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溺我

作者:池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5

      颜乐知道她爸妈就要回来的消息后,期待了小半个月。
      
      期末考试结束那天。
      整个人就跟撒了欢的兔子似的,从考场一出来就直奔家里而去。
      
      赵霁扣住她的衣领:“走那么急干什么,你爸妈还能跑了不成。”
      “你不懂。”
      
      赵父赵母虽然也经常忙,但是偶尔还是会回家的,不像颜乐,一年到头真的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她的爸妈。
      
      颜乐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然后发现家里来了一堆的人,很多是大院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
      
      颜乐溜到老太太的身边,低声问道:“奶奶,家里怎么这么多客人?”
      
      老太太笑着说:“都是听说你爸妈回来了,特意过来打声招呼的。”
      “噢噢。”
      
      颜乐一时有些不太自在。
      杨馨兰听到了她的声音,跟人寒暄了几句后,走到她的面前。
      
      颜乐抬头和她对视了一眼。
      杨馨兰很漂亮,优雅如兰,脸上的表情也从容淡定,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女强人的气质。
      
      而且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奔着她来的。
      
      杨馨兰这两年国外市场开拓得不错,人人都想过来牵线搭桥,把公司再弄大一些,杨馨兰刚刚也很熟练地在应付这些人。
      
      反观一旁的颜培,和以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身上一股书生卷气,绅士儒雅,和杨馨兰站在一块,看起来明显有些不搭调。
      
      杨馨兰和颜培一起走到颜乐的身边,杨馨兰使唤了一下:“乐乐的礼物呢?”
      颜培连忙过去拿。
      
      杨馨兰将精致的礼盒打开,里面是一套华丽的珠宝,他们身后站着的人无不吸了一口凉气。
      
      这套珠宝前段时间才上过电视,是皇室遗留下来的宝物,杨馨兰竟然这么大手笔买了下来,而且还送给了颜乐。
      
      “乐乐,喜欢吗?”杨馨兰面对这个女儿时,收敛了几分气场,语气情不自禁地软了下来。
      
      颜乐对这些珠宝首饰什么的,并没有太大的兴致,但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颜乐还是笑着回答:“喜欢。”
      
      杨馨兰将整套珠宝递给她:“以后就是乐乐的了,你想什么时候戴都可以。”
      “嗯嗯。”
      
      杨馨兰揉了揉她的头,然后继续和那些客人寒暄去了,颜培倒是留下来和颜乐多聊了几句。
      
      但是因为太久没有待在一块了,两人一时半会也没什么话题,然后颜培也转身和熟人聊天去了。
      
      颜乐顿时觉得心里闷闷的。
      
      抱着那套珠宝转身回了房间。
      过了一会,还是老太太进来找她。
      
      颜乐恹恹地叫了声:“奶奶。”
      “怎么了?乐乐不高兴了?”老太太在颜乐的身边坐下。
      
      “我也不知道,以前爸妈在外面的时候,总是希望他们回来,为什么现在回来了,也还是不开心。”
      
      颜乐整个人倚在老太太的怀里,一时想不明白。
      奶奶轻轻叹息了一声,安慰道:“不是乐乐的问题,乐乐很好。” 
      
      颜乐在老太太怀里哼唧了好一会。
      
      ***
      晚上。
      杨馨兰在大酒店办了一个晚宴,邀请大院的人过去聚餐,算是接风宴,也顺便谢谢大家这些年对颜家的照顾。  
      
      颜乐穿着杨馨兰给她买的裙子,打扮得很漂亮。
      
      赵霁看见她的时候,调侃道:“你怎么这表情,谁欠你钱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可没有,你别胡说。”
      赵霁否认得比谁都快,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颜乐全程闷闷不乐的,直到周亦白跟着周绪林出现在门口时,兴致才稍稍好了那么一点。
      
      赵霁在一旁酸溜溜地问道:“颜乐,你怎么就那么喜欢那小子?”
      
      说起来,颜乐认识周亦白也才不到一年而已,怎么就好得不要不要的,比他这个打娘胎里就认识的还要好,赵霁都快吃醋了。
      
      “不知道,喜欢就喜欢呗,哪来那么多理由。”
      颜乐毫不犹豫地就抛下赵霁过去找周亦白了。
      
      赵霁默默吐槽了一句:重色轻友!
      还不就是图人家长得好看!
      
      长大了就是小白脸!
      哪有他靠谱!
      哼!
      
      颜乐只简单跟周亦白打了个招呼,就被杨馨兰领着去认识其他的人去了,最后颜乐实在觉得无聊,才找了个理由准备偷偷离开。
      
      刚一转身,就遇到了林薇,林薇故意撞了她一下。
      
      颜乐嘟囔道:“你有病?”
      “你说什么呢!”林薇气鼓鼓地质问。  
      
      “你一天不找事情心里不痛快是吧?真是丑人多作怪。”颜乐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故意噎她:“怎么,还想再推我一次?”
      
      林薇一张小脸从白气到红,又慢慢白了回去,最后好笑地看着颜乐,面露嘲讽道:“颜乐,你说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今天拥有地这一切,指不定是你妈用什么不干净的手段得来的。”
      
      颜乐瞬间变脸,语气凛冽道:“你再说一次!”
      
