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
我不会知道,
原来有一个人叫做温晴。
他笑起来很好看,就如他的名字,温暖的晴天。
他的眼睛很大,很湿。看见的人会心碎,心碎的人看见会得到安慰。

他靠近我,熟悉我,心疼我,然后离开我。
如果当初我再勇敢一点点,或许我们就会有故事。

可是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陆璟年的出现是我的始料未及。
他风趣、幽默,明明处处为我着想,却总是与我争锋相对。

陆璟年和温晴都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眼里只有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娱乐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辞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努力配得上你

  总点击数: 6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95,38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05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的眼里只有你

作者:猫的故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楔子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
      我不会知道,
      原来有一个人叫做温晴。
      
      他笑起来很好看,就如他的名字,温暖的晴天。
      他的眼睛很大,很湿。看见的人会心碎,心碎的人看见会得到安慰。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小区里附近的街心公园。记忆蔓延开来,岁月的齿轮转动,模糊了过去的一切,却始终无法消减他在我脑海里的影像。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很美好的上午,不过我的心情却沉闷地像是阴天。即将面临毕业的我,在这个城市里兜兜转转却始终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不,确切来说,是没有人愿意雇用我。
      
      无疑,我的心情是很低落的,原本温暖的阳光也显得那般刺眼。我颓败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感叹自己不济的命运。
      
      他就这样意外地落入了我的眼中。
      
      一身笔挺的藏青色西装,擦得锃亮的皮鞋,一看就是一个注重细节的成功人士。他就坐在我的斜对面,优雅地逗弄着猫咪。我就这样盯着他白皙的手发呆,不由得感叹世道的不公。
      
      许是我的视线太过炽热,他出声问道:“这是你的猫吗?”
      
      我抬起头,视线与他不期而遇。他有一双如大海般深邃,如星空般明亮的眼睛。一时间,我竟看呆了。
      
      “你的猫咪很可爱。”他好像认定了那是我的猫。
      
      ……
      
      他的眼睛很美,就如蒙尘的墨玉石,
      我能在他的眼里看见自己清晰的倒影,
      他却看不到眼前的我。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心情不好吗?”
      
      “是啊。我找不到工作。”我的声音有些失落。
      
      “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下意识的,我并不想拒绝他,尽管那时的他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小时候就立志将来要成为一位作家。过去的十年里我的事业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
      
      “十年!?”
      
      “是的,十年。”他顿了顿,“然后就在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我失去了我的眼睛。”
      
      我沉默了。
      
      “我用了两年的时间,走出了那段时光。这世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男人,在自己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受到这样的打击,他竟然还能如此平静地用自己的故事来安慰别人。
      
      我突然有些心疼他。
      
      他说:“你在同情我吗?”
      
      我一时说不上话来。我想,这样的男子是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吧。那一刻,我有些后悔。
      
      他的笑容很温和,仿佛示意着他不在意。
      
      其实,我一直都不怎么会安慰人。我斟酌一番,认真地说:“不是。”
      
      他有些错愕。
      
      我加重了语气,“我没有可怜你。至少你看起来比我过得好多了。我只是在想……”
      
      “在想什么?”
      
      我故意用搞怪的声调说道:“你刚刚说‘过去的十年’,我在想你现在到底几岁了?是不是已经老得可以当我父亲了?”
      
      他开怀地大笑了起来,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虽然他的看不到我,可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在他眼中的倒影。
      
      我就这样望着他忘了言语。他,真的很耀眼。
      
      “你好,我叫温晴,今年二十六岁,是一个准备复出的作者。嗯……还有我未婚,现在还没有老得可以当‘不着调男士’的父亲。”
      
      我突然意识到他说的“不着调”是在指我……
      
      “喂!‘假正经先生’,别随便给别人起绰号好不好?!”
      
      “好好好,那么‘不着调男士’,请问你的名字是?”
      
      “我叫何辞,今年二十二岁,目前是一个无业游民。嗯,我也未婚。”
      
      ……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们没有做任何再会的约定。
      
      第二天,第三天,之后的几天,我都会下意识地去公园寻找他的身影。可是,他都没有出现。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像是中了魔怔一般,总是期待与他再次相遇。
      
      一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了一家日企的工作录取单。我兴奋地捏紧单子就跑向了公园。我跑到我们相遇的地方,可是那里只有空荡荡的长椅。
      
      是啊,他不在。我有些失落。
      
      我是那么那么地想要和他一起分享我的喜悦。
      
      我垂下头,刚抬起脚步准备转身离开,就撞到了一个人。我头都没抬就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只听头顶传来戏谑的声音,“‘不着调’才几天不见,你就急着向我投怀送抱了。”
      
      我眼里的灰暗瞬间化为星光。我的声音透露着喜悦:“‘假正经’!”我恨不得立刻扑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可是理智告诉我要矜持,所以我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他的手准确地落在了我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我的短发。“我们坐着聊吧。”
      
      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我可以清晰地闻到他洗发水的清香,香味中仿佛还夹杂着独属于他好闻的气味。
      
      心跳,不自觉地加速了。
      
      耳边传来他好听的声音,“怎么不说话?”
      
