有,我不觉得吃亏。”秦远城声调毫无情绪起伏,“Omega被标记后就不会再随时随地发.情,有了远棠的信息素保护,其他Alpha也无法接近影响我,不论怎么看我都没有吃亏。”
      
      “奶奶,你们不用再苛责远棠了,是我主动的。”秦远城冷静地开口,一松手,那半截鞭子便“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一小片灰尘在日光下腾起,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陶呦呦看在眼里,却感觉那些美妙的光线并非来自太阳,而是……来自面前这个替她当下惩戒的男人。
      
      他还穿着病号服,蓝白条纹的宽松布料松松垮垮罩在身上,那裤子有些短,露出了一双苍白单薄的脚踝。
      
      本应该是脆弱的形象,可他站得笔直,目光沉稳,仿佛只要有他在,一切风雨都不会落在身后这个人身上一般。
      
      陶呦呦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忽然抬手摸了摸左胸口。薄薄的胸膛之下,一颗心疯狂地跳动起来。
      
      这……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她感觉有些慌了。
      
      陶呦呦心知这明明就是一场考试,可是当秦远城真的为她挡下攻击、挡下谩骂的时候,她还是不由自主地雀跃起来。
      
      开心、喜欢、不愧是我标记的人!她心里乐开了花,对秦远城真是越看越顺眼。
      
      心脏这个器官不受脑子监管,诚实地昭告着她感受到的一切。
      
      陶呦呦按不住怦怦的心跳,只好试图在脑子里挽回尊严。
      
      “我这不是心动,只是为了考试得分,只有男女主双箭头相爱才算HE呀。”她如此这般想了几遍,终于把自己给说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稍等,待会儿还有一更。
    感谢在2020-06-28 22:10:07~2020-06-30 22:07: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咕咕咕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一壶热酒 5瓶;活着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