      “我再说十次都没关系。”林薇看到她生气,语气更加得意:“我告诉你,大院里的人,私下里可都在说,你妈是交际花,你爸不知道戴了多少顶绿帽子呢。”
      
      ‘啪’的一声。
      颜乐抬手重重在林薇脸上甩了一巴掌。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她们的动静吸引过来,尤其杨馨兰,很迅速地就走到了颜乐的面前。
      
      “乐乐,发生什么事了?”
      
      颜乐看着杨馨兰担心的目光,又看了看在场这么多人,‘交际花’三个字她怎么都说不出口。  
      
      林薇还在边上添油加醋地哭着,像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是她干的好事,颜乐心里又乱又烦,而后直接跑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连外套都忘记拿了。
      身上只穿了一条针织裙,虽然是长款的,但也不厚。被寒风一吹,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
      
      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取一下外套时,身后突然一重。  
      周亦白将她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
      
      “小白,你怎么来了?”  
      “刚刚林薇又欺负你了?”周亦白一边帮她穿好衣服一边问。
      
      颜乐歪头看他:“你怎么会觉得是她欺负了我?”
      刚刚所有人看见的可都是她用力甩了林薇一巴掌,哭得梨花带雨的也是林薇。  
      
      周亦白淡定地跟她一起坐在石阶上,用习以为常的口吻说道:“姐姐不会主动欺负人。”
      
      “噗!”颜没忍住被他这正经的样子逗笑,“小白,就冲你这话,我就没白疼你呜呜呜……”
      
      上一秒还在笑的女孩,下一秒就靠在周亦白肩上呜呜了起来,动静挺大,就是没什么眼泪。
      
      “所以,她怎么欺负姐姐了?”
      
      颜乐立马严肃起来,抿嘴不言。
      周亦白识趣地没有再继续追问。
      
      两个人在外面待了好一会儿,周亦白才送颜乐回家,只到了门口,杨馨兰就担心地跑了出来。
      
      周亦白跟杨馨兰打了声招呼,就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老太太也担心地过来询问。
      
      唯有颜培,生气地斥责道:“你们看看,把人惯成了什么样子,打了人就跑,也不道歉。”
      
      杨馨兰没好气地怼道:“什么叫惯成了这个样子,你一个做父亲的,为什么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问问,就怪到女儿的身上。”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是她打人的理由。”颜培突然间也来了脾气,不肯相让。 
      
      杨馨兰十分护短道:“我的女儿是什么性子我自己清楚,不会无缘无故打人,至于原因,我自会问清楚,不用你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
      
      颜培还想辩解,被老太太给怼了回去:“你给我住嘴!”
      颜培这才息了声。
      
      孙姨特意准备了宵夜,杨馨兰和老太太一起陪着颜乐在那里吃,颜培看着心气不顺,自己去了书房。
      
      ***
      杨馨兰和颜培回来几天后,两个人时常吵架,颜乐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奶奶,爸爸和妈妈是不是吵架了?”
      
      吃完晚饭后,杨馨兰把颜培叫了出去。  
      老太□□抚道:“没什么事,你别担心。”  
      
      “是吗?”
      颜乐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杨馨兰将颜培拉到外面,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才开口道:“颜培你到底想干什么?”
      
      “什么叫我想干什么?”颜培因为心虚而故意端起了脸,冷笑道:“难道不是我问你你想干什么?杨馨兰,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回家是办理离婚的,你一天天不是见这个就是见那个,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在怎么说你吗?”
      
      颜培越说越气:“你一个妇道人家,能不能稍稍检点一点,给颜乐做个好榜样。”
      杨馨兰被他气笑了。
      
      “颜培,你好歹也是一个有点墨水的人,思想怎么能这么狭隘!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堂堂正正的,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自己问心无愧。”
      
      “反倒是你,颜培,你能要点脸吗,你这才回来几天,你的小情人就迫不及待地跟回来了。这里是颜家,你要是再不检点一点,你让妈日后怎么在这大院里做人。”
      
      “反正都要离婚了,我的事轮不到你管!”颜培气急败坏。
      
      杨馨兰笑得无力又无奈:“颜培,我是给老太太留面,给你们颜家留面,劝你也自重一点,不然……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颜培冷哼两声后,不满地折了回去。
      杨馨兰也准备回去时,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影。
      
      周亦白只是出来买个作业本,却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多的事。他原本想打断的,可是这两个人吵得太认真,没给他机会。
      
      周亦白和杨馨兰面面相觑了几秒后。
      
      还是杨馨兰走了过来,主动开口:“你就是小白吧?我经常听乐乐提起你。小白,你是个好孩子,今天的事情,你能答应阿姨,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吗?”
      
      周亦白双手紧紧攥着作业本,抿唇应道:“嗯。”  
      
      “好孩子。”
      杨馨兰摸了摸他的头,然后一起进了大院。
      
      这一整夜,周亦白都没有睡着。
      脑子里一直在想,如果颜乐知道这些事情,到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心情,越想越觉得凌乱。
      
      在床上挣扎到半夜,周亦白最后实在睡不着了,又起来刷了两套试卷,做到天亮才微微有了睡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