      幸好,他没发觉我的小心思。
      
      本来有很多话想对他说,可是现在见了面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前几天怎么没来?”话一出口,我就开始后悔,这不是变相告诉他——我每天都来这里等他吗?
      
      “最近比较忙。”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往常的一样。
      
      幸好,他没有注意到。我松了一口气,可是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涩涩的。
      
      “嗯。”
      
      “对了,你的工作找到了吗?”
      
      “找到了。我被一家日企录用了!”我一下高兴得有些忘形,拿起工作录取单对他说道:“你看,这是我的……”我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连忙道歉。
      
      “没关系。”他对我笑了笑。
      
      为了缓解气氛,我提议:“要不,我唱歌给你听吧。”
      
      “好啊。”
      
      我唱了熊木杏里的《风的记忆》。这是一首日文歌。
      
      我已经唱完了,可是他却久久没有出声。
      
      我有些局促,“是不是唱得不好听?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唱歌。”我有些语无伦次。难道他在生我的气,所以迟迟不说话?
      
      “很好听。”他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真的?”我不确定地问道。我仔细地盯着他的脸,想看清他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敷衍我。不过,他的表情好像很认真。
      
      “真的。你唱得很好听。”他的眼睛明明看不见,可是我却在里面看到了光亮。
      
      “谢谢。”
      
      ……
      
      之后的一个月我们天天都在公园不经意地相遇,上演着萍水相逢的偶遇。
      
      我们会一起聊天,一起大笑。他有时会宠溺地摸摸我的短发,会特地买冰淇淋给我,会很认真地听我唱歌,听我讲一些生活中琐碎的小事。
      
      我是真的喜欢他,但我从来没有向他提及,只是将这份爱埋在心底,静静享受着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我想他只是把我当作知己吧。
      
      这一认知,让我心里涩涩的却又松了一口气。幸好,我还能以朋友的身份留在他身边。
      
      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快乐。然而,快乐是蜜糖,难免会甜到忧伤。
      
      突然有一天,他对我说,他要离开了。他曾经开玩笑地对我说,等我成为有名的歌手,要向我要签名合照。他还说,等他成为大作家的时候,要向大家介绍我。
      
      可是,他却离开了。没有任何征兆,他就这样平静地离开了。我甚至连一句“珍重”都没有来得及和他说。
      
      而我,却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或许,这真的只是萍水相逢吧。
      
      我于他,或许就是一颗不起眼的石子落入水中,荡开波纹之后便可回归平静。而他于我,却犹如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却能够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我们之间就像当初我给他唱的那首歌的歌词一样。
      
      “和你一起有过的短暂记忆,
      不知何时冲破记忆的闸门涌上前来。
      在微风中,
      闭上眼睛,你成了我追寻的宝岛。”
      
      现在回想当初的自己也真是疯狂,为了他的一句戏言,不顾家人的反对放弃了日企工作的机会而跑去参加歌手的竞选。
      
      那次竞选,我唱了《风的记忆》,成功地被娱乐公司录用了。
      
      一个日语专业毕业的学生踏入了娱乐圈,听上去真的很像是一个天方夜谭。可是,我却做到了。
      
      已经三年了,他依旧没有出现。他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就像是一场梦。而我,也没有成为有名的歌手,甚至连歌手都不是,我只是一个歌星的小小助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
      
      很多次,我都想劝自己清醒过来,我依旧可以凭自己的专业知识水平找一份更合适的工作,但是,我没有。
      
      我在等,等一个机会,等他回来。
      
      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在等他。可是,我所有的日记本都承载着我对他的思念,这就够了。
      
      思念的种子早已在心底萌芽,深深地扎根,蔓延在我的记忆深处。
      
      秋天又到了,公园里的的猫咪又多了,假正经的温先生,你什么时候来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6年写的,后面的章节文笔惨不忍睹,就不发了。这章发上来了,就当是记录一下自己追梦